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与英子女士谈“教育"  

2012-08-09 02:16:4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赞赏英子女士常期以来热情关注孩子的成长问题.接续上述辅助成长的要点,我来试图在更深的文化层次上来罗索几句,期望读帖的网友们能对我的说法有所借鉴和作出更深入的文化反思。.

中国的所谓"教育"的失当之处在于"教育"一词错误地传递了一个信息_——师尊生卑,长尊幼卑——因而成人们要为孩子们安排所有的生活琐事和学习内容并依据成人认定的是非来"纠正"孩子的活动。这是在辅助孩子成长过程中要不得的错误理念。.这些错误的成长理念在我们的生活中的习常应用,有非常普遍的表现——“为了孩子”、“养活孩子”、“培养孩子”、“供孩子读书”……这说明在我们的这一类习常用语的背后,我们并没有把我们的身份摆平,我们的内心深处的人际“共和”意识还没有扎下根,还是把孩子们当成了我们成人的附属。尊卑有别思想在华语文化中是有深刻的文化历史渊源的。文化语言环境也和我们的家庭环境一样,是需要经常打扫灰尘的。而文化灰尘,就是我们的文化灵魂上的灰尘!

成长主体不仅是孩子们自己,家长和所谓的教师也同样是成长主体并在与孩们的互动活动中共同成长。我们这样看问题才能具备足够的宏观高度。成人对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只能适当地到起到一些辅助作用,给孩子们的成长提供一些可选择的成长资源和把我们自己转化成孩子们可选择的成长资源。这是与孩子们相处交往的基本公正原则。这也就是说,正确的做法是“不教育”。这里所说的“不教育”的要点在于,成人与孩子们的文化人格尊严关系是要摆平的。要懂得成人没有资格以“有知”欺凌“无知”——理智的“威压”,对孩子们自信人格特征的形成是极为有害的。我们没有权力给孩子们灌输是非观念,因为孩子们将来的理智发育一定是比我们强的。这是人类文明不断发展和人的理智不断发育提高的大趋势。这个大趋势是不可否定的。

我们要懂得可比分析方法。成人与孩子的人格健康状况和知识拿握情况是不可比的。必须要把孩子们看成是一个自主活动主体,不可侵犯孩子们的活动选择权,孩子们的活动自主权是不可替代的——这是因为成人不可能去替孩子们成长。这是孩子们能够形成独立自主人格的要点。自主意识被严重削弱的孩子,是不可能养成卓越的创造能力的。这才是我们的所谓的“教育问题”层出不穷的根本问题。这个根本问题就是对孩子们还没有达成真正的尊重,对孩子们的活动选择自主权还要替代。

华语文化中的"教育"一词的沿用,根由于把持一切的权统文化特征的传续。权统文化言论中的"管治"、"教育"等文化言论本身就是表达了尊卑不平等意识的言论。对这一点及其相关要点问题,我早有意愿与我们的所谓“教育工作者”们去做一些深入的交流,怎奈当下我正在搞一些更重要的学术研究,不能抽出身来,也只能借助文化工作者中的有心人来传播一下我的说法。

几千年来的权统文化在文化言论上深深地埋设了一些违背“共和”意志的文化密码。而“教育”一词的应用,就是典型的实例。这种人际关系互动的错误导向言论,不仅误导了家长和所谓的教育工作者对自身的定位和与孩子们的关系定位上的思考,也板结了我们在成长学和文化知识传续过程中的突破思考——我们的想法可能是正确的,但我们的说法却习惯地应用了“教育”这一类词语,这样就把我们本来可能是正确的想法给表述错了。

华文权统文化中的学术腐败由来已久,这里我不想多说。我所希望的是我们的所谓教育工作中的研学有术和有心者们应及早达成更深的文化反思并立足于学务,及早达成文化觉醒并进一步有所作为。

我的很多网友,都常会指出我的“口气大”的“毛病”。这实在是我的无奈。我对文化健康问题执着研学思考三十多年,是有了一些突破性学术成果的,我不能不正言直述。学术课题不是人际关系课题,文化学者们也不是承担不起学术研讨的孩子。我希望读我此帖的网友不要偏离文化和文化学术健康这个思考主题。读我此帖,或许会成为你一生难于撞上的学术开智“缘份”。这个缘份是,我们从此就已不再是“教育工作者”,也不再是“灵魂工程师”,而是代际传续文化知识的“文化学者”。而孩子们则会成为比我们更优秀的文化学者。

我在这里罗嗦了这些是因为在我看来英子女士是一个热情执着的文化学者.作为一个文化学者,我们应当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的母语文化还远远没有达到健康完善的文明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