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给"粉"和"愤"孔、马、毛、邓以及"文革"、狭隘学说等的言不由衷者们提个醒  

2014-07-29 23:48:03|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反儒"、“反马”、“反统治者”的言不由衷者再上一课 (原题)



 


儒学与马可死主义一样,法权垄断统治者拿来当托的“舌毁主义”言论不对劲,与孔老二和马可死关系不大。这正如有人打了你一扪棍,你不该去起诉“棍子”一样。
反儒与反法权垄断统治不一样。法权垄断统治的办法不仅仅只有拿儒学当托这一个招法。拿什么学说来歪曲胡诌一番,对于反儒学不反极权统治法的文化奴才而言都能取得一样的效果。拿儒学当托儿是极权统治办法,但却不是极权统治办法的全部。“一分为二说一半”的脑子,必然会把“反对不合理的秩序的延续”胡说成"反儒学"、“反腐败”或“反统治者”。"腐败份子"和"皇子王孙"们早已死了千千万了,你怎么还没有过上调和的生活?

反对狭隘的学说不对,反对法权垄断统治者也不对。当前的现实生活问题主要是一些浅学无能的官后代们,仍拿着儒学、马可死主义等当托儿来违背确权公正程序垄断法权胡乱管治。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不是反儒学,也不是反马可死主义,进而也不是反极权统治者所能解决得了的;而是要解除虚托偶象垄断法权的极权统治法。而反对虚托偶象垄断法权的统治办法,也不是制止法权垄断统治者胡作非为(学术不背枪杆子,制止不了),而是要通过学术合作来彰显周正的学识,进而通过广普学识来形成对法权垄断统治者的强大舆论压力,迫使法权垄断统治者们放弃虚托偶象垄断法权的欺骗办法,与学界达成约法筹策和法策执行合作,共同谋求通过学术约法来修缮法约的可行高效的公信办法。
  跟风起哄反儒学,与不仇"日寇侵华恶行"而仇‘日本人’或‘仇汉奸’一样不一样?

法权垄断统治的恶性循环,几千年来只有一招儿——找个托儿来作为法权垄断统治权的合理解说依据。什么真龙天子、有道明君、民为邦本、马死主义、为民服务等等,这岂是“反孔”、“反马”、“反统治者”能够解决得了的问题吗?
  ——文化学者起码要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自已没有周正的主张,而胡乱反这反那,反到老也只不过是一个在学术上既上不去马,也拉不开弓的臭嘴婆子;或被打了几个嘴巴就理屈词穷了,或与文化垃圾言论捍卫者纠缠作一团,呈现出学术流氓打群架的景象来。

儒学和物学垃圾言论可以冒充法策言论得以流行,是因为被包养的所谓学者皆是一些无良谬学之徒。跟风起哄捧儒学与跟风起哄反儒学的差别并不大。搞不出周正的法策学说来,法权垄断统治者们拿什么样的垃圾言论都能埋葬人们的智慧。

孔老二死了两千多年了,马可死从来也没有写过你们所谓的“汉字”,你们骂得着人家吗?当前的问题要与当前的人谋求解决办法,你把文化古人和外国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孔老二办过学,招你惹你了?马可死写过工业经济资本论,策划过工业合作“舌毁主义”和“共惨主义”的“随便拿”生活秩序,与网络时代有什么关系?法权垄断统治法既不是孔老二的杰作,也不是马可死的策划,而是当前党妈所要极力主张的“坚持领导”法。你自己还不具备策划更好的调和生活秩序的策划能力,那么你的批驳就一定是思考不周全的。你自己不具备“一杆子插到底”的解决问题策划能力,怪儒学、怪马可死主义、怪统治者就都不对。中国猿人更愚昧,你怎么不去怪中国猿人的叫声不够好呢?!

遇到问题从自身找原因,永远都是可行而高效的办法。文化学者也不能例外。成全了自己的学识,才能具备轻松解说批评一切学术问题的批评能力;达成了前沿学者群的学研评优学术合作,才能彰显出周正的学识来。

仅仅成全了自以为是的学识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要谋求学界的学研合作并通过学研评优合作来彰显广普学识,这样才能使文化公众共同提高学品修养和批评能力,在各行各业、各个层次范围上来共同解除虚托偶象垄断法权的谬法、谬策,对生活秩序的改善有所作为。

解除法权垄断,并不是谁有更高的权力都不对;也不是有没有能力都要有平等的权力。而是要使能力的实有和执行公务的权力达成对应;使约法筹策权公有、公信,使公务执行权委托序程序公开、公正。


  ——倡导学术合作,解除舆论管治,彰显前沿学者群的辅学作为,是向学者唯一正确而必由的有为之路。为了建立学术评优伦理秩序,避免浅学者胡诌法策,每一位向学者都应不避“骂人”嫌疑而“骂”遍网络并不怕被封杀言论权。国管、网管违背法权公正原则管治舆论和学术批评,并进而造成浅学者吠学胡评的学品乱伦,才是华语文化学术瘟疫流行不止的原因。学术腐败前因不除,文化瘟疫流行后果不止。

不知什么好,只管批评什么赖;看什么不顺眼,就要打烂什么;只管破坏,不管建设;这是不是暴徒的行径?

醒醒吧,同我一起“骂”——对于法权垄断统治法,在文化上“骂”不醒,就还会共同蒙受落后挨“打”。任何法权垄断统治的倒闭前因,都不是军事暴力统治不严密;而是愚蠢的言论,构成了失调和的法策;任何文化的衰退,都不是缺失了学研诚挚的学者而是缺失了彰显周正学识的学品伦理秩序。学品乱伦,法策必失调和;法策失调和,大家就都没有好日子过。“宪(命令)法”不解除,就不可能发生调和法策。


跟风起哄反儒学、反马可死主义、反法权垄断统治者的言不由衷浅学之徒,即使有周全的调和法策摆在面前,也如同废纸一张。我透支健康所成全的“三公法案”已摆在这里多年了,可在你们偏执的情志下,能引起关注吗?不知自己要干什么、想干什么、会干什么,跟风胡扯一辈子也不可能成全自己的学术批评能力和约法筹策学术合作智慧。

——愁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