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理论语言的文化价值导向功用  

2009-11-18 22:1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帖最后由 老茧 于 2009-11-17 10:50 编辑

从央视谈到的“钓鱼”想到“整人”再相到“共和”

——关于语言的文化价值导向功用


既然我已从“钓鱼”想到了“整人”又想到了“共和”,那么我这个话题就从“共和国”的命名说起。

当“共和国”这个命名达成了公认之后,也就意味着在“共和国”这样的一个国家之中,“整人”之术在人们的价值认可上遭到了否定。“共和国”的命名意味在共和国之中,一切事务都是要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一切活动都以“合作”为价值方向,人际关系已不再有“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也不必再提出社会事务由谁来做“主”的问题了。因为“共和国”一词,已把社会知行活动的价值导向说得很清楚了。这就是所谓的“哲学”语言的功用吧?

近期央视节目中频频用到一个新词语——“钓鱼”。在对这个词的应用中是指社会公务人员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故意设局,让人误入圈套或强加给当事人以某种违规证据,从中谋求私利或谋求业绩的做法。说得更通俗直白一些就是故意“整人”。

整人之术,在我们这个权力统治文化历史中,是常常让人们不得不学的“学问”。在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你不整人,就会成为被整之人,你不钓鱼,就会成为被钓之鱼。整人整到最高程度的结果就是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搞得谁也没有好日子过。胜者成为整人之人,败者成为被整之人,于是新一轮的权力统治又开始了。这样的整人社会结构轮回不变,于是就搞得“国将不国”,招来了“八国联军”、“日本帝国主义”,从小范畴的国内整人,演化为国际之间的大整了。于是便有呼吁的言词产生了——和平。

整人之术通过整理,这种“学问”在前些年的共和国中还曾大大地流行了一回,让对这种“学问”进行整理的“学者”们赚得盘满苯满,其书名美其名曰《厚黑学》。这足见“厚脸皮”、“黑心肝”也被誉为“学问”的泱泱文化大势之流行盛况了。

“整人”的实质就是“不共和”,违背了“共和国”的宗旨。公务员违背了共和国这个宗旨,就是“赎职”。

这让我想到了文化学术的赎职。在“共和国”中,标立“领导”,是不是文化学术的赎职呢?我看是。文化学人们用词很不准确嘛。有了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还能称之为“共和国”吗?正是基于这种用词的不准确,才导出一个“改变政府职能”的说法吧?不过政府职能的改变,表述为改变为“服务型政府”的说法却还是不当。“共和”关系,不是谁“服务”于谁的关系。互相服务,不叫“共和”、“合作”又能叫什么呢?如此看来,应用语言,还真是一个很深的学问呢。

对于我们这个权力统治文化的文化历史而言,在语言的应用上,是不是也有“钓鱼”的现象发生呢?“民为重、君为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这些表述形式都产生于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是不是钓鱼之言?权力统治者说你为重、你有责,但你要是说“‘真龙天子’这种说法真他娘地胡扯蛋”,并被皇帝老儿听了去,再摸自己的脑袋时,却已不长在脖子上了。这就是文化学术上的“钓鱼”。这说明央视中近期所言的“钓鱼”指的就是说假话,做假样子让人上当性的活动。由此看来,权力统治文化是不是可以叫做“钓鱼文化”或“整人文化”呢?

在权力统治文化或权力统治文化人群中,钓鱼式的做法和钓式的文化语言是缕见不鲜的,说白了,就是说假话,做假样,从而达到“整人”的目的。

原来,这就是央视中近期谈到的“钓鱼”呀!这也足可见文化价值导向语言的功用了。权力统治者们是不是很害怕“老百姓”学会解读语言呢?

如果我们把我们的所谓的“宪法”中的“领导”、“教育”、“政治”、“民主”、“代表”、“治理”、“复兴”、“道德”等等一系列权力统治文化的垃圾性价值导向语言清理干净,并把所谓的宪法改称"公约"那么我们的社会是不是会在健康文化的价值导向语言的引导下迅速地改变得更加文明呢?我看这是一定的。

那么我们再来看第一讲中我们涉及到的一个问题。我所研究的这些语言文法方面的理论成果,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哲学”的理论研究成果呢?在我的讲座中,你是不是看到了我对语言的出色驾驽能力呢?我对语言的驾驽能力是否是非常出色的呢?是不是当下的大学院校的哲学系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中的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们的能力也是很难与我相提并论的呢?

怎样学文化,辨事理,并不是一个很难的学问.只要你能找到一些好文章来读,你的思考能力和表达就能力就会很快地得以提高.有了出色的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我们就会在社会中受人尊重.如果读我的帖的网友是认可我对语言的驾驽能力的,并把我当成当下中国的文化理论学界还不多见的脱颖而出的文化理论学者,那么你关注了我的讲座之后,就会受到诸多启发,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