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尊重文化知识必然成为人类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  

2011-09-30 03:22:37|  分类: 启蒙广普读本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提示: 文化知识是人类公创公用的文化成果体系。文化智识的载体是语言应用文法构建。不论我们谈论什么问题,最终都必须要落实为对说法正误的审查。这样才能在交流终端上达成他人认定的“正确”。文化知识的学习应用主体是人,文化知识的学用不仅能提升人的文化理智还能更进一步通过学习和应用来完善社会运行秩序,提高生存质量,主导人类文明的良性循环发展。“尊重文化知识必然成为人类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这个结论是体系总论理论样式命题论系统构建完成后所导出的论证结论。这个结论的导出,是在对文化知识体系的发生基因、发展变化过程和发展趋势的分析论证中,对体系演化过程中起贯穿作用的是什么来加以证明,并进而认定为人类文明发生展演化的基因的论证结论。这个结论是“文化知识是人类文明的发生基因”。依据对人类文明发生基因的确认,因而说,尊重文化知识必然成为人类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

 

知识必然成为人类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
 

人类可以达成公信的信仰,既不是佛祖、宗教教义,也不是科学或某一历史文化人物及其思想,更不可能是"唯物论"之类的某一种狭隘的理论,必然是对文化知识的尊重。某一文化学者很有知识,我们很尊重他,这实质上是对知识的尊重而不是对人物的崇拜。由于文化知识是有用的并伴有利益的,于是人类社会中就非常容易发生对尊重知识的歪曲事例——把尊重知识歪曲成了对人物的崇拜或对某一狭隘知识范围的信守。狭隘的崇尚是行业垄断、社会霸权垄断发生的根本原因。把信仰搞错了,就会发生错误的知行活动。人类社会中具有至要功用的是“文化知识”,而不是“圣人”、“领袖”、“党派”、“主义”等狭隘的信仰内容。


文化知识是人类在生存合作活动中共同创造的,并且是公有公益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独创知识,因而任何人或人类局部人群也不可垄断知识。人的知行活动创造力是在承续了历史文化知识的基础上达成的。我们尊重文化知识,必须首先要弄懂文化知识是怎样发生的,文化知识是公有的还是私有的。不知道文化知识是怎样发生的,尊重文化知识的文化理智,就会发生扭曲。不知道文化知识是怎样发生的,也必然会蒙昧于文化知识的存在方式和文明功用以及学习方法。


文化知识是以文化载体的形式存在的。也正是因为文化知识是以文化载体的存在形式而存在的,我们才称谓它为“文化知识”。没有创造了语言的前提,知识就是不能超越生命主体的存在方式而存在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尊重文化知识的表现,实质上是热爱自己的母语。我们对哪种语言学习得最好,我们就是通过学习哪种语言来获得文化知识的。


有一个电视节目很有趣,有一只在城市边上生活的水鸟,它获得了一个技能,他学会了用面包碴“钓鱼”。它在水草边把面包碴放到水里,在那里专注地等鱼来食,当鱼来食时,它一下就“钓”到了一条很大的鱼。然而他的这个技能却是无法传给其它同类的。即使这只水鸟"好为人师",也因为没有语言载体——“文字”而没法把知识传授经其它水鸟。还因为其它同类也没有“文化知识”,不懂得拜它为师,不懂得尊重知识,不懂得长远利益的实现方式是互相交流知识和代代传续知识,那么如此这般,这只水鸟的知识和技能就会在它死后遗失。这说明了一个道理,人类科学技术和知行能力是依赖知识载体来传续的。


人类创生了知识载体之后,知识和技能也是会大量遗失的。我们都懂得古懂很值钱。古文物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它是历史文化知识和技能的一个鉴证。我们有许多爱古玩的人都只是在利欲促动下跟风起哄而已,根本就悟不出其中的义趣来。收藏和占有本是无趣的,趣味在于鉴赏。在于受到一些文化智慧启发。所谓“文化”,是人类知行活动留下的历史遗迹,而人类历史上留下的遗迹最集中的表现形式是文字的遗存,这个遗存是人类公有的。我们说“大公无私”时,却很难懂得“大公无私”只可能在学术研究层面完全成立。我们学习文化知识,实际上就是在“考古”。而文字是不能被某个人占有的,这才是我们人人可以面对的最大的一笔公有“财富”,并且越是取用就会越积累越多。放着最大的一笔财富不知取用,这才是文化智力水平的底下或遗憾呢!


在文化知识的学习和传续过程中,“文字”的应用价值在于我们要知道怎样排列组合它们才能全面合理并精确地表达我们的思考,进而达成良好的人际沟通。这就有了所谓的“哲学”。我们懂得了文字的发生演化和应用优化过程,也就获得了驾驽文字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应用文字来组合成说理文章的能力。在文字的组合变通应用中,蕴含着浩如烟海的知识。没有文字,我们就不能懂得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不会对照现实生活来解读历史文化记载就读不懂历史。在理论文章的写作上,我们面对的许多问题都可以成为一个理论命题。我们不能把理论命题的研讨范围理解准确,就无法达成良好的交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因由是不在一个话题上。我们讲道理总得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讲,讲清了这个问题才能涉及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问题与问题之间是有联系的,证明清楚问题之间的联系的并达成清晰表述的学问就是所谓的“哲学”。这就必然会发生理论命题的转换。问题的转换,所应用的表述形式也必须要转换。这种转换就是所谓的“哲”。华语文化人群对所谓的“哲学”,是百年以来都没有争议清楚的,这有一个根本性的原因。这个原因是对语言的学用不精。一个表述式表述的是什么没有搞懂过,就胡乱讨论这个表述式表述的随意估计的内容,当然在交流上就会发生表述或理解误差。“哲学”问题难于解决,根本原因是在我们的母语文化中,对“哲学”一词的应用约定,还没有达成应用约定共识。没有达成约定共识的表述式是不可以在理论论述中乱用的。乱用这种表述式就会发生交流障碍。这就是我们研究“哲学”的必要性所在。我说过“哲学”一词是来源于日语的一个“片假名”。相关问题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我们怎样才能达成尊重文化知识呢?尊重文化知识就是要尊重一个文化人群在语言应用上的通俗约定。每一种语言中都有一些经过长期应用优化约定无误了的语言。通过学术审查来选用这些语言就不会发生交流误解。这就是在文化批评中对公共积累知识的尊重。在理论智慧的研究中,就是要把那些应用成熟、约定无误的理论语言提取出来。我们知道华语文化中的词汇量大,同义词、近义词很多,这正是华语文化理论智慧积累厚重的一个标志。同义词、近义词的应用理论范围是有严格定位的,不能胡乱应用。这需要我们在理论智慧的建立上花大力气来学习语言学。而学好语言是整理知识和贯通知识的前提。这就是所谓的“哲学”——不能死守某些说法,要懂得灵活应用语言,用“变通(哲变)”的说法来达成良好的文化交流。“科学”是探索发现活动,“哲学”是对知识进行整理和广普的活动。这就是科学与哲学的差别和“哲学”的文明功用所在。“理”是相通的因果联系。联系有从宏观到微观的多个层次,不能在宏观高度上整体把握,就不能达成对知识的贯通理解。就不明理。我们解读“哲学”一词,至少应把它是一个“偏正构词”并“正述”的是“学”这一点解读情楚,并应读得懂它是“哲理学”的简述式。我们尊重知识,就是要把各个知识系统、学科的知识进行条理化地串连起来理解,理解学科或系统之间的关系,这样才能获得学习和应用知识的综合能力。而所谓的“哲学”,就是使人们能够获得贯通知识的能力的学问。获得了贯通知识的能力,也就获得了规范知行活动的能力,而规范知行活动的能力是以约定社会活动法约的能力的形式体现其“至要”的社会功用的。这就是所谓的“哲学”最终要达成的社会应用目的所在。

 

文化知识有情、理、法、学、策等多个层次,并且是内容和形式具有严格的对应构成关系的。其中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知识、文化理论以及对文化知识的研究学术,都只是文化知识中的不同类别和分类层次,对各个层次的文化知识达成了贯通,才能具备综合研学能力。这是所谓的哲学这种学问的研究必要。

 

所谓的“哲学”不仅能成就人的综合能力,更重要的是成就知法、懂法、守法、修缮社会法约的能力。一个文化人群的生存活力,就是以这个文化人群的知行活动是否有条理、有秩序而体现出来的。分门别派、各执一说,信守不一、互相对抗,淡漠秩序、各自炒作;谁都以为自己说的对,谁都想“说了算”等等,都是文化理智不健全的证据。这说明当前人类的文化智慧是有缺陷的——至少是缺失了法约智慧的。缺少法约智慧的文化人格是不完备的——科学论文不是文化理论,“道德”是不能替代社会法约的;一家之说也不可能成为公共文化中说法正误的评价标准。信仰不一,方向不一、标准不一,社会秩序就必然混乱。不能懂得人类社会中的“至要”问题是什么问题,就是因了不懂所谓的“哲学”和哲学中的这些至要问题。这些问题的蒙昧都根由于不尊重知识或尊重知识的文化理智发生了扭曲。我们在论坛的研学讨论中,所要澄清的问题是文化知识范围的问题,与个人恩怨和对人的评价无关。我们对哪个人的文章或做法发生了肯定或否定评价,是对其知识的条理化整理问题的评价而不是对写文章的这个人和相关的事情的评价。情、理、事、法是不一样的。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就是不懂学术批评。我们在研讨中发生了对某一问题蒙昧的斥责,所斥责的是他对知识整理的错误和对他错误的思想方法的纠偏,所承担的是学术责务,而不是发生了人际的恩怨、人格的对抗。都“地球村”了,人际哪里还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怪都怪我们自己的脑子不好用和我们的社会文明责务意识还不够强。哪里还有你你我我的承担不起的学术问题?遇到学术问题研讨自己没有占上风,就当了“范跑跑”,澄清了的问题也给埋葬掉了。这是让精诚于学术的文化学者很伤心的事情。怎能会不发生愤慨——我又没有要求你赞美我的伟大和高尚,而是要求你具有澄清学术问题的责务意识,你跑什么呀?你又冲我这个人来什么劲呀?你这不是学术上的“叶公好龙”吗?!


我们有很多网友是有一些不尊重知识的论坛表现的,这一方面是研学能力的差异造成的,但主要还是不够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就要尊重他人的研学劳动,然而尊重他人的研学劳动又不能容纳他人的研学错误而无动于衷。一个名符其实的文化学者就应当表现出尊重知识的执着研学态度和对学术是非的严格评判责任。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来不得半点含糊,搞不得哥俩好、留面子这一套。给你的错误认识留了面子,那么华语文化人群就会在文化人格特征上整体性地丢面子。“华人与狗不得入内”、“防炎防盗防河南人”不就是文化人格出了问题,人家不尊重你的证据吗?在文化学术研究中诤友难寻,遇到一个思辨能力比自己强的网友,我们应当感到荣幸。好的网友能使我们获得文化智慧少走许多弯路。留下了错误的思想方法在我们的脑子里久久不能根除,这才是对我们的文化理智的养成和文明人格品质的养成有害的。文化学术前沿学者,是有权斥责文化人格的不完备的的任劳任怨何表现的——这不叫“骂人”,而是对顽固不化的错误思想方法达成觉醒的“反思剌激”。


华语文化人群中有一个顽固不化的思考预设程序——“骂人”是不文明的。而文化学术研究就是要挑各个层面的毛病并要根治这些毛病的。而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肯骂你的那个人,往往才是最关心你的人。爹妈不仅会骂儿女,有时还会动手打。做了错事就是需要长记性的。不良习惯和错误的思想方法是极其顽固的,自身的顽固缺陷是很难通过自我意志克服的,这正是需要“骂”,需要“打”的因由——红太郎,就总用平底锅打“灰太郎”——《喜羊羊和灰太郎》搞了那么多集,“红太郎”一回羊肉也没吃上——太不争气!生活中的爱恨交加才会发生“骂”和“打”,如果冷莫处之,谁会管你的闭事?每个人都活自己的就行了。每个人只能活自己的命,还能活出个别的什么来吗?钱是银行的,尊严来自于他人的认可,人生大美在于成就自己对人生的审美智慧,在于我们自己的生命是鲜活的,自立的。靠占他人的便宜的投机活动活着哪里还有对自身人格审美所构成的文化人生审美尊严和自信?人总是不该活得窝窝囊囊的吧?


尊重文化知识是对人类文明历史艰难历程所付出的努力的感恩,是对人际利欲争斗磨磨擦消耗的忧思,是对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的寄托。我们需要有自信和自尊,但却不能盲目自信和盲目自尊,在尊重文化知识这一点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放下架子,调整心态,为我们华语文化人群整体性理智觉醒承担一份文明责务。这是一个文化学者的本份。我们文化学者就是靠对这个“本份”责务的承担来获得尊重的。然而这是对知识的尊重,而不是对人的尊重。不是对“圣人”、“贤明”的尊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我们的文化智慧就基本成熟了。

 

尊重人类公创公有的文化知识,是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这个正确结论,没有留下丝豪可质疑辩驳的学术批评余地——这是因为,这个结论就是所谓“哲学”的“公通法理论”论证结论。所揭示的是“通理”。“说得通”是引导社会公众“想得通”的前提。“想得通”,就能达成“公信”;想不通,就不能达成“公信”,无法引导公行。

“公约”达“公信”,“公信”导“公行”——这是我经过三十多年执着研学论证所导出的“‘三公’良性循环发展原理”这个“三公法案”中的“文化学术法理”。这也就是说,在文化学术上,不能达成理法论证语言正义应用的学术用语的“学术公约”,就不能达成通过学术公约的广普周知实现人类在信仰上的“公信”不疑的学术目的。因而在“信仰”上,也就不可能发生人类在知行活动上对“信仰”的“公行不悖”。

“信仰危机”,不仅仅是当前华人面临的回避不了的问题,也是当前全人类都不可回避的一个“至要”问题。宗教文化人群中问题的层出不穷,科学、经济、军事崇尚所带来的人类社会问题,都需要找到一个唯一完全正确的信仰来一统思想方法。人类之中的军备竟赛和武力威慑总不该是没完没了的吧?

人类文明发生于语言的创生,也必然因了对语言优化应用的文化理智的完备而实现人类文明的发展完备。在对文化理论再研究的学术批评中,只有理论语言应用是否精确这一种正误评价依据,此外找不到任何学术批评的正误评判依据。在人类文化理论中发生正确的"说法",是人类社会活动中发生正确的"做法"的前提。这是证明人类可以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的理论必要所在。本文是所谓的“哲学”的“世界观(‘性质论’)”部分的论证结论;所谓的“方法论”部分的论证结论请参见我的《人类具有最高文明功用的法约是理法论证研学公正秩序法约》一文。人类需要学会“讲理”。而“讲理”时,只有找到了可以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人类才能在文化理智上找到“和平谈判”的依据(价值标准);进而才能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全人类的永久“共和”。

“讲理”可以各讲各的理,但却不能没有“公信”的依据。而这个公信的依据,就是“文化知识”。文化知识的集成成果体现为“说理方法”。不会写理论文章,就不会说理;而不会说理,就等于“不讲理”。而讲理的“法则”,就是“文法”——所谓的“哲学”,在理论命题提出的理论智慧上,是“文法论”。所谓的“世界观”,就是“性质论”,所谓的性质论,就是“发生原理论”,所谓的“发生原理论”,就是提出正确命题的哲学的“命题论”部分。证明了正确的“信仰”,就找到了人类“对话”的命题依据。没有这个依据的确立,人类就找不到“对话”正确前提。这就是确立唯一正确信仰的主导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学术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