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对中庸、民主、通情达理的学术思考。  

2011-03-17 04:39:53|  分类: 新说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对本篇命题提出的相关问题我都已做过专题论述。然而我却一直都在执着地复述相关问题,重新整理撰写我的思考成果,以求我的思考和表述的条理性更加完备。这应是完善自己的思辨能力和理论表达能力的正确方法。完善的理论论著,发生于完备的思辨能力和理论论述能。掌握了正确的学术方法,等于找到了正确的研学途径。


所谓的“中庸”是解决人类社会问题的宏观把握智慧,因而在我们华语文化学术史上,也是历来倍受关注的一个说法。关注的人越多,对“中庸”的不同理解和解说越多,因而也更容易发生让后学们无所适从的学术状况。规范解读方法也就成了学术上的一个至关重要问题。因为在解读方法正确的前提下,人们所获得的是举一返三的解读能力,掌握了正确的解读方法,也就具备了解决所有同类问题的学术能力。因而说,在文化学术研究上的众说纷纭,涉及的是一个解读能力问题。解读能力的完备,在于解读方法的正确无误。由于本文提出的是“中庸”“民主”、“通情达理”这三个具体问题,因此这里不做所谓“方法论”具体论述。关于所谓的“方法论”的论述,请参见我的其它主帖。这里我们直接对上述三个说法进行理论剖析。我的希望是,通过我对上述三个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论述,能够对网友们在学术研究思想方法的应用上有所启示,以使我们的思考,从繁冗的具体问题中解脱出来,去寻求方法并建立解决更多同类问题的学术能力。


“中庸无为”等诸多旧的理论样式中的说法,发生于皇权“类宗教”文化历史阶段。在相应的历文化环境下,社会公众对社会问题的解决方式基本上处于依靠“真龙天子”的理智局限状况,呼唤“明君”,已成了社会公众的基本社会理想表达方式。社会机制对社会文化言论的控制,使得社会文化理智也不得不屈从于霸权统治。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文化理智上的“进谏”,已成了“冒死”行为。而“中庸无为”等一类说法,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文化环境中发生的。


“中庸无为”之类说法,被后学崇尚是基于研学方式的局限的——“子曰:学而时习之”——难道在孔子之前,人们是讲“学了知识不要应用”的吗?我们应当懂得把一切历史文化成果都纳入到公共文化成果的发生发展优化原理的一统体系中来,不必把某一说法归功于某一文化古人和某一理论样式。狭隘的文化人物和旧的理论样式崇尚,会使我们迷失公共文化成果的发生原理。迷失了对公共文化成果的崇尚,就已经使我们的研学钻进了一个狭隘范畴的牛角尖。不论历史文化著作的哪一个说法,都是根由于社会历史应用的,文化著作,只不是对人类社会文化交流用语的整理和记录。要证明“学而时习”这个表述式,首发于“子曰”,是不可能的——孔老二学会的第一句话,一定是跟他妈学的——你信不信?

“中庸无为”是委宛地对统治者说——“龙呀!你虽然很能耐,但却没有精力去通过代表、领导、管理、教育的方式来解决所有的社会具体问题,因而你不要太过份地实施霸权统治,要释放一些社会公从的思想自由和活动自主,让泛存于社会各行各业中的智慧发挥作用,您真龙天子老人家的管理、教育、代表、领导上的“中庸无为”,是释放社会活力,达成社会经济繁荣,文化人格文明的前提……”——其实“弦外之音”则是说——你这狗杂碎其实就是一个没文化的蠢货、装B贩子,社会公众中比你聪明的人有得多,你跟本就不具备领导、教育、管理、代表社会公众的能力和资格——你歇菜吧你!大家要是不买你的帐,你就跟猪圈里的猪没有什么差别——不论你“真龙”、“假龙”的名份,其实都是瞎扯蛋!富尊不过传三代,你的后代早都养逸成狗屁不是的废物了——你打下江山万代传的梦想,是你吃错了药了!天下,乃天人的天下也。


因而说,“中庸无为”,是对皇帝老儿的“劝谏”,决不可以解读为社会公众应选择的正确知行活动方式。社会公众的“中庸无为”,等于放弃社会责务的担当,奴化等死——你想让“先富起来”的,把他辛苦投机得来的钱财“均贫富”一把,无异于等待天上掉馅饼。社会公众对皇权失去了制衡约束,就缺失了“水能覆舟”的警示作用,在“天下太平”之下的霸权统治,社会公务腐败会俞演俞烈,直至引“发揭杆而起”!在霸权统治之下的御用文人们崇尚“中庸”、宣扬“无为”等于是得了统治者扔给的一块骨头,在得了便宜卖乖。装明白、装理智、装学术大佬,在霸权者的领养之下无所历练、死啃书本,就已丧失了把历史文化知识与社会现实应用对接起来的基本能力。我称这样的文化学术奴才们为“装B贩子”。


文化学术研学领域里的所谓大师名份,都是统治者们给的,当然就会有诸多利益驱动下的马屁精,纷纷拍统治者的马屁——句句是真理兮,一句顶一万句;最高指示兮,放之四海皆准——霸权统治不是“共和国”,当然就会埋葬或更精确地说是从来没有达成过“共和”理念。直到搞到“国将不国”时,再“急急如律令”地“拿来主义”,进口了“德先生”和“赛先生”。结果“拿来”了近百年之后,还对所谓的“民主”、“科学”仍然还是不知其所以然。用“官”、“民”对立,“主”、“次”分割的承载非“共和”理念的不文明语言来讲文明;用科学思想方法来讲自然规律来试图做到通情达理,还是讲不通——并将永远也讲不通!在文化理论层面,所谓的自然规律,已转化成一个文化人群的公约通俗语言了——人可以自己试着以自己为例,你不再应用“自然规律”这样的说法,看看你还会不会讲“自然规律”这一部分知识。


我们讲话要凭良心。要讲我们自己的话。 我们自己的话是对公共文化成果的变通应用。不是学着官们讲“官话”——“民”呀、“民”呀地蒙昧胡说——你什么时侯签订了卖身条约,就成了“民”了?“共和国”不是你的共和国?共和国里面问题百出,你就可以不管了?在一个共和国里合作生存,有事相商,能者为尊,你要做的什么“主”?你要做谁的“主”?你只能做好自己——谁能管得了谁?怨妇一样的乱发牢骚、胡乱指责,满嘴里都是承载着霸权意识的文化垃圾语言,你还真以为你自己学会了堂堂正正做人和应用公通正义的语言了吗?在文化学术论坛上的每一个网友的出发点都是有明确的主导社会公正、张扬文明理念的初衷的,但由于研学浅薄,不会解读语言,不会应用语言,则导至了正义凛然地说“错话”,刚正不阿地说“死话”,执着勇敢地说“官话”,怒不可扼地说“脏话”成了普遍现象。这已构成了一个连什么叫做“骂人”都搞不清的浅薄研学状况。所谓的“骂”可以是最文明的,但可以落实的真正的“骂人”是最不文明的。该骂时不会骂,对不该骂时胡吵乱骂,是华语文化中文化理智脑瘫的实在证据——我们看电影电视时,有这样的话:“我日你妈小日本,我跟你们拼了!”——你感觉到丝豪不文明的因素了吗?华语文化学术研究上的文化理智脑瘫,已快把三公大叔愁死了。从文化学术中的语言学研究上来讲,文化语言,有文明不文明的差别吗?你想消灭社会公众公用公通的一部分语言?人们都成了不会“骂人”的弱奴,社会就和谐了?你做错梦了吧!


——说法错语,思想方法错误,说话的人犯了错误,是不一样的。你把遇到的问题的所在理论范畴区分清楚了吗?社会学原理、文化发生原理和文化学术研学法则是不同层次的理论命题范畴。如果你没有把网友的主帖所提出的理论命题审查清楚,就胡乱跟帖,是非常讨人嫌的。一位文化学者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没有精力用来跟你瞎扯蛋。你胡乱跟帖、胡乱发言,无异于讨骂找抽。你跟在人家的帖后发贱,人家在自己的主帖下怎么“骂”你都不过份。你要是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还有一点货色,你写一个主帖说一说不就完了吗?你可以点着任何网友的网名痛快淋漓地表达并且不排斥“骂”——不过人家不理你,也是人家的权力。你总不该死皮赖脸地跟在人家的帖后发贱吧?自己把自己搞成了一个讨人嫌的跟帖赖皮狗,你还以为自己很光荣吗?


情和理,在文化学术研究上不是一回事儿,而是两回事儿。以情为命题的是人的生命活动原理层面问题的论述,以理为命题的,才是“理论”。情论和理论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体现在我们的理论文章标题是不一样的。“情论”的理论成果,有“泛爱众”、“博爱”等说法;而“理论”则有“道”、“易”、“法”、“名”等说法。“理论”涉及情,但主题是“说理”;“情论”,涉及理,但主题是说“情”。当然我们还可以把情理关系作为一个理论命题提出来进行研究,这就构成了“情理论”,这就上升了一个理论高度。“情理相生,情在理先”是我表述过无数次的宏观理论结论了。可是你对这个问题思考清楚过吗?八年来我涉足网络,精诚研学文化理论,跟在我身后吵骂的浅薄网友成百上千。这在我看来,无疑是得了猪瘟病!我曾多次遇到过在网管策动下的一二十个文化小瘪三一齐跟帖吵骂的局面。对文化学术缺乏敬畏之智,是这种无知吵骂发生的根由。一个文化人群,如果丧失了对文化导向理论的敬畏之智,已无异于骨断筋抽!从汉唐堕落到“鸦片战争”,从文明雄居世界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你感受到文化学术荒芜带来的耻辱了吗?!一个丧失了对公共文化成果承续理智的文化人群,人物崇拜、理论样式崇拜,死死抱守着一些旧说法誓死不放的文化学术丑剧,没完没了地在反复上演!公共文化成果展馆前,竟然又立起了孔子的像。这是多么深的一个文化学术深渊!!!我们将如何能够爬出这个深渊,获得说我们自己的发自心底的话语的诚实品格和文化理智呢?如果我们丢掉了对自己的母语的热爱情感,不能懂得华语文化理智的积累,是以公通共识的语言为载体的,那么我们还能够从哪里获得知识、获得审美情感、获得理论智慧呢?我们说自己的话与说现实公通的话语,并不矛盾。那些不识字的人在生活用语上,都是这样来应用语言的。相比之下,我们文化学术界的所谓学者们的文化理智,与“村夫野佬”相比,是否是逊色了许多呢?村夫野佬会“骂人”,你会吗?村夫野佬会“揭杆而起”,你有过为社会公正有所担当的胆量吗?你连什么叫“骂人”都没有弄懂过,就敢跟一篇学术论文的帖?就敢在论坛上死皮赖脸地耍无赖?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你做人的骨气被阉了吗?你把文化学术搞成了不男不女的太监学术,你就伟大光荣了?


霸权文化培养了一大批自大狂,学术盲。当网络的推广给文化学术从霸权文化中解脱出来的一线生机时,霸权社会结构的体制问题又在网络中复制出来了。华语文化学术的灾难还在继续,令有良知、有学养的体制外有见地学者愁肠百转,喊破了嗓子、气坏了身子、熬干了精血,多年复述着一些基本文化常识,也无法达成启蒙之功!愁死人啊!


斥犬猪!

2011-02-16 20:19:06


教书办报三十年,
谋求公正理法篇;
网络猪犬小瘪三,
定要灭我公正言。


为谋公学踏论坛,

遭遇奴才立誓言;

俺娘说的全都对,

异声必遭吵扰删!


华语文化路不宽,

犬奴当道猪霸言;

领导主题永不倒,

共和方向是谎言!


百姓监督成上访,

表达愤怒是骂言;

华语文化一条路:

代表领导加强奸!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