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知识的积淀和知耻。  

2010-04-26 12:41:19|  分类: 论坛交流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知识的积淀和知耻。

是的。文化理论学术的研学,必须要有深厚的语言学积淀和实话实说的人生历程和创作体验。写文章不是因为能发表才写,而是要避开跟风炒作的不良习气来写。没处发表不要紧,但不能为了适从而摆脱自己的的情感和理智胡说八道。对语言学,大学就有较成熟的课本,但在学习语法,进行“词性”分析时,人们却很难研学到“词性的发生原理”这个层次上来。这是难点之一,而更大的难点是做人的诚挚不改。在一个权力统治文化社会结构中,你做人诚挚不改就必然会常常给“领导”提意见,指出他们的做法不周。然而你这样做要是“领导”不给你小鞋穿才怪了呢。执着不弃地把持社会公正,在利益面前不伸手并不避穿小鞋,就意味着你的一生必定会在贫困中渡过。而我的经历,也正是这个人际社会活动关系原理层面的实例。当前的学术界中,特别是那些所谓的哲学教授仍至“博士生导师”,跟本就没有我对所谓的哲学认识清晰,但我却是一个教过几年初、高中语文,办过许多年企业报纸,当前却在物业管理中通下水道、挖下水井的人。这样的工作或活儿,是约大多数所谓的“文化人”们是不会去干的,但我必须去干,并要做到最好。因为我知道一但我在做人上出现了问题,思考价值取向也就会跟着出现问题,因而就不能具备研学哲学的基本素养。你同谈到过著作出版问题,但这个问题我没有时间考虑不说,更重要的是所谓的哲学这种理论样式,是要等到作者死了以后才会有人站出来认可的。因为这样的认可可以把认可者打扮成死者的高徒。当我还活着的时候,我的理论是不会达成社会认可的。因而我的理论的价值也不在于是否出版成书。我也没有这笔出书的本钱,同时也不想为了赚钱、出名而奔波。理论写出来的,其价值是无与伦比的,但一种文化的发展过程是不是达到了遵奉这个理论的成熟阶段,却是我没有精力多管的事情。我只管写作。能否读懂,看读者的造化吧。

“公心不备,无以立公论”,说起来轻松,但在生活中做起来却非常难。“哲学的难点是做人”,而不是做学问。人不周正,其言论就不可能周正。这是因果相关的。当前所谓的学界的人们,不过大都是占用过人类文化思考能力成长资源却缺失了生活历练体验的一些人,他们已然缺失了现实生活的实际感悟,因而很难把书本中获得的知识结合到现实生活应用中来消化吸收。这是文化理论解读能力上的“消化障碍症”。而当前我们的所谓“教育”的问题,也就是这样出现的。而在“网络学术活动信‘公信公行公约’”的研讨中,网管装聋作哑,或一提及公选版主、公推学人、公评研学成果,网管就会急眼,并要封你的IP的情况,又能说明一个什么原理呢?让一个霸权统治文化中的统治者自觉交枪,为把持人类文明的良性循环发展方向而向社会公众交权投降,统治者们有这个文化造化功德吗?

食而不化者,却在学界装成了一个“领导”大佬,这是对学问的价值功用的悖谬。他们把学问当做在社会中进身和不合理的利益的保有阶梯了。占领了“高地”,是不会拱手相让的。这就是权力统治“你不打他就不倒”的社会制衡原理。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引导人类告别战争杀伐的前提是,建立人类知识、人类社会和人类文化理论的“公约公信公行”机制。以“公信公行公约(所谓的宪法)”来规范人类的社会活动并实施奖罚。这就是所谓的哲学的“价值论”结论。这个结论是给出一个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优化实实施方案。而这种理论样式从揭示内容上,则可精确命名为“公理论”。所谓的哲学的总体论证内容是“公理论”,在终端形式构建原理论述层次上的论述内容是“文法论”。方法构建原理论是公理论的终端。

所谓的“哲学”是一个用语不周正的表述式。它不仅要修正为“哲理学”,还要进一步修正为“公理论”。一方面“学”与“论”是不一样的,另一方成,如果所谓的“哲学”中的“哲”字很早就有人精确地译述为“公”字的话,那么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近百年的研学,学界并没有人能精确分析什么是所谓的哲学的文化理论学样研究状况,还能够发生吗?肯定是不能的。假设严复先生的最早译本不叫“名学”,而严复先生又是在译述时得其精要的,那么所谓的“唯物论”这种理论样式也就不会发生。而当前我们这个文化人群的社会结构,也一定是当前全球最文明的社会结构。何以至于中国人最早懂得了二进制,却由外国人发明了电脑来使用?而有所作为的所谓的“中国人”,也一定是在全球最受尊重的人吧?何至于我在论坛上发表理论文章被封,外国的旅馆前写着“不租给中国留学生”,大街上挂一个横幅说“防火防盗防河南人”,外国租界的一块牌子上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我们都是有耻辱感的人,但“知耻”,也是一个很深的学问。在现实生活中占取了过多的利益是可耻的。在文化理论研学中知耻,即是“道德君子”。(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