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结合身边事,来谈一谈教育的危害  

2012-04-25 15:16:24|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说的“教育的危害”,是教育一词在文化知识传续理论构建中的错误应用,所构成的文化理智导向危害。这个危害是“说法”错误造成的危害。教育一词的理论应用,误导了所谓教师的虚有尊严自负,也错误地误导了学生对“教师”的盲目尊重和服从,歪曲了人们学习文化知识,共同提升文化理智的理论主题。由于我已有专题论述,这里不再复述。

那么“教育”这个错误说法的理论危害现象是何种表现呢?其危害现象当然是腑拾即是的,所谓的“教育问题”,无不是其危害的证据。这些危害现象,可以总述为“师尊生卑”——不论所谓的教师是多么地浅薄无知,所谓的学生,也没有把他轰下讲台的选择权。这就是在文化知识传续上的“霸权现实”表现形式。

我住一楼,前楼的三楼住着一位退休男教师,当下已70多岁。此人在退休之前就有交流心理障碍,不论在学生面前或同事面前,都很难获得尊重。久而久之,所谓的“心理”,就出现了问题。此人曾因对校长有意见,多次往“校长室”的门上泼尿抹屎。退休后老伴又过世,此人的交流障碍就越发严重起来。多年来往他对门住着的一位大夫家的门上摸屎、泼尿、吐口水、抹鼻涕。他的这种交流障碍状况,都是我前两个月才知道的。

我家有一种“现象”约有两年了,我思辨不清。家门的底部常常有“水”。后来我捉到了“现行”才知是这位老人干的——据我老伴讲,我家门上的“怪现象”已有四五年了。被我捉到了“现行”的这位“李老师”,当然不承认他干的坏事也不行了。我就跟他讲,我要是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可以给你道歉,你这样干一定是有原因的——他说出的原因把我逗笑了——他说我在报上发表的某篇文章,是专门骂他的。

这位李老师是我在办报时发现的诗作者。我看他的诗还不错,就选用过几首。后来他就常凑到我面前与我交流,可是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交流障碍较多——他的老伴之死,是在去教堂的路上跌入深沟而死的。后来据不确切消息说,警方对一个杀了人的精神病者审训,这个精神病患者承认了掐死其老伴的“事实”。另有一个话题是这位李老师有一位同事,常常给人算卦,于是“算卦先生”就对这位李老师说——“我知道你老伴是怎么死的”——这就引发了这位李老师的怀疑。这就说回了我发现与这位李老师有交流障碍的话题——这位李老师问我,他老伴是不时这位“算卦先生”害的。从此事发生之后,我就开始躲避与这位李老师的交流。我估计就是从我的躲避现象发生之后,这位李老师“发现”,我在报上的某篇文章,是“骂”了他的……

昨晚下雨,雨夜里这位李老师,又在我家门前的台阶上抹了一些屎。我老伴见了很生气,觉得头有点晕,就去李老师对门们的那个女大夫那里量血压。量的结果是偏高。大夫说不太严重,建议可以吃点降压药。老伴回来说让我给他去买一点降压药来——药可不能乱吃。不是医学专业,我怎么会不懂装懂地去给她乱买药呢?看看这些所谓的“教师”们,都是一些什么文化水平!

智力障碍者、算卦先生、乱吃药的,这难道与“教育”这样的错误导向言论无关吗?而所谓的学生们,被围在高墙内,隔绝正常的生活,与这样的一些文化理智底下的人消磨,能成为什么的人才?!“教育”的罪孽,难道还不够深重吗?

胡乱学舌着“教育”,胡乱议论“教育问题”,始终摆脱不掉“搞教育”的错误做法,这哪里还有共同传续文化知识,共同提升文化理智之智?——你自己的文化理智就不健全,你有什么权力“教育”别人?我们的所谓学生中,有很多文化理智高于所谓的“教师”的。谁是“师”,谁是“生”?而对于社会中的成年人们来讲,谁又有权“教育”谁?我来“教育教育你”行不行?你可否拜我为“师”?怎么?这回知道“教育”这个说法不顺耳了?不顺耳的话你为什么偏偏要学着胡说?!

不论人际的代际纵向合作还是横向“现实”合作,都不是“领导”、“管治”、“教育”、“命令(宪)”的关系。“共和”是由鲜血换来的。枪炮声仍在耳边,“鸦片”、“北洋水师”这些字我们并不是不认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几个字你也在教科书中读过。为什么却不会正义的应用语言文字来“说人话”而偏偏“学官话”、硬充“假洋鬼子”呢?阿Q先生是一只“不死鸟”吗?临死前就没有把一个圈画圆,Q二代、Q三代们还画不圆?

丢失了文化常识的一个群类,是没有希望的。信仰狭隘的一个人群的文化人格是不可能达成完善并受全人类尊重的。不能达成生命博爱情怀的人类,一定是自取灭亡,自寻死路的。“环保”你可以读懂,说“石头记”的生命博爱主题,你早就知道了?——“那还不容易”——“容易”的事情你怎么就做不来呢?你怎么就会和这位李老师一样无端地与三公爷爷结下积怨呢?我每个帖谈的都是“理论问题”,你懂“理论问题”?你不是长了一个“唯物”的信徒脑子吗?你连你的脑子都不是你自己的,你还有什么你自己的可以展示?“那还不容易”是你的?

“说法”并不是“玩概念游戏”的“空洞”说法。每一个说法的发生,都严格对应着人的文化理智发育状况。你自己不懂得说法的发生原理和优作法则——不会说人话——并不等于“人话”是没有交流功用的。

好好学习文化知识,谨言慎行地与他人相处,这是每个人做人的本份。学会做人,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课题。在霸权垄断体制下你的成长资源已被扭曲和剥夺,这本不怪你,但你到我的学术主题帖下来胡吵乱嚷,却是你的不对。你读不懂我的说法,说明你研学浅薄。“似是面非”的是你的脑子里流出来的,不是我的表述——你可知这一学术事实?

在理论文法层面的违背理论主题胡乱应用的错语应用理论语言的文化理智危害是极其深远的。这个“深远”涉及整个华语文化史、现实文化状况和文化理论史。我“三公大叔(网名)”就是你日思夜盼的华语文化“大尸”,能让你的文化理智从“死”的状态下获得新生命——能读到我的文章,是你三生有幸!

理论问题不是人的问题。你要把学术命题搞清楚。不论什么问题你都向古代求证根由并且你的脑子又一去不归,你的脑子能不是一个复古倒退的脑子吗?旧说法中有一些是会不断“死亡”的,用“死话”说“活理”,是一定会发生说法错乱的。

所谓的哲学问题很难搞,对于当下的华人学术界,几近百分之百的人跨不进所谓的哲学的门槛。另听人瞎忽悠,要用一用自己的脑子,说自己不吐不快的话语。也只有这样,你才会发现理论语言的正义应用法则的实在。什么都是有证据的,就看你会不会找,研学积累够不够用,能不能找得到证据。你要是想找“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证据,你还是变成大我这样的“大尸”以后再说吧!对于物质信徒和科学信徒而言,我跟你们这些浅薄无知之徒讲不清你是“大尸”还是我是“大尸”——谁的文化理智是“死”的,还真说不清。

——————请问你这位“李老师”,我的哪一篇文章是专门为了骂你而撰写的?我就是要骂谁,你排得上号吗?14亿我骂遍十三亿,也轮不到你吧?

——以上所述实例实有其事——别以为我要编故事忽悠你,你可能还不配被我忽悠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