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胡诌法权阻断了法学——“香港白皮书”中的言论有错吗?  

2014-06-13 03:42:3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无权审查我的言论权。对我的帖子,你们装瞎就行了。学术问题涉及的是全人类公益问题,不是我抱着你党妈跳井。你把你不由自主的奴性去除一点,死不了人!

 

“香港白皮书”是对“一国家两种制度”,和“港人治港”浅薄言论的进一步浅薄解说。“国”是一个军事割据范围的通用名,而不是法学用语自不必说;只说这个“制”字和“治”字所表达的义项,就潜在着“不调和”的法权垄断管治意味,并且是违背了“共和”主题的言论。我这里所讲的是纯粹的“文法语言学”问题,与所谓的“政治”这种法权垄断管治文化言论垃圾所表达的统管诉求不是一个议题范围。我所讲的是法学语言的学用问题。

“制”字所表达的义项是,“法”是由“人”来“制订”的。对“一国两制”表达的交流内容作精确提取,可得“一个军事割据范围中,被许可存在制订两种管治法”;而港法,要受陆法约束。因而说,“港人治港,必须纳入国人治国”的统管之下;而港法,不能适用于陆。

“制”字说明了“法策”是由人来制订的,但却没有说明“法策”的发生程序是要约过“调和约定”程序的。这样“留半句”的“制度”一词的应用“巧妙”之处在于,保留了港法“被纳入一统管治”的余地;因而“港人治港”这个说法,还可以被纳入“宪法(命令法)”一统管治之下。

对于华语文化法策史来讲,皇权统治之所以频繁倒闭,死而复生并恶性循环不止,就在于其“法策”是“制度”,而不是“公约”——制度是法权垄断统治者们有权“制订”的,而“港人”也要如法“炮制”。这就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所表达的“法权垄断”主题。

华语文化虽然已从封建皇权统管下解放出来了,但法权垄断封建欲望,还没有从文化中清除。这说明对以“共和”为法理纲领的法学智慧还没有达成广普周知。正是因为如此,华语文化中才没有完备的法学。

对这个法学言论必须要适从“共和”主题要求来应用的“文法语言学”学识在法学上的应用蒙昧,十年来早就愁死我了。“共和”法约秩序中,没有领导被领导、管治被管治、教育被教育的法权关系。而“香港白皮书”中之所以会滥用语言,就在于“政治”、“法律”等这些法权垄断滥言在“秘密”地告知人们——不论什么事情,都必须要有人“说了算”,把一方纳入一方的管治之下;此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共和”一词挂在头顶上近百年了,其作为法学的纲领,还并没有教会华人学用法学语言。

所谓的“两种制度”是指,一种是法权垄断统治者立法(‘宪’命令);另一种是通过合议约定而成为共同信守的“公约”。把“公约”纳入管治之下所要澄清的问题是,“公约”只在港内有效,并不可违背“爱国”主题。当爱国与爱人类发生冲突时,法约必须要适从“爱国”狭隘情志。

在我看来,“香港白皮书”所道白的正是法学智慧的浅薄。由于跟风胡诌“逻辑学”、“哲学”,遗失了优学传统文化成果,当前在两岸三地,皆找不到法学智慧发育完备的法学学说成全完备的证据。这是华语文化几千年来在法权垄断管治之下禁言“敏感”问题最可悲的“文化衰退”现象。晚清以来一百多年的屈辱史,由于文化的朽败,暴力权统滥言驱动着人们内心的非“共和”诉求滋生,并到处制造着不调和是非。文化衰退所造成的“诲淫诲盗”灾害,当前还没有结束。“共和”秩序,当前还是名实不符的。

我无法按奈我对文化朽败还在延续的愤怒——我试图教领导管治者们学说调和的人话,竟然比教猪学狗叫还难!


教会中国猪说“提供法约秩序安全保障”难了——他非得要放“全面管治权”猪屁不可。放了猪屁,还怪别人解读不周——冲击立法会不怪放了猪屁,而怪他人没能把猪屁品出狗屁味儿来。

拿“战略”军事用语当外交策略言论来应用,是不是文化瘟猪们干的蠢事儿?没学会说通俗人话,却非得垄断法权胡诌不可,并且对“敏感”言论批评不得——我怎么出生在了这样一个猪犬横行的时代!

放了个违背"高度自治"的屁,引发了冲击立法会事件,却不知自己放的屁是臭的___"中国特色舌毁主义"文化瘟疫何时能休!

谈一点文法语言学常识,网络删禁、出版社拒绝、杂志社吓破了狗胆,通过党组织上呈学研成果被告知“无义务”,出去讲学遇到的是要审查党妈赐封的名份。华人学界中国猪,还能学会说人话吗?!

——————我的党妈,你都养了一些什么样的文化看门狗?!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