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分类和归类思辨解说法与统观总述学说的成全关系(1)  

2011-12-09 15:16:54|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分类和归类思辨解说法与统观总述学说的成全关系

人际交流活动所涉及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问题。人们所能遇到的所有问题及其构成关系有多么复杂,那么交流活动所涉及的问题就有多么复杂。然而不论问题有多么复杂,只要是在人类的知识范围内,就一定是能够讲请楚的。我们可以肯定能够讲清楚人类知识范围内的所有问题,是因为人类优学传统文化所积累下来的言论活用成法这个公有共识的公用学识体系,能够为我们提供精确解说所有问题的语言。只要我们获得了活用言论的学用得法文化智慧,就能轻松解说人类知识范围内的所有问题。人类的所有知识,不都是语言学学识和学说,但如果没有语言学学识和学说,人类的所有知识、经验、学识、学说都无法传续。这是我们辨析解说“关于分类和归类思辨解说法与统观总述言论的关系”问题必须要首先搞清楚的问题。搞清楚这个问题的要点在于,我们应当坚信,只要我们搞清楚了言论活用的公用法理,不论问题有多少并有多么复杂,都可能找到通用共识的总观总述语言来一统解说清楚。


人类在学识融通上能够达成共识的终极正确做法只有一个。这个正确做法是在文化交流上共同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知道的或双方不能共同获得认识依据的不要强猜想、强解说。这是人际在文化学识融通中能够达成共识的前提。在缺失了这个可共知前提的条件下所发生的交流,一定会出现交流障碍。这说得简单而直白一点就是要尊重常识。


可是,人类在文化学识传续的沟通活动中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也并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仅仅是对同一个词语的解读,有不同生活经验和学识积累的人们的解读能力就是不一样的。这就涉及了个体的生活经验和学识积累与公有传统学识之间的关系。个人的经验学识积累系统与公共文化成果传续体系之间的构成关系,具体分析起来极为复杂,统观解说起来却又极为简单。复杂之处在于人的经验和学识的积累是一生所面临的达不到终极周全目标的课题,没有品味过人生五味和积累整合学识的卓绝担当体验,没有对学识的去粗取精和对史学的去伪存真归纳总结能力,交流批评能力就很难达成严谨周全;简单之处在于,不论是多么复杂的问题,辨析清楚后,都可以在宏观高度上找到精确的解说语言来统观总结表述。有了对诸多复杂问题统观总述的言论,就有了达成良好的沟通并形成共识的可能。这说明一个文化人群所公有的优学传统学识体系与个人的经验学识积累系统的构成关系是体系与系统的关系,又可喻说为“‘分母’与‘分子’”的关系。这样讲虽然已讲得清楚无误了,但却并不一定是谁都能通透理解并能把这个道理拿来活用的。公共文化学识与个体的承学积累相结合,可以构成一种可以达成公信学说。这就涉及了所谓的“信仰”问题。是信仰哪一种学说,还是信仰优学传统学识的问题,正是当前华语文化学术批评还没有解决好的问题。这才涉及了“统观总述言论”应用功能议题的提出必要问题。

对于优学传统学识的承学,只要会查字典,就知道字词的发音,不管能不能达成精确而周全的理解应用,都可以参予听、说、读、写活动。这就涉及了人们在不同的经验学识积累阶段的读书与交流活动要有先择的问题了。读书时,对书要有选择;交流时,对交流对方也要有选择。人们大体都爱读文化名人的书或经典著作,这是因为文化名人的书或经典著作中的谬误更少,经验和学识蕴藏更多。这一点可以让我们懂得,虽然每一本书都是由言论构成的,但由于作者的钻研学科不同,对言论的学用法不同,对言论的活用能力不同,因而书中的载述学识也就不同和学识深浅的层次也不同。名人语录、箴言、俗语中浅在深厚的经验学识,小学生就可以学着说,但却很难理解通透。这种现象可以提示我们懂得,承续优学传统学识不能浮泛地跟风学舌,学识的积累要循序渐进;人际交流要真诚地变通活用语言,尽可能避免引用和抄袭。这是养成好的承学习惯,避够沾染胡乱学舌的不良习惯的一个要点。这个要点,正是作为文化学者成全自己的修缮学说的能力的要点。

文化学者要立志修缮关涉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具有最高公益功用的学说。人类生活中具有最高公益功用的学说还没有达成修缮完备时,人类就不可能全面解除互抗内耗,实现文明的实现良性循环、可长续发展。


对人类公共文化成果的崇尚和对文化名人的崇尚,完全是两种不同层次的文化信仰状况。崇尚人类公共文化成果的人什么书都可以读,但读完之后会把从中获得的文化智慧转化变通成容入了自己的活用言论能力的通俗言论表达出来。对这样的文化人,人们称之为“文化大师”。而胡乱地学着说的人们,则会因为对某个历史文化人物的崇拜而必然导至研学偏颇;所以他所背诵的“子曰诗云”之类,不明真相的人听起来或许以为很有道理,而实际上“背书”的人自己的文化智慧发育却是有明确的局限的。人们把研学偏颇,信仰偏执的所谓“文化人”,称之为“信徒”。就学于优学传统文化成果的文化学者和偏听偏信的关注狭隘的信徒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构成了“分母”的“分子”,是传续优学传统文化学识的学品伦理周正学者,崇拜人物和狭隘的学说的后学者则成了“‘分子’的‘分子’”——“分孙”。这就是“信徒”与“大师”的差别。要想找到统观所有问题的总述语言,必须要达成信仰周正。“马克思主义认为”、“孔子曰”、“重要讲话”等,是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的,也不能作为正确无误的批评依据来使用。这才是学术批评必须要澄清的要点问题。不通俗就不能达成共识,不公正就不能达成公信。不能达成公信的说法就不可能成为引导公行活动的可行高效办法。


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与学着说不是一回事。人类的知识分类是具有多种分类依据的,这样的分类,在人类文化上已经达成了学科分类共识并转化成了活用言论的成法学说。这就是撰写文章所要掌握的撰文法常识。适用于A学科中的言论,不能拿到B学科中来滥用。而所谓的“哲学”中的诸多问题百年以来争议不休而不能达成共识,不能成全为严谨的学说,就在于相关问题大体是错误应用学科语言所提出的错谬不经的问题。我们学习文化知识,如果在分类依据上交流双方不能达成共识,那么在文化学识的交流上就会出现说者和听者之间的思考错位现象。这就是在文化上的所谓“矛盾”、“相对”、“悖论”、“错误”、“谬论”发生的根由。在文化学术批评上不能达成共识而被人们所识定的“悖论”、“谬论”之类,会让文化学术界的文化学者们很纠结,很难断定是非。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要找出一个公正的是非“裁判者”,往往也会发生同样的纠结。这是人类在文化智慧发育上必然会面对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平衡现实。这也正是人际交流要选择交流对象的必要所在。学术批评要拉开档次,学术批评伦理秩序还没有建立起来的一种文化,必然是对大量实在的优学传统学识视而不见的,人们在遗失了大量的优学传统学识的情况下的交流,也不可能找得到可以达成共识的对复杂问题的统观总述语言。而言论不公正时,生活秩序就不可能达成公正——这才是我们在对语言学的研究中,必然会涉及约法筹策问题和必然会对法学和策略学文本加以审查的高端层次的学研要点。法策文本中有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好,生活秩序问题的解决就必然“无法”解决好。语言学涉及对各类学科文本用语的审查,而具有最高公益功用的文本,在当前的华语文化大陆区就是《党章》和《宪法》。所谓的“改革”最终全面修缮了这两个文本时,才能证明其所谓的“改革”已“触底”、“着陆”。这才是语言学学说的修缮,所必须要澄清的问题。对于应用着“物质”与“精神”二分的思辨解说法的人们来讲,把语言看成是空洞的,不能说明问题的,因而主张要正确地用脑来“悟”的浅谬错误,正是、养成了浮泛跟风的不良习惯所造成的恶果。他的学研,还达不到认清他自己“主张‘悟’”的言论,也是言论并且是有偏执局限的言论的统观高度,因而对怎样能找到精确总述所有问题的总述语言还处于盲目无知的学研状态;同时对所见到的认为有道理的言论为什么有道理,也缺乏解读通透的解读能力。而更多的情况是抗拒研究语言学,这才是华语文化大陆区几近百分百的所谓文化学者,都信从“唯物主义”的现实。他们对自己应用语言的事实视而不见,对语言学的高端学研不感兴趣,大体在隔着言论学用批评事实在讨论天文物理、事物关系、人际是非,对当前全人类还没有发生过严谨的法学学说的文化事实还不具备发现能力。这才是高端语言学必须要澄清的问题。还没有揭示法学语言的通用法理,法学就是不可能达成完备的。语言学涉及所有学科,语言学学说要统观一切学科来成全为语言学综合应用功能学说,遗失了任何语言应用功能的语言学学说,都是不完备的学说。而所谓的“哲学”,也不可以超越到语言学之外,成为“悟道”的“哑巴教”。


知道什么就说什么的交流知慧之所以不简单,在于人类的知识被依据许多分类依据进行了繁冗的分类,我们如果不能把各种分类系统的分类依据进行归类整理清楚,那么我们就很难达到对人类当前积累的学识的整体体系认识清晰的统观高度。这才是一个文化学者所必须要面对的“学术”问题。“数学”、“语文”、“地理”。对这样的一个词命名了一个学科的语言学现象视而不见,还跟本就算不上文化学者。文化学者的学研入门,从入托儿所开始识字就开始了,但在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还没有达成全面成熟的发展阶段中,人们成全语言学学说的能力百分百还不完备才是文化现象事实。这才是前沿学者所应把握的统观高度。文化学者是读书、写书、批评言论的人。对言论的学用不可能脱离人类文化史和现实生活,所以语言学不仅不是空洞的而且还是包容了所有知识和学识的学说。对语言的综合应用功能审查解说清楚的语言学学说,具有最高的公益功用并普适于各类学科和所有问题的沟通交流。这才是所谓的“哲学”爱好者们必须要审查清楚,避免隔着对言论学用事实的审查浮泛胡扯的“要命”的问题。所谓的“哲学”这个词,就是对所有的学识能够达成一统的“总学”的命名用词。如果“哲学”一词不恰当、不通俗,就要再找其它的词来试试;如果一个词是讲不清楚的,就要用多个词或一句话。这才是活用言论的能力的养成要点。先入为主以认为从前的学识或学说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把自己定位为偏信狭隘学识的徒孙了。当前的文化学者如果没有超越文化古人的自信和胆略,也就不可能达成学研究破,也不可能完成在承学的同时融会贯通新学识,使优学传统学识体系不断增益优化的学术任务了。这才是文化学者必须要明确的学术责务定位。只有明确了这个学术责务定位,才能周全地懂得我们自己是承续优不传统学识的“分子”,而优学传统学识体系才是“分母”;“悟”是私学活动,“说和写”才是学识传续活动。正是因为有了学识传统活动,优学传统学识体系才能不断增生学识并达成优化整合,而不论是私自承学还是公共交流,都依赖于学用语言。用言论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什么复杂的问题都可以谈,什么学研高度的问题都可能谈。当我们把公益言论整合为应用得法的法学语言系统时,就发现了“法理”。这时才可能发生严谨的法学学说。当法策学说修缮完备时,语言学的应用功能学说也就达成了完备,同时人类文明也就步入了解除自抗内耗的良性循环、可长续发展的“合和”大道。

科学是人类的探索发现活动,探索发现活动中发生是“知识”;知识用言论来传统,就转化面了“学识”。文化学术是对人类积累下来的已有“学识”进行归类整理的活动。对学识的整合成果,构成了“文化学说”。科研活动应用的是向细微分类的增生“新知”思辨法,而文化学术则是向宏观高度上归类整理“学识”的思辨法。这两种思辨法的应用,在宏观发生次序上是先有归类法,后有分类法的。这也就是说,人类是在创生了指示类别的文化语言之后,才进而获得了探索发现的科研能力的。人类的一切知识都要靠语言载体来传续,当然科学知识也不能例外。人类文明发生于语言的创生,人类文明也必然会在语言学的优化发展前提下趋于完善。可见归类整理学识的活动,是对分类研究的科学活动具有指导意义的。归类整理学识,使科学知识转化成文化学识的这个学问是比科学上的学问还要大的学问。这是因为整理学识必须要应用语言学学识。

分类思辨是为了探索发现细微和久远,归类整理是为了达成共识。对人类学识体系结构的整合解说清晰所成全的学说是并面向未来的。可见分类和归类两种思辨解说法的应用,是与人的文化理智的宏观高度、预见能力有必然联系的。没有归类就没有分类——首先发生了模糊的宏观类别,其次才能发生对这个宏观类别中的问题的深入认识活动并进而发生更细微的分类。分类知识越多,就会越有归类整理知识的必要。这就是科学与文化的关系和宏观发生次序。其正确的认识结论是先有文化,后有科学。而分类思辨解说法和归类思辨解说法的往复循环应用,就构成了“语流”,对较长的严谨语流涉及的所有问题进行总结,就发生了“统观”、总述语言。归类总结语言,就是对语流涉及的诸多问题的统观总述语言。

人类优学文化传统中潜在丰富的宏观智慧成果。承续优学传统中的学识和智慧,需要我们踏踏实实地通过生活历练和读书写作来培养我们的交流批评能力。活到老学到老,也并不一定会达成学研批评能力的周全。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