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读此三联帖脑子不中邪(引题)  

2010-12-02 15:09:0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突破二分思想,建立“三足鼎立”的理法言论意识(主题)?

——我们还没有聪明绝顶,拜托你帮帮你自己吧(副题)!

 

“关键理”提示:两个人摔跤,构成了一个有胜有败的活动体系;“剪子、包袱、锤”,构成了一个互制平衡的机制程序……

第一帖(错误的思想方法):

从玻璃窗前的苍蝇如何能撞到累死来反思“辩证法”思想方法的错害

一个缺失了公共信仰的人群,就如在玻璃窗上乱撞的苍蝇一样,嗡嗡着直到累死,也看不到障碍,找不到生路。

如果言论如打靶,那么怎样命中10环,是否能找到10环靶区,才是言论要把握的要点吧?

文化言论导向下的注意力转移,是有历史规律可循的。当人类的思考能力突破了宗教,就建立了科学思维,当人类突破了对科学的价值认识局限,就建立了以人为本理念,当以人为本理念突破了人本思考,发现了文化言论的价值,才能懂得文化言论的社会导向意义和文化交流价值。

我们有很多网友都乐于说事,越是新鲜事、希奇事,越能吸引注意力——关注吵嚷一翻之后,不了了之。

没有统一的信仰,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找不到言论正确方向的出路,也便如玻璃窗前乱撞的苍蝇一样,乱撞一通之后,疲惫爱伤到最后一息,直到累死……

文化言论的“窝里斗”,根由于交流能力的浅薄和思考能力的幼稚。言论冲撞之下也便会乱象横生,于是引发了急呼“大师”引导方向,然而即使他所希望的能够把握言论正确方向的所谓大师已经被他所冲撞,他也不认识。

华语文化并不是缺少文化智慧的文化。以文化智、以文化理、以正确的言论来引导关注方向,找到一统解决一系列社会问题的要点才是我们的思考目的。这个要点我们可以比作言论标靶的靶心。这个靶心是信仰如何能达成“公信”,公信的信仰如何能达成正确表述的“公约”认可的表述式,如何能应用约定无误的正确表述信仰的公约“说法”来引导社会言论公正和做法的“公行”不偏。


说事容易说理难。二分思维蒙昧于想、做和说的关系认识,硬是要否定语言的文化价值。玻璃窗前的苍蝇之所以能够撞到累死,就是因为它不懂得反思自己,千百回地撞到哪怕是头破血出了,也不能懂得“形而上”,是一棵“树”——“猪撞树上了”。受了“辩证法”思想方法的蒙弊的人们,对自己说的错话丧失了认知能力。这是一件极为愁人的事情。你非常明确地告诉他,你当前是在“讲人话”——他的反应则是——你骂我干什么,有理讲理,不要骂人……


一个时代“二了”,根由于思想方法的“二”。“形而上下”地乱“辩证”,就不可能懂得语言的形式与表述内容是不可分割的。不能懂得人际交流的媒介是语言的基本常识。说了一句错话,明明地摆在论坛上,他硬是不具备审查他自己说了错话的能力,他脑子里只有这句错话中指示的他一厢情愿所认定的被他歪曲理解的“内容”。并且他还是很理由的——玩语言游戏是浅薄的。对语言的蒙昧,就如苍蝇对玻璃窗的蒙昧一样,撞到死也不知障碍在哪里。


“民主”——“官不主”——民“主”了,是不是又成了“官”?

“教育”——泯灭对方的自主意识,自封为“师爷”。

“政治”——削解对方的制衡权力,自封为“领导”。

……

行了!我专题论述过的文化垃圾语言太多了!在所谓的“唯物论”这个由“马村”译入“驴村”所构成的“骡子语言系统”的工业言论导向之下,已经把人的脑子搞得糊涂难当了。一但学术思辨能力被狭隘的信仰板结,就连“工具”这样的表述式在他糊涂的脑子里也包括了“语言”,不知道“用具”包括了“工具”、“农具”、“厨具”等。这样的脑子,哪里还会有学术作为?人类社会的要点问题是学会关注要点问题并用公通的语言来表述——朝韩炮击了——哪个贪官怎样了——我爸是李刚了——儒学泛滥了——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你倒底想要说什么?如果你还不能懂得把社会问题都放到“公信缺失”这一个篮子里来,那么你要说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入正题”?


人世间启蒙说理的话,没有一句是“好听”的话,不能把一个思辨能力蒙昧的文化人群比作“苍蝇”,也便只能实话实说为“狭隘信徒”或“文化奴才”了。说理不同于谈恋爱。我们想要在公共言论场所讲什么,是必须要事先在自己的脑子里过一过思考程序的。如果你的思考程序偏离了公通语言,你说你自己还能不能算得上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呢?你还能不能懂得文化学术研究,就是在“说话”呢?


这一系列问题实在是应该好好想一想……



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清晰,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人类有史以来到当前还没有做得到,从现在开始我们努力一生,可能也做不到。这就如人类能够懂得“日心说”一样,常识的揭示也是常常会死人的。火刑场上的“布鲁诺”,不就是因为讲了“日心说”这个常识吗?人类社会频频发生的战争,哪一宗又不是因为说理说不通而发生的呢?


——我们往往会把人的智力水平估得过高了。人类的智慧是以语言为文化载体传续的。没有文化的人或被误导了研学方向的人,他的智力水平会与其他较聪明的动物差不多。以公通语言为研究标靶,你会发现当下大学里的所谓儒学泰斗、哲学博导们的错话,历历在目。一个长期积淀了厚重的霸权文化意识的文化垃圾语言系统,已经埋葬了人们的思辨交流能力。好心好意地说坏话,正义凛然地应用霸权意识语言,这已成了我们整个文化学术界千百年来醒不了的学术恶梦。焚书坑儒、兴文字狱,对好好说人话“敏感”,不搞得连公通正义的人话都不会说,还能怎样?


五四新文化运动,“德先生”、“赛先生”地乱嚷了一回,血也流了,命也丧了,招来了外寇,又打了一场内战;不过是还没有搞清文化人格的价值高于科学的价值的价值认识的一场闹剧,不过是乱讲“民主”没有应用公通语言准确提出“合作”命题的闹剧而已。人类走向文明的历程,就如一个孩子学走路一样,跌跤,是达成健步的前提。文化历史内容中存在的是“教训”而不是“营养”。人类只有一个共同的“营养”——公通而“正义”的语言。


——文化言论的正义,必须落实为对语言的正义。


 

第二帖(错误的文化言论):

 

不要再“教育”孩子了,因为“教育”的罪孽已足够深重了!

语言是传续知识、指导思考和合作做事的人际交流媒介。说错话,就会导至做错事。因而一个健康的文化是不断清理历史遗存文化垃圾语言的文化。而“教育”就是一个典型的文化垃圾语言。

任何语言文化中都存在着一些文化垃圾语言需要通过学术研究来进行清理,清理的必要性在于语言是文化价值导向代符,语言形式构成的说法错了,会引发许多错误做法。这就是我在此所要谈的“教育”的“罪孽学重”因由。对此我们可以做具体分析。

人的成长进步原理是不能用“教育”一词来揭示的。因为每个人作为一个生命活动自主的主体,他的活动是由他自己来作出选择支配的,而不是受他人的“教育”意志支配的。这说明“教育”一词是违背了人的基本生命活动原理的表述语言。一个违背了成长原理的表述形式,是不能正确引导人们遵循成长原理来辅助孩子们成长的。当前孩子们普遍的“厌学”情绪,就是在“教育”式压迫之下发生的。我们都懂得“压迫”只能引发“抗争”基本原理,如果连“抗争”都引发不了,说明孩子们已经基本丧失了自主意识。这不是我们的所谓的“心理学”中所说的“逆反心理”,而是“教育”这种错误话语导向之下,形成的“教育”压迫,做了许多错事,引发了孩子们的深入思考。而所谓的“叛逆”的实质,是对压迫的“抗争”。这种“抗争”是正义的,是孩子们理智发育的表现形式。

在理论上我们已经说明了“教育”一词,是违背了“学生”作为成长主体的自主地位的表述语言,在“教育”这个错误的价值导向语言“指导”之下,所谓的“教育部”和“教师”们这些辅助成长机构职能和从业人员职能,就顺然错把职能定位为“强制性”职能了。这就是“教育”这个价值导向语言的错误应用所带来的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的根由。成长资源的调配,是为孩子们构建成长基地,而不是为“教育者”搭建的强制孩子的表演舞台。正确的成长理念,是所谓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们在互动活动中“共同成长进步”。

认为自己“有权强制”,是“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错识思想根由。确认了“教育者”站在讲台上的权力,才否定了“学生”把拙劣的所谓“教育者”轰下讲台的选择权力。发一个“教师资格证”就可以终生从业了。这已成为把孩子们的不满,委过于孩子们的理由——“不听老师的话”就是错误的。其中又包含了多少情理蒙昧?所谓的教育的体制机能把“学生”定位为“管理对象”,又是砌筑高墙封闭校园与外界联系的根由。试想,一群读死书而缺乏社会实践历练的孩子们怎么会对书本上死板的知识感兴趣并能够把他所学的知识与社会应用对接起来呢?

所谓的“教育”的要点不是灌输知识,而是精选提供知识和合理调配社会历练成长资源来支撑孩子们兴趣的发生和社会责务意的养成以及敬业品格的建立,这不是把孩子们从社会中分离出去,而是把孩子们的课业生活与社会更紧密地结合起来,通过辅助成长资源的浓缩和调配使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少走弯路,并在校园期间就建立良好的知识储备和基本能力。这样当孩子们做为一个法人来担当社会责务时,才不至于发生丧失自理能力和在选择压迫之下就业的被动局面。被背着的孩子是长不大的。

我们不要小看了一个表述形式的错语应用,它承载着人类长期以来的交流智慧,是依据交流应用精选沉积下来的情感和智慧的结晶。人类文明特征发生于语言的创生,人类社会的良性循环发展有赖于语言形式来成就精确的说法为指导正确的方向。语言不仅是人类文明发生的初端,还是人类知识和情感交流的价值终端。语言是人类社会价值体系的价值中枢,以现实交流为界线,交流之前是历史,交流之后是未来。未来,由精确应用的价值导向语言来指导。

不要再“教育”孩子了,“教育”这种“错误说法”的罪孽已足够深重了。为孩子们提供辅助成长资源,才是遵循成长原理的正确做法。改一改“教育部”这样的职能机构命名和“教育工作者”的职能命名吧,这样会让我们的文化人群共同获得正确无误的遵循成长原理智慧。

“说法”正误这个学问,在“三公大叔”之前,还没有建立完备的理论体系。这是一个关系到我们这个文化人群的社会文明进步的至要学问。有些语言形式还很“敏感”,我因为研究这个学问已被封了十几个IP。如果我们对如此常识性学问的蒙昧仍然保持冷寞,说明我们在“说法”这个学问上,还是一个“文盲”(即时写作草稿,未作精确校对)。

 

第三帖(错误的社会结构机制):

 

政出于公学,何“府”之有?


 

每一项政策的了出台,都必须从专家学者的研学论证中产出,也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政策的实用高效。从这个实用高效原则出发来思考政策的产出方式的合理性,那么我们就一定会反对霸权独裁,倡导政出于公学。

——政出于公学,何府之有?各个专业的学者、专家皆分布于社会的各个行业之中,那么从政策的产出合理途径而言,何“政府”之有?

我们常俗性地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叫做“无政府主义”,那么从“政出于公学”的合理决策原理这一点为思考切入点,所谓的“无政府主义”果然很可怕吗?“无政府”而“有公学”可怕,还是“无公学”而“有政府”更可怕呢?

所谓的政治独裁,是不是指的是“无公学”而“有政府”的社会状况呢?

我们三讨理论问题所导出的理论结论,应当是正确无误的,不留思考的死角的。留下的思考的死角,就会造成对常识的悖谬。这样,你所讲的理就不能公通,不能达成交流共识。

文化理论学者的标志性特征是他所说的一句话,就如板上钉钉一样,钉上去容易,拔除难。要想拔除这个钉,你得有超越钉钉的力气和技巧。这是学术界的奥林匹克精神境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胡吵乱嚷是不管用的,只能证明浅薄。

政出于公学的合理社会结构,就意味着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社会结构。当然这个“无政府主义”是特定学术意义上的“无政府主义”。其实“无政府主义”这样的表述式是不具备学术上的精确表述理论意义的理论语言,都是在人类社会文化学术还很不完善时期发生的文化理论语言垃圾,把这些理论语言清理出学术用语之外,更有利于清晰表达我们的思考成果。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延展思考,当“政出于学术”的合理社会结构建立起来后,那么“政府”会不会成为一个学术界丢弃不用的垃圾语言呢?

文化学术的功用就在于不断清理社会文化积累中的理论语言垃圾,吸纳更精确的理论语言,这样才能使理越讲越清,越能达成社会共识。

 

综上所述:


 错误的思想方法,结构了错误的社会机制程序体制;错误的社会机制程序体制,发生着错误的言论;错误的言论,延续着错误的思想方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体系所构成的机制关系。

“剪子、包袱、锤”,可以构成两种机制循环,一种是互输恶性循环;另一种是互赢良性循环。所谓“开历史倒车”,就是步入了恶性循环。而文化理论学术的研究价值导向,是求证良性循环发展原理的。

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不论是互输恶性循环或互赢良性循环,都是可以构成一个螺旋循环不重合体系的。其不重合是在次序上不重合、时间上不重合、过程上不重合。我们把这些问题都能想清楚,说明我们的思想方法才是与所谓的“哲学”思想方法有关的。

 

我们不要在网络上用二分思想方法再胡说八道了,因为你一再谈论的都是次要问题,而不是主要问题。体制缺陷这个主要问题解决不了,次要问题就会层出不穷,累死你、气死你,你的胡吵乱嚷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永远会“按下葫芦起来瓤”。言论不入正题,所主导的就是恶性循环。大家的言论都入了正题,满坛乱用的文化垃圾语言也就得到清理,就会形成社会机制改变的强大制衡力量,促进社会机制程序体制的改造。

思想方法正确,文化言论公正,社会机制程序体制健康——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发展的社会文明程度螺旋上升机制程序。其良性循环发展和恶性循环发展的逆转点是,思辨能力的提高后所发生的对言论的“正义”。

 

当人的社会体制策划智慧以社会公通的语言为载体达成广普时,人类文明就提高了一个良性循环层次。理法言论的优化发展,是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新航线上的航标灯。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