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再审查于丹“道德无用”观点成立的理论条件。  

2011-11-07 23:36:07|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审查于丹“道德无用”观点成立的理论条件。

 

此前我刚刚撰写了一篇题为“斥于丹‘不可夸大文化的作用’的浅薄论调”的理论文章。该篇驳论的依据是于丹在搜狐访谈节目中的一系死说法。在搜狐视叔中,于丹还谈到了道德与法律的关系问题。于丹讲“在道德缺失了法律底线保障的前提下,道德是无用的(不一定是原话,但我并没有歪曲于丹的观点)”。这个说法是正确无误的。在霸权统治社会结构中,统治者们不讲道德,而是讲亲缘关系——只有他的血亲,才能立为“太子”——在霸权社会结构的裙带关系面前,“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道德说教是很苍白的——你弄个“野种”来当太子来之后,再来搞这样的道德说教,才能有说服力——官二代、官三代,富二代、富三代在人们的身边比比皆是,你讲这样的道德烂言,能有说服力吗?这就是“道德无用”的理论论证前提。

在不同的社会文化结构中,“道德底线”是不一样的。霸权统治的“道德底线”,就是不许可你揭穿其霸权统治实质——必须要用道德烂言,来取代社会立法和善法公正的话题。否则,你就是“造反”,就是“危害*国*家*安*全”。

对于华语文化人群,立法、善法公正的社会公正运行机制,从来都没有建立起来过。这一点以“有宪(命令)无约”为证。对这一点,体制内的所谓文化学者,是没有胆量揭示的。这就是“明哲保身”或“研学浅薄”的证据。于丹也不能例外。我没有听说过央视“百家讲坛”里有哪一位所谓的文化学者,是正视过立法善法公正课题的。你见过或听说过?

讲道德的文化弱奴们为什么该骂?其该骂的根由不在于“讲道德”本身,而在于他们这些文化弱奴用“讲道德”的话题,淹没了、取代了社会立法和善法公正秩序建立的话题——提出的社会要点问题的理论命题是错误的。

 真正的文化学者的标志是,文化学者必然是一个执着地说理讲法的学术良知昭彰的人。为了公理和社会正义,文化学者们会不惜用生命来捍卫学术成果——必然会执着地提出立法和善法公正秩序建立这个关于社会文明合作的最具根本性意义的学术命题。回避还是正视这个社会要点问题,是一个很要点性的社会文化现象。在霸权统治社会结构中,“文字狱”,就是给胆敢提出这个课题的文化学者们准备的。

 我刚刚和一位网友谈过,于丹、易中天等这样的央视“百家讲坛”中的所谓文化学者,为什么不是“学术大师”的原因。其根由就在于他们在极力回避社会要点问题或因为研学浅薄与立法、善法公正这个社会要点性话题无缘。哪怕你按着他的头,骂了他的八辈祖宗,他也没有提出这个理论课题的胆量。这个话题,能把他们吓尿裤子。

 所谓的哲学这种理论样式,必须要揭示人类社会文明发生发展的基本规律,而当人类社会文明发生发展规律揭示清晰后,就必然要直面立法和善法公正秩序建立这个社会文化言论导向主题。抓住了这个主题的,就是懂哲学的证据,抓不住这个主题,就没有抓住说理讲法的基本要点,就是连所谓的哲学的边也没有粘到过——试想,在宏观总论理论样式的构建过程中,不知道这篇大文章的主题是什么,那么这篇大文章该怎样写?

 “道德无用”的正确性在于,不能提出立法和善法公正秩序问题这个理论课题,那么“讲道德”的社会良知的基础依据就是不能明确的。明确了这个社会良知的依据,那么我们所提出的课题,就一定是立法、善法的课题,而不是“讲道德”这个几千年来实践失败的主题。

 我曾专帖讲过“于丹‘不可夸大文化作用’的浅薄论调”。其浅薄之处就在于,于丹等这样的体制内研学浅薄的文化奴才们,你按着他的头、骂了他的八辈祖宗,他们也不敢提出这个话题来或从来也没有胆敢想到这个话题。而网络中研学浅薄的小版主们,见到这个话题的提出,又无不会急切切地寻找理由,来封琐体制外文化学者的发言权——这才是研学浅薄的文化赖皮狗跟在文化学者的学术主帖后狂吠不止,而小版主们却都是瞎子,看不着是谁跟在谁的身后发贱,必封精诚研讨学术的人的发言权的深层次文化根由。人格被奴化,就会永远是“身不由己”的。拴在人家门前的狗,不给人看家,还能活得起吗?

 人类文化历史中的任何霸权统治,都是在“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回避立法、善法公正秩序建立课题的前提下构成的。当人类社会不再回避这个主题,并且建立了依据文化学术研究来立法、善法的学术公正秩序时,人类社会的运行机制,才真正地能够实现“政出于公学”的所谓“无政府主义”伟大理想。“无政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公正约法的不能建立。

 社会公正法约的建立前提条件是文化的健康,而当前华语文化不健康的文化标志正是文化奴才们胡乱学舌道德烂言的文化腐败局面,而这个局面正是由长期以来漠视文化的的社会文明价值,不懂得让前沿文化学者站出来说话,是“约法共和”的前提。而“于丹‘不可夸大文化的作用’的浅薄论调”,就在于她的胡说八道,是蒙昧于法理的(请参见我的《人类最高法则是文化学术研学公正秩序法则》一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