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发布很难读懂的哲学论证结论.  

2011-12-25 03:16:09|  分类: 启蒙广普读本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终端论证结论发布___关于文化理法论证体系的学术论证结论(第三稿).

所谓"终端论证结论"是指,略去了论证依据、论证过程的周详解说,直接发布最终论证结论。这也是所谓的哲学的论证结论发布形式的必然选择。前沿性学术研究,必须要抛开研学浅薄的后学者,不可能等到大家都明白了才发布,搞不得“办托儿所”式学术启蒙。这就如同布鲁诺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明知宗教教徒们会发生理智蒙昧前提下的激越反应,也必须要“实话实说”一样,凭的学一副肝胆,一腔热血,一份良知,一怀真诚——因而不避火刑。

华语文化有一个焚书坑儒、兴文字狱的传统,言论霸权之下,禁议理法的几千年文化历史,致使文化理论在语言应用上对理法问题的涉及,养成了一个“旁敲侧击”的话语习惯。这个话语习惯的直接表现形式就是站在霸权统治者的身份上说话,不敢与统治者“共和”,因而留下了“法治”、“领导”、“管理”、“教育”等大量的说理讲法文化垃圾语言。这些文化垃圾语言的应用成习,导致了在说理讲法问题上所提出的课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是违背“共和”主题的。表达霸权意识的语言,构成了霸权文化人群对理法蒙昧的基本文化理智蒙昧特征。这在理法论证语言的应用上的直接表现就是对社会约法公正问题用“管、”、“治”来表述,而所约定的公共知行活动法则则称之为“宪(命令)”;在如何进行社会合作的理法论证上,用“领导”、“教育”来表述,而文明合作成果则必然地表述为“领导”、“教育”的成果。这是对说理讲法理论语言应用的错位。多层次、多方面的话语应用错位,使人们在文化理智交流上无论讲什么都会一说就错位,一说就偏离公正。而对这一类“走偏”语言的纠正,正是文化学术对理法语言的“正义”所必须要担当的学术责务。新文化运动时期严复先生在译述所谓的“哲学”时,较早把这个学问译述为“名学”。即在文化学术上对理法论证语言的“正名学”。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理法偏。

由于所谓的“哲学”这种理论样式在华语文化中从来也没有建立完备过,因而其论证结论对于我的读者,也必然是很难读懂的。首先请我的读者们要把过去在所谓的“哲学”的学习中,已习以为常的一些说法和由这些说法所提出的命题放一放,就连“哲学”一词也放一放。然后调整一下思想方法来依据文化常识想一想,不依据“以文来化”的方式来搞学术研究,还能否发生所谓的“哲学”;不搞理论文法学术研究还能否发生文化学术上的正确认识结论和所谓的“哲学”是不是一个文化理论学术论证体系构建。如果我们还死守着研究宇宙、研究自然的眼睛向外的思想方法不放弃,那么就已说明我们连“哲学”这个偏正构词,正述的是“学”还没有读懂过。这说明我们对文化常识已发生了悖谬。

说理讲法所应用的是统观思维、广义语言。而理、法又是有多个层次和层次构成关系的。说理讲法的理论智慧专业性比较强,在这个宏观理智的专业研究层面并不是很容易建立起来发言能力的。我们常常应用“文化”一词,却很难读得懂“文化”指示的是一个由人类活动构成的公有共识的大体系。“文化”是人类文化历史、人类文明现实和理法论证理论的总称。它包括了知法、做法和说法。“文化”是人类“以文来化知识”、“被文所化为人”、“化智为文成学”的理论范畴和发展历程及发展趋势论证构建体系的总称。由于这个体系构成的发生由头,是以创生了语言为理论论证“初有(第一性)”依据的,而结论是以语言文法结构文本为结论载体的,因而才用“文化”来一统命名表述。“文化论”,包容了所谓的“人性论”。

所谓的“哲学”,是一门对人的学习、思考、交流、写作如何才能做到正确无误的学问的理论解说文本。由于涉及的理论问题较多,必须要在不同理论命题间达成理论思考和表述的转换才能说清楚,因而称之为“哲([color=#0909F7]理论课题转换关系[/color])学”。 ——对“学习、思考、交流、写作如何才能做到正确无误的学问的理论解说文本。”是对学习方法、思想方法、交流方法、写作方法进行学术研究的范围。它所提出的并不是一个人和人类社会问题论证的主题,而是如何说理讲法的学术主题。说理讲法的主题以文化理论中的说法为研究实例,进行纠错正义论述,导出精确无误的"说法";是对“文化理论”进行“再研究”的学问。

对文化理论问题的再研究,所研究的学术内容是提出的主题对不对、思想方法的应用对不对,论证的结论对不对,理论构建围绕的主题纲领对不对等问题。其中涉及的也便是人的“信仰”对不对,对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指引对不对,学术论证批驳所依据的评价“标准”对不对等这些问题。而这个理论体系构建所导出的论证结论,就是对人类文化史的这个“过去”的发生原理,人类的学习、思考、交流、写作这个“现在”的发展历程和文化学术繁荣引导人类社会文明良性循环发展方向这个“未来”的发展趋势的揭示。这个论证结论是:

人类文明史的发生原理是“公约公信公行”,人类文明现实的发展过程是“公行公约公信”,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或趋势是“公信公行公约”——“[color=#113DEE]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良性循环发展[/color]”就是所谓的“哲学”的论证结论。由于这个论证结论中所应用的每一个“形式相同”的表述式在不同的理论命题(表述式位置上)下([color=#1111EE]同一个表述式的应用,其理论内涵是不一样的[/color])都有其特定而丰富的理论内涵,因而很难达成正确无误解读。在学术理智上,高可以兼容低,低是不能兼容高的。那么我也只能依据以高就低的方式来作一下初步解说。那么,依据旧有的“性质”、“意义”、“价值”这样的并不周正的说法我可以这样来做一下初步解说:

[color=#0909F7]人类文化的性质是公约,意义是公信,价值是公行;
人类文明的性质是公行,意义是公约、价值是公信;
人类文化理论的性质是公信、意义是公行、价值是公约。[/color]

这就是由“文化学术”来一统的对文化一统体系进行“定性”、“定义”、“定价”的论证结论。然而我们对“定性”、“定义”、“定价”说法还需要进行进行理法论证辨析,进行辨析的理论目的是找到公通而正义的理论语言来精确表述,进而达成广普周知,主导文化人群的文化理智优化发育。这才是一切理论智慧应用所最终要达到的学术引导目的。

公约公信公行___公行公约公信____公信公行公约.就是人类文化的发生原理,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和人类文化理论的主导方向论证结论。这个结论就是“文化理论结论”。文化理论结论必须要由“咬文嚼字”的文化学术来导出学术成果——不“以文化理”、“以文化论”,就没有“文化理论”及其正确的“学术论证”结论。这个“三公良性循环发展”结论揭示了发生原理,为人类遵循发生原理提供了立法、缮法的知行活动参照依据。这也就是理法学术论证所要达到的理论目的。因而这个理论目的也必然会落实到使人类社会“约法”、“善法”达成公正的社会功用上来。因了文化理论论证学术成果的这个社会功用,对文化理论的最终功用的学术认识结论,也必须要落实到社会人群协议约定知行活动公约(所谓的‘法律’)的功用上来。而对这样发生的约定条款文本,必须要表述为“公约”,而不可表述为“宪(命令)法”。对这样的纯正的文化学术问题“敏感”,就无法突破学术“约法”和学术“缮法”的文化理智局限了!

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发生于生存欲求,人的欲求是“情感”的范围。人有多大见识,就会有多大范围的用情。用情首先规定了主体人所能提出的理论命题涉及范围。用情狭隘则必然会理智偏颇,长了一个“族”脑子,脑子里充满了“国”情感,就提不出关涉全人类共同利欲和福利最大化实践方式的理法命题来。如果理法论证不能突破族情感、国局限,那么就必然不足以支撑人类和平理智和生命界繁荣昌盛的博爱胸怀的完备。理法论证课题不是社会学课题,也不是国际关系课题,我们必须要把学术课题搞清楚才能达成良好的文化理智交流。这才是理法论证的要点问题。而对于这个要点问题,当前在网络文化学术研究中的表现则是普遍蒙昧的。根本就找不到一个能够研讨理法论证学术问题的去处。到处都在无秩序地胡乱吵骂、胡乱封锁学术发言。这应当引发华语文化学术健康发展的深刻文化反思!要把这个最潜在的“‘窝里斗’的‘文化劣’”根挖一挖。  因情生理,因理生法,这就是情、理、法的发生关系。情涉及命题,理涉及论证、法涉及结论。这是理论文章的基本结构原理。可是在我们的所谓的“哲学”中,“客观”、“概念”、“逻辑”、“存在”、“时空”、道、易、德等“玄之又玄”的理论垃圾语言已堵塞了我们的思路,当然就是无法对情、理、法的关系达成清晰认识的。即使有了一点点认识成果,也会一说就错。道德说教搞了几千年,仍然不能突破霸权统治的倒闭重建恶性循环。 

从系统论思想方法转换为体系论思想方法来解读时,那么我们就要依据文法构建法则来把“公约公信公行”确认为“性质论”系统,把“公行公约公信”确认为“意义论”系统,把“公信公行公约”确认为“价值论”系统。性质论即“命题论”;意义论即“论证论”;结论系统即“结论论”。这就构成一个所谓的“大周天”包容所谓的“小周天”的文法体系结构。这个文法结构体系,就是所谓的“哲学体系”——[color=#1111EE]所谓的“哲学”,是文法论”![/color]华语文化中承载霸权意识的文化垃圾语言和蒙昧译述的不伦不类语言已埋葬了人们的基本文化理智。胡乱学舌“爱智慧”辨析了百年之久也不能精确地表述为“情理”,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胡乱应用语言,到当下还搞不清“哲学”一词指示的是理法论证“文本”。就连“语言”也被解说成了“工具”——让自己的脑子“打工”、“务农”去了,根本就无法提出周正的理法论证命题来。这才是文化理智缺陷上最愁人的事情!

所谓的“性质”的确认就是所谓的“世界观”论证的完成,所谓的“意义”的确认,就是所谓的“方法论”论证的完成,所谓的“价值”的确认,就是所谓的“价值论”论证的完成,这个论证体系是对文化理论再研究的学术文法构建成果体系。“性质”,即命题范围;“意义”,即论证的用意;“价值”,即结论的社会功用。这样来看我们在理法论证语言的应用上,又是多么地糊涂呢?“范围”、“用意”、“功用”是多么通俗易懂,我们何苦死守着“什么是性质”、“什么是意义”、“什么是价值”这样的议题呢?这不是把简单的问题都给搞得复杂化了吗?搞得艰涩难懂,争议哗然,当正确的说法出现时,却没有人来认同——很复杂的问题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这是一个文化理智缺陷的恶性循环。学不好、用不好理论语言,就会把常识讲得艰涩难懂。

“三公良性循环发展”理法关系论证结论是我执着思考论证了三十多年导出的理论终端成果。这个论证成果导出的论证很艰难,艰难的论证已摧残了我的生命健康。这是一个突破科学思维、人学社会学思维、文化理论思维确立对文化理论再审查的“学术思维”的艰难历程。而当下我们的华语文化理法论证学术还基本上停留在“科学思维”的应用层面,还在用科学语言讲学术问题,并誓死捍卫着一些理法论证垃圾语言。每一个语言形式都在自解说着它的理论应用适用课题范围,只是我们的思想方法还没有完成一个把一切知识都统合归类到“以文化化知、以文化化人、以文化化理、以文化化学、以文化化法”的学术思考命题转换历程中来。这是还没有建立学术自信,不能首先相信自己的学术理智的一件很愁人的事情。

导出这个终端论证成果后就获得了举重若轻回答一切学术问题的宏观把握能力。希望我的读者们要谨言慎思。其中的理论内涵之丰富是很难在短期内就解读清晰的。所谓的“哲学”很难搞,别把其中的学术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当前在全人类,所谓的“哲学”这种理论样式还没有建立完备。依据所谓的哲学的功用来审查人类社会中的问题我们可以获得这样的预见能力——当理法论证理论建立完备后,人类就获得了立法、缮法的理论智慧,就已不再会发生战争杀伐。“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座下来和谈并达成和平合作协议——不再强势凌人、不再霸权。能力与利益、尊严相对应,权力与真诚、公正相对应,就是所谓的“平等”。这首先要建立和谈秩序。

“三公良性循环发展理法论证结论”是继“三民主义”之后的重大学术突破。是值得华人欢呼雀跃并在国际上弦耀文化尊严的华语文化对人类的伟大贡献。这个学术结论的产出,为人类立法、缮法,全面实现合平合作提供了立法、缮法理论依据,必然会在人类文化学术界发生理法研学关注效应。我本人可以毫不夸张地断言,从此全人类华语中心地位的文化格局将依此而逐渐形成。敢说这样的“大话”是因为,优秀文化融合落后文化是人类文化的基本发展规律。理论语言的译述是一个极难达成严谨下义的学术问题。绝大多数理法论证译述文本都会搞成一个不伦不类的理论垃圾语言集合。这也是华语文化在人类确立核心文化地位的一个学术理由。人类文明发生于语言的创生,也必然会因了语言的应用优化而达成优化完善。这是一个至公之理,没有留下丝毫可质疑的学术辩驳余地。
如果正确“是相对的”这个说法是成立的,那么它也只在不同命题之间构成“相对”,当把人类所知的一切文化知识都归类为一统体系时,这个“相对”就被解除了。这时就发生了“绝对正确”。这个绝对正确的理,就是人际交流上的“通理”、学术构建中的“公理”,知行活动所必须遵循的“法理”;依据这个公理所却立的知行活动公约,就是人类普适公行的可以达成公信公行的最高功用法约。人类只有用“法约”这个“规矩”来“成”就人类文明这个“方圆”的唯一可行高效途径(请参见我的《人类最高法则是文化学术研学公正秩序法则》、《尊重知识是人类可以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等文论)。

所谓的哲学对人的文化智慧启蒙功用就在于它能告诉人们不要再丢掉西瓜乱拣芝麻的道理;使人们获得从最重要的问题入手来解决纷繁复杂的问题的正确方法。“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和公信公行公约”是一个用文字构成的“公式”。这个公式,可以喻说为“二进制程序”。但在理论文法应用法则上,是不许可“喻说”,必须要“正义”应用理论语言,正述“第一事实”。

声明:对于以上发布的学术成果,本人保留著作权、修正权和译述授权。

夜夜笔耕夜夜情,
开垦学荒逆谬风;
学术研究无规矩,
理法朽败无善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