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学府——是门户开放激活学识主张,还是闭门独享管治教育特权?  

2014-11-29 02:38:44|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高端语言学谬论。华语文化中自打有了“共和”这个约用的国名说法以来,弄权欺法和“府第”,就已经倒闭了。因此当时的智者们声言“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人民”也就从此不再是“人民”了,而是被法约赋予了发言权的“法人”。这是华语文化中“法学”智慧的初萌。然而对于“政府”、“学府”、“管理”、“教育”、“领导”、“代表”、“法治”、“宪法”等等法权垄断管治滥言的延用,又同时证明,法学智慧的初萌,还仅仅是极少数文化学者的先声,这些极少数倡导“新文化运动”、发动“文化革命”的智者们,还面临着封建法权文化滥言延用成习,难于从人们的脑子里清除的窘境。这就使得颠覆了封建皇权的新贵们,虽然是张扬“三民主义”,而“三民主义”却不是被激活的学识和主张,而仍然是“官”、“民”分割表述的封建文化滥言,仍然是还没有学会活动言论来表达“主张”,滥用了一个学研不得法的夹生言论“主义”的学术事实,并引发了“问题与主义”论争。“问题与主义”之争,实际上是活用学识的前沿学者与刚刚登台的权统新贵们保守特权的文化滥言的批评交锋。随着军伐暴力欺法政权的确立,这个交锋也便结束了。新一代法权垄断统治的“府第”就诞生了并被称谓为“民国”;而实际上却实实在在地是军伐弄权欺法的法学智慧初萌而又被践踏了的“法国”。我再次重申,这是纯纯粹粹的高端语言学问题。

浅学的弄权欺法的文化奴才和文化奴隶们延生不绝,“怕人话”的法权垄断文化看门狗们对人话“敏感”的抗拒公益调和言论的“审查”就难于禁绝,因而我的语言学批评论文也便一定会遭遇不知死活的文化小瘪三们的禁言。其理由很充分——不符合智不全的文化狗杂种们的弄权欺法“规定”。这正是我拟定“是门户开放激活学识主张,还是闭门独享管治教育特权”议题的启蒙不学无术的文化小杂种们的用意所在。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直至当下,不法政府体制所包养的所谓高等学府中的名份学者,对学术的腐败往往是幸灾乐祸的。这不仅是我很清楚的问题,也是法权垄断当局非常清楚的问题。尽而也是弄权欺学的网络封建文化看门狗们很清楚的“不由自主”问题。

在当前的法权垄断统治下,名份学者们稍有学识积累也不敢讲“抗上”的话。这是一份受管治的学术压抑。法垄断统治发言人浅学胡扯。这是一份无知无畏的弄权欺学狂妄。对无知者的“重要讲话”胡扯无所批评学术现象,显示了名份学者们的学研失法和放弃学术责务担当的大体学研状况。这应是学界的耻辱。无知者无过,知而不言却是学术犯罪!


前沿学者对“重要讲话”胡扯和学界的乐见胡扯,有法理要申张;管治者当局誓不与学界合作。学府门第高,并乐见“重要讲话精神”中的胡扯学术笑话,那么学界的文化良知也便沦丧于府第了。法学智慧初萌,清扫法权垄断文化滥言不容易,弄权欺法很顺利——其根由就在于要保守几个违背法学的公正的弄权欺法滥言的延用。哪怕被逼上门来、被骂了祖宗,也死不悔改。

我们已知五四新文化运动大体是热血青年们有作为并与所谓的政府相抗的。被逼被骂之下,法权垄断统治和被统治的名份学者不作为,我责骂你们的言论你们也听不进去,那么我去启蒙热血青年会怎样?显然是一但讲清保守几句法权垄断统治滥言的原因,必定群情激愤并群起而张扬学识的。然而我近年并没有去启蒙学生而是到所谓的学府所创办的网站上来搞学术批评,就已是给府第留机会、留面子的了。


我已有可行高效的办法却未实施,就在于留有了余地。我在网络中尖锐地批评府第,是因为你们的学研失法和无所担当。如果你们是能够自省并有所担当的,就不会丧失合作机会,被我在论坛上逼迫,却大体都在“装死”了。学术合作是学术批评的生命。没有批评也就无所谓是非对错。这是你们府第新贵们面对的学术良知反醒问题。

我没有去启蒙学生,并不等于你们无所作为地混日子是可以长期混得下去的。我给你们这些徒孙式学者们留有了余地,你们要是还不知谦虚向学和担当学术责务,你们也便只能体验我去启蒙学生所发生的“意外”了。

我已好话说尽、耐心用完。当局和当局所包养的文化犬奴们,你们好自为之!

我要是放弃你们去启蒙热血青年,你们一定会面子扫地并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相抗错害。高等学府中的犬奴乐见当局胡扯的学术笑话,法权垄断统治当局蒙昧于无知无畏的“说了算”狂妄,不仅我们的文化会败坏下去,你们的文化人格也便一并败坏下去了。这不是“政治”滥言所讲的问题,而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问题。我的近期帖子你们是可以读到的。我给你们留有余地,你们该自省了!


——这不是“威胁”。我在网络中明确申明“逼上门来”你们无反应,我这个活人就会上门去问责——我给你们留了面子、留了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