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对“道德”的理论解说  

2010-02-22 02:38:40|  分类: 旧说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对“道德”的理论解说

“道德”首先是一个人类创造的约定俗成的语言结构形式。这是我们直观面对的问题实质。当然我们的思考也必须依据这个语言结构形式来切入思考。此外找不到思考的切入依据。这是我们在研学讨论中没有质疑余地的“道德”研讨命题发端。

“道德”是讲出来的,所以“讲道德”的说法就能说得通;道德不是做出来的,所以“做道德”这个说法才讲不通。道德是人类确认的行为规范,是以文法构建文本的这个"讲"的样式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此外找不到“道德”的实在证据。

依此,我们可以导出一个十分明确的说法——所谓的“道德”,是一种“学说”。

那么我们来看一看老子“网友”是怎样讲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对老子“网友”《道德经》中的这句话,这样来译述一下,看看是不是更具有译述的合理性:

——道(所谓的道的存在)可道(是以能够创建一种学说为前提的),非常道(它不象我们习常生活中应用的思想方法一样,思考是对应现实生活内容的——我这里所讲的‘道’,是我所创建的一种学说);名(这就是说,我所说的这个‘道’,是我对我当前所讲的这个学说构建的命名)可名(它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学说,是建立在交流媒介发生的基础上的),非常名(这不是我们通常生活所面对的事件和物品的命名,而是对一种理论构建文本的命名)。

老子“网友”的《道德经》是一种学说构建,这是没有质疑余地的。我们应当学会周正地解说特定话语环境下的理论语言。不同的命名,有它不同的语言应用理论环境,脱离语言环境来解读语言的思想方法是错误的。就连“老子”也是一个对他这个人的特称,而我们习常生活中的“老子”的习常用法是对应“儿子”的,爹用来指示自己的自称——不俏之子,不听老子的话,真是气煞我也……

在人类社会活动关系中,没有交流媒介,就没有学问的载体。而作为对什么是“道”的解说学问构建,“道”,只能由“说法”来构建。此外找不到“道”的实在证据。这是没有任何可质疑辩驳的余地的。

有的网友可能会说——道是指人类认识的自然规律。这是对人际交流原理的蒙昧。为什么你不表述为“道是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呢?“自然规律”没有认识主体的先在前提,它又怎么能够从一片死寂中呈现到活人面前而被老子网友表述出来呢?而人类的认识就是“人类的认识”,因为人类的认识能力是有局限的,人类对知识的整合认识结论,也一定是和“自然规律”不一样的。那么即使你表述为“道是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认识”,那么我也会给你分析一下,这个说法所存在的问题。这是后话。

我们仍不脱离前言——在人际交流中,脑子里的思考问题不说出来或写成文章,怎样证明你的思考和思考活动的条理性呢?还是要表达出来——还是必须要成为一种学说。“道”是人际可共知公鉴的范畴,而不是你知他不知,神知人不知的范畴。共知是达成交流的交流前提。一个人在讲网友们都不知的内容,我们可以认定他是在说胡话——他可以随便编造,反正大家谁也搞不清楚……

“道”的实在,依赖于语言文字。所谓的道的“价值”,也就在于通过语言交流来达成人类共知前提下的共识。这是“道”发生的为人所用的人类活动原理根由。要想使人类社会中存在“道”的理论范畴,就非得要把它搞成一种“学说”不可。否则无道。

任何把所谓的“道”进行胡乱解说,并解说为“物质规律”、“自然法则”的解说方法,都是错误的。这是由人类只能来谈论人类的知识的基本法则规定的。道是人类的识辨之道和交流之道。识辨之道不外显,无证据,所以就必须要“说”。“说”即是“道”。“道”者,人为之道也。非人为之道,不可由人来解说,因为人是解说主体,非解说主体的所知,不可道也。

非学说层面的“道德”,是权力统治文化中的统治者们标榜情志的,在虚伪心态下对把持社会事物的合理性所创造的自解说理论垃圾语言。在文明昭彰的人类社会活动关系中,不讲“道德”,只讲“合作互动”,共谋文明生活。这在人类的文明意识上来讲,可表述为“共和”意识。而“共和意识”则不是“道德”这个权力统治文化垃圾语言所能精确表述的。权力统治者想标榜异能、异情,所以才会编织道德谎言。而现实社会中或历史文化中的任何权力统治者都是虚伪的,智能缺失者。没有公心,不讲合作,就没有健康文明的情志可言。

“德”者,情感也。从心欲,从步道,会有学(士)自视,指“心”动。情理互生,情在理先。有了情感欲求,才能因情生理。“理先于情而在”的确认思维方法是错误的。无情欲则理无用,因而理不可生。

依据以上论述,我们对“道德经”的正确解读是“文品周正的理论文章”。文品良善,则疾恶如仇、劝人如子,斥弊端、抿邪说,框扶正义。是为“道德”也。谁也别装领导,充导师,互立相商,互通知识,成就的是交流的健康心态——端正的文品。用文品周正的文章来表达人们共同追求的美好愿望,就是“道而有德”。“讲道德”的发生前提是“讲”,不讲出来的,就没有“道德”。

有网友以为,道德者,有知启蒙昧、富济贫、强扶弱之善行也。是为依道德而行之为也。积财成富、抑弱成强,据知识为己有而示尊于人,非健康文明的人格特性也。人在市井,劳力者供养劳心者;人际论理,劳心者知会劳力者,熟德熟非?无差也。合作也。合作公行之志,表述为论理的学说,“道”也。“说”也。著正义之说,是为“道德”。在人类社会关系层面,此外无“道”,亦无“德”。

——————————————————————

我对222先生的回复:

先生的思考很周正。这是一个人类的价值崇尚或价值标准问题。在社会中起“教化”作用的是“文化理论”。我们不能把“富济贫”、“尊怜卑”等社会现象称之为“道德”,积财成富,集欲成尊,这本身就已是“违背过”了社会平等互立法则的了。所以在现实做法层面,没有“道德”可言。即使是“克己奉公”,对自己来讲,也是不公正、不道德(不符合道德准则)的。

“道德”一词如果理解为一种行为特征,那么这个表述形式本身就是具有“上对下”、“尊对卑”、“富对贫”的“高压”特征的表述形式。这已表明了这个表述形式发生于权力统治文化的发生原理特征。这样的语言形式,已不再能适用于对当前社会价值标准或人们的价值崇尚的表述。因而我把“道德”、“教育”、“领导”、“管理”等等一类语言称之为“权力统治文化垃圾语言”。这些语言是我在理论研究中努力清扫的“垃圾语言”。而我通过研究所导出的新的人类社会的价值导向是“公约公信公行”的良性循环发展。

人类的一切商讨内容,都不外乎“情理”,当语言体系还没有发展完善时,当然表述能力也是欠缺的。我们没有理由认定旧的文化理论中应用过的表述语言,就是应当抱守不弃的。与“道德”一词对应的通俗语言——“讲良心”就在现实生活中习常应用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把这些通俗的语言纳入理论中来应用呢?

当我们提出“什么是什么”问题的时候,就一定是那个语言形式是不具备约定俗成的通用性的。这比如“什么是时空”,“什么是存在”、“什么是哲学”、“什么是民主”等等。当我们对这些问题作出回答时——“时空是历史”、“存在是感知”、“哲学是文明导向理论”、“民主是大家平等互立地进行生存合作的公正法则”,这就等于找到了通俗易懂和表述语言。这就对不通俗的语言进行了清理。这就是语言学发展的文明和进步。清除了的理论语言垃圾,就不要再捡回来继续应用了。

——————————————

道德的虚伪及其成因

人的文化品格不是孤立的,而是在社会活动关系中形成的。在一个社会文化人群范畴中和不同的历史阶段中,人的品相具有共性特征。比如宗教文化特征、工业文化特征、网络文化特征等。

人际要达成良好的交流,必须要在交流媒介的约定俗成前提下来达成。这涉及的是一个文法(命名法、构词法、组句法,结章法,表意法)学层面的学问。但不论具体交流方法是多么复杂,交流意图都是统合交流媒介体系的构建纲领。这个纲领就是我们上中学时分析的“中心思想”。这结合我对“道德”的理论解说来理解,那么“道德经”讲的就是“写文章如何把握中心思想的学问”。错误解说的所谓道德,始终是霸权统治之下回避社会公正秩序建立话题的"挡箭牌"。错误的“道德观”不“沦丧”,社会公正秩序就无法建立起来。

如果我们不把交流意图审查清楚,并把握住这个要点,人际交流就很容易发生冲突——各说各的,不在一个话题上,没有搞清交流意图——这就是“中国人窝里斗”的根本原因。公正的社会秩序,不是一些人讲道德而另一些人蒙受讲道德的恩泽。道德是不能替代社会公正秩序的。

对我们这个文化人群来讲,“文法总论(哲学)”还是文化学术研究没有深入涉足的处女地。因为“文法总论(哲学)”构建是以社会文化价值导向为纲领的,因而也是权力统治者们是不许可研究的。一但“文法论”建立起来了,几千年来的社会权力统治者们精心打造的社会权力统治合理性解说文化体系也就会轰然坍塌了,并且不再具有重建的可能。这就是权力统治在人的思考能力和人的人格文明素质提高下的被解构。

焚书坑儒,兴文字狱,就是不许可研究文化学术,不许正义应用语言来实话实说。说话的权力归属于权力统治者,他要“管理”你、“教育”你、“领导”你、他们很有“道德”、很“爱”你,“民为重,君为轻”,但你要是说:“你这是胡说八道,没文化”,那么你再看自己的处境时,已不在家里和大街上或工作单位里了——四面高墙,一群奴才!——“你不是能吗?再‘胡说’就割下你的舌头!”。而在网络文化学术论坛中,这种文化霸权的表现形式则是网站创办人注个马夹在论坛中胡说八道地装学术导师,看到不称心的观点就封帖锁帖,再不如意就禁止你发言。这和焚书坑儒是同出一辙的。问题的根由就是他们要保有装明白、维护尊严的暴力手段,绝不放弃对军队或网络研学成果评价操作的评定权或领导权。

不懂学术却装懂学术,才会在历史文化中发生“真龙天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他是人民大救星”、“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等胡说八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里“我们”一词才是应用精确的哲学语言。

“道德”的虚伪性,在胡乱学用语言或歪曲应用语言的字里行间隐含着。文化理论学术就是要对照现实生活,把“道德”等一类语言的发生原理实质揭示清楚。这就是学人的责务。而我们当下的文化理论学术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大都去研究宇宙物质运动,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懂得天文物理的“外行家”了;都去研究文化历史学人,把自己装扮成圣人先贤的徒子徒孙了。这当然对公通语言应用法则进行研究的文化理论学术也就荒芜了。死抱着一个由权力统治文化导出的、不能达成公通的、对一种学问体系的命名语言——“哲学”不放,胡乱学舌着“真理”、“客观”、“道德”……当然也就会发生研讨了近百年也说不清什么是“哲学”,不知哲学有什么用,怎样用的弱智现象。让这些研学浅薄之徒讲清什么是“道德”,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

一个在当代人类文明状况下的权力统治文化人群,其人格的文明性仍在权力统治的魔爪下争扎着站立不起来,是一定有它深层次的文化根原的。而这个深层次的文化根源,也一定是使这个文化人群丧失了思考能力的根源。这个根源就是权力统治对话语权的把持,而这种把持的实质,就是歪曲地应用语言来歪曲人们共同的美好愿望,并用这些歪曲人们共同的愿望的语言的应用成习,来埋葬人们的理论思考能力。这就是“道理(语言应用法则)”和“道德(理论构建纲领)”难以讲清的文化根由。

人们不需要某种“主义”来强奸人们的思想,人们需要的是自由思考和良好的交流互动。谁说得对,谁说得能让大家赞同,得由大家来评判。正确的标准不是“马克思主义”或“孔克思主义”,而是“公克思主义”!互立公行,解除对文化理论学术的把持,是释放社会活力的前提。所谓的“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的实质,难道不是释放了一点点人们做事的选择自由的结果吗?当我在论坛中一谈到论坛不要通过任命版主的方式来把持学术,版主不要通过删帖锁帖的方式来把持学术时,遇到的情况都是翻脸吵骂,删帖、锁帖、封IP。这是一件很愁人的事情。

一把“道德”的刀子在那里高悬着,今天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明天要割自由主义的尾巴——  一个丢失了能够自由思考和自主活动的“言论公正”的尾巴的动物跑起来要是能很好地把握平衡,呈现出稳健的姿态,那才是活见鬼了!

把持社会文化学术言论,扼杀社会言论公正的言论霸权,才是一条长满了脓包、聚满了苍蝇、危害了社会肌体生命力的病态尾巴。这条言论霸权、不懂装懂、一说就错并不许可评论的文化人品败相的尾巴,才是应当割除的!割除了这条病态尾巴,才能长出健康、美丽、文明昭彰的,把握“人类末来的希望”的这条“公约公信公行”的“尾巴”来。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