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政出于公学,何“府”之有?  

2010-10-19 22:42:13|  分类: 新说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项政策的了出台,都必须从专家学者的研学论证中产出,也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政策的实用高效。从这个实用高效原则出发来思考政策的产出方式的合理性,那么我们就一定会反对霸权独裁,倡导政出于公学。

——政出于公学,何府之有?各个专业的学者、专家皆分布于社会的各个行业之中,那么从政策的产出合理途径而言,何“政府”之有?

我们常俗性地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叫做“无政府主义”,那么从“政出于公学”的合理决策原理这一点为思考切入点,所谓的“无政府主义”果然很可怕吗?“无政府”而“有公学”可怕,还是“无公学”而“有政府”更可怕呢?

所谓的政治独裁,是不是指的是“无公学”而“有政府”的社会状况呢?

我们三讨理论问题所导出的理论结论,应当是正确无误的,不留思考的死角的。留下的思考的死角,就会造成对常识的悖谬。这样,你所讲的理就不能公通,不能达成交流共识。

文化理论学者的标志性特征是他所说的一句话,就如板上钉钉一样,钉上去容易,拔除难。要想拔除这个钉,你得有超越钉钉的力气和技巧。这是学术界的奥林匹克精神境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胡吵乱嚷是不管用的,只能证明浅薄。

政出于公学的合理社会结构,就意味着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社会结构。当然这个“无政府主义”是特定学术意义上的“无政府主义”。其实“无政府主义”这样的表述式是不具备学术上的精确表述理论意义的理论语言,都是在人类社会文化学术还很不完善时期发生的文化理论语言垃圾,把这些理论语言清理出学术用语之外,更有利于清晰表达我们的思考成果。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延展思考,当“政出于学术”的合理社会结构建立起来后,那么“政府”会不会成为一个学术界丢弃不用的垃圾语言呢?

文化学术的功用就在于不断清理社会文化积累中的理论语言垃圾,吸纳更精确的理论语言,这样才能使理越讲越清,越能达成社会共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