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命名是哲学的第一道门坎  

2009-03-07 01:2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语言形式都是对感知内容共性的统合命名。在语言的发生原理上,没有动词和形容词等,一切语言形式都是名词。所谓的动词是对动作的命名,所谓的形容词是对形态等的命名,这些命名语言系于人的感触和思考机能,在人际交流中标示着人的思维流动范畴和思考活动机制的活动原理。哪怕是一个“的”字,也是对语流中的不同语言形式指示范畴的归属关的命名。“树”不仅是对一种植物的命名,同时它还是指示共性形态的交流代符,这可以由“树立”这样的表述形式来证明。这也就是说,“树”做为一种命名代符,不仅仅是对象化的植物,更本质的是对共性形态的命名代符。对语言形式发生原理的论述,较早见于许慎《说文》,“六书”是其基本的构成规范。这已不必细说。

 

语言的发生原理,是人类文明发生原理的理论基础。没有交流,就没有一切知识,而语言是人际交流承载知识标示思维流动范畴的交流媒介,交流媒介不仅是人类文明发生原理的价值基础,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原理的价值终端。

 

在人类文明原理论中,人类一切可以用语言形式来表述的内容,都是人类的生命机能活动成果,这个语言和语言指示内容由人类知行活动共性一统的发生原理,永远不能改变。不论表述是否正确,人类所能表述的只能是人类的感触思考的范畴和性质,这一点是人类不能突破的。即使是宗教思维所成就的宗教教义,所创造出的“神”,也是可以在人类的生命活动原理论证中找到活动原理依据的。因此我们在解读“神”这个语言形式时,揭示了交流媒介的发生原理,也就揭示了“神”这个语言形式指示内容的实质——“神”是人类知识蒙昧向开明发展的阶段性的价值崇尚代符。如果我们不研究语言形式,而只研究语言指示的内容,“神”就是没有“存在”理由依据的。

 

语言形式和语言形式指示的内容,都发生于人类的知行活动,受限于人类的知行能力,因而人类的知行文化总有发展优化的余地。随着人类知识内容的不断增生,表述语言形式系统也不断地发生整合完善,面语言所指示的内容,从发生原理上不具有“客观真理”性。我们这样来看待语言的形式和语言形式指示的内容,所确立的是一个文化发生发展原理命题,所应用的思维方法是“理论思维”。

 

“唯物论”思维方法不是理论思维方法,这种思维方法所确立的命题范畴不审查语言文化发生发展原理,因而把这种思维方法所建立的理论体系当做所谓的哲学来看待,是错误的。唯物论理论作为所谓的哲学理论来看待,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中有大量的理论语言是错误应用的表述形式,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客观真理”。其思维方法的错误应用,可以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种解说语言来证明。而其理论体系中的“物质”、“宇宙”、“辩证”、“时空”、“存在”、“逻辑”、“形而”、“生产力”、“生产关系”等等等等一系列表述形式的应用,都是错误应用的理论语言。唯物论思维是还没有摆脱宗教思维方法的类宗教思维,“客观主述”是唯物论科学思维方法不能避免的由思维方法错误所制造的“矛盾”。仅就“矛盾”一词来平白地解说,我们可以获得诸个解说形式——“错误”、“讲不通”、“不对”等等。把思维方法错误,讲不通、说不对的东东改个名称,叫做“矛盾”来确立它在理论中的表述合理性,是对文化理论智慧的蒙昧。在相同的理论范畴和评价标准下,错的对不了,对的错不了;对和错无法“统一”。如果我们是建立了“语言文化理论”知慧的,就会懂得由一个课题导出另一个课题的理论论证和思考活动原理。就会懂得“说”和“做”都可以统合为表述形式来纳入文化交流,而我们在这个句子的两个引号之中,也只能看到“‘说’和‘做’”这两个表述形式;如果我们的思维方法是文化交流思维,那么在文化交流中,“说”,就是“做”。

 

有西方学者说中国没有哲学,这种说法是依据确凿的。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译入所谓的哲学以来,中国人已把对语言形式的研究抛弃了,而把文化学术的研究注意力专注到语言形式所指示的内容的研究上去了,这就造成了对语言形式的视而不见;直至当下,近百年来对所谓的哲学的理论研究,一直呈现着“骑着驴找驴”的学术状况,极尽能事地维持着一个错误的表述语言系统,死死地抱着一些错误的表述形式不放,歇斯底里地抗拒着对这些表述形式应用错误的质疑。这可以让我们联想到另一个景象,一群教徒,以乌合之众的攻击力,把“日心说异端分子”送上了刑场——横飞的口水,雄雄的烈火,好不壮观……而我(在‘中国网络哲学协会’中的‘大野迷宗’,在‘中国思维哲学论坛’中的‘阳虫’),就在这样的一群乌合之众的操持之下,丧失了表达的自由——被封闭了ID,封锁了所有文章,善意提示网友纠正错误思维方法的耿介之心,被一些宁要脸皮而不要学术的承坦不起学术论争的脆弱信徒污辱垢病。直至采用了最传统又是最下作的手段——“焚书坑儒”。

 

以语言为价值基础所建立起来的才是“理论”,思考能力健康的人们,没有人会承认脑子里的“客观存在”是具有合理性的。如果哪一个人说他表述的是“真理”,是“事实”,并以为自己是懂得所谓的哲学的,不是学舌学得脑子出了毛病,就一定是脑袋让天安门挤扁了。

 

学会解读语言,并依据语言的发生原理把语言形式解读为“共性统合命名”,是跨入所谓哲学殿堂的第一道门槛。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