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其上不(否),其下不昧——前沿学者必须要进行严厉的批评责骂  

2014-06-15 04:15:31|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学者管治学术是法权垄断文化的历史文化病根,这个病根挖不断,生活秩序调和法策之树,就是一株病树。这是一株小数人坑害多数人生活的法权垄断文化瘟疫之树并苟延败局数千年了。其败局的必然病因,以对“敏感”舆论实施管治为证据


  对文化败局的苟延维系,前沿学者必须要予以严加责骂,责骂应分四个级别:


  一是对尚有向学之志,但却学研谬法的“半瓶醋”们,依据其错误言论进行严励的学术责骂,以责其不知慎思谨言。
  二是对言不对题的文化吠犬,跑到你的领地吠叫进行祖宗八代不择言论臭骂,以表达对贱奴人格之愤怒。
  三是对法权垄断文化滥言和法权垄断生活秩序的强列愤慨,择“敏感”言论来剌激法权垄断文化奴隶的反思;以利打扫文化奴隶们装了满脑子的以“马可死”、“孔老二”、“党妈”等当托的代、领、管、治、教等文化屎屁。
  四是对复制延续法权垄断管治统治机制的不知死活的文化奴隶贱不知耻管治学术现象的责骂,以利骂醒一两个还稍有学识的管治学术的文化贱奴良心发现来谋求与前沿学者达成言论权伦理秩序合作约定,从而解除法权垄断管治机制在学术上的复制循环。


  对这些问题我已重复十年之久,早已厌烦之至。但还必须要继续骂。骂不醒中国猪,“中国特色文化猪圈”就无法拆除。如果一个论坛是文化猪圈式法权垄断管治文化的复制机制。这个论坛里就只有两种人是衷情于这个文化猪圈的,一是猪圈里的猪,二是猪圈的看门狗。


  一种文化的进步体现为对思辨解说依据的证谬并全面重构话语系统。话语系统的颠覆重构,引导生活秩序的全面重构和法策言论主题的永久改变并达成公信不疑。最终的法策言论主题改变结果是对“公益”主题的确认无误,对“共和”情志表达的精确无谬和调和言论的调和实效的可行高效确认无疑并约定为公行法策。


  优学伦理秩序还没有建立起来,说明人们对学术责骂就还没有知耻。一个学研浅薄跟风起哄却不知耻的文化人群,甭说对甲午战争以来120年的屈辱的发生原因搞不清楚,就是边他所受到的责骂是他跑到别人的帖下胡说受到的责骂还是在论坛上讨论学术问题受到的责骂这一事实,也根本就搞不清楚——所以他才会在我的帖下跟帖乱放猪屁挨了骂,却要跑到浅学弄权的斑竹那里去告刁状——我请你到我的帖下来发贱的?你在大街上耍流氓挨了嘴巴,要找警察叔叔为你做主?


  有向学情志的网友必须要有论坛言论伦理秩序公正责务担当,骂不醒中国猪,中国猪落后挨打的贱命就还没有结束。学术问题完完全全是语言文化学术范围,与军事割据和法权垄断之“国”有关,但却不是“国”议题——“中国猪”之所以能获得“中国猪”光荣称号,就在于长了一副“国脑子”,以“国”为思辨解说主题的脑子,与猪脑有一拼,并一定拼不过猪。

其上不(否pi),其下不昧____一种文化中如果缺失了前沿文化学者的责骂,浅学文化瘪三们对他的猪脑是怎样遭遇了法权垄断文化瘟疫的,就永远会希里糊涂下去。

  本是一个被剥夺了法权的文化奴隶,却偏偏学着法权垄断统治者胡诌代、领、管、教等滥言和译述粗劣的“逻辑学”、“哲学”等议题错谬文化垃圾言论——你想当一条法权垄断文化的看门狗,也总得能排得上号吧?

对于任何一种学识,如果研讨许多年都难于达成共识,就一定是有严重错谬问题还没有澄清的。学识是因用而传续的,不能依据学识功用来审查学术问题的思辨解说法,百发百是错误的思辨解说法——都搞到不知哲学有什么用的地步了,还有什么搞头? 

一切学识都要回归通俗才能达成广普功用。所谓“大智若愚”、“大白若辱”、“大辨若讷”、“大器晚成”讲得就是这个道理。学术问题澄清了,就回归通俗并屏蔽那些艰涩的谬题了。执意回答百年甚至千年之久说不清楚的问题,只能越搞越糊涂。不知道提出议题的始因和澄清问题的功用,所执着的议题就百分百是错误的。文化学术批评史中遗存的谬题是大量实在的,谁能证谬而不是证明其议题,谁就能达成学研突破。所谓的“哲学”也必须要被证谬才能达成“浴火重生”。这才是“严加责骂”的必要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