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与郝志远就“木桶原理”的交流帖  

2012-04-13 12:11:32|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这样讲,非常正确。从小就被教育、被背着抱着长大,不会思考,不会自己走路,是朽败秩序下的“正常”现象。

“文法论”正是被日语“片假名”——“哲学”替换了的DNA免疫程序“密码”。这说明“鸦片战争”时期的一系列屈辱,所“唤醒”的并不是文化上的“自信”,所以才会搞所谓的“拿来主义”这样的所谓的“新文化运动”。

群体蒙昧和跟风起哄之下,严复先生早已译述的精确的“名学”,就在一片胡吵乱嚷声中被命名为“哲学”了。

“哲”字,《诗经》中就有“既明且哲”的说法,但哲学一词,则是在康梁“公车上书”中在华语中首见。其说法源自于日本学者“西周助”在译述西学时使用的一个“片假名”。

严复先生的著述我稍有接触,对严复先生也没有什么研究,但我已知的是严复先生在文化混乱不经的状况下是极为痛苦的,以至于大量吸鸦片,后来竟成了一个废人。我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学者的绝望情绪。

公学不兴,公理不彰。由文化理智垄断带来的深重灾难,已持续了几千年。文化理智上的公信也会彰显少数前沿文化学者(比如‘毛’),但却与暴力垄断是有差别的。这要结合当时的历史状况来具体分析。与鲁迅时时代并论争频繁的胡适先生,就是极力主张契约秩序的。而为什么鲁迅却在后人们看来是“占上风”的呢?根由就在于“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是“一号名人”说的。

胡适与鲁迅,在研学有术的文化学者们看来,胡适是策划能力较强的,在他的脑子里有社会运行公正秩序法案,而鲁迅的脑子里却没有这个法案。这说明二者不在一个研学层次上。

胡吵乱嚷的文化奴才往往讨主子喜欢,而研学有术的学者却往往是与权统者有意见分岐的。比如郭沫若的《屈原》、《虎符》、《蔡文姬》等,其拍马屁倾向是学界共识的。

对于社会公从,鲁迅的文化启蒙功绩不可贬底,但他与胡适的“问题与主义”之争,则是鲁迅在正义凛然地败坏学术。研学不在一层次上,他能懂得个屁?

鲁迅对虚假道德的批判不可谓不犀利,但批判的目的却是胡适心明如镜而鲁迅蒙昧无知的。所谓的“道德”是社会权利垄断运行机制的挡箭牌。建立社会公正秩序,者是“道德”不攻自破的有效力法。

这就说回到我些帖的主题上来了。正确的所谓“教育”,就是“不教育”、“不管治”放开约束,为孩子们提供丰富而具有选择自由的成长资源——也只有这样,后代才不至于成为前代文化奴性难于根除的“劣质复制品”。

楼上的几个小瘪三儿,只是几头圈养的文化奴隶而已。我从来都没有把这些下三烂的跟帖吵闹当一回事儿——我所关照的是更多的读我的帖的读者中的研学有术者。文化学术这个“木桶”,与他们这几个小瘪三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