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涉你爬出“哲学”文化猪圈的小提示——关于“哲”与“易”的联系  

2014-07-10 01:16:48|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涉你爬出“哲学”文化猪圈的小提示——关于“哲”与“易”的联系

《易经》是由周代的所谓“社会科学院”集体创作的。“易”者,“变”也。“易经”者,“变化学说”也。

周代,是一个试图建立联邦体制的时代,因而也是具有了包容各家学说的“纳言”时代。这是引发了“百家争鸣”的前因。把“变化学说”说到底,其最基本的变化法理是“增生和减损”;可以用二进制加减法来喻说,也可以用“太极图”来表示。如果《易经》是堪称《哲学》的,那么我们就可以依据“易”字与“哲”字的变通表述同一学说的命名法,来解读“哲”字了。“哲”的古字是三个“吉”字的合体。这已说明,“哲学”作为一种变化法理学说,并不是要审查揭示“恶变”的学说,而是要排斥恶变来谋求“吉祥”的学说。三个“吉”字,构成了“哲”字,说明所谓的哲学,议题的提出、论述的采证、结论的归纳,都是必须要遵循“吉祥”法则的。这是我们应从“说文解字”的学研层次上,应当作出精确解说的。由对“哲”字的解读解说,我们可以懂得,所谓的哲学所求证的变化法理,一定是往好处变的法理,而不是寻死路的恶变学说。这也是任何学说都不可违背的法则。

易、道、理、儒、法、释、名、哲等亚学说,都是试图成全“总理学说”的文本;然而思路不变,说法不变,学说不变,也便丧失了学识的应变的功用。所以把所有的应变学识都归于最高公益功用的一统之下,这个学说,也就是所谓的“哲学”了。基于上述解说,我们已能够得知,所谓的“哲学”是“应变应用学识和整合学识的学说”了。

“哲学”一词,首见于康梁“公车上书”的“变法”主张文本。更早的用法是引自于日语的一个译述所谓“西学:的“假名”。《读经》中虽有“既明且哲,可以保身”之说,但却没有构成“哲学”一词;而较早由严复所译著的《名学》,也没有采用“哲学”这个命名。对于“哲学”一词的应用成习,大体是“归功”于“假洋鬼子”的忽悠的。在”、“白话文运动”的文化环境下,溜学镀金回来的学者们,争相装聪明忽悠指出已朽败落后的文化缺陷,结果就把不文不白的”哲学“一词,给忽悠得众所周知了。然而对于”哲“字与”易“字的联系,也就大体在人们的思路中断开了。

错过了工业时代的皇权统治文化,对于工业先驱的科研提供“生产资料”的“工业革命”,大加关注。于是”唯物“说法,也便成了时代的应景言论。至于”唯物“是不是马可死说的或驴可死说的,也就搞不懂了。中国人说的是中国话,“唯物”并不是外国字。其既不是外国马可死说的,也不是中国的驴可死说的,而是不中不外的假洋鬼子的“骡可死”言论才是实情。这就是”哲学“一词的“跟风学舌”来源。

《诗经》中所说的“既明且哲,可以保身”,所谈的是,“已经明智就要应时变通活用智识,这样才能保有周正的学品”。这里的“哲”字用法,所述的是“应变”以使其"增益"的主述义项。

所谓的“唯物主义哲学”,对哲学法理的总结,也是最终落实为“一切事物都是变化的”这样的结论的。所以我们当前对所谓的“哲学”一词的解说,也是不可脱离“变”的议题范围和“学”的主题的。不变,就没有问题了;不变,就没有必要成全学说了。不论是什么“学”,都只可能发生于人际交流活动,而没有另外的可能。这说明,给哲学“找对象”的思辨解说法,脑子里装进去的是“哲学的对象”,而不可能是“哲学”。工业“科学”,根本就不是“哲学”。胡扯宇宙自然的所谓“哲学”,只不过是“假洋鬼子”瞎忽悠和文化“阿Q”跟风起哄“闹革命”,错误地应用了还没有约定俗成的“哲学”一词而已。这也正是对所谓的“哲学”争议百年之久也不能达成共识的原因。

交流活动中的可以共同鉴证的“变”,只有言论的变通应用。过去叫做易、道、理、法、名,白话文运动时期的假洋鬼子们,已称之为“哲”了。这一点阿Q是知道的。于是阿Q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薄子(语言文化优学传统)踹了一脚”,跟着假洋鬼子起哄,闹了“革命”。而“革命”,也只不过是“改变”的另一种应时说法而已。

“变”,是“多变”的。吃下去时叫“饭”,拉出来的叫“屎”;脑子里的“认识”,讲出来时叫“言论”。对所有变,都要通过变通言论来说明。见到“真理”一词就去搞科研,见到“世界观”一词就去“观世界”的给哲学“找对象”的文化瘪三儿,是因为长了副看不见言论的瞎眼。这些瞪着一双瞎眼胡扯的文化杂种,见到“狗屎”则一定会扑上去“吃”,然后就吃出了“狗屎观”来!对变化进行归类表述,就有了变通活用的言论。对哪一方面的“变化”遗失了审查,都无法成全完整的“变化学说”的。而”变化学说“,要以“变通言论”为载体。载体不变通,也就没有“变化学说”了。对这个学术要点问题的审查可以让我们确认,“学”,是对学说“文本”的命名,而不是对某种学说的研究对象的命名。

我们审查“哲”字与“易”字的联系,可以让我们懂得,古代的通俗言论,已与当前的通俗言论不一样了。如果是与当前网友公认的中外哲学家交流,你应用了“点赞”、“山寨”、“裸婚”、“卖蒙”等等词语,死魂灵们就是不可能读得懂的。这就是“变”。其变的要领是,与当前的活人交流,要学会变通应用通俗言论。言论不通俗,说明脑子里还有想不通之处。死守几个古老失活词语,已无异于“吃屎”。拉了吃,吃了拉;胡扯一辈子还是个吃屎的货。这可是千百年以来,只有在我的文章中才能见到的,对学识的终端功用提示解说无误的问题。对这个看来很常识的问题的澄清,不能引发足够的重视,那么学界对“哲学”的跟风胡诌,还可能延续一百年。你不再死讫白赖地跟风胡扯“真理”、“哲学”了,才能搞清楚语言学常识,并获得变通活用言论的能力。

 

如果我们是学研执着的,但却还没有搞懂过一切学识都发生于人际的交流活动;而人际交流活动可以共同鉴证的事实,只有听、说、读、写事实的话,那么你的所谓的学研执着,只不过是跟风哄而已。对这一学术要点问题的提示剌激,我大骂华文学界中国猪,已骂了十年之久了。挨了十年骂,直到当前还不知耻的文化瘟猪,也便只有瘟死的下场了。学术交流,不知批评的是言论,而是能把祖宗八代,猪妈狗爹,全都搬到网络论坛上来。这才是奴化统治猪圈文化的可憎之处。

所谓的哲学问题,都是千万年以来,人类遗留下来的,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还没有达成共识的问题。如果对相关要点问题是已经达成共识的了,就已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作为向学之志昭彰的文化学者,你要是把哲学问题看太简单了,一辈子跨不进哲学门槛是很正常的;而如果把哲学问题看得太复杂了,一辈子不知所以地跟风起哄,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我非常清楚在全人类范围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个“哲学家”这一点。这是因为“哲学”一词,还不通俗。学用不通俗的言论的文化学者,跟本就不是文化学者。搞不懂争议百年之久,谁也说不清什么是”哲学“的原因,是因为”哲学“一词是还没有约定俗成的。用还没有约定俗成的言论来跟风起哄,不仅是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所作为的,就连被你滥用言论给忽悠了的后学者们的脑子,也会被你致瘫——这正是我大骂“中国猪”的原因。

我对真理信徒们已骂了十年多久了。真理这个科研所设定的假设求证目标,被不懂装懂的文化小瘪三们所追捧,正是“马可死主义”能够变成华语文化“亲爹”的前因。你要是给真理信徒们批发一些天文望远镜和强子对撞机,这些文化瘪三们会用吗?跟风起哄的文化小瘪三们,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自己会干什么、能干什么、想干什么!

谁骂你,谁就是你的文化亲爹;不是你的亲爹,不会有兴趣骂你!哭着喊着呼唤文化亲爹“大师”,却见到了亲爹不认爹,才是你们跟风胡扯的不学无术的文化杂种们的“缺爹”贱命!你亲爹是“马可死”,你亲妈是“孔可瘟”——你是一个只有死爹、死妈的死葫芦——并还将死八代!

对于诚挚向学者而言,无不是以改变自己为向学初衷的;改变不了自己跟风胡扯的坏毛病,却能具备大开大合的学识整合能力和学说修缮能力,是不可能的。自己变了,自己的交流环境就变了;自己不变,对交流环境的改变也不可能具备发现能力。对华语文化几千年来的法权垄断统治至今未变不具备发现和解说能力,那么你自己的文化奴隶身份,就不会发生改变。“民主”明显是“官”们忽悠你的官话,早已把你贱述为“民”了,可你却还是“爱宠若惊”地跟风胡说——贱民的奴性,已贱在骨髓里!

对于华语文化中,从来都没有成全过法学,从来也没有揭示过法理和公信的法理信据,从来也没有成全过人类共和法策的“不变”事实,你已具备了发现能力了吗?“穷则思变”——你自己还没有搞懂过你自己的文化智慧穷困的原因,装了满脑子不伦不类的文化垃圾言论,你会懂得变化法理?胡研乱学,以穷为富,装了一脑子文化垃圾并到处贩卖不疲;被骂过一百回,也学不会自我反省;你连改变自己的能力也不具备,你还能学会“变”什么——只能把文化常识变成文化垃圾!

对言论学用批评法的变通应用,是学识实有的证据。想拿你脑子里的“思想”、“观念”、“认识”、“精神”来担保,被别人骂死,也搞不懂你自己何以会放了一些”隔着言论“胡扯的“内容形式二分”的“猪屁”的原因。

对于人类,一个合法入理明智的词的约用,是要付出千万年自抗灾祸的体验,才能达成共识的。你以为”地球村“的说法,是某个人偶然发明的吗?“日心说”、“进化论”、“以人为本”等说法,没有流血流泪的过程,是不可能约定俗成的。这就是语言学的“变化”。如果你对一个新的组字成词的词语,是看不到其背后的人类自抗灾害苦难的,就一定会跑到我面前来装学者讨骂;我要是不骂你,说明我已不会把你当人来看待了。

对于人类,法策舆论不变;生活秩序就不可能发生改变。“公务员”如果不是公众所推举的,而是由党妈来任用的,就不可能担当公益责务;谁养的狗,就为谁看门——这是老百姓早已知道的必然结果。这也叫“变”——不由自主地生活,就会变成趋权趋利的被法权垄断统治所包养的文化猪犬。

法权垄断管治下的“变”,与公益法策所主导的“变”,是不一样的。不一样之处在于越变越好和越变越坏的差别。总有人要说了算,法学学说,就不可能得以成全。歪曲法学而实施管治的策略,是“维稳”的“求不变”做法。

变与不变,从来都不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所能关涉的;天上掉不下馅饼,无所作为的文化奴隶,永远是文化奴隶!

成全学说的难点是做人。学不会做人,就不可能成全做人学说。这就是“变”——变不成学研有成的学者,就变不出学研批评能力来;更不可能“变”出周全的法学学说来。

《易经》是“变化学说”,《哲学》是“变化学说批评成果”——批评主题不变,就不可能揭示公通普适于交流活动的公信法理。

学用言论不得法,任何学识都必抓瞎!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