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因此我必须要叫“三公大叔”。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了当前大学文科教材名,大体都实在严重“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滥言,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了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对李银河“要不要看淡一切”的批评  

2014-08-17 06:15:33|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求得淡定的境界,正是逃避公益责务的表现。世事艰辛、人伦混杂、审美疲劳是每个文化学者都必须面对的门槛。迈不过去,就学不会做学者。试图以“超脱”来逃避,正是浅学的表现。 “绝学无忧”才是文化学者的至高人生境界——文化学者得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

文化学者“看淡一切”,是可耻的。

文化学者看淡一切,有其被法权垄断所管治的无奈。言路不通,情志逆冲,学无圆融,伦理败坏。不敬可敬畏,不识调和言;孤愤闭塞,学术荒芜;使尽你浑身解数,仍讨不来人文温暖。这才是你执着于写作的前因。

性学议题,本就是个与何尔蒙结了缘的议题。情是扰动的,理是沉静的,法是公正的,策是调和的。性学不能归属于理法策,也便成了扰动何尔蒙分泌的“激素”——已搞成了“交配学”还不能自知。

 

美与爱是学术批评的主题,学术批评的依据是文法语言的应用是否严谨。学研批评不得法,就辱没了主题。只跟风胡诌美与爱,却不能成全彰显美与爱的调和法策学说,就已辱没了学者名份。学识的要义在于公成、公信、公用、公益。在于符合爱与美的主题。然而只有主题却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成全以爱和美为主题的文法结构法理;进而成全以爱和美为主题的法策学说。我对李银河先生寄予了厚望,希望你在学术合作上有所作为并进而成全一批前沿学者的辅学作为,以突破党脏、陷法对学术成果的屏蔽。学者的有为,在于不惜拼命担当。

《诗经》中说——“既明且哲,可以保身”。这里的“身”,是指担当学术责务的学品人格。

看淡了担当,也便遗失了学识和违背了公益学说。我想,在有所担当的学品人格成全上,我是言中了王晓波的宿愿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