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估腐败  

2010-02-22 01:59:26|  分类: 哲学命题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估腐败

所谓腐败是指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冒社会公务之名,行个体和小集团利益之实的活动和这些活动造成的恶果。由于发生腐败的活动涉及面广,活动恶果的多层次呈现,因而关于腐败活动及其恶果的统计测算是无法实现精确的,因而出只能采用“估”的方式来谈这个社会问题及其危害。

“估”并不是没有依据的。它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种一是揭示社会结构构成的机制原理,另一种是原理同比;社会结构机制原理的揭示涉及所谓的哲学问题。这个哲学问题是我们这个文化人群研讨了近百年也还没有明确它的命题的。当然当前用揭示原理的交流方式来谈腐败问题,大多数人还无法具备解读能力,因而也只好采用更简易的同比分析方法来切入这个问题的思考。

权力统治与社会大众的关系就好比训养狗。权力统治者是“领导”、是“主”,狗是“被领导”、是“奴”。狗认主的实质是对食物的依赖。因而训养狗,是不能让狗吃饱的。吃饱了的狗就不再听话。那么基于这个狗的基本活动原理,来认识狗与人的关系实质,就是有余与不足的关系。权力统治者们有余而被统治者不足,被统治者创造而统治者享用。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两极分化”。两极分化的文化表现则是奢侈浪费成风,人际情感淡莫、利益化。

狗的前身是狼。人们都懂得饿狼是最凶猛的。狗亦然。猎人们养狗是从不在出猎前给狗吃饱的,因为这样可让狗儿们怀着对食物奖赏的强烈渴望出猎。这样一但遇到猎物,狗儿们也就不惜拼命猎取了。而这样的关系表现在权力统治结构上,则体现为升官意味发财,发财才可能升官的权财同构社会结构特征。

权力统治社会结构的社会机制是利益驱动机制,这可以美其名曰“经济”。非权力统治社会结构的人际关系是合作关系,而合作的成果叫做“文化”。这也就是说,经济主导和文化主导这两种社会结构形式是不同的。依据在文化社会结构中人们依据行为规则约定的文字来优化知行活动这一点,人们还把文化机制社会结构称之为“法制社会”。这种社会结构是人际互相监督、互相约束,通过公意来优选公务人才,通过规则公约来实施利益予夺的文化主导的社会结构。

权力统治社会结构绝不会发生由权力统治一方实施的具有实质性的两极分化的平抑措施。即使有,也是为贪腐创造了新的贪腐机遇。除非“造反”,社会大众是难于获得对权力统治的抗衡力的,而权力统治对大众抗衡的暴力镇压,也是历史上司空见贯的现象,焚书坑儒,抄家灭族等一点也不鲜见。少数统治者不仅掌握着大部分社会财富和对财富的支配权力,而且还掌握着对他人生命的屠杀暴力。在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这种现状是不可能改变的。这就是对所谓的腐败的评估结论。

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奴才盛行。稍有自立人格的彰显,就会遭遇看家狗们的狂吠。这就是权力统治社会结构中文化学术遭遇的窘境。

提出这个“估腐败”的命题的理论意图是引起非暴力形式改变社会结构的可能思考,思考的命题是文化理论的说服力是不是能够解构暴力统治社会结构的。而这个命题的实质则是通过文化学术的研究,是不是能够迫使权力统治者们容忍规则公约(所谓的‘宪法’)的建立,而放弃权力把持,还社会结构“共和”实质的名实相符。这也就是说,社会腐败的实质是权力统治者对社会文化学术的把持,这不是用数字统计能够说清楚的问题,必须通过文化学术的健康繁荣来导出具有公信力的规则公约。

在通俗交流语言中,“估”是指不依据具体数据来导出思考结论的思考方式;而这在文化理论层面,“估”则应准确表述为“证明”。而“证明”的实质则是揭示发生原理,并依据发生原理来进行同比分析的方式。说白了就是依据经验来作出判定的方式。

我们有许多网友在涉及社会腐败现象这一理论问题时,往往是要寻找一些腐败实例或寻找一此腐败活动造成的社会危害的经济数据来构成说服力的,其实这种证明方式并不是所谓的哲学的证明方式。在所谓的哲学层面上,对腐败现象的揭示方法是“估”。而“估”的正确性,则由大家都这样“估”,“估”的结论一致来证明。这就是“公信”的实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