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意义——对网友学术思辨的启蒙  

2011-04-01 02:43:57|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字母网友专帖谈到了以下黑色字内容,我的简单回复以蓝色字加以区别。



绝对正确的东西毫无意义,甚至构不成理的概念(关于‘概念’请见我即将帖发的主帖——论述不详之处,以即将帖发的主帖为准——关于意义问题,在评述中涉及)。


一切都发生于人类的活动,这是一句绝对正确的话。但是这句话对于任何理论都没有意义(是否有意义,得依据文化论述来加以证明,不可首先导出结论。正确的结论方法是依据命题来搜集证据并进行证据之间的发生关系论证,进而依据论证来导出结论————立论可以先说结论,但驳论却不可以——因为这有首先惹人生气的可能)。


因为说理的目的是为了阐述正义(完全正确的学术目的表述)。而一切之中包括了所有的正义和非正义(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文化理论是否定非正义并主张正义的。如果我们对这一理论意图没有思考清晰,就缺失或遗弃了‘正义’这个评价标准)。人类是个没有严格定义的概念(不对。‘人类’一词是华语文化公通正义的理论语言,其通俗正义的程度已达成了稍有所学的人或不识字的成年人也没有质疑的程度。因而可以说,在文化理论上,没有人会对‘人类’一词的发生原理、表述内容、涉及范围、理论应用产生质疑——说得更直白一些——没有人会读不懂‘人类’一词)。所有的人都可以自以为是的认定自己是人类(不对,华语文化中有大量的所谓文化人是在所谓的哲学研究中不会应用‘人类’一词的。这些人会把他自己归类到‘马克思主义者’、‘儒生’、‘佛学信徒’、‘文化学者’等狭隘范围中去。这是那些不懂所谓的哲学,却装懂所谓的哲学的人们的‘装懂’证据——在宏观总论理论样式中,所有的人,都必须要归类到‘人类’这个‘总观总述’体系中来——否则在理论语言的应用或解读上,就已偏离了‘总论’命题——这已无异于在‘猪学’中谈‘狗’——对理论语言的错误应用,已使论述‘跑题’了),而他所作的一切行为都包含在人类行为之中(不一定。有些人的活动,是兽性昭彰的,老百姓会骂他们‘不是人’、“猪狗不如”——这说明,这种‘骂法’——是有一个‘人性’评价依据的——所谓的‘人性’和‘人类’这两个表述式的学术应用命题范围是有区别的——‘人性论’和‘人类学’这两个学术命题必须要区分清楚,否则我们在理论处理上,就一定会发生认识蒙昧和表述错误)。

没有意义的东西,再正确也没有意义(文化理论中没有‘没有意义的东西’即使是‘胡说八道’,对于胡说八道主体来讲,也有‘装明白’这个‘意义’或‘好处’——‘吾乃真龙天子是也’——这样的胡说八道,难道是对皇帝没有‘好处’或‘意义’的吗)?因为任何理都可以引用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公理,因此失去了这个公理存在的意义(不对。对于物质信徒来讲,‘物质真理’是他们的所谓‘信仰’,他们认为一切都发生于‘物质能量运动’,没有物质运动,就没有人类。科学信徒和宗教信徒,都不认为‘一切都发生于人类的活动’的说法是正确的——你还没有对‘一切都发生于人类的活动’这个说法的文化进步学术价值达成清晰认识——你把突破了宗教和科学思想方法的‘以人为本’思想方法确立后的文化学术创新成果给忽略了——以活动原理为基准,是对“物质第一性”思想方法的突破。怎么会没有学术意义和文化价值呢)。


公理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它正确,更重要的是它限定了由它推出的理论之所以正确的限定范围(这个说法正确无误。一定的结论,只适用于一定的课题——你这个“限定范围”说法,所应用的仍然是适用于科学命题的语言,而不是适用于文化学术论证的理论语言,在文化学术论证中,所谓的‘限定范围’,必须要精确地表述为‘理论命题’——这样的对理论语言的精确应用,才能证明你所思考表述的是‘文化学术’问题)。或者说,任何理论的正确是相对于他的依据的公理限定的范围内。超出这个范围,这个理论就不是必然正确的(思考正确无误,表述还没有落实到文化学术研究课题下来,没有精确地表述为“受理论命题的约束”)。


我看了先生的所有文章,理解先生的意思是,语言生成的文法,是正确使用语言的前提。因为语言被公用,因此文法就是共通公用语言法则,因此任何说理的文字,首先应当是文法正确的文字。因此,文法正确就构成一种公理(我非常高兴地要做出一个评述——你如此正确地理解,已经对‘文法论’入门了——这实际上就是对文化学术的入门。在华语文化中,能如你这样能达成跨进了所谓的哲学的门槛的‘入门’所谓学者,凤毛鳞角——能达成这个理解,太不容易了!你应当从今以后,抓住这一学术要点问题不离不弃)


不知道这样理解是不是正确。

但我的观点是,任何承载思想的主要载体是概念的定义。文法是一种修辞学上的公约(你的这个理解,对人类语言文化优化发展机制的认识还不够充分。所谓的‘修辞’与所谓的‘训诂’是有差别的。修辞之功体现在文学作品上,而训诂之功则体现在理论语言应用的严谨正义上。文化学术的严谨性是排斥所谓的‘修辞’的——《说文解字》和《文心雕龙》是不一样的)。而语言的概念要复杂得多(所谓的‘概念’,仍然是思维活动原理论的适用语言,不能适用于学术论证。‘概念’这个表述式,据一网友考证,仍然是发生于日语的一个‘片假名’。在脑子里的可以叫“概念”,在文化交流上必须要精确表述为‘语言’,在思辨活动上则要表述为‘类别’,在学术论证上它是‘证据’——在理论观点的表述上,则是‘结论’——守着“概念”一词不放,等于对语言的学习应用还不精到。这里我就‘概念’问题作了解说,所谓的即将帖发的帖子,也就不一定会帖发上来了)。因为语言构成的概念,和个人的实际经历有关,实际上是受限于个人经历的一种体验的表达(任何语言系统的应用优化,都是趋近于严格对应‘一切’的。而华语文化的优秀性,在这一点上的体现,是极其充分的——我们的母语,是最精美的)。比如大,是一个很普通的概念,但是,对于不同的个人,大到什么程度才可称为大,就是一个纯粹个人体验的事情。文法公约不能解决这一类的问题(这说明你对‘文法论’或‘体系论’还没有完成论证。对旧理论中的‘至阴’‘纯阳’等说法,还没有达到最终的变通理解和确认无误。‘最大’大不过宇宙;纯阳,‘阳不过’“当前”——你我的‘当前’的‘纯阳’就是我们俩个人都在应用语言文法——所谓的‘纯阳’就是所谓的至公之理——这个至公之理是永远正确的,也是对你我都有思想交流意义和网络文化价值的——不会变通应用语言,就不能明白大小之辨引发的理论文法语言变通应用法理的发生文法原理,不能懂得“最大”在科学思想方法的应用上“已变通为‘宇宙’”了——而在文化学术论证上,所谓的‘最大’则要变通为“至公”——‘公理’在‘理的比较中’“(其文化价值)最大”。)。因此,概念的定义就成了思想表达最主要的内涵(所谓的‘定义’,是社会学适用语言,‘定性’、‘定义’和‘定价’的学术论证范围是不一样的。分属于所谓的‘世界观’、‘方法论’和‘价值论’三个系统论——在所谓的‘方法论’中叫‘定义’,在所谓的‘世界观系统论’中则叫做‘定性’——即对所谓的‘性质’、‘本质’的审查——即‘分类学’——而所谓的‘价值论’即‘文化功用论’。这里我讲的可能过于深入了。不知你是否能达成正确解读。但我还要关照其它网友阅读,所以有必要进一步澄清相关问题)。


你根据文法公约的存在认定存在一种也能同样共通公用的理论存在,是在一个正确的位置上跨出一步,结果却是荒谬(你这里讲的问题很不清晰——文化学术就是对语言的正确应用进行研究的学问,你的“荒谬”说指什么?是说文化学术荒谬,不该发生吗?)。

文法公约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必须使用语言进行交流,交流的目的是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思想和诉求,这是一种他人依赖的环境,因此必须使用公约,个人无条件服从这样的公约,因此容易达成共识(你这不是思路挺清晰的吗,何以为一会明白,又一会糊涂呢?没有文化,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认识能力就不会发生。这已不仅仅是文化交流层面的问题了。)。

但是,构建理论的目的却截然相反,构建理论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宣扬自己认定的正义,这是一种自我依赖的环境(学习文化知识涉及的是自己的问题,文化学术研究,涉及的是文化群体的文化活力问题——这就是所谓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问题需要解决,因此就构筑出许多完全不同的理论,共识是一种自然的交集,指望一种理论变成所有人的交集,这不仅仅是一种幻想,也没有任何意义(每个人面对的问题都是社会公共问题中的问题,都根由于文化是否健康,是否能够主导社会文明良性循环发展)。因为一旦某个问题同时成为所有人的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自动被形成的共识所解决,留不到今天你我才来面临(你是说我们没有面临学术问题?你以上的思想方法错误存在不存在?你应用科学思想方法来研究文化学术的思想方法错误,对于华语文化来讲,是不是一个公共文化中存在的问题?“唯物论骡子语言系统”“儒学埋葬了对公共文化成果的认识和崇尚”等这这些问题我们都没有面对吗?关于‘思想方法迷局’问题,我已有多帖涉及,可是本论坛的网友们,为什么会对极为简单的学术常识也读不懂呢?在“人物崇拜思想方法错误”一帖中,我已例举了“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这样的错误应用语言并论述了这种错误应用的语言的发生原理。为什么你还会讲出“一切都发生于人类活”这样的表述没有意义的错误观点呢?这说明你对华语文化大量存在的文化垃圾语言根本就没有达成过清晰认识——你对政治、教育、领导、管理、宪法、代表、客观、逻辑、道德、国学、民主等等这些理论垃圾语言对人和知行活动所发生的错误导向,根本就没有达成过清晰的认识——这一点又是华语文化学术研究荒芜的证据,也是华语文化人群在霸权文化之下被洗了脑的证据——用不文明的语言来讲文明是讲不通的——我来教育、领导、管理……你——这样的话你听起来感到舒服吗?“听话听音儿”——你品不出这些文化垃圾语言的滋味来吗?“共和国”中有了‘领导’——还是共和国吗?我们俩合作谋事,订了个“合同”,这个“合同”可以称做“宪(命令)”吗?——我以上所列举的语言,大都是我帖发到本论坛上的文章都涉及论述到了的问题。你读懂过吗?————你的思想方法,倒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梦魇?“人类所知的一切都发生于人类的活动”正是突破了‘唯物论’科学思想方法的学术成果,而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个学术突破是“没有意义”的呢?)。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你主张的那种理根本不存在的理由,因为假如它真实存在过,也一定已经被解决了(因为你还根本就没有建立文化学术研究思想方法,所以才会对文化问题视而不见,对摆在你面前的文化学术新成果根本就不具备审查能力——我对你的此帖回复花了这些精力,就在于引导更多的网友突破科学思想方法,建立文化学术研究思想方法。你们都忽略了我们共同面对的“第一事实”——我们是在论坛上写文章——你们的脑子都发生了同一个错误——认为写文章是不需要调动所谓的科学知识的,对理论文法的学术研究是丢弃了科学知识的空洞形式研究————这才是最愁人的————你的思想方法错误,解决了吗?你对什么是“意义”、什么是“定义”解读清楚过吗?没有。这已连同你的下一句话,都做了明确回答)。

你我今天会面临的问题,一定是理论上不存在交集的问题。只要有交集,历史就解决了。

理论上没有交集的问题,才会形成今天各说各话,相互争论不休(你搞错了,“辩证统一为物质第一性”——能提出文化学术命题吗?在科学思想方法的应用上的所谓“性质”,在文化学术研究中,必须要转换表述为“命题”————吃下去的叫饭,拉出来的叫“屎”——这是我在驳斥“浪里白条”时讲过的。在脑子里的可以叫“概念(类别)”,说出来的叫“话语”,写下来的是“文章”————死死地抱守着“概念”、“逻辑”、“哲学”、“客观”、“存在”、“时空”等这些文化理论垃圾语言,你要是能具备提出对社会问题的思辨能力并提出对社会问题发生的文化因由的学术能力,那才是活见着鬼了呢!)。共通公用的理论,必然是不存在的(——这又是多么蒙昧的乱说胡扯!——你写文章是可以不依据命题的,是可以抛开交流意图的?是可以违背公从意愿的?是可以胡说八道地跟着霸权文化统治者胡乱学舌的?“官”说“民主”了——你也相信?——在“共和国里”还需要提出由谁来“做主”的命题吗?————华语文化人群在文化学术上在闹猪瘟,我个猪瘟已闹了数千年!当前的大学里的所谓“哲学教才”,完全是一个胡言乱语的文化垃圾文本并取代了理论文章写作知识。华语文化在语言学、语法学、思考活动原理学、理论论证方法学、文法学等学术研究上是极为幼稚的!体制之内无学术的根由是霸权文化对一些猪言狗屁的强行推广!强制文化学术对不会讲人话的文化瘪三们乱放的狗屁——贯彻执行)。这是一个多么深的文化学术灾难深渊!

比如民主,民主这个概念没有人会反对(胡说!我对这个表述式的专题论述就在我的文论中!——你何时签订的卖身契约,卖身为“民”了?——这就说到“人”这个学术问题上来了——你为什么不能认定你自己是“人”而去认同“民”这个尊卑区分的不文明表述语言的学术合理性呢?“人君”、“人臣”、“人民”————这是不是对霸权文化语言的“正义”逻列?——为什么华语文化人群在文化学术上,总也不能具备提出“合作”命题的学术能力?为什么对“领导”、“政治”这样的文化垃圾语言情有独衷?你主张“修宪”吧——修来修去还是个“宪(命令)”——怎么能订立出“合约”来?————满脑子的文化垃圾语言,正义凛然地扬妖言——这不是华语文化在“闹猪瘟”又能怎么说?这叫“骂人”吗?跟在我帖后胡吵乱嚷的三学浅薄“文化小瘪三”——如果不表述为“文化瘪三”还能怎么说?)。但是因为实际没有交集,才会在民主的前面加上定语,比如特色,比如美式等等。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各自在民主这个概念上要构筑的理论之间没有交集,因此需要区别你我的不同(只有一个原因——“民主”这个文化垃圾语言发生于一个粗劣译述文本,它既不表达驴克思主义,也不表达马克思主义——而实质是“非驴非马克思”的“骡克思主义”————文化学术在霸权文化压迫下的赎职,已使华语文化中的文化垃圾语言堆成了山!这些文化垃圾已构成了华语文化人群骨软筋抽的文化奴才人格密码!是华语文化难于剔除的文化DNA)。

这是很浅显的道理(浅显吗?浅显你为什么会对文化学术的研学范围蒙昧无知呢?你的学术研学能力,在本论坛来说,已经是很突出的了。你对问题的思考深度已经达到了,但思想方法的应用还是错误的。你应用的是科学思想方法和社会学思想方法,还跟本就没有搭上过文化学术命题的车。你可以在论坛上作一下命题比较,看一看所有帖子的标题——三公大叔提出的是学术命题,而其它网友所提出的命题绝大多数都不是文化学术命题——这说明提出学术问题的基本能力还不具备——对于文化学术来讲,他们提出的都是一些错误命题)。


所谓的哲学是一个很难研究的学问——我上网踏查各个哲学论坛和文化论坛,当前的华语文化人群中,我还没有发现过一个对所谓的哲学能讲清楚的人——这样的有吹牛B嫌疑的话我很不愿意讲,因为这样实话实说是会发生恶果的——就如布鲁诺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说一样,会引来杀身之祸——然而出于对学术问题澄清的文化责务,我还是要有所表达。这是一件极为愁人的事情。


说点并非题外话:


我对宏观总论理论体系的完成全面论证,已有数年了——由于某些话“敏感”和浅薄之徒的搅扰令我愤怒等原因,我的IP已被封了近二十个。其中被“消灭”的文字也有数百万了。在当前的国际公约纷纷建立的情况下,华语文化的文化霸权也有所收敛了,否则三公大叔也早把小命儿搭上了。在当前的文化状况下,三公大叔的研学成果还不具备获得社会认可的条件,因而我只有一条努力在网络上启蒙的路可走。三公大叔是在给所谓的“领导”们和所谓的“哲学教授”、“哲学博导”、“文化名人”们补习文化常识。然而这些所谓的文化人们,却是真真正正的没有文化的文化小瘪三儿。我讲的道理不识字的老人可以听得懂,可是这些文化瘪三们却不具备能听得懂的文化不养。三公大叔挂在口头上的“文化瘪三”不是“骂人”,而只是“实话实说”——华语文化话人群,是能被实话吓破胆的一个人群,还不能懂得什么叫做“骂人”。


(对上述表述中发生的操作错误不再纠正,因为基本不会影响阅读——我应用的是‘五笔’)


————建议版主将此帖长期置顶——以示对学术研究劳动的尊重并以期达成此帖对更多的网友的学术启蒙。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