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网管”、“国管”积点德吧!  

2010-07-31 00:31:48|  分类: 最后的诚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把所谓的哲学作为广普知识来推广,直到当前,学界也没有对哲学给出一个公通共识的说法。这说明所谓的哲学的研学难度对于我们这个文化人群来讲,是遇到了障碍的。所遇到的障碍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思想方法错了——总是思考不到哲学问题上来;第二个可能是“哲学”这个命名错了,就如“神”、“鬼”一样,找不着实在证据。

我们可以对人类文化现象进行举一返三地思考,当布鲁诺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时。是“日心说”说法错了,还是宗教信徒们的思想方法错了呢?对于我们这个通过几千年的文化积累,竟然搞得积贫积弱、招来了八国联军的文化人群来讲,文化中定有一个难于解开的死结。这个死结,可能当前还没有人在理论上把它解开——有这个可能吧?如果创办了文化学术论坛的网站创办者对这一点是动过自己的脑子思考的,或者被网站选用的版主是具备一点文化思考能力的,就应当懂得——网站创办一个学术论坛,不是以推出一个把持学术的无知狂徒为目的的,而是以推出理论学人、确认理论研究成果为价值意图的。对于许多理论问题,网管、版主的思考深度是往往不够的。

学会读书、学会读网络文化学术论文是一个很深的学问。对自己很少写文章的网友放任,对写了很多理论文章的网友挑剔,并常常“私吞”理论文章,删理论主帖,封学人的IP。这是人类文化历史上最可耻的事情——“焚书坑儒”的延续!

宗教信徒脑子如果没有问题,就不会烧死布鲁诺。华语文化学术研究中没有重大问题还没有解决,华语文化人群就不会积贫积弱。文化学术是社会活动的导向,人的社会文明性萎缩、社会发展活力萎缩,就一定是在文化理论层面有重大的理论问题还处于学术蒙昧状态。

在文化学术上,让诚挚于研究学术问题的理论研究者说话,就如盖楼让工程师说话的重要性一样。术业有专攻——并不是网站认用的版主,就一定是在文化学术上有学识的。对常识的迷失,是人类文化历史中最常见的现象。迷失了常识的人们,你把常识中的常识摆在他们眼前,他们也不可能搞得清问题的实质。

比如“天云悖论”提出的是一个确认人类讲的是“人话”,而不是“客观事物”这样一个“理论问题”。这个问题他在网络上已经讲了七年之久了,但是跟帖的网友非要把他所讲的理论问题歪曲为“思想问题”,并常常与他发生研讨冲突。想表达自己的观点,自己写个理论主帖就是了,何必跟在他人的理论主帖之下来吵闹,并淹没对主帖提出的问题的研讨呢?想与他人达成论辩,可以搞个专帖来进行周严的辩驳。这样才更能表达对澄清理论问题的严谨态度。而我到过的许多学术论坛的网管们,大都是连谁跟在谁的帖下吵闹这一点识辨能力都不具备的。网管们封的往往是理论主帖或理论主帖的撰稿人。

“天云悖论”、杨思基的“唯知论”,在理论研究上都是在极力澄清一个常识——人类讲的内容是“知识”,而不是“客观存在”;人类说的是“人话”,而不是“事物”。七年来我到过许多网络文化学术论坛,没有发现一个网管或版主,是对这样的基本常识具备把握、辩识能力的。“国管”霸言和“网管”把持学术,同样是人类文化的灾难!

尊重学术、尊重学人,在学术上建立所谓的“民主(公约公信公行)”程序,是学术活动能够健康开展的前提。这正如在一个所谓的“国家”中,建立所谓的“民主(公约公信公行)”程序,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前提一样。

不论“国管”、“网管”的能力、水平怎样,程序正确永远都是结果正确的长效机制保障。

作为一个社会文化中存在严重的理论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的文化人群,对社会活动和文化学术活动的策划能力一定是不完备的。这一点不仅需要网管、版主来反思自己在社会文化中的价值定位,更需要“国管”来深刻反思自己在社会中的价值定位。这并不是我要对网管版主讲的“题外话”。

在社会文化价值导向理论研究中的不作为和胡乱作为,比杀人放火造成的罪孽还要深重得多——因为“杀人放火”,是由社会价值导向理论中的“胡说八道”引发的。

人类如何才能告别战争杀伐——只有一种途径是可行的——建立说理机制,解除言论霸权——只有能够说得对,才能达成做得对。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