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浅谈骂人和文化瘪三儿对文化理论的蒙昧  

2010-05-31 04:41:04|  分类: 新说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实话实说不是骂人

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语言是有它深层次的发生原理因由的。一个语言形式一但发生,就有了明确的指示内容,当我们在文化理论研究上来应用语言形式来明确它的指示内容时,这种应用与应用者是否文明无关。我们在大街上面对他人应用了骂人话,他人会不高兴地认为你是在骂他。但你在文化理论研究论坛上来应用骂人话,就不是在骂人。语言文化理论研究,当然是可以研究所有的语言的,当然也包括所谓的“骂人话”。指着一条狗说,这是一条狗不是骂狗;指着一个文化瘪三儿说,那是一个文化瘪三儿也不是骂人。

人类是要骂人的,骂人的因由是有一些人还没有学会做人。人们习常认为骂人是不好的,不文明的,其实这样来理解骂人,是很狭隘的,没有表明评述依据的。并不是什么情况下的骂人,都是不文明的。我们研究语言发生学原理,首先应当懂得这样一点,骂人话的发生因由,是有些人该骂,没有该骂之人,当然骂人话也就不会发生了。

骂人是人类活动关系中的一种情况。我们对人类活动关系中的情况可以作出很多分类。有相安无事的,有互助合作的,有相亲相爱的,有敌对相向的。骂人的情况也是多种多相的,互相合作过程中、相亲相有的生活中,敌对相向的关系中都会发生骂人,骂人的发生原理只有一个。一方对另一方的做法不满意,不赞赏,表达干预意识。骂人的情况却是多种多样的。在调和的人际关系中发生的骂人,往往是出于关爱意图的。只有在不发生关系时和在现代战争的战场上是不会发生骂人的。

骂人是人生中的一个看点。有时骂人是骂给大家听的,因为骂人一般都相伴着摆事实,讲道理。所以在广大农村,如果发生了两家人对骂,全村人都会出来观看究竟。其中也可以领略到许多骂人的智慧和技巧。骂人话中的实际话语内容,往往是没有意义或没有的实事,互骂之中,只是借助骂人来表达情绪而已。

2、骂人发生的社会机理

如果我们可以把“战争”、“骂人”、“讲道理”、“奉承”这四种做法让大家来评价哪一种做法好。不必作民意调查,人们当然都会选择“讲道理”。但讲道理讲不通时,人们就会选择骂人的方式。讲道理人家不听,想骂又骂不着,就会引发极度气愤,于是就会发生战争。可见我们是不能简单地讲“骂人不好”、“不文明”的。

“战争”、“骂人”、“讲道理”、“奉承”这四种做法,在人类社会中的发生,是可以进行发生原理机制分析的。在这种分析中,这四种做法可以构成发生原理上的循环关系。而这种分析方法,正是文化瘪三们蒙昧的。战争可以建立政权,拍权力统治者的马屁就是奉承,老百姓憎恶奉承者就会骂人,而要想调和人类关系就得讲道理,讲道理行不通时,就会发生战争。

3、文化瘪三们该骂

社会霸权统治者该骂,文化瘪三也该骂。并不是学习了一点文化知识的人都会讲道理的,也不是具有理论专业素质的人都会实在地讲道理的。有些人看似在讲道理,实际上是在奉承。奉承者通过扰乱视听,迷惑人心,歪曲事实来维护着权力统治。这些不讲道理或不会讲道理而装讲道理和装会讲道理的人们,我称之为“文化瘪三儿”。文化瘪三有“三瘪”,对此我专门作过分析。文化理论是社会进步的牵引力。这些文化瘪三的道听途说式的胡乱学舌,使社会文化中充斥了是非不辨的胡说八道。有这些文化瘪三们胡乱起哄,什么道理都无法澄清。

战争是在社会权力统治下,统治者垄断文化言论,不许可公众讲道理,更不许可公众审查和约束权力统治者的情况下才能发生的。人类每一个次社会霸权统治的新旧更替之初,都会发生一些优于旧统治的一些做法。因为新的政权统治者懂得他推翻旧政权是借助了旧的政权统治造成的社会积怨和仇恨来推翻旧统治的。所以新的政权就会努力避免再发生旧政权制造的那些社会积怨和仇恨。这就会出现一个开明时期,而一些讲道理的人来宣传新政权的好处,控诉旧政权的坏处。这种控诉,就是骂古人。新霸权需要帮腔者,当然也免不了一些赏赐。然而,政权一但依据某种不合理的方式传续下去,就成了旧政权,就会有一些问题需要说一说。老子聪明,不一定儿子、孙子都聪明;第一代聪明,不一定第二代、第三代就聪明。所以我们翻开历史看一看,大多数政权都是在三代之内就倒闭了。在政权更替的过程中,总有一些文化瘪三们不知疲惫地拍马屁,这些以奉承为能事的马屁粗是罪孽深重的。

我们可以这样来分析,在权力统治之下,真正讲道理的人一定不是拍权力统治者的马屁的人。不拍权力统治者的马屁,而是揭权力统治者的短,权力统治者就会给他“穿小鞋”,说清楚一些就是搞“文字狱”。这就会让很多本来会讲道理的人,分化成为“文化瘪三”。文化瘪三拍权力统治者的马屁,不但不会穿小鞋,权力统治者们还会给他提供言论市场,封他为“大师”、“高人”,让他尽情地去忽悠。我见到许多在网络中呼唤着寻找“大师”、“圣人”的网友,其实权力统治之下发生的所谓“大师”,实际上就是一个为权力统治者张目的脑残文化瘪三儿。

4、“文化瘪三儿”就是“马屁精”

每个人都要生活,每个人都具有趋利性,因而“讲道理”的人之很容易分化成奉承权力统治的文化瘪三。我们不能否定人们趋利的合理性。但我们在文化倡导上却不能不倡导文化人格的自立。这在旧理论上讲,叫做“慎独”。所谓的“慎”,就是慎思慎言;所谓的“独”,就是独立学习,独立思考,以免人云亦云。在霸权统治垄断一切的情况下,缺乏文化自立能力的文化瘪三们为了提高生活质量,也只能通过奉承来捞好处。

霸权统治垄断了一切。就连文化瘪三们,也是权力统治之下的“臣”和“民”。文化瘪三们常常以为他说他自己“是人”是没有问题的。但在霸权统治之下,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文化上的具有人格自立意识的人;而是权力统治之下的“臣”或“民”。文化瘪三们不加识辨地把一贯说法一代一代地传续下来,在语言的应用上,也就隐晦了“人”和“民”的差别。这说明我应用“文化瘪三”这个说法,所指出的文化瘪三在文化理传播中的蒙昧作用,跟本就不是在骂人。文化瘪三们是失去文化言论自能力的权力统治文化的“仆役”、“奴隶”、“臣民”。这说明文化瘪三们没文化。他们跟本就不懂得怎样才能正确地使用语言。

文化瘪三在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史上的历史文化罪孽深重。他们把权力统治者忽悠得已不知东西南北——“真龙天子”、“圣人”、“导师”、“传大”、“客观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大救星”等等这一类言过其实的“虚假广告”,都是这些文化瘪三们的特产!这不仅会把社会公众忽悠得不知所以然,就连霸权统治者们也被他们忽悠得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了。每一个霸权统治政权,都难免成为一个在文化言论上马屁精当道的文化政权。而我所指的“文化瘪三”,就是俗语所说的“马屁精”。

5、一个字可以骗文化瘪三儿一辈子

权力统治者说他是“民”,他就自称为“民”;权力统治文化理论应用了“政治”一词,他就甘愿被“治”一辈子;权力统治文化理论中说有一种理论叫“哲学”,并且这种学问得面向苍天来搞,他就会仰望苍天宇宙,装一辈子天文物理外行家。文化垄断言论讲“教育”,他就会以为他自己是在权力统治文化的“教育”中长大的,自己从来都没有作过研学选择和独立思考,自己没有长过脑袋……

我在网络哲学论坛研究所谓的哲学问题已有六七年,遇到过无数个文化瘪三儿来跟我的帖。哪怕你用你自己的脑子来思考所得同的结论是错误的,我也会对你敬重有加。而你只是一个胡乱学舌的文化瘪三,你跟在他人的帖后毫无新意地学舌一些旧说法,并自以为是,在这些文化瘪三们看来,他们学舌的那一些“儿科”知识是他人都不懂的,只有他才读过几本书。其实这种文化瘪三在所谓的“哲学论坛”搅扰学术,他们自己跟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不知道他们自己学舌的那一句“古屁”,是怎样在权力统治下发酵生成并臭名昭著的。如果一个文化理论学者不懂得文化瘪三们需要骂,如果人类文化中缺少了鲁迅、伯杨这样的痛骂文化瘪三的文化学者,如果文化理论研究中没有痛骂,文化理论还能全面实现它的社会功用吗?

6、不要以劝说的形式在网络文化学术研究中装明白。你如果以为所谓的哲学研究,是不需要“骂人”的,那么你可能就是一个文化瘪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