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责之重,爱之切——“法”不是一纸空文!  

2012-02-21 03:1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提出“什么是法”这个问题时,在当前的华人中,只有极为罕见的前沿文化学者才可能通过一些论证努力来做出全面而终极正确的理论解说;并且当前已经具备这个解说能力的人,我上网执着寻找了十年,一个也没有发现过!这不是随意胡说,而是十年来踏遍网络论坛的寻找经历结果。对这个问题,每一个网友都可以提供自己的所知证据。这个证据是除我三公大叔的文论以外,早于三公大叔把"什么是法"讲清楚过的学术证据。我断定,你找不到这样的学术证据。

不仅你找不到我的文论以外的讲清楚了“什么是法”的理论证据,而且,我还知道已接近具备了把权与法等社会问题讲清楚的宏观把握能力的网友,只有“草根思者”、“正大光明”、“突然醒来”等那么少数的几个执着思考的学者。当然还会有研学诚挚的网友没有进入过我的视野,但能够把“什么是法”讲清楚的理论文章,在我的文论以外,你一定是找不到的。何以会如此呢?公心不备、执着不足,方法错谬,学术腐败而已!

“法”不是一纸空文。它是执着于论证理法问题的前沿文化学者心中的文明基因和文明纲领,是人类社会公众最美好的生存愿望在知行活动中的人格文明发育表现。对于当前的华人的活动来讲,这个“法”的实在,只有“共和”二字可以作为实在可信的证据。此外没有在理论上可以找到的“法”的实在证据。这也就是说,作为理论问题的“法”,只有依据文字载体而实在的证据,此外没有任何实在证据。这可以反证一下,你(总述语言)从此不再说话和写字,看你是否还能提出“法”这个理论命题。任何网友都有权对我这里所说的“此外没有实在证据”的说法提出质疑,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要首先懂得,不合理、不公正、不能达成公信不疑的所谓的“法”还不是纯粹的“法”。不能成为人类的“公信公行公约”的所谓的“法”,是否能够达成可行交效。暴力统治之法是“欺压”,利益垄断活动是“欺骗”,跟风起哄之法是“蒙昧”,知而不为,淡定自保之法是“赎职”……我们在学术研讨中,说一句话就应当如在板上钉一个钉一样,试图拔出来并不留丝毫痕迹,是不可能的——你必须要对你自己说过的话负学术责任!如果你说错了,并构成了对澄清学术问题的无理搅扰,就必须接受学术斥责。死皮赖脸地跟在别人的帖后胡说,就形同一头学术瘟猪了。对已经澄清了的学术要点问题不愿意承担彰显学术成果的学术责务,那么你就更是一头学术赎职瘟猪了!

法有多个层次和统一的取法法则的。求证一切发生基因的理论方法、对感而有知生命活动原理的揭示之法、思考辨析之法、做好事情的办法、文化学习之法、人际交流之法、创用语言之法、表述论证之法、结章说理之法、学术研究之法、学术批评之法、法案策划之法等等,这些都是“法”的不同层次。然而只有“法案策划之法”的策划内容是法律,策划遵循的是法理,策划结论是法案,策划法案是人类活动遵行之法则。而社会运行法案的策划,依据和包容了一切法。这说明对人类社会运行策划法案的策划,才关涉了“法”的全部内容。这个全部内容,对于华人来讲,集中体现为对策划目的和策划纲领的表述——“共和”。

“法”不是“宪(命令)”,而是“公约(发生于学术论证并达成了学术共识和通过广普周知达成了社会公信的的公行活动所遵循的最高法约)”。不能站在“法”必须要达成“公信公行公约”的“可行高效”要求的最高知行活动法则的法理层次上来解说“什么是法”,那么理论解说的学术理智就是不建全的,因而也不可能达成全面而周严并不留学术批评余地的回答。因了不能周严而精确地回答,因而就必然会留下可以提出学术质疑的批驳余地,进而也不能发生学术批评上的“正确”评价。如果我们不能对学术批评应把握的基本法则达成遵行不悖,那么就说明我们策划社会运行法案的策划能力是不完备的。社会运行法案的策划,不能达成学术界前沿文化学者的共识,也就不具备通过广普周知达成社会公信的可能,更不可能进而达成以公信为前提的公行不悖,因而也就不能成为人类的“公信公行公约”活动法案。

“法”不归属于对“国”的军事暴力统治活动,也不归属于“族”的狭隘利欲保守活动,更不是归属于所谓“立法会”的策划成果。法是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美好情感的集中体现,是人类长期以来生存合作理智提升积累下来的生存智慧成果,是权能对应、勤能公正、激励成长、扶老携幼的代际生存合作公正意识的伟大智慧结晶,是感悟人类文明、感恩人类文明、感动人们去历练成长达成文明人格审美的拥抱美的情感愿望的学术智慧凝结。

情理相生,情在理先;理法相生,理在法先。情、理和法就象剪子、包袱、锤的理论构成关系一样是一个螺旋循环上升的重叠延展而不接合的理论关系。然而情、理、法的关系却不象剪子、包袱、锤的关系一样是互相抗衡的关系,而是互立、互动、互生、的文明理智促生关系。这个互立、互动、互生的文明理智促动关系,是由理论构建的文明取向规定的。这个规定是由不找别扭、化解矛盾、主导共和的理论取法原则规定。

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提出命题的理论目的是以把人类文明搞得更糟糕为论证目的的。这是人类不能许可的。

华人在文化学术层面的理论智慧当前是有严重缺陷的。而这个严重缺陷是由社会运行建制从来也没有达成公正合理的历史原因造成的。社会运行建制的不文明在文化上的表现则是不文明的文化垃圾语言被当做文明的语言胡乱使用,这就造成了用不文明的语言来讲文明的研学浅薄学术局面。相关论证请参见我的多篇文章,这里只对较典型的文化理论垃圾语言作一下举例并不再重复论证解说。这些我已经论证清晰了的文化理论垃圾语言是:

存在、客观、真理、自然,概念、逻辑、函变、哲学,时空、矛盾、相对、悖论,领导、ZF、管理、政治,法治、代表、教育、管理、道德,民主、主义、自由、科学、立法、宪法,斗争、战略、规定、提高,惯彻、执行、反动、指示、命令、敏感,共产、生产、工具、资本、经济等等。大量的文化理论垃圾语言已埋葬了我们的基本“共和”理智。

“法”是人类生命博爱情感的凝结,是文明人格养成的成长理智积蓄,是自立、自尊、自强的人格审美追求,是人类公正和平和生命界繁荣昌盛以及文化学术理法正义学术智慧的集成。

——“共和”了几十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命名:中还有“民(瞎眼奴隶)”这样的文化垃圾语言。所谓的“教育”、“医疗”中的问题层出不穷,却不能达成对文明导向语言用错了的学术反思!有目共睹的文化垃圾还无人打扫,仅“民”这一字的蒙昧滥用,就已证明了华人的文化理智的不健全了吧?然而文化理智的不健全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建立知错能改的文明人格。最高端的文化理智是最难成就的。我们完全可以这样来思考华语文化理智还不健全的问题——正是因了华语文化理智积累成果的博大精深,才更加难于获得驾奴厚重文化积累成果的能力。我们没有理由对我们华语文化这个人类幸存下来的唯一原生态人类文化标本体系妄自非薄的理由。当前网络上有许多网友都在非难华语语言文化中存在的问题。然而却很少有人执着论证清楚相关的问题。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如果一个文化人群连自己的母语都不热爱,那么依据先进文化融合落后文化的基本文明发展规律来看,就只有华语文化的灭亡,才是必然的结果了!

长期的文化霸言统治造成了华人的不会写作理论文章,不知道一篇理论文章的写作,其“主述语言”是必须要符合“主题”论证意图的,当然就会滥用语言。在“共和”主题下谈“民主”,在“文化理论”中谈“科学”,在“法约”课题下说“自由”等等,怎么可能把问题讲清楚?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却死不承认自己的文化理智不健全!连一篇理论文章的主题是什么都没有审查清楚,就跟在他人的帖后胡言乱语并且受到了学术依据明确的斥责,还不能反思自己的问题,反而诟病主帖作者“骂”了他——而文化学术主题论坛的所谓版主,却又瞎着一双眼睛,连谁跑到谁的帖下来跟帖的事实都看不到,硬是偏偏就封了发表学术主帖的作者的发言权——如果所谓的“版主”、“国主”们都是这样的一群瞎子,那么华人的文化理智衰败,还有挽救的余地吗?!是可忍,熟不可忍!?这是装死、装傻又装疯,还是真正地愚顽到了无药可救的程度?

我们没有学好自己的母语,不能怪我们的母语是不承载文明理智的。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懂得一切问题都要从自身找原因的的方法才是最基本的正确方法。这是我们文化理智逐步达成完备的前提。我们自以为站在了前沿的文化学者们自认为自己所作的努力足够了还不行,还要懂得“兼听则明”的基本理智获得途径。如果所谓的文化学者,是连自己通过文化基础知识的学习获得文化理智这个基本道理都搞不懂的,我看你也就从此不再有必要学习说人话、学习写作理论文章了。到动物园去拜猴子为师得了!

人类“共和”理智的达成经过了一个万年之久的文化理智发育过程。然而到“三民主义”的提出之时,仍然是蒙昧地滥用语言的。命题范围、关注内容、发展方向都已基本明确了,可就是不会应用理法论证语言,难于达到正义应用语言来把问题讲得清晰无误的学术能力。这根由于文化理智是偏离了本土语言的。“拿来主义”毕竟不是在自己的脑子里形成的,当然就不可能学会“说自己的话”。连我们的“龙图腾”能力崇尚,“易”经是说“变化”的理论文本“道”德经,是“说”说理法则的理论文本,以及“家天下”、“大同”等说法的精确理论定位都从来也没有搞好过,那么能读得懂“共和”一词的文化学者,也就没法指望其脱颖而出了。早已在研学方法上丧失了自信的一个文化人群,也就只有“翻旧帐”这一种学术遵循法理了。这怎么可能达成文化理智的健康发育?

所谓的“专家学者”和所谓的“领导人们”,都死要面子活受罪,怎么可能在心底里酝酿出一句“共和万岁”法言!

——愁呀!愁死我了!!!

我非常明确地告知你们胡研乱学的所谓文化不者们和所谓的领导们,你们再胡研乱学执着努力十年,也不可能达到我三公大叔当下的学术水平。对于你们这些不懂拜师求学的文化人格下三滥,我宁可让我的“螺旋结构图”成果跟我进坟墓,也不可能知会你们这些文化小瘪三!你们不配!!!

——来学者,和正;往教者,邪教!

本文来自: 人大经济论坛 哲学版 版,详细出处参考: http://bbs.pingg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4997&page=1&fromuid=2638907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