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对“权力”一词的解读  

2010-10-06 00:24:04|  分类: 论坛交流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者,“制衡”也——人际一方占优势,另一方占劣势,优势一方获得的胁迫力不应叫做“权力(制衡力)”,而应叫做“胁迫力”。
    
    “制衡力”是互有、互作用的平衡社会利益和尊严的力量。依据占有暴力支配的机要因素(所谓的‘军权’)来胁迫他人服从“命令(宪)”的“立宪(命令)”胁适力,不能叫做“权力”。
    
    “权力”是人际认可的范畴,你说你“有领导权”,但我不认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人类文化历史上一个个所谓的“政权”倒闭了,根由是他们还没有真正地获得“权力”,而只是误把“胁迫力”当做了“权力”。这是各个霸权社会结构倒闭的统治者们共同的思辨能力根由——文化蒙昧,是一切错误的根由。
  
  “领导权”这个说法,就是把“胁迫力”当作“权力”来解读的错误用语例证。其思想方法错误根由是没有把“权力”当作社会“公器”,来看待,而把权力看成了“霸权统治的工具”。这一点可以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错误说法来进一步证明。
  
  “权力”是人类社会文明发生的公共发生原理要素,在以揭示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实践途径为论证意图的理论构建中,权力是制衡社会罪恶的制衡力量。每个人都有这个权力,并且每个人的权力是平等的,是构成社会利益和尊严平衡的公益力量。

我们首先应明确所谓的“哲学”或“学术”理论论证意图是什么。如果是一个良好的、主导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意图,那么就应当按照这个理论意图来组织构建文法语言吧?如果皇帝说过“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那么你是否也认为皇帝有这个“胡说的权力”,而陈胜吴广却没有“造反的权力”呢?你把“权力”一词的你能找到的所有用法,综合起来研究一下,你或许可以依据我的“三分一统”说法来认定“权力”一词“总观总述”了什么。“权”是一个用则有,不用则无的,是随着社会制衡活动的发生面发生、消亡而消亡的。充当了权力统治文化的文化奴才,等于放弃了“制衡力”——归顺了。
  
  在霸权统治社会机制下,是“人人无法反抗”,还是“等着天上掉馅饼”式的放弃反搞呢?我们是否已看贯了举手表决活动中的“全票通过”?可我“三公大叔”却在所谓的职代会上,多次表现得很“另类”——“反对的有没有”——“唰”——齐唰唰的眼光扫向一个“傻瓜”。你这样“争取”过“权力”吗?
  
  以论坛学术研学公约法则的建立为例,我的“论坛学术活动公信公行公约(讨论稿)”,是不是对“网管胡乱把持学术”的“反抗”?是无法反抗,还是公共意识冷寞或怕“惹官司”?如果一个文化学者,在学术研究中都不能做到按照自己认定的可行高效途径来主导学术活动的健康开展,那么有可能社会公众会认定你产出的社会机制优化方案是可行高效的吗?
  
  是“无法反抗”,还是绝大多数人都习惯了文化奴才式的“听命”安排?人类建立告别战争杀伐的社会变革机制,实现建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文化学术说理机制,让“‘秀才’不再‘遇到兵’”,难道是不可能的?秀才与秀才之间,果然会“温良恭俭让”?
  
  ——不再用枪杆子说话了,就不需要打嘴巴子了?放弃了据理力争,就是放弃了权力。蒙昧于学术命题的文化瘪三,你打他三千个嘴巴子,嘴巴子被打歪过三千次了,早已丧失了论辩的有效,还在哪里死赖硬撑着装学术大象呢。你没有被无知无畏的文化瘪三封过IP?战争是要流血的,学术不会流泪?
  
  如果在学术论争中,“重要的不仅是概念”,那么你在学术论坛上还能找出一个什么“重要的”东东来呢?论争中表述精确,是最重要的事情。

权力统治文化几千年来精心策划着制造无脑虫、小瘪三、小流氓的办法是让他们只认“领导”、“教育”这种说法的合理性,不认可“合作”、“成长”这样的说法的合理性,从而一张嘴,就满嘴里讲的都是霸权意志语言。

为什么权不可霸?因为所谓的“权”是在人际关系构成基础上发生的。没有人际关系,就不能发生“权”这个劳什子。在人际关系中,“权”是依据合作活动的贡献大小,互有的。其实质是在合作中做了多少贡献,应得到多少“利益和尊严分配份额”的范畴。这个范畴,不仅需要搞清分配标准,还要建立达成合作对方认可的活动程序。这个标准和程序,是应得利益的保障。保障利益的共标准和发生程序,才是人际尊严和利益关系的保障,是制衡利益和尊严的“权”——因而说,“权”是“公器”。“权”与“法”是互生的,法是权的保障,权是法的发生基础。“权”是制衡活动中发生的,“法”是制衡活动的成果,保障“制衡”的有效。

在人际关系中,不平等、不合作的人际关系中所胡说的“权”,是割对方的肉的刀子。这种所谓的“权”,是霸权统治者歪曲应用的语言。与权力、法则相关的“政治”一词,用法也是完全错误的。这种用法是说一方有立法权而另一方没有立法权,你必须服从他所立的“宪(命令)法”,不服从就有罪。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