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关于权力的异化、失效和丢失  

2010-10-06 02:52:16|  分类: 办法通论成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者,“秤锤”也,“制衡”也。“权衡”是近义词的连用。人际一方占优势,另一方占劣势,优势一方获得的对另一方的胁迫力不应叫做“权力(制衡力)”,而应叫做“胁迫力”、欺压力。
    
    “制衡力”是互有、互作用的平衡社会利益和尊严的力量。依据占有暴力支配的机要因素(所谓的‘军权’)来胁迫他人服从“命令(宪)”的“立宪(命令)”胁迫力,不能叫做“权力”,而是对“权力”的错误应用说法。这就是权力的异化。
    
    “权力”是人际认可的范畴,你说你“有领导权”,但我不认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人类文化历史上一个个所谓的“政权”的倒闭,无不根由于统治者还没有真正地获得“权力”,而只是把“胁迫力”曲说、曲解成了“权力”。这种“曲说”、曲解,对于霸权统治者而言,是既害己又害人的。这也是各个霸权社会结构倒闭过程中的统治者们共同的思辨说理能力缺陷根由——在霸权治下,公众认可、容忍了统治者的霸言胡说和利益和尊严的分配,是权力统治能够维系的前提。文化蒙昧和制衡力软弱,是一切社会错害发生的根由。
  
  “领导权”这个说法,就是把“胁迫力”当作“权力”来解读应用的错误例证。“领导权”是一个否定对方制衡权的说法。其思想方法错误根由是没有把“权力”当作制衡社会利益和尊严的“公器”,来看待,而把权力歪曲地看成了“霸权统治的工具”。这一点可以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错误说法来进一步证明。
  
  “权力”是人类社会文明发生的公共发生原理要素,在以揭示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实践途径为论证意图的理论构建中,权力是制衡社会罪恶,实现利益和尊严平等的制衡力量。应更加精确地表述为“制衡力”。每个人都有社会制衡力量。在社会运行机制中,社会公众制衡罪恶,公众的权力就增生;不制衡罪恶,公众的权力就萎缩。人际权力的平等,是建立在人的保全自身利益和尊严的制衡活动能力基础之上的。关涉利益和尊严问题时站出来论辩说理,就是获得相应权力的做法。而对于死赖硬撑不讲理人,就必须要实施强制。

由于以战争来解决问题的方式的社会危害是极大的,因些说理的方式是时时不可偏废的。当对方不讲理时,大家群起讲理,就是可以避免战争的。一但对方不讲理并采有了暴力方式,那也就只有以牙还牙的方式才能达成有效制衡了。这就是历史上常见的利益和制衡方式发生原理的基本规律。可见战争都是由权力统治者对承认和尊重他人的应得利益和尊严的社会制衡理智缺失所引发的。权力统治者的“理智缺失”的表现是统治者占取了不合理的利益和尊严并把持不放,执意要对占取的不合理的利益和尊严挥霍浪费无度并执意所占取的利益和尊来延续给他的血亲后代,而实际上这种想法是幼稚的。任何权力统治都是“富尊难于传三辈”的。根由是在养尊处优之下,他的后代都缺失了社会历练,养成了废物和无赖。

权力是构成社会利益和尊严平衡的制衡力量。我们始终都要把握这一理论论证的意图和文化学术的价值纲领。权力的制衡,是社会公益的核心要素。 在权力的公益功能分析上,我们首先应明确所谓的“哲学”或“学术”理论论证意图是什么。如果是一个良好的、主导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意图,那么就应当按照这个理论意图来组织应用和解说文法语言,不能脱离课题立论意图来胡说八道。如果皇帝说过“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而你却认为皇帝有这个“胡说的‘权力’”。这就是对自身权力的放弃。你不仅有斥责皇帝的制衡力,而且还有造反的制衡力。即使你被皇帝所杀,你也实施并拥有了这个制衡力。这说明,“权”是一个用则有,不用则无的利益和尊严关系上的制衡力。权力是随着社会制衡活动的发生面发生、随着制衡活动的消亡而消亡的。

制衡力过当,超越了应得的利益和尊严,是权力的异化。这种异化是使制衡力异化为了侵夺力、胁迫力、贪占技巧等。这就使得所谓的权力,异化为了社会罪恶的根源。这已在做法上歪曲了制衡力。


权力的失效是社会制衡处于严密的暴力高压下,社会制衡的失效。比如几十年前我们就听到过要“改变干部终身制”的说法,但直到当前,“干部终身制”的实际状况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一些基本能力缺失的马尼精却趾高气拨地当了所谓的“领导”,来“领导”比他能力强、比他的人格更文明的人们,这就不可有不构成社会矛盾。然而这样的社会矛盾还在不断积累着,这是社会公众心不齐,大家没有联合起来构成制衡力的结果。偶有几个人发现身边的所谓干部做坏事,侵害了大家的公共利益,虽然敢说话,敢揭露,但却没有形成优势力量,反被打压了下去并蒙受了更多的尊严和利益侵害,这说明社会公众“造反”,推翻霸权统治的事例还不够多,不足以引发霸权者的自身人格文明和应得权益反思。霸道做法越疯狂,引发的抗争就越猛烈。如果人际侵犯事实是泯灭不了的,那么社会积怨,就只能由还债的方式来化解。权力的失效,是抗争暴发力的积累和酝酿方式。这种社会积怨的积累酝酿方式是以消磨群体合作创造能力、养成一些人格无赖为代价的。

在我们以圣人、大师、伟人崇拜为特征的文化中,以为社会文明状况总是会变得越来越好的,终会有大师、伟人对社会的文明进步负责的。这就是权力的丢失——不制衡,就没有权力。人物崇拜使文化人群丧失了自主意识,形成了依赖思想。被赐封了一个“公民”的名份就已大喜过望,并以为自己有了相应的一切“权力”。可是你一次也没有应用过你的制衡力,从来也没有形成过对社会丑恶现象的制衡,当然这个权力你就是从来也没有实有过的。已经被称作贱“民”,了,还不能懂得“民”是“官话”,这才是愁人的一件事情。权力丢失最普遍的表现方式是胡乱作为。看起来是正义感昭彰的样子,实际上是在认认真真地做坏事。这是权力统治文化中话语权被异化的最深刻的文化表现。这种表现是不会说理,一说就错。本来是站在社会公益立场上的意图,但说话时却学着统治者说话,自己成了一个替霸权统治者说话的人却蒙昧无知。其可悲之入在于丢失了权力,当事者自己还不知道。权力丢失,是权力失效的主要原因。这个原因是文化原因。

权力统治对话语权的把持,因由是不想让社会公众有文化获得自身利益和尊严的保护能力。因为有了文化就会说理,大家都会说理,权力统治者们胡说八道给为自己虚托统治权理由的说法就无法站得住脚,实施统治的合理性在社会公众面前就会失去说服力、欺骗力。因而任何霸权统治文化社会结构,都是要兴文字狱的。文字狱对于我们这个文化人群而言,是一个几千年来直到当前还没有消灾的文化学术灾害。没文化就不会说理。所以霸权文化要通过精心打造来制造他们的说法的信徒,来帮他们说话。 极力让人们养成应用“领导”、“教育”、“道德”、“真理”这种承载着强霸意识的文化垃圾语言的话语习惯,即使有强烈的讲道理的意原,也讲不到“合作”话题上来。拿着“管理”这样的垃圾语言来提出课题,不论如何都要最终把优化社会合作的方案落实到“管理”办法上来——还是一些人说了算,一些人说了不算,“修宪”、“修宪”地抗争一番,修到最终也还是宪(命令),还是由一些人发布命令,一些人无条件听命。这种文化垃圾语言作为DNA密码深深植根于人们的脑子里,就造成了不论如何也想不到和讲不到正确的“平等合作”利益和尊严公正的话题上来。

为什么话语权不可霸?因为所谓的“话语权”是在人际关系构成基础上发生的。没有人际关系,就不能发生“话语权”这个劳什子。在人际关系中,“话语权”是依据话语能力的大小,互有的。话语能力强,就应多说,话语能力差,就应少说。这也是“利益和尊严分配份额”的基本法则范畴。这个范畴,不仅需要搞清分配标准,还要建立达成话语合作上认可的活动程序。这个标准和程序,是话语权的保障。这也是我撰写“网络文化学术公信公行公约讨论稿”的因由。话语权的保障,才是解除霸权统治,实现人际尊严和利益关系公正的保障。权力的核心要素是“话语权”——话语是由人际交流来约定成俗的,基于这个合作公行语言的发生原理,因而我们才说,“权”是“公器”。是人类合作生存活动的公共文明成果。

“权”与“法”是互生的,法是权的保障,权是法的发生基础。“权”是制衡活动中发生的,“法”是制衡活动的成果。法的社会功用是保障“权(制衡)”的有效。

在人际关系中,不平等、不合作的人际关系中所胡说的“权”,是割对方的肉的刀子。这种所谓的“权”,是霸权统治者歪曲应用的语言。与权力、法则相关的“政治”一词,用法也是完全错误的。这种用法无疑是在暗说一方有立法权而另一方没有立法权,你必须服从他所立的“宪(命令)法”,不服从就有罪。可见权力的“异化”是由没文化,却死赖硬撑地把持话语权的胡说八道、滥用语言导至的。

人类中的每一种利益和尊严统治运动机制社会结构样式的建立,都是建立在文化智慧局限下的歪曲应用语言的基础上的,否则霸权统治合理性的解说语言,就是不能达成公众认可的,因而其权力统治也是无法维持的。文化学术的价值就在于清扫利益和尊严统治文化理论语言垃圾,净化社会说理语言。人人讲理,人人会讲理,就能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所谓的权力,对于个体而言应精确地表述为“能力”,一个社会公众公知的具备讲理能力的人,统治者是不会轻易杀他的,因为杀他会引发社会公愤。文化学者的价值就在站在社会公益的立场上,为人类文明的良性循环发展指出正确的方向;而文化学术价值功用在社会中的实现,首先要彻底消灭文字狱,让会讲理的人站出来讲理。这在网络论坛上来说,就是消灭网管胡乱把持话语权现象的发生。

为使人类社会的权力不再异化,不再失效和丢失,文化学者们首先要共同努力做好的一件事是建立“网络文化学术活动公信公行公约”。做不到这一点,这术腐败现象就难于改变,而文化学术对所谓的“体制改革”的有所作为,就更是一句空话。权力失效、权力丢失的丧失了制衡力的社会,是必然发生体制性权力腐改异化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