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不要阻断自己的思考——唯一正确法则如何能揭示?  

2013-02-04 03:11:56|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分为二,辩证、相对的思辨法则是制造矛盾的思辨法则而不是解除矛盾的思辨法则。解决矛盾的思辨法则,必须是“合二为一”的“统合”思辨法则应用,才是能够把矛盾统合为不矛盾的“一个类别”中来的。比如矛盾和质都是“兵器”。这才是所谓的哲学所提出的问题。所谓“圣人抱一(《道德经》中的说法)”,涉及的就是“知识体系总论”这种理论样式怎样建立的课题。而所谓的哲学问题,所提出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怎样到人类所知的一切,都统合到不可分割的一类中来审查这个“大而无外”的一统体系的发生初端、发展过程和发展趋势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是阻断自己的思考的。首先要建立自己的思辨理智自信并敢于怀疑所有的说法。自信是我们我们成为“最好的”的前提。我们应当有这个质疑一切旧学说的勇气。

寻求唯一正确的思辨法则的应用路径,实际上是在求证贯通所有问题的思辨法则是否能够成立的问题。如果有一种思辨法则的应用是可以对一切问题的回答都是正确无误的,那么我们能够驾驽这种思辨法则来回答问题,我们就已经成为了“哲学大师”。

我说——你说的是人话——这就是一个唯一确的说法——你已无法批驳。这说明唯一正确的思辨法则,实际上表现为唯一正确的表述用语法则。正确或错误问题,毕竟是人际批评问题,没有批评,就没有正确或错误问题的发生。依据正确或错误的批评事实,我们就可以得知所谓的哲学的课题研究范围是不能脱离人际交流活动这个课题范围了。这是我们把握哲学问题的涉及最大范围的基本理论智慧。

——有人说“唯物主义哲学”怎样怎样,你管他怎样干什么?唯物主义是不是哲学,是别人的看法,我的看法就是我的,跟本就不可能被别人的看法所左右。我怎样想,是我的思想自由,谁也管不着——没有特立独行的思考活力,思考就很容易被一些不伦不类的或不明根由的以及胡乱传说的说法所左右——这就会使我们的思考,进入了一个徒孙式程序——就已不可能成为思辨能立独树一帜并自信昭彰的文化学者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所谓的哲学。我只管遇到什么问题就思考解决什么问题的办法。一切学问都是因用而立的,因用成学——这是每个人都要把握好的研学法则。我们遇到的是一个什么问题,它就是什么学,不有人有权规定某种学问必须得叫做哲学。而不叫哲学就不是学问。

我把所谓的哲学叫“总论”难道不可以吗?没有人有权制止你这样说。你就要这样说下去,不听别人的聒噪,这样你就建立起你的“大师风范”来了。

对唯一正确思辨法则的把握,必须要落实为“唯一正确说法”,才是可以纳入人际正误批评的——你自以为是的正确没有公用用途,也不涉及正误批评。这说明唯一正确法则,实际上并是思辨法而,而是表述法则。不表述,就提不出问题,不表述,也回答不了问题。你这样想,就已把“唯物论”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如果“唯物论”的正误不涉及表述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有理由猪是懂“唯物论”的——猪也什么都没说。

我们知道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思,都是有内在关系的,而表述也是与所见所闻所思有关系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认为审查表述语言的应用,是不涉及哲学的呢?要是一个哑巴是懂哲学的,那么唯物主义者就都应当变成哑巴——哑巴哲学大师。

如果我们是认同没有语言文字,就不有一切学问这样的说法的,那么我们就已经懂得了所谓的哲学是应用语言的学问这个道理了。这样来看哲学问题,我们就会发现,其实哲学不是很难研究的学问。这就叫难了不会,会了不难。

非得拿一些旧学说法来提出问题,时间、存在、真理却胡乱讨论一翻,结果只能是讨论的是什么,你自己也搞不清楚。近百年来的所谓哲学研究,就是这样胡乱讨论,胡猜乱讲的。百年之久的讨论也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来,要不是脑子用错了,还能有别的原因吗?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知道的不去胡猜乱讲——做学问就这么简单。


如果唯一正确思辨法则是可以成立的,那么它一定是必须要落实为唯一正确表述法则的。如果我们认同了这个说法,那么我们就可能发现一个哲学研究中千百年以来一直都在犯的错误了——不承认语言应用事实,并且不认为正确或错误是说法问题。这是不是唯物主义者们,很弱智的一个错误呢?

回头看人类的文化理智发育历程,当然是一个很弱智的历程,就连宣传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都让宗教信徒们都给烧死了,就连当前的军备竞赛,也是极为弱智的——难道不是吗?

人类的弱智历程还很长——你这样想并这样讲,所讲的就已是“大师级”的警醒人类的言论了——这与你懂不懂“哲学”二字所表述的是什么又有多么大的关系?人类文化理智的发育进步,就是不断地颠覆过去的弱智说法的。好好说人话,说自己的话,从用语言提出问题,到用语言来回答问题——这就是颠覆不了的唯一正确思辨交流法则。

如果学不好用不好自己的母语,在理论文章写作中滥用语言的人懂哲学的话,那么“哲学大师”就应当是一头不会说人话的猪。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