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不同的研学层次和不同的公通范围。  

2012-05-05 11:38:51|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人类先进文化融合落后文化的历史进程中,当语言还没有达成优用一统时,不同语种是在局部人群中公通的。这个话题涉及了语言的优用一统,是否可以实现,是否是人类语言优用发展的必然趋势问题。这个问题,必须要依靠对语言学的深入精确研究来回答,必须要涉及语言学研究所涉及的全部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可能在对语言的研学应用层次蒙昧的前提下作出公允的学术回答的(请参见我的<关于语言的研学应用层次和华人的文化理智障碍>一文)。

语言的研学应用层次,是与其公通范围相对应的。学术问题涉及的范围越大,所涉及的研学应用层次也就越高,而公通程度也就越高。对此,我们可以作简单例证。语言学的研学应用分类方法和分类层次,也并不是简单的。在这方而,我们华语文化学术研究,还没有较完备的理论著作。因而我们也只是初涉性地作一点简单例证。在语法学这个学术分类层面,英语语法的构句的排列组合可以排列为“什么是那”,而华语问句则通常排列为“那是什么”。而括大到“论证方法(所谓的‘逻辑’)”的研学应用层次时,公通程度就高更了一些,当涉及到“文法”构建原理的语言应用更高层次时,其公通程度,就已在全人类范围内基本没有差别了。文法构建的最基本法则是——依据达成公信这个交流意图主题纲领来构建理论文本的法则。这个基本法则就已是在全人类范围内公通而没有任何差别的了。那么文法法则这个“理”,也就是在全人类范围内可以确认的公通的“至公之理”了。这也就是说,“公理”有多个不同理论层次,方法有多个不同研学主应用层次,而理法应用层次,都是由交流意图来一统的。这就是由“公信”一统的理论构建基本法则。公信人类文化交流原理基础上的基本法则,是人类文化理智达成完备的前提(请参见我的《尊重文化知识是人类能够达成公信的唯一正确信仰》一文)。

我已在我的文论中谈到过,“理无真假之辨,只有通阻之实”。这是对真理的“证谬”。对于人类,只有建立在生命机能活动原理基础上的理,一切偏离了这个活动原理的所谓的理,都是人类文化理智蒙昧所谬论的理。理的多个层次学术辨析,在理论构建法则层面,还没有涉及体系论思想方法应用时,就已至少是要从三个层次上来分析的了。第一是命题审查层面即所谓的“世界观”层面;第二是在论证依据的采集证实层面即所谓的“方法论”层面;第三是在理论结论的导出层面,即所谓的“价值论”层面。如果我们的思考还不能惯通这三个基本理论层次,就说明我们的思想方法不仅是还没有建立起来“系统观”的,就连“理论文章”这四个字的组合应用解读能力也还没有建立起来。物质信徒和科学信徒们的二分脑子是排斥“形而上”课题的,因而这些研学狭隘的信徒们,就连对“理论”一词的解读能力,也是不完备的。然而在更进一步的体系论构建方法的研学层次上,系统论本身就是不完备的,其不完备的原因是,体系论构建层面的系统论,还必须要成为体系论构成的一部分,必须要承担导出更宏观的课题的论证任务。

不论是对所谓的“真理”还是对通理、公理、法理的论证,我们道先必须要在“构词法”的语言学浅表层次上搞清楚什么是“理”,不能读懂所谓的“真理”以及“通理”、“公理”、“法理”这些“偏正”构词法所构成的词所“正述”的“理”,那么我们不论跟研学狭隘浅薄之徒们讲什么层次上的理,他都一定会不知所云——你谈的是理论问题,而物质信徒和科学信徒们的二分死脑子,你按着他的头,八开他的眼,他也想不到理论问题上来,看不到你是怎样应用语言的这些基本理论常识的。所谓的“马可死主义”物质信徒们,之所以能把所谓的“世界观”给搞成了“观世界”,就在于他们睁着一双瞎看看到了一些感知内容,却誓死也不肯承认所看到的是感知内容,硬是要胡说为“客观事物”不可。睁着眼睛看到过,再闭上眼睛誓死也不承认是看到的。在学术交流层面,用他们的一根筋式死脑子把表述形式与表述内容(实际是表述形式所标定的类别)形式分割开来,只认内容不认形式,这就和认爹不认妈的道理是一样的。所谓的“理”,是在文化理论层面的理论内容与理论形式对应接洽之理。这个理是建立在文化交流的“约定”基础上的,而不是由“物质能量运动”所规定的。

华语文化学术近百年来在学术研究层面的荒诞不经,皆根由于“物学”排斥了“理论”命题。谁提出理论问题,物质信徒和科学信徒们就会来跟谁“拼命”,已浅薄无知到了极点,却非要充当一个“马死主义”信徒跟风起哄不可。自以为是体制内小有名气的所谓学者,而事实上却比我最初教学时所辅学的初中一二年级学生的理智水平都不具备。而我辅学的一个唯一高中毕业班,当下早已在国外读完博干后并定居了。即使体制内的所谓专家学都们已浅薄到了连“理论”一词也解读不周全的程度,但却仍然死皮赖脸地装学者,拒绝启蒙。我在网络上与当下大学的所谓“哲学”和“政治经济学”讲议的作者有过交流,并且有交流记录——这些研学浅薄的跟风起哄胡研乱学之徒,无不是一接触到对“唯物”课题的质疑,就会变成疯狗的学术人格下三烂。清华、北大、人大、华东师大等这些所谓高等学府的文化主题网站,皆封了我的学术发言权。

把所谓的“马可死主义”这个白话文运动时期粗劣译述的理论文本,当作华语文化学术的研究标靶,要是不发生学术脑瘫,猪妖狗鬼都能投胎变成学者!

研学浅薄之徒们,在所谓的“普遍联系”问题的思辨论证过程中,根本是不可能跟得上思路的。他们早已把所谓“形而上、下”之间的联系给割断了,你谈论理论问题,会让他们如被掘了祖坟一样震惊,如丧考妣一相哀痛,如遇死敌一样仇恨,如老鼠见猫一样害怕————几十年来充当马死主义信徒所经营的一盆狗食,被我一脚踢翻了!马可死的犬奴们怎能不狂吠乱咬?

搞不懂语言的发生优用原理,搞不懂理论文法的基本构建法则,找不到人类公共文化成果积淀的实在证据,想在我的面前讨口采,你做梦都梦不着这样的“好事”!你封琐我的学术言论?我还要让你从公共论学术论坛中滚出去呢!你样是有学术责务意识和研学成果,你会怕把你的专家学者底细露出来?你会驱策几个无知无畏的小混混来跟在我的帖后吵骂?

一切学问都是有它的应用范围的,连哪些学问的应用范围都搞不懂,却偏偏就搞懂了“真理”,并且“真”的证据,还不是人类的“知识”,而是“物质实在”。脑子要是变成了一个死榆木疙瘩,你拿什么用具都撬不开窍!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