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猪撞树上了——二分脑子与多层次理论思考的碰撞  

2012-05-15 00:46:4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早期的思想方法是神创猜说思想方法.宗教教义的"神创一元",是与体系论命题的"发生原理一统"或发生原理论上的"公理"统涉,有所偶合的.这是宗教教义谋求至善、超脱、普渡的思想方法基础;也是信众广大的因由。

人类的文化理智发育到当下,也是很不健全、很不完备的(请参见我的“公信信仰”一文没“还没有揭示法理”的相关论述)。华语文化中“绝圣弃智”和“大公无私”以及“道德修养”、“共产主义”等说法,都是不完备的学术说法。科学证明方法突破了宗教神一统思想方法后,归于“物质运动一统”,仍然没有从根本上突破宗教思想方法,只是把“拜神”,转变成了“拜物”。而实际上人类自身涉及的问题,只有借助人类自身的能力这一个正确的思想方法。人类自己不作为,是不可能有一个良好的出路的。

“以人为本”的思想方法是在突破了科学思想方法的前提下发生的思辨能力的进一步提升。然而当前华语文化学术界虽然都已学着说“以人为本”,但实际上还没有完备的“以人为本”理论构建,还找不到把“以人为本”视为突破了科学思想方法的理智发育成果的学术证据。嘴里而学说着“以人为本”,同时又学舌胡说着“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在学术上,根本就没有把所谓的“科学技术”归类到人类的知行能力范围内的学术证据。

所谓的“科学技术”与人类的知行能力(肌体和脑的进化)发育原理是一致的,都是人类的知行活动历练成果,虽然科学仪器没有长在人类的肌体上,但并不影响人们把科学技术视人为类的知行能力。所谓的“科学技术”没有人的应用前提,什么“力”也不是。

从宗教思想,到“以人为本”,所实现的是第三次理智发育提升。第一次理智发育提升是创生了宗教。人类第一次有了“公有”的理智寄托载体。没有神,就没有一切。这个公有的载体偶象,是人类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的理智启蒙根由;是“人性”假托说法。神是“人造”的。这是人类的文化创造力证据。也便是第一次理智发育提升的证据。

第二次理智发育提升是在第一次理智发育成果的基础上的进一步提升——发现了证明方法——解构了宗教社会运行程序,发生了所谓的“工业革命”,所谓的“工业革命”是人类生存合作秩序的一次整合。这并不是华人的荣耀,也不是所谓的“马克思”的荣耀,而是人类文化理智发育的第二次文化理智提升荣耀。人类的文化理智提升,功绩并不是归属于文化学者们的,而人类的文化学者们,只不过是人类知行活动成果的整合归纳者而已。人类理智提升所获得了探索发现能力和生存合作理智,永远都不可能归功于所谓的“圣人”、“大师”。证明方法的发现,使前沿“科学家”获得了受崇拜的荣耀,这与人类的宗教崇拜思维习惯有直接关系。宗教信徒们从属于“神”的“归属感”,不仅体现在对科学家的宗拜上,还体现在“爱国”情结上。正是这个狭隘情结的实在,人类的生存合作矛盾才会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宗教偶象的不统一和工业发展资源占有量的矛盾,是“工业科学时代”的基本矛盾,而先在于人类的工业生产合作财富占有不公正的矛盾,也就彰显了出来。因而所谓的“阶级斗争”也就成了工业时代的主要社会公正理论,所谓的“工人阶级”,也就成了“工业革命”的主导社会力量。

能力是权力的基础。权与能不能达成对应的社会运行建制,是不能达成利欲公正评判的。“以人为本”的思想方法,是把所谓的“科学技术”纳入到人类的活动成果,一统认定为人类的知行能力的思想方法。这不仅揭示了人类的“客观事物”是不存在的,也揭示了“科学技术”或“科学发展观”的不完备。人的“能力”不能达成提升,一切都等于零——不可能发生进一步的作为。“以人为本”的思想方法,包容统合了科学成果,把所谓的“能动”主体揭示了出来。这是人类文化理智的第三次提升。

神是公有的,科学技术是人类公有的,人的知行活动能力是人类公有的,这三次文化理智的提升,是向“更加公有”的三次“包容转换”。1宗教+2科学(包容了宗教文化成果)=3人的知行活动能力。

神一统、物质运动一统和知行活动能力一统,是三种不同的理论样式,这三种不同的理论样式所采用的思想方法是不一样的。神一统是间一的“一根筋式”猜说;物质运动一统是有依据的推论,但不能证明;而人类知行活动一统,则是有人类活动为依据的。“未知系统”的“存在”,以不断发生新知识为推论证据,推论是可信的,但却是不能证明的——人类采集不到“未知”的实在感知证据。

以为类的感知为证据,来建立理论说服力的方法,仍然是有缺陷的。你说你看到了什么,别人无法确信。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别人也无法确认。在“以人为本”遇到了理论论证局限时,人类的文化理智就发生了第四次提升。涉及到了“文化”主题。而对“文化理论”的研究,和“文化学术(学术批评)”主题以及法理主题的提出,则是发生了第五次、第交次、第七次……提升。由于当前华语学术界的学术研究,还没有完全突破“以人为本”思想方法的应用,还停留在“唯物”的“科学信徒”层次上,因而这里也主不再深入解说了。

人类文化理智的每一次提升,意味人类的思考涉及的问题增加了一个层次。这也就是说,前沿文化学者们的思考,所涉及的问题层次是所谓的“三维、四维、五维、六维……”的,而研浅薄的物质信徒和科学信徒们,累吐了血,也是读不懂前沿文化学者的理论文章的。这是由人际文化理智交流上对下兼容,下对上不兼容的理智发育层次不同所规定的。当前研学浅薄的物质信徒或科学信徒们,连一篇局限在一个死的命题范围的理论文章都不具备驾驭的写作能力,怎么可能建立多层次思辨理智?人家对一个理论主述语言的学术审查是从七八个命题层次上来审查的,你一个研学浅薄的“二分一统”的脑子,怎么可能读得懂?[url=space.php?action=viewpro&uid=2312852][color=#0000ff]realyno[/color][/url] 小斯,你边一篇文章都写不出来,跟在我的帖后边吠叫,就能装成一个文化学者了?“概念”、“逻辑”、“语法”你都懂?你跟谁学懂的?就连你乱认的师娘,都是脑瘫之徒,你哪里会懂得“字典”里也有错误和文化垃圾,“语法”当下还不完备的学术道理?一个“滚”字,你都读不懂,你还能读懂什么?我讲这些,只是以[url=space.php?action=viewpro&uid=2312852]realyno[/url] 为例,并不是完全针对这个浅薄之徒的,只是他非要死皮赖脸地充当我的学术论证实例而已。

“一分为二”的“二脑子”是必然制造矛盾的脑子,长期以来的“辩证法”朽败思想方法的广普应用,造成了华人在文化交流层面的“窝里斗”大观,正是“独尊儒术”和“专崇物学”的文化统治危害的证据。不知“私+私=公”,与不知“1+1=2”是没有丝毫差别的。在人类“合和”主题之下,“马死主义者”们是专门制造矛盾、悖论、错误、相对的“窝里斗”依据的——哪里还有调和之智?

在“马死主义者”们看来,“2”,不是1+1的结果,而是“2”不两个“1”的统合。你连你“自己的主义者”都不是,你还能是什么?只是一个脑瘫的胡研乱学的徒子徒孙和守死理的吠学赖皮狗而已。自身文化人格的自信尊严一但丧失,就会沦为文化奴隶。这是他们这些文化贱奴们满嘴里喊着“民”,胡说着“管治”、“教育”的根由。满脑子的文化垃圾,按着头往外控,也控不出来——凡是“俺娘说的”,全上对的。被当狗养了,还不能自知!

狗屁也不是的小瘪三,一篇文章都写不出来,却跟在我的帖后哼哼叽叽地讨骂找抽,你贱不要紧,华语文化学术也要这样贱吗?你要“学外语”?“拿来主义”这个“唯物”的“假洋鬼子”理论文本坑你坑得还不够?!

不知打扫文化垃圾,不能识别文化垃圾的研学浅薄之徒,必然会被文化垃圾埋葬理智。

——我谈到了多少个理论层次?连一篇理论文章你都写不出来,你能会解读涉及多个理论层次的体系论文章?一分为二的二脑子,文化理知要是不“二”,文化人格要是不“二”,猪八戒都能大闹天宫!

文化学术的难点是做人,不会做人,你会搞学术研究?猪撞树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