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语言学的学研议题层次(在网络的启蒙帖)  

2013-12-01 00:57:16|  分类: 网易交流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起床晚,4点种起来上论坛,当前5点半,上班前把这个帖写完的时间不够用,那么就作为一个讲座“连载”吧)

我这里提出的议题是一个要绕一个很大的圈子的议题。我三公大叔非常肯定地说,当前的华文学界是“不识字”的。我三公大叔的言论是讲证据的。当前华文学界的“不识字”的前因,是还没有独立学研的完备能力,对学术问题的提出,不是灵活学用通俗言论来提出的,而是延用了一些学术上的“旧说”,来提出早已发了霉的议题,并应用一些早已发了霉的言论来跟风胡诌学术问题。这可以在各个学研层次上找到“不识字”的证据。

1、当前的华文通俗言论不是“汉语”,文字也不是“象形字”。
对于“汉族”、“汉语”、“唐装”、“周易”等等这些言论怎样来解读审查并做出总结结论,是一个高端语言学议题。因而我说当前华文学界的“不识字”,是指在高端语言学层次上的“不识字”——不会总结承载于言论的学识。这个问题一点也不奇怪——没有遇到学研得法的辅学文化学者,对学术题是非,就缺乏辨析解说能力。汉、唐、周政权早已倒闭了,即使我们想当“汉奸”,也错过了时代——“汉”已被“奸”过多个政权更替轮回了——时代更替了,言论也要随时代更替。这才叫做“易”——《易经》是一种学识文本,其学识积累到今,其中应用的学识,早已不是“周”代那一点学识了,已更新了,因而当前的学界,应当有当前学界的学研成果文本来承载《学识变通法理》。这是当前的学识文本不能再叫做“易经”的理由吧?怎样把旧学识整理成新学识呢?汉人、古语、唐代服装样式,周代整理的学识,可以一统总结表述为“华语文化”吧?

这可不是简单的“文字游戏”。这个归纳整理学识主经验的能力,正是高端语言学层面的能力。这又涉及了“传统”——“传统”不是“照搬”来的,而是要“融通”为当前的学识。这涉及的是对当前学界的学识如何来总结并与历史文化中的言论学用智慧如何来加以区分的学术问题——要把学识总结成当前学界的学识,就必须要找到区分于旧学的言论。

华文学界的“不识字”,集中表现为对“象形字”旧说的延用。我们知道许慎《说文解字》中早已把文字的“造字法”归纳总结为“六书”了。我们再对“六书”造字法进行归纳总结,得出的肯定不是“象形字”这样的结论。我对此总结为“简图文字”或“简图艺术字”。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总结?然而这样来总结了,又有什么好处呢?其好处在于,后学者见到了“简图文字”这样的说法后,可以受到解读文字时的灵活用脑启发。这说明“简图文字”这样的说法,比“象形字”这样的说法,在说法上纳入了更周全的学识。说法上更周全的学识的纳入,构成了对后学者的学研启发。这就是言论中潜在学识的“秘码”。

不断学习,不断更新学识,并落实到对言论的学用上,正是文化学者的“本事”所在。别人怎样说,就跟风胡诌地怎样说,这就和“巴哥鸟”学说人话没有差别了。可见“象形字”这样的旧说法,对于当前华文学界来讲,是在“字法语言学”层次上的“不识字”证据。

打太极拳的时间到了,就此打住——下一讲要谈的议题是,当前华文学界在“词法语言学”学研层次上的“不识字”——实际上应当叫做“不识词”。
————————————————
对上一讲言论学用问题的简要总结:文化言论学用法,和史学言论学用法不一样,与科学言论学用法也不一样。古语的承载学识能力与当前的通俗言论是不能相比的。每一个字、词的发生,都是对应着人类文化智慧发育的不同阶段的,比如“地球”一词,哥白尼如果不能发现地球围绕太阳转,华语文化中的“地球”一词的组合应用法,就肯定与文化史实上的“地球”一词的发生时间不能对应。而我们如果不知道“地球”一词是怎样发生的,当然对“地球”一词的解读能力也就不周全。这就象我们解读历史文献,或史存言论,必须要结合“时代背景”来解读的道理是一样的。而对于一个字的解读,我们不仅要解读清楚它的“造字法”,而且还要读懂这个字的创生意图和交流应用为什么能够达成共识。眼睛看到的是字,为什么就能想到同一问题上去。而为什么由严复先生较早译述的所谓的“哲学”,是叫做“名学”的。“树”这个字,指的倒底是“实物”,还是“物类”。科学言论和生活言论不一样,生活言论与学术言论也不一样。文化学者读到“树”字,就知道“树”是“类名”。人们正是应用了“类名”对知识进行归类命名并达成交流共识的。而“唯物主义”对于言论学用议题来讲,就相当于“哑巴教”了。

华文学界“不识词”,是有大量言论学用错误证据的。比如“哲学”这个偏正构词,所正述的是“学”,而“学”是由言论构成的。我们研究“哲学”,当然是要面对人造的“学”的,然而“唯物论”者们,却是仰望着天空研究“哲学”的——原来“哲学”,是从“宇宙”里来的吗?对于文化智慧发育周全的学者来讲,读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这样的说活,肯定是具备认定这些说法“是人话”的。然而“是人话”,又怎么能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人话呢?人话自谬,果真能算得上学识吗?显然算不上。这不过是发现有一些人跟风胡诌“世界观”这样的词语,就跟风去“观世界”而已吧?“学”是人造的,是由文字构成的文本。我们对所谓的哲学感兴趣,读的肯定是一本叫做“哲学”的书。往天上看,是对“天文学”感兴趣。

在“词法语言学”上的“不识字”,遗失的是初中生就学过的构词法常识。比如讲论“什么是‘存在’”,马可死主义者们,肯定是瞪着一又瞎眼,不知道“存在”,是用“存在”二字提出的议题,并要灵活学用其它词语来作出回答的。聪明得大发了,也不过是学舌于“存在就是被感知”而已——知而不言,就在交流活动中“存在”了?

我去“三校社会学论坛(清华、北大、人大)”,见置顶高亮帖子,皆是有名有姓的“教授”们的帖子————“社会学”显然是对社会问题的研究成果文本吧?文化史上遗存了大量的成学文本,我们研究“社会学”,研究的是史存社会问题辨析文本,而不是研究“社会”。“社会”和“社会学”,一个是两个字的词,一个是三个字的词。是不一样的。然而你们去那里看一看,这些专家教授们是不是在研究社会,而研究的却不是“社会学”?

“学”是不能独创的。没有历史文化积累,就不能成“学”。可见,包括所谓的专家教授在内,华文学界读得懂一个“学”字的人,也很罕见。十年来,我在网络上常常复述——学术的难点是做人。做人不周正,关注就不周正,因而学识也就不正。都认为马可死很了得,马可死就用了宗教言论“世界”一词,并“曰”过“世界观”,于是就跟风去“观世界”——实际上宗教的“世界”你是“观”不全的——你既上不了天堂,也下不得地狱并能再回到人间来胡诌。对于科研来讲,一切都是“未知”,对于人类来讲,一切都是一切都是知识,对于感官来讲,一切都是感触,对于文化学者来讲,一切都是言论。这才是各个层次上的事实。如果“存在”要不是言论的话,那么就什么议题也没有提出过。

华文学界跟风胡诌的违背常识的学术垃圾言论大量实在,满眼都是!胡诌“主义”学不会用“主张”;胡诌“时空”,学不会用“历史”——因为“物教”,要把一切都归类为,非人类所属的。学不会说人话,也就在所难免了。甚至于我见过了数个倡导“无言性哲学”的网友——可见“哑巴教”信众们的文化智慧,已“大放异彩”了!

华文学界的所谓文化学者的名份,是靠拍马屁、抄他人的言论得来的。反正整体学界丧失了学研能力,遇到了艰涩难懂的言论,就可以判定为“钻研很深”了——谁都能读懂——能算大学问吗?都这样想,跟风起哄,胡诌乱讲不走脑子的言论学用学风,就延续了数千年。

————愁死人啊!面对这样的学术腐败,我三公大叔怎能不悲愤!

下一讲咱谈句法语言学。说说主、谓、宾这样的句法言论,算不算很精确的学识。

——————————————————————————
针对“本色书生”这个不知深浅胡乱跟帖装学者的跟帖,结合第二讲,我们来对“不识词”的现象作进一步辨析总结并展开第三讲——滥造句:

文字的约定俗成和文字的组合应用法的应用成学,是有其文化自洽范围和多个学研应用层次的。从字法、词法、句法、章法到文法这个五个不同组合应用法学研层次,不仅应是文化史的遗存成果,并且是当前学界融通学识必须要严格掌握的交流言论学用常识。

“滥造句”,首先体现为对短语的胡乱组合应用。这是对“不识词”拓展滥用现象。这种滥造句的现象,主要体现为对外文的胡乱译述和对古文的胡乱翻译。

对外文的胡乱译述,比如对所谓的“西腊语”中对所谓的“哲学”的“爱智慧”译语的应用。“爱”+“智慧”=情理。“爱”在当前通俗用语中还可以译述为“崇尚”——“崇尚智慧”——很显然,“爱智慧”是违背了华文的通俗言法组合应用法的。“爱学习”、“尚贤能”、“学雷锋”等,才是我们常用的通俗语言组合应用法。这在语法分析上我们称之为“动宾式”短语。这与我上第二讲中所举的“哲学”偏正构词,蒙昧于正述的是“学”一样,同样会造成蒙昧跟风。这就是所谓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新文化运动”背景下,华文学界对外国文化学者的名知道不少,所译述的所谓的“外国学者的观点”,这际上却是一些即不是通俗华语,也不是外国学者著述的表述式的“骡子语言”。跟风胡诌“哲学”,却说不清什么是所谓“哲学”——自以为“哲学”一词是约定俗成的,却不知这个“词”的最早组合应用法却是来源于“日语”的一个“假名”。这在语言学上,在学识文本命名含混不清的情况下,本应是共知的文化学识实在体系,却让所谓的“西学东渐”,所滥用的译述语言,给堆砌成了一个庞大的“夹生言论”系统。不仅百年以来的研讨争议无法达成共识,甚至于还发生了“取消汉语”或“改造汉语”的呼声。一时发生了自己的母语还没有学好,确以学外语为崇尚的风潮。而对“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夹生言论,直到当前也不能通俗地解说为“马克思主张”——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私学,被混同于“公共学识”的人物崇拜文化的文化“秘码”;造成了“马克思主义”,被解读成了“公共学识”的一个“托儿”——承续公共文化成果不聪明,成为“马可死主义”的徒孙才聪明!文化学识是“马可死主义者”私造的,将来最聪明的文化学者是“马八代”、“马十八代”……

在对古文的译述上比如对《道德经》的胡乱解说——“道德经”三个字,是对一本书的命名。所命名的要点是指出该本书所谈的问题是“道之德”。较早人们称这本书为“老子五千言”,后来被许多读者奉为“经典”,才有了“道德经”这个命名。这才是《道德经》书名的来历吧?同理,“哲学”是人造的,《道德经》也是人写的。我们对《哲学》或《道德经》感兴趣,所涉及的是读书问题和对读书法的学研批评。文化学者之间谈读书,谈的却是宇宙自然,显然是偏离了学研主题的。这而种偏离学研主题的学术交流,则根由于胡乱组合应用语言,使语言的学用偏离了通俗言论的组合应用法。错用的语言,把学研议题给标示错了。

这样我们可以导出两个错用句法的句子:
1、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马克思主义。
2、文化学术,要继承国学传统。

这里我们可以用正确的句法语言来与上述这两个错误的句子作一下比较:

1、十月革命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实现人类共和的思辨解说依据。
2、文化学术,要承续言论学用法成果。

在高端语言学中的“不识字”、“不识词”和“不识句”。是对用字的约定俗成交流意图的蒙昧、用词的知识发生背景的蒙昧、用句的时代生活背景的蒙昧所造成的对言论今用所要达成的交流共识的蒙昧。而言论今用所要达成的交流共识,就是言论的“主题(德)”。这正是华人学界百年以来搞不懂什么是所谓的“哲学”;和两千五百年来没有读懂过《道德经》是一部文化言论学用批评著作的原因。

高于“句法语言学”的学识是“章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而句法语言学、章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之间的学识构成关系层次,在一篇完整而优秀的学术批评著作中的构成关系,是并流意图的不同表达层次。这正是《道德经》中所述的“上德不德,所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所在无德(文法主题统合了章法主题,所以才脱离了章法主题;章法主题保守不弃章法主题,所以才导不出文法主题)”。相关论述请参见我《关于对逻辑学的证谬》和对所谓的“哲学”证谬的多篇文章。

下一讲要讲的内容是——为什么说“文化学者‘钻空子’的时代来到了”。

————————————————————————————

前三讲谈的是字、词、句法议题。并且涉及的两个议题是需要深入反思的。一个是外文译述夹生言论是否可以当作当前的通俗言论来应用,并能精确地表达华文学界学者们的学识。另一个是古文译述的达成精确而周正,是不是依据当前人的交流意图来确认批评依据的。人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学识,但是不是人人都有权跑到别人的帖下来贩卖外文和古文中的“死人话”的。这才是当前交流所要辨明的人际学术批评是非吧?

我上网十年,从不转帖并且帖帖原创。所执意澄清的是今人如何能学会变通学用语言,和如果不能变通学用语言;而胡乱模仿译述粗劣的夹生言论和艰涩的古语,对于一个博学广识的学者来讲,还算不算有学识。这是不言而喻的。模仿官话谈管治、教育,谈政府应当怎样做;模仿“马可死主义”言论,胡乱谈工业共产社会秩序理想和“追求真理”科研话题;模仿古语,胡诌乱讲“谬道德”来以德代法出谬策,是否能体现学者的博大胸怀和公益学术人格本色。这针对上一讲例举的两个谬句法病句来讲,就是文化学者,是不是应该成为狭隘学识的崇拜者和谬承公学的鼓吹者的议题。而事实上,病句问题,还远无不是这样简单的议题,而是有诸多层次的学研议题需要深入研讨的。我这里只是指出了对于华文学界,文化学者的学研必须要严格把握不偏的至要问题而已。

归纳总结言论学用过程中所发生的学研法错谬,皆根由于法权垄断始因。在法权垄断社会结构中,法权垄断统治者不可能许可文化智慧发育周全的文化学者把社会法权公属这个要点解说清楚。法权垄断统治者学研浅薄,却又要垄断法权胡诌法权垄断的合理依据,就必然会找个“托儿”来利用——“马可死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儒学”也是依据法权垄断的需要被歪曲过了的“儒学”。法权垄断管治者们要拿马克思当托儿,要拿孔老二当托儿,那么文化古人“被利用”所造成的错害,也不能归属于文化古人所犯下的错误吧?所谓的“中国猿人”是不识字的,难道猿人不识字,还能能成为“罪过”吗?

文化古人没有错过,犯了错误的文化古人也没有错——他的文化智慧发育就处于那个历史阶段,难道你还能为他找一个当前文化智慧发育周全的文化学者来辅助他学习不成?

如果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史中的言论学用错误现象是无罪的,那么在人类言论学用积累基本够用的情况下发生的言论学用障碍由法权垄断统治者来刻意设置,却不能说是无罪的吧?如果无罪,又何以会发生法权垄断统治不断倒闭重建的恶性循环,并且直至当前,战争灾害也没有被阻止呢?

我所要谈的文化学者的“钻空子机遇”,是无十年来一直在磨破了嘴不断重复的网络学研评优公正秩序建立的机遇。虽然当前网络上对于“敏感”言论还在实施管治;但是,只要前沿学者群达成了学研评优合作并彰显出了前沿学者群,就一定能够化“敏感”言论为周正的学术言论————文化学者的约法筹策智慧,是面向未来的。当前还行不通的,在文化学者的策划下却能行得通并能实现可行高效。这才是文化学者们的“钻空子”机遇。这个机遇之所以被我称之为“钻空子”,是因为法权垄断统治者从来也没有认识到,他们自己的文化智慧发育是不周全的,他们胡乱发布的命令是弱智的、浅薄的、并且其弱智和浅薄之处,是可以让“地球人都知道”的,并且是“可耻”的。

——不知耻者无过,但文化学者不能让不知耻者知耻,却是文化学者的过错。文化学者担当学术公益责务,是责无旁贷的。“大师”时代因为发生了“大师”崇拜,而造成了文化公众的学研偏差是不应该的,但前沿学者群辅助文化公众成全文化智慧的正常发育,永远是前沿学者最传大的作为。如果人类当中还有所谓的“伟光正”的话,那么这个“传光正”,就是文化学者对学术公益责务的担当——没有这种担当,就不可能辅助文化众的文化智慧达成正常发育,因而也就永远也不可能成全人类共和由全人类共同促成的生存文明局面!

————————————————————————

这里的问题还得接着讲——对“句法语言学”实际上我没有展开讲的,并且也没有谈到主、谓、宾这样的句法批评言论是否周正。由于“句法语言学”涉及的学识就已是对所谓的“哲学”证谬之后,才能具备周全解说能力的了,因而我不再对具体问题设专题来涉及。这里要谈的是句法语言学与章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的对应关系。

既然是高端语言学议题,你就不要把当前中学、大学里学过的一些半懂不懂的夹生学识拿来充数。不能提出突破旧学的议题,那么所涉及的就不是有突破的议题。

文法语言学的要义,是依据主题来组织言论;彰法语言学的要点是,依据段落的构建意图来组织语言;而句法语言学,也不能脱离句法所要涉及的范围(主语)。在华语的通常用法中,省略所谓的“主语”的言论是大量实在的。特别是“科研”用语,对“我认为”、“我发现”或“实验表明”等探索发现活动证实言论的省略,在人类工业时代,一度误导了许多采用宗教思辨解说法的人们。这就造成了人类工业时代的言论,按照宗教思辨解说法的习惯,形成了一个类宗教言论系统的“唯论物”学术垃圾言论系统,并被当做“学识”来广普的文化现象。

近日,我在本论坛已经专题谈过,“科研”与“科学”的不同和“科学知识”与“文化知识”的不同以及“知识”与“学识”的不同。然而狭隘信仰所导到的狭隘关注,仍然是当前华文学界难于扭转的关注偏差。 这正是学研浮躁的原因。

本来这个学研浮躁议题的深入辨析解说,在本论坛是不具备条件的;只因有网友表现出了一点深入研究探讨的意愿,因而才在这里作一下学研议题提示。“科研”与“科学”的不同,“知识”与“学识”的不同,正是当前华文学界面临的深入学研交流障碍。我已有过举例,因而这里不再举例说明。我这里要说明的要点是,对于“句法语言学”的学识贯通,必须是在对“文法语言学”议题辨析解说清楚之后,才能对“主”、“谓”、“宾”这样的“句法批评言论”来做出学术言论应用体系自洽整合的。句法中的所谓“主”、“谓”、“宾”,是对应前“议题约定”、“辨析解说的采证范围”、“结论的导出和议题的延伸”的。这在底端学术交流中是不能乱讲的。即使对“主”、“谓”、“宾”说法的不周之处的纠偏纠错用语是精确的,也会与证谬“唯论物”思辨解说法一样,会引发一群清学之徒的胡吵乱嚷。而我遇到胡吵乱嚷之徒,又必定会严加责骂——还会边骂边呼吁建立学研评优公正秩序,并会引发所谓的“版主”来封删我的言论。这是华文学术的冤孽!

这里需要提示的是,对语言学研究的“谓语核心论”说法的关注。所谓的“主语”是可以省略并构成“简说式的”,但所谓的“谓语”却是不能省略的。对于省略了所谓的“主语”的“简述式”,我们来对它进行找回“主语”的学术处理时,才会发现;找回所谓的“主语”后,原简述式,就会“面目全非”。比如:

1、人类说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话。
2、有人认为“客观存在”不是人话。
3、马克思认为对“存在”议题的交流,不是涉及人类的知识。

这样的“找回‘主语’”神查批评,就发现了高端语言学议题的实在。这是学研浅薄的后学者们难于获得发现能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