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脑子跳槽”——关于宗教、科研和管治滥言的文化墓葬。  

2014-07-07 21:58:23|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发于网络哲学协会)在华语文化学术批评史中,少有文化学者及其作为;而对学术批评史上有所作为的学术批评著作,当前的所谓学者们,已大体都读不懂了(请参见《学界中国猪读不懂《道德经》、《论语》》等文)。而对《说文解字》这样的入门学说,也已无人具备修缮能力;也根本就谈不上《文法语言学》、《法学》等高端读书识字、批评学识的学说的成全了。就当前的网络文化主题论坛来讲,已偏离了文化言论学用统观主题,用“一分为二分”的脑子试图研究言论的指示内容的“真实”的“无言教”信徒们,仍是绝大多数。因而所见的景象是,已少有人遵循读书识字法理了,偶有一两个关注读书识字常识的文化学者,也大体上是在胡诌脑子里的“概念”、事物关系“逻辑”。一是要把学识搞成私脑子里的独夫见解,二是要把学识歪曲成人际交流活动事实以外的“客观事实”,因而也不必交流商讨并达成共识了;随便胡扯科研问题和鬼使神差的聪明思路,就已涌现了一批“天下第一”的学者。到处都罕见周正的学识,只有去托儿所接送孙子,才能见闻实实在在地辅导读书识字的声音和景象。

在‘无言教’信徒们的“形而不上”思辨解说法应用这下,言论的用途就已不是用来表达人类的情志和约法、筹策、确权、励能的了。一句人话说得对不对,得用“真理”来衡量——不必管这句话是否符合词法、句法、章法、文法等学法用法和法学法理;死讫白赖地“追求真理”、争诵宗教经文,无视言论表达诉求的学法用法综合功用,不会读书、不会撰文,就已成了普遍现象。文化的腐败,大体已成了宗教文化、类宗教科研文化和法权垄断管治文化的“专利”。多少次落后挨打,也不知耻。

宣昶玮要超“龙树”,扯宗教问题;

江雪在胡诌“唯物主义”;

哲平的“天人合一”在“刮风扬沙”;

王瑛豪已成全了“双羽四足”的“鸟兽合璧论”;

chmhiee在学着法权垄断统治者瞎掰“治国”方略;

……

这些言论,已大体都脱离了文化学术批评,自成一家之说了。你想依据其言论的学用不周来进行学术批评吗?对不起,他会告知你他所谈的问题,不在言论学用法批评主题范围内——不论言论对错,他脑子里的想法都是对的——言论学用法错了有什么要紧的?

我十年以来在博客里标明,“给专家和领导补习文化常识”,所要补的一课就在于确认人际交流事实,在言论学用法批评中来成全学识这一点常识。然而这一课给谁补,谁就会“发癔症”。一则是“领导者”已是“老大”,其“重要讲话精神”批评不得;二则是言论学用法谬误者,不许可别人误了他自闭胡诌装聪明的机会;因而我也只能是任由其胡说。

周严的思考成果是以结构严谨的语言文法结构为载体的。严谨的学术批评言论,是以言论学用法正误为批评依据的。一篇学术论文写的好不好,要依据这篇论文的言论学用文法结构来批评。然而浅学之徒却要拿他的‘脑袋’来担保,你也就没法批评了——除非你先把他的脑袋割了,再来批评他的论文——当他摸不到自己的脑袋时,才能摸到他的论文——否则他一定会跟你死赖硬扛。其死赖硬扛的言论,不仅能证明他自己的脑子聪明,还能证明我的批评言论,问题出在了我的脑子里。这就叫做“脑子跳槽”——对学术论文中的言论加以批评的言来言往,变成了俩脑袋死磕。

在华语文化学术批评史中,对这种“脑子跳槽”的文化现象,早已有了周知的批评为“日用而不知”的说法实据。然而他早就读过“日用而不知”这种说法,但他却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于是就发生了他在网络上发了一个帖,却不知自己是个“干什么吃的”这种网络文化现象,他还以为他把自己的脑袋开了瓢,“咣当”一声就扔到了网页上呢——你敢批评吗?你要是敢对他的“脑袋”踢一脚,并对他脑壳里的“思想”踩一脚,你得做好担负刑事责任的准备。他不仅要疯狂地骂你,还会声言要“杀了你全家”——这是我上述举例的网友中,已让我见识过的言论了。

文化学识是用来交流融通的,网络交流活动中只有言论学用法正误事实。文化学识中的科学学识和宗教教义,也是用来交流融通的;科学学识中的科研问题,是用来辅导人们进行科学探索的言论而宗教中的言论是引导人们信从宗教教义的;拿着科研辅导言论和宗教教义当作文化学识融通言论来批评,批评的议题就已不是文化学术主题了。对这一点的蒙昧,正是宗教言论和科研言论在网络文化学术主题论坛中大放异彩的原因。这个原因,所根由的更深一层原因在于这些浅学之徒们,对于科学知识和宗教教义与文化知识的部分和全部的关系还没有辨析解说清楚的批评能力。

没有文化就没有宗教和科学。文化的早期发生构成了宗教文化,但却不等于所有的文化都是宗教文化。科研探索发现能力,基于文化学识传续能力。没有文化学识的传续,就不可能发生科研探索活动。人类历史上的任何“科学家”,都是首先获得了读书识字的能力,然后才有了探索发现能力和探索发现科研成果的。还没有搞清楚语言文化与宗教和科研的发生关系,正是在网络中胡乱贩卖宗教言论和科研言论的浅学之徒们,还没有突破的思辨解说能力成全的障碍。对于这些浅学之徒,他们对于“神创”、“唯物”、“人本”思辨解说法转换应用在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史中是怎样的情况,还根本就不具备审查辨析能力;因而才搞不懂他自己作为人类,该怎样通过读书识字来学好用好语言,以避免发生人类的话语所表达的却不是人类的情志的滥言被不加思辨地滥用——如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九个字的组合应用法还算是写下来的“人话”的话,那么写出这样的“人话”的人,就一定是文化学识浅陋的。能写出“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词句来,其智力水平与猪有一拼。

宗教文化与科研文化也在文化 研究议题范围内,但宗教问题和科研问题,却不是文化问题;文化问题包容了科研问题和宗教问题,但其议题范围却大于宗教问题和科研问题;文化学术批评议题可以涉及科研问题和宗教问题,但文化学术批评的主题却是不可以用狭隘的宗教和科研议题来一统命题的。拿着部分当全部来胡扯,正如“男人”或“女人”不等于“人”是一样的读书识字问题。“白马非马”讲的就是这个批评“读书识字法”的常识。

公用的,言论的部分和全部表述关系的组合应用法,构成了人类公有学识传续法因果链。有了公有共识的读书识字法,是人们可以达成交流的前因。脱离读书识字事实和交流活动事实审查的学术论文,都是偏离了文化学术主题的论文;脱离了读书识字事实和交流活动事实的学术批评言论,都是浮泛跟风的浅薄言论。

文化学者之间进行学术批评,要有统观的学研高度;不能达成统观文化言论的功用,不能依据一篇论文的主题来进行周严批评,就一定会引发“学术流氓打群架”的批评景象。这也正是当前网络中已涌现出了一批“天下第一”的学研偏执“苦嚎”学者的常见现象。宗教独夫、科研独夫、学着法权垄断统治者乱谈如何“治国”的独夫,一抓一大把,一装一麻袋;而依据文法来批评论文的撰文法正误和依据人类共同的美好愿望这个文法主题来批评言论正误的文化学者却极为罕见。

言论的主题是人际的交流诉求,人际的交流诉求不在神仙佛主那里,也不在宇宙中。试图脱离言论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励能调和功用来写文章和批评学识,其猪脑要不是被驴踢了,就一定是被马踢了或被骡子踢了——他自己脑子里的“马可死主义”,到底是“驴可死主义”还是“骡子可死主义”呢?吃下去的“饭”,变成拉出来的“屎”;对言论的学用不加辨析,宗教信徒和唯物主义者,就都变成了“吃饭拉饭”的顽劣不化之徒。吃下去拉出来的“饭”,还得接着吃;代际轮回学用着“别人的话”;表达的是宗教情结、科学追求和法权垄断管治诉求。

对于丧失了活用言论能力的所谓的“文化学者”的脱离文化主题,胡扯宗教、乱谈科研的言论,我称之为“猪屁”、“狗屁”,一点都不过份。 对还搞不懂文化言论的综合公益功用的情志偏执、理辨狭隘、撰文法错谬、跟风胡诌法权垄断管治法策的所谓文化学者,我称之为“华文学界中国猪”,一点也没有委屈他们。

所谓的“哲学”议题的提出,是以一统所有学识问题为一个发生因循关系链条为立论前因的,搞不懂一统所有学识并证明学识发生因果链之后有什么用,就去跟风胡诌,并乱谈胡扯一辈子,也只不过是跟风起哄而已。诚挚学研并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跟瞎嗡嗡的文化苍蝇是耗不起的。他认为他有跟风胡扯的发言权,并有权到你的帖下来吠学;你要是在你自己的学术主题“领地”下不骂他,就等把自己的学研成果扔到了粪坑里;满论坛都是学研不得法的宗教、科研垃圾议题和法权龙断管治滥言,你却不能进行周正的批评和严正的责骂;那么就是你的学术犯罪!这样的学术犯罪,与一个游泳健将见到他人落水而不施救,是一样可恶的。

对于一个猪圈,有人拆出一条出路来;里面的猪都会跑出去,不会剩下一头;然而对于跟风胡扯的文化奴隶们来讲,你把文化猪圈的四面阻隔都拆光了,拉他出原有的文化猪圈的围困范围,他却会疯狂抗拒,并且还会咬人——文化瘟猪,就这样变成了文化疯狗。

这才是文化学术主题论坛,在网络普及以来,无限重复着早已证谬了学术问题,浅学的文化瘟猪吠犬们争当“天下第一”的“大师”并批评不得,满论坛宗教、科研谬题和法权垄断管治滥言早已成了主流的文化朽败实情。一但有人告知网络文化猪犬们“部分不是全部”时,文化瘟猪、文化苍蝇、文化吠犬们就会倾巢出动、骂声四起——不见言论懂“概念”,不会批评懂“逻辑”,撰文无法懂“哲学”,抗拒批评成独夫,不懂法学党有理——你敢批评他的言论,就是在“骂他”,其必向浅学无法的学术管治者们“恶人先告状”——我等苍蝇到某个主题帖下去嗡嗡几声,竟然遭遇了“苍蝇拍”和“灭蝇气雾剂”——死得惨呀……鸣哇唉呀——冤!

 

读书识字写文章,是很深的学问。一句合法入理的话可以让一个人受益一生,一句诱人以权利的怨愤言论可以引发一场战争;然而一篇好文章,却是要经历千万年的学识积累和传续,才能由一个学研得法的学者来成全的;而这个撰写出一篇精品文章的文化学者,却一定不是所谓的“大师”,而是与大家共同承续文化学术史上的诸多学术批评成果和法策言论学用智慧的“同学”!学识来源于读书识字,学术独夫,早已让拜权拜利的偏执扭曲了学品。

还没有成为他人的“同学”,却已成了“自闭”得法的“独夫”的“天下第一”网络文化猪犬们,你有权发出你自己的声音——在公共论坛上;但你无权跟我的帖胡扯——在我的学术主题领地。苍蝇之所以会遭遇苍蝇拍,是因为你嗡嗡着不合时宜地落错了地方;一群苍蝇之所以会遭遇“气雾剂”,是因为厌恶苍蝇的共识,已许可制“气雾剂”来使用。文化学术主题论坛,如果被科研和宗教言论和法权垄断管治言论所占领,决不是“百家争鸣”景象,而是文化腐朽没落的“哭丧”竟争。脑子跳槽,制造的是文化“墓葬”!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