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给所有文化主题论坛的启蒙帖(找回的旧帖)  

2012-05-16 23:52:14|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批评,中了什么蛊毒(原题)?

澄清学术要点问题比赢得一场战争的文明意义要大得多。这是因为人类中发生的战争,都是在文化理智不完备的情况下发生的。而文化学术要点问题的澄清,正是人类文化理智得以提升的前提。也正是因了这个理由,人类文化史上的文化学者们为澄清学术问题舍弃性命的实例才会层出不穷。

学术批评,二人对垒,论争排异,“你死我活”。这是学术论争中“文人相轻”现象的发生因由。



“文人相轻”并不是学术上的乱相,而是学术繁荣的表现。局外人看着闹闹嚷嚷,话不投机,甚而至于“猪脑”、“狗*屁”等言论不堪入目,急了还会骂娘,是不足取的。而局内明眼人看来,却是言之有据,细如雨丝、浩如烟海,狂风雷电、义正辞严,好不精采……学术论争也是“胜王败寇”的——花费了一翻精力,终于凯旋获胜,当然要高歌一曲——“尔等愚顽”以张学术正义。

斥责是针对学术要点问题而发生的,是对学术论辩的总结,师尊于学生、父母于子女间发生的斥责很难听,但却不叫“骂人”。人家花了很多精力,对你还蒙昧的却又死犟互犟之下的问题给澄清了,你应当懂得感恩、并懂得敬畏。学术问题澄清之后,就是要对对方这个“人”的研学失误加以斥责和纠正、指导的。“胜者”已获得了这个学术权力,而“败者”也一般都能听得进去,并知斥责有据。然而要是有一个“局外人”在“观战”,往往就会出来打抱不平。败者学术人格稍有不周正,而不能及时制止帮腔,胜者就会对其加以斥责——“你懂得个屁,站到一连凉快去”——这样就很容易发生炸了锅一样满坛子里热闹非凡的起哄现象。这样,驱逐学者的呼声就可能成了最强音___这时“败者”也已无法制止了……这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发生了“学术瘟疫”。



学术要点问题都是多年来学术界积累下来的难于解决的问题,非学术圈内人士承担不起学术论争。



一则是研学秩序混乱,拉不开研学档次,论争双方“重量级”不同。刚一伸手,早已胜负分晓,但论辩对方却还蒙昧着,被打了一个响亮的嘴巴子,还不哪儿疼。于是被打了嘴巴子就要向公众告状——“他不按套路出牌”——在学术上讲道理时遇着研学浅薄的学术无赖,什么道理也讲不清楚。在一个秩序混乱的论坛中,前沿学者就是累死,也难于澄清学术问题。



二则是旁观席上的裁判,大都是一些研学浅薄之徒,连文化学术“拳脚”的基本样式和套路都不懂,只听说过一些文明道德烂言就拿来作为评价标准了,以为文化学术研讨论争中不该“有骂”——那么你难道还以为在人类还没有告别战争的前提下,还非要发生“打”不可吗?文化学者必然是极其憎恶学术上的胡吵乱嚷的。因而他一定是“有骂”的。这样,当然就会发生哪个“得理不饶人”,哪个就是“该杀”的这样的裁判结果。这样研学深厚的文化学者就“必死无疑”——我们这场子里不要“冠军”,只要温文尔雅的文人。你觉得你能奈大,到别处去好了——我警告你!再在拳台上遇到一个就打倒一个,别说我对你不客气————“那么你来说说谁理谁非吧——“咔嚓”,这个学者的发言权就被“枪毙”了——留下一派由无知的裁判主导的假动作拳术表演——这应成了文化学术的“拳不击”法则。说难听点就是“学术瘟疫”!



三则是,新的、具有突破性的学术成果,能读懂并达成认可能力的人是极少的。这正如宣传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会被宗教信徒们烧死一样。蒙昧无知的信徒们“正义凛然”地做坏事,是符合公众认识水平的。社会公正程序的多数人意志决策原则,被拿来当作枷锁,禁止文化学者之间的学术研究论争,这样学术研究新成果,就永远也彰显不出来——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得到还活着的文化学术“大师”。



华语文化学术批评,中了浅薄无知者当裁判的蛊毒。这盅毒来自于几千年来社会霸权运行建制的复制。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浅薄之徒在到处充当“领导”,其“领导”之下,也便必然会“领谁谁倒”。武大郎开的店里只能容得下懦弱无骂的学术矮子。已澄清了的学术问题,研学浅薄浮躁之徒们死活不好好研读并读不懂,气也能把前沿学者气死!

不论是网络文化学术或现实社会建制,都必须要严格建立学术研学论争公正秩序,使人们都能按学术套路出牌,知会一些蒙昧无知胡乱发言的浅薄之徒,要慎思谨言。由文化学者们公选出研学交流裁判团,并逐步建立完善研学公正秩序,才能在学术论争矛盾难于解除的情况下获得妥善解决冲突的公正办法。也只有这样,文化学术才可能达成繁荣健康;文化学术问题才可能更快澄清并达成广普周知。


以上所述问题,此论坛能处理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