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能够读懂“石头记”的人是极少的——要宏观把握作者生命博爱价值观  

2011-03-03 01:00:1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够读懂“石头记”的人是极少的——要宏观把握作者生命博爱价值观


能够纲领性地把握《石头记》的总体价值观念的学者是极罕见的。比如学界公认的“红学”研究“大家”俞平伯的“色空”说,就是很荒唐的。所谓的价值标准不能达成一统,那么对文化成果的承续理念,也就不可能达成共识。俞平伯已不在世,这样议论他我以为是很不公正的,因为他一生想要说的话,并没有说完,更何况他已经说过的,我们并没有了解全面呢?可是遗留到当前的“色空说”却是实在的。是许可我们评述的。石头记中的黛玉,代表的是生命界整体价值观;宝玉,则代表的是当时人类社会现实这个狭隘范围的价值观。半部“石头记”的作者,辛苦创作了半部“石头记”,就是要启蒙人类的文化理智的,这一点不容辩驳。因为这是任何文化著作都逃避不了的社会功用。


“黛”为“绿色”,是生命价值观;“宝”为人类狭隘贪欲所认定的社会活动利欲“价值观”。这是在文化思考上很直观的价值理念。人类的价值观必须要达成生命界一统的宏观高度,否则人类文明的繁荣发展没有生命界整体繁荣作为基础,就只是一个空想。书名原为《石头记》,谬改为《红楼梦》是极为错误的。人类奉为“至宝”的价值观的错误在于“宝玉”的实质,只不过是“石头”而已。这是作者所要表达的价值观念实质,作者劝戒贪欲的意图是明显的。作者让所谓的“宝玉”与生具来,是用心良苦的;而让“黛玉”殒命的启蒙意图,也是用心良苦的。按照我的提示来读所谓的红楼梦,你会获得更多的生命审美感悟……


人类文化学界的、泱泱追捧的所谓学者们是浅薄的,半部作品留下了,就是半部,没有人有权力代替死者把它补充完整。所以说,我们读所谓的红楼梦,只读半部就够了,后半部的画蛇添足,我们只当儿戏来读就是了,融不到一体中去。


《石头记》的撰写倾注焦点是“黛玉”——绿色是生命的基础。可见书名谬改为《红楼梦》之后,已伤害了作者对生命情感的表达——“质本洁来还洁去”之“洁”,已标示了“生命大美”——人类社会价值观的悖谬,令人类贪欲无穷,不能自已这一点,正是半部石头记的作者所批判的。人类扩大价值观念涉及范畴,把思考延展至整体生命界,才能主导人类建立生命博爱情怀。这才是作者所要表达的生命价值理念。


绿色为根的生命价值理念时时冲击着作者的深入思考,使作者不能不奋发写作,以启蒙人类的价值思考。这才是作者创作《石头记》的纲领性心境要点。在人类社会价值理念腐败的情境之中,“黛玉”是孤独的、病态的、愁苦的,“葬花”一节,并不是谁都能读得懂的。“葬花”、“醉卧”、“扑蝶”、“立雪”这四个精心打造的场景,无不在表达着生命大美的审美观。这个审美观的核心价值是“母性品格”——是作为女人,所面对的最现实的问题——生儿育女、代代相承。她们对男人的审查,另有其合理的生命思考角度……


我们不必拿“历史局限”这样的观念来衡量“石头记”作者的思考,因为作者是一个前无古人,后又没有发生过来者的情理感悟执着的博大胸怀典型,勘为文化师表!难以超越。其语言应用的精熟程度,所创造的诗画境界堪为华语文化文史一绝。如果谁想忘言“石头记”,认为自己有补全石头记的资格,那么你把你自己的应用语言能力搞到超过“石头记”的作者再说,这总该是公平的吧?


《石头记》中的人物命名,大都是喻说形式,这是作品的文法语言应用通例,而倾注了作者关注力的“黛玉”的命名,又怎能例外?因而说“黛玉”这个人物命名,集中表达了作者的生命博爱价值观。这绝不是牵强附会。


我们华语文化的文化学术界群儒的研学浅薄和好大喜功,是令我感到恶心的。石头记留下了半部,就是半部。没有人有权力代替死者把半部补全。想表达自己的思考,不必采用抱大腿、追时尚的方式。死不要脸地要把历史遗留著作补全的,不是皇上的小舅子,也是体制内死不要脸的文化废物们。他们自己写一篇文章来表达自己的思考,是活不起的。不尊从成一个奴才而丧失自尊,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失去了主子,没法活了。


人的文化尊严是不容侵犯的。半部石头记,就是半部石头记,没有人能改变得了这个“第一事实”。后来发贱的要补全石头记的文化瘪三儿,我们把他们的作为,只当作儿戏看就可以了。会读书的人,绝不会把后来补充的后半部所谓红楼梦的猪言狗屁当一回事。


“石头记”中的判诗是极耐品味的,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我们做人,是要守得住自己的。守不住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文化瘪三儿——假人。“假人”之下,就没有所谓的“真”可言。试图续写石头记的,试图延续儒学的,以及物质信徒,孔老二的徒孙、所谓的红二代、红三代等,不都是一些自己不能自立的活不起的小瘪三吗?假冒伪劣之人之下,无所不假。


自己就是“自己”,自己说的话就是“自己的话”,说不得“别人的话”,变不成宋丹丹创作的小品人物“魏淑芬”式“俺娘说了”或者是“孔子曰”以及“马克思主义认为”等。如果一个文化学者守不住自己,就一定会变成一个浅薄无知的文化奴才。这样的文化奴才,也一定把鬼话连篇,胡乱学舌当作学问来做。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