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承担不起社会文化学术的民族  

2009-01-30 04:3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一个文化人群的行为方式,还没有摆脱权力文化的行为方式时,这个文化人群就是一个承担不起文化学术的民族。

 

 

我们这个文化人群在几千年的权力统治文化熏染下,思维方式和文化活力都已被板结失去了生机。大凡要作些学术研究的人们,首先总是要抱一条大腿。这些大腿或宗教的、或马学的、或儒或道不一而足。总是要从历史的棺材里扛出某个木乃伊来顶礼而拜,把自己归属于他的学生或学派,然后便行巴哥鸟之事,勤奋地学舌。说到底,就是不承认自己说的话是自己说的,而要把自己说的话归属于木乃伊说的范畴之内。这很有好处,一是不必承担责任,二是抱着一条“名腿”,更容易壮一壮自己的人气,并显得很博学。而实则是权力统治的文化DNA已埋在了他的骨髓里了,使他无法建立思考能力的自信和无法获得审查社会文化现实问题的智慧了,认为历史上产出的文化观点,对解决现实问题是可以适用的。

 

当下的典型的“大腿”有两条,一条是“马学”,一条是“儒学”。把类文化发展原理与马学或儒学等同视之,在他们看来并不是脑子不够用,而是大大地聪明的。于是“驴村人”出“马主意”,用“骡子化”的理论译语,搞出了光辉灿烂的“驴马论”;或者,给孔老先生打出几支“复兴剂”,呼几声伟大,这样自己讲的话,也或许可被视为如孔老先生一样的伟大言论了。总之是你让他自己说自己的话是难上加难的。因为他担不起这个责任,也担不起对解决社会文化现实问题这样的大人物式的文化人格。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就是这样的,谁能扭转文化的乾坤呢?不如人云亦云地在领导手下混口残饭吃来得实惠。

 

端谁的饭碗,当然就得抬谁的桥子,学着主子的样子当一当“领导”,其牛B的感觉也是很不错的。作为中国思维哲学论坛前两届论文评选活动评委,本次退出评委候选的我,就认为“中国思维”搞的第三届论文评选活动“领导”得好极了!

 

第一是内定了活动程序和规则,剥夺了网友对程序规则的审议权,虽然阳虫上一届应对审议之事作了提示,本次活动一开始,阳虫又来提示不要伤害了网友的参予热情,要注意集纳网友的建议,可是在我这样往领导脸上“抹黑(领导语)”的情况下,“领导”还是不怕“费力不讨好(领导的话)”把学术活动领导得挺好,竟然评委的投票,也由领导“代表”着帖到了论坛上。特别是还规定了哪些人的文章不许参评,并搞出了一个“基金规程(学术活动基金管理办法——但这个‘规程’的拟定却没能搞出这样一个价值关系清晰的句子来)”出来,充分体现了学术为评选服务的学术宗旨和领导的权威。使活动的开展,具有了较强的时代感!

 

 

 

阳虫爱提意见,还常常要指出网友思维方法的错误,就连“领导”的思维方法错误也不放过。这很不给领导面子。领导说了——“你有什么权力指出他人的错误(语境之外语)”?

 

这个错误是不是实在的,还应当说一说。在五年前,阳虫就在中国思维哲学论坛中表明了一个观点,并提示很多网友要建立“理论思维”,指出,在人际交流文化的课题上,人所能表述的内容,都是人类生命机能活动获得的,人类所获得的知识是有局限的,不具有客观性或真理性。我们讲话,要以生命主体的先在为基础座标或前提,不是人类感知到的内容,人类无法对它进行表述。语境之外则讲,还有一个“前提的前提”,是物的先在。似乎物先在是可以否定人类可以表述的内容是来源于人的感知的?高工的观点则是“实践具有检验‘真理’的可能”,此时阳虫又突然发现,阳虫一直以为突破了物基准思维方法的慈天元网友,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认识清晰。在理论原理上,以物为标靶来确立了物学课题,显然是谈不到社会文化现象上来的,这在理论原理上是课题确立的错误。我们这个文化人群从五四新文化运动用译入性骡子语言搞了具有驴特征的唯物“驴马论”,百年以来的理论研讨,并没有确立社会文化课题的价值导向,这是我们从学术史的考证上可以清晰看到的。理论基础座标建立的错误,就导至了唯物论理论体系的整体性错误。这样重要的理论问题,阳虫显然是要提示网友的。因此阳虫也就点了上述三位的名字,出了专题帖子来讨论这个问题。同时对语境之外对我对学术活动提出建议导至的不满情绪给予了一些批评……

 

“中国思维*哲学论坛”终于在继“中国网络哲学协会”封锁了“大野迷宗(我)”的ID,删除了我的所有文章之后,封琐了阳虫的ID。当我点击中国思维网站时,提示字样说:我已被拒绝访问该网站,原因是我的ID已在该网站拒绝访问的列表中了。

 

我们是一个承担不起社会文化学术的民族。尽管你的学术态度是明确反对战争、反对敌视而提倡沟通调和的,但领导者们要过领导的瘾,你是反对不了的,因为这是涉及权和利的,更重要的是涉及人的尊严的。虽然你一再强调,你所讲的是文化发展原理,并不是针对某个人的而仅仅是学术研讨,但是你的学术研究是不能避逸有人会对号入座的。因为他自知你所分析的社会文化现象中,他或他们自己就是一个恰当的实例。于是他为了面子,可以不要学术,锁帖是客气的,删帖也是客气的,但如果锁帖删帖还不能制止你揭示权力文化的弊端,指出他思维方法的错谬的话,则会删除你的所有文章,封闭你的ID,我想这还是比焚书坑儒客气多了的,是不是这样?阳虫不怕死,因而还取了另一个网名叫“死阳虫”。我本来就已视自己为死者了,难道还怕你把我搞活不成?死都不怕,还能怕活吗?

 

一个承担不起社会文化学术的民族,基根本原因是言论的霸权。这个言论霸权是由当领导有权、有利有虚在的尊严这点“福利”所决定的。如果我们的论坛学术,不能从权力文化的奴才品性中解脱出来,实现学术人格的脱胎换骨,我们论坛上的这些所谓的“学人”就永远不可能具备承担起社会文化学术的健康人格品性。而一个承担不起社会文化学术的民族,也必将在文化发展上丧失活力。即使人类从此告别了战争杀伐,也不能在经济和文化全球化的大趋势中确立健康的文化形象,因而也必然导至全球群起而攻的文化制裁。我们知耻于“东亚病夫”这样的称谓,但我们懂得对自身文化人格进行深刻反思的意义了吗?

 

我们的所谓的“文化学者”、“思想家”、“文化导师”们,似乎从来就不懂得健康的学术研讨是要发生争论的,似乎不懂得学术争论是有益的,是需要平静面对的。他们脆弱的面子和虚荣心,他们私欲熏心的权利和尊严,已把社会文化学术的价值置之度外。这样的脆弱,怎么能够承担起社会文化学术健康发展对权力文化摧枯拉朽般的文化重建智慧呢?

 

一个摆脱不了权利欲望,建立不起健康公信的文化人格价值崇尚的人群,是不可能承担起社会文化学术价值的重量的。

 

你的蒙昧,是阳虫的痛。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1-30 4:23:58编辑过]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