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学术批评用来调和生活,赶非法统治者下台。被包养的文化贱婢不敢为。  

2014-07-16 01:09:29|  分类: 文化有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文化的腐败衰退,一定是跟风胡诌,不学无术的文化瘟疫流行的缘故。这正如叶公好龙——搞不清有什么用的扯蛋学舌问题,被包养的文化贱婢个个都跟风起哄;一但学识的功用得到了落实,却个个都吓破了狗胆——原来学问,是用来改变文化贱奴命运,“造反”的!你说他能不能吓尿裤子?

被包养的所谓专家教授学者博导,为了被赏赐的那一份狗食,吓破了他的狗胆,他也不敢“造反”。狗要是不给主子看门,就得不到那一分巴结来的狗食。因而必须要为‘维稳’,做出他应有的文化看门狗贡献。为此他宣过誓,他要跳槽当科学家去追求真理,为搞不清所以然的共产主义出卖一生。就算算我能逼死他,他也不能真做学问。并且必然会剥夺我的言论权。

我的所有学术帖,谈的都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问题;但十年以来,网络中已有百处剥夺了我的言论权——“怕人话”的一个文化人群,只能并永久是一窝文化瘟猪!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