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科学主题,怎样向人类社会学、文化理论、文化学术命题转换?  

2011-03-06 05:30:02|  分类: 新说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人类还不能明确地认定,人类知识的传续依赖于知识载体体系的完善的学术道理时,学术思考程序就一定是混乱无序的。人类识辨活动的条理性,是依据人际交流原理所构成的文化情理交流文本构建的理论文法法则建立起来的。理论文章的写作能力,是依据思考辨识能力和写作历练经验所建立起来的。一个不识字的人,话语的条理性不一定就建立不起来;一个中文系高分生或一个哲学教授,说话颠三倒四的情况也是常有的。这说明科学知识、社会经验、文化智慧和理论学术之间在发生原理上的互相作用关系是需要通过学术研究来审查清楚的。知识是人类科学探索在历史文化中的积累,社会是现实人类的活动关系构成系统,文化理智是对公共文化积累成果的学习和应用达成的文化新成果,文化学术是对文化理论的再研究。这是一个学术研究课题的导出过程,其发生先后次序和构成关系是宏观理论高度上的构成关系。这个宏观关系上的命题导出过程的学术辨析能力的建立,没有一个较长期的文化学习、社会历练和理论研究历程,是无法建立的。因而我常常提示年轻人,不要以为你的思考达成了对自身理智局限的一点点突破,就以为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人的文化智慧的历练成熟,是不可能仅从书本上就能学来的。在人类文化历史上,能够被公认的所谓的哲学家是很少的。我们不要以为我们读过了一本讲义叫做《哲学》,就以为自己懂得了所谓的哲学。一个“哲学教授”,可能是一生也跨不过所谓“哲学殿堂”的门槛的。

所谓的哲学是一种宏观总论理论样式,我们仰望宇宙太空,是研究不着哲学的,但研究哲学问题却必须要突破宗教猜说思想方法,建立科学证明智慧的。然而科学、人学、社会学等,还不是所谓的哲学。宏面总论理论构建的“总理”命题的导出,是必须要统合各类知识的,因而在导出宏面总论这个总命题的思辨过程中,所应用的思想方法必须是“归类统合”思想方法。 人类知识体系结构就如一个链条,你执取链条的哪一个环都能牵动整个链条,但你找不到这个链条的头和尾,就说明你还没有看清楚这个链条的体系结构。在科学命题下,一切都可以作为科学研究的内容;在人学和社会学中,一切都可以纳入人学和社会学分析;在文化理智命题下,一切都可以纳入理论思考;在文化学术上,一切都可以纳入学术辨析。这似乎让我们进入了一个迷宫,已难于找到思考的条理了。这涉及的就是“发生原理总论”这种所谓的哲学的理论命题导出关系上的“学术问题”了。人类的一切学问,在知识传续交流这个终端上,都是以 语言文法构建文本为实在证据的。此外没有任何学问的实在证据。你自己知道你自己满脑子里装了不少学问没有用,你不说也不写,就没有达成“文化构成形式”,因而人家就不会相信你有说问。你有没有学问,必须要用“以文化之”的形式构建办法来证明。这就是文化学术智慧。文化学术交流方式不是电影,无法构成立体信息交流,因而必须要由单向序列运动的语言排列组合形式来承载交流双方学识对应的文化交流。给托儿所小朋友讲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论,不是小朋友听不懂,而是他跟本就不会听你讲——你根本就是在不懂得文化交流基本原理情况下胡说、瞎哼哼。对文化语言的应用,两个字往一起一放就可以跨越亿万年。好多字往一起一放,就涉及了发生先后次序和发生关系机制。


对于人类,宗教命题向科学命题的转换,已经历了近万年,当前还没有完成这个理论命题转换。这一点以宗教文化主导致社会结构的存在和宗教矛盾的仍然实在为证据。对于华语文化智慧,科学主题向人学和社会学的理论转换还没有达成常识化理论突破,虽然空喊着“以人为本”,但还没有在学术上向文化公众澄清,“以人为本”是一种学术论证所应用的思想方法。我们浮躁地喊着“文化复兴”,实质上这种说法却是与“文化复古”差异不大的说法。而文化学术,则更是由“聪明人”把持着的,并已把人类公共文化成果的承续学术研究异化为狭隘偏颇的研学风潮崇尚了。在文化学术上根本就没有建立起对人类公共文化的信仰。当前把文化学术研究异化为“儒学热”或“国学热”的趋势业已基本形成了。人类文化知识的承续,所承续的不是“儒学”,文化学术研究的分类思想方法,也不是依据“国”这个生存资源割据界线来划分的。这在文化学术上来讲,是在宏观高度上的对语言精确应用的理论把握能力还没有成熟。我们的文化学术研究努力还远远不够。


社会学和文化论并不是一个狭隘的学术范畴。我们爱好所谓的哲学,应至少知道它是一种“总论”理论样式。总论理论样式是不可以再分割成这个哲学、那个哲学的。连东方哲学、西方哲学这样的分割也不要胡乱地分割。华语文化对总论理论样式的研究。所谓的哲学是全人类的,它包容的是全人类公创共有的知识,东方和西方都在研究,并且研究的进程是不一样的。这不等于宏观总论理论样式可以出现两种合理构建。如果出现了两种和两种以上“总论构建”,说明它们之间必定是有错误构建的“假总论”的。说到最终端的问题上来,我们写作理论文章不论涉及的是什么问题,都是必须要遵循理论文法结构法则的。这才是所谓的哲学的学术要点。如果所谓的哲学这种统合一切知识类别的理论构建是遗失了文化交流法则和理论文章的结构法则的,那么这种所谓的“总论”理论样式,就一定不是“人类知识体系结构总论”。


对于当前的华语文化学术研究来讲,在所谓的哲学上,学术思想方法的应用还是知识广普层面的迷局。即使有个别网友已认定了我能把相关问题都讲清楚也没有大用。只有文化公众都懂得了的道理,才能达成大的作为。只有个别前沿学者心明如镜和布鲁诺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对宗教信徒不起作用是一样的。布鲁诺被宗教信徒们给烧死了,文化学术前沿学者即使死不了,怕是它的学术成果也会被浅薄的学术论争给埋葬掉。因而作为文化学者,必须要有强烈的文化责务意识,建立慎思谨言的良好学风。在学术交流论辩中谁都有权力“吹牛”说他是冠军,你要是不服气也可以吹。只要在学术论辩中别让人家把你吹得天大的“牛皮”给放了气,你就是好样的。奥运会冠军就是个“第一人”,难道文化学术研究上的“第一人”是不可能发生的吗?

文化学术考证,是很容易搞成教条学说的。不论哪一个文化古人学会说的人话,都不是他自己发明创造的。这就是宏观发生原理对历史文化人物的宏观价值的否定。每个死了的和活着的人都是人类文化历史成果积累这个文化知识体系“分母”中的“分子”。宏观总论理论样式是“分母论”而不是“分子论”。宗教、科学、人学和社会学以及人类文化知识的发生承续论,都还不是“宏观总论”理论样式。宏观总论理论样式必然要由对文化理言的精确应用能力和对理论文法法则的遵循能力来达成周正无误的理论构建。一切文化理论构建,都必须要用理论文法构建法则来达成统合表述,违背理论文法构建法则所构成的一切理论样式,都是“谬论”。我们不要把历史文化中经过了人类知识交流应用选择积淀下来的公通语言和理论结构文法看得太简单清薄了。现实公通语言是人类智慧积淀的精髓。我们不要把语言形式和知识内容分割开来。我经过三十年来的执着研学论证已经证明了宏面总论理论构建螺旋结构原理图是偶合于人类生命DNA结构图的。这一点或许可以成为理论形式不仅不是可以与理论内容分割得开的,并且是严格对应人类的生命机能进化原理的。对于人类,“地球”发生于有了“日心说”之时。这是有科学依据的。“日心说”之前,华语文化是认为“天圆地方的”。这个红色字构成的说法,才是人类的正确无误的说法。人类所知的地球发生于还没有人类之前这样的说法合理性是不能成立的。这两句采色字可以提示我们学术思想方法该怎样应用。依据这样的学术思考,我们就已经用无可辩驳的学术说服力来说明所谓的哲学必定是“人类知识体系发生原理论证文法论”理论样式了。“所谓的哲学,是文法论。”——这是一个正确无误的学术结论。

理论文法构建是依据理论纲领结构起来的知识构建,宏观总论理论样式是依据人类可以达成公信的信仰、人类共同的美好愿望、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方向,文化学术评价的标准这个公通普适的“通用”理论纲领建立起来的。理无真假之辩,只有通阻之实。讲得通的理就是正确的,讲不通理的理论构建就是谬论。能够达成“公通”,就是文化学术研究论证上的文化应用“价值论”论证结论。依此我们可以懂得,所谓的哲学所求证的是“公理”。文化理论语言,有它特定的理论命题适用范围,不可以在不同命题之间胡乱挪用理论语言。我们在文化学术言论上胡乱地讲“育”、“法”、“理”,那么我们所应用的“教、管、治”这样理论语言,就是不能符合“共和(国)”主题的。


我所讲的是纯正的理论文法语言如何应用的学术问题,与所谓的“政治”无关,“政治”这样的“哲学”垃圾语言,是不可能成为我的文论中的理论主述语言的。霸权文化泯灭学术的做法由来已久,在霸权文化的深远影响下,别说在文化学术论坛上封琐发言权是不奇怪的,“焚书坑儒”谁又能说是历史文化中的怪现象呢?一个“怕人话”的文化人群是没有文化活力出路的。如果我们不热爱自己的母语,浮夸地胡乱应用自己的母语,那么我们就不是一个研不周正的文化学者。无知不是过错,但学术研究心态有问题却不仅是过错,而且还可以定位为“罪恶”——人类社会一切人类自造的灾难,都是在情感偏颇和理知蒙昧情况下发生的。在文化学术上的禁言和胡说,等于酝酿违背人类社会文明的罪恶。当我们建立了理论文章如何写作的学术主题和思想方法,并习用到一定阶段,也便会慢慢地懂得,理论命题的转换,需要经历一个什么样的思考过程了。如果我们无法导出社会合作主题,当然还必然地会跟风式地乱嚷“民主”、“领导”、“教育”、“法治”等——用不文明的语言来讲文明,是永远也不可能讲得通的。

 

严正声明:拒绝脱离学术问题的跟帖发生,提倡顶帖激励、多发主帖。浮澡质疑跟帖者必遭痛斥。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