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人类从来也没有成全过应用功能周全的哲学学说也不曾有过哲学家(‘三公法案’辅读稿)  

2014-10-20 02:46:03|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题:

人类可以成全的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是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功能周全的学说。有了应用功能周全的筹策学说,也不等于从始因入手来解决因循相关人类生活问题的可行高效实施法案就能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了。贪欲驱动所养成的文化恶习是顽劣难改的。我不仅已知华语文化筹策学说已达成了完备,还进一步深知关涉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至要筹策学说的辅学广普,已在法权垄断统治下遇到了重重障碍。官们及其包养的学界“名份学者”们是“要面子”的,而他们的“面子”正是他们所张扬的狭隘学说;而不知个中被歪曲为“文化冲突”的玄机的浅学者的跟风学舌和轻率搅局于学术的错害还在其次。仅仅这个“其次”的学术搅扰也足以埋葬所有的学术常识了。这才是人类文明发展迟滞、衰退和消亡现象的恶因。在学术批评上纠正指东说西的滥言是极为艰难的。法权垄断统治者要“治”、“教、“管”而抗拒“共和”,文化奴才和文化奴隶们就会异口同声地跟着学舌胡诌。就连“民主”是骗人的“官话”也不具备批评能力,从文化言论的学用上,就已把法权亲口让给了法权垄断统治。对于依据狭隘学说来传承福禄的法权垄断文化,发生一个字、一个词的优用进步来成全约法筹策能力,都会经历战争浩劫。外辱也好、内战也罢都是其母语文化长期维系着学品乱伦话语权垄断所造成的。这样的人类自抗内耗灾害从古至今没有终止过并还将延续到将来。文化进步障碍的难于解除表现形式,是国际军事割据。很可能会在发生了一场大规模核战争后,人类才会对国际军事割据的错害,达成深刻反省。

在人类自抗灾害之下,人类的文化审美、生命审美、生活审美、人格审美、调和能力审美、自主能力审美大打扣;贪婪之徒被时事造成了英雄,发动战争的战犯们割地立国,垄断法权,打着狭隘学说的旗幡,按着劳苦阶层的头,让劳苦而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们从嘴里吐出一份供养官后代、富后代的作威作福的资用来,并逸养着好逸恶劳、抗拒合作的投机生活无赖人格品性。在这个文化化人的恶性循环程序中,被包养的名份学者们赞誉着一代一代的法权垄断统治者的伟光正“丰功”,歌唱着太平盛世的法权垄断“伟绩”,把每个字、每个词的用法,都异化成了法权垄断统治的管治话语系统。在这样的法权垄断话语系统中起着主导文化功能的言论,是解说依据狭隘学说来垄断法权合理并因而有权“立法”的滥言。其垄断法权滥言之下,所发生的则是歌功颂德与仇怨不满的互抗舆论。这样的文化言论学用状况下,构成了人类文化史、文明史、法策史的文化一统。法权垄断统治从未终止过,承续优学传统文化学识的文化智慧就从来也没有苏醒过。

在遗失了优学传统学识的败坏文化系统中,狭隘学说以及人物崇拜的矛盾纠结互抗文化滥言,不断强化着情感分裂的抗拒合作情志,其生活合作智慧的发育不全病根在于把垄断法权的官们当作人偶来模仿,从文化奴才到文化奴隶,不论是否偏执于管治一切的情志和名份、功利背后的贪念,只要是学用语言,所应用的就必然是抗拒优学传统学识的愚顽不灵滥言。法权垄断统治文化滥言的强行推广和模仿应用,造成了学界用情志偏执的言论来批评言论的学术批评能力障碍,这就使整体语言文化体系构成了一个指东说西的应用功能沦丧的文化废墟。这既是应用功能周全的所谓哲学学说从来都没有成全过的前因,又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中不可能发生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的当前现实,进而也是学研得法并倡导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公正,呼吁学界通过学术合作来约法筹策以解除法权垄断统治的所谓“哲学家”难于登上学术讲坛的文化祸乱病因。

正是因为抗拒优学传统学识的重重障碍的实在,人类文明的发展才会在人类的文化学识积累早已具备了把所有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确权、励能问题都能讲清楚的丰厚程度,但却很难发生把所有的问题都讲清楚的学说。文化策略偏离了优学传统,法学法理就丧失了批评依据(所谓的‘价值标准’);学术批评依据发生了偏差,所提取的理就偏离了调和生活的文明方向;所讲的理不调和,都在模仿法权垄断统治者装聪明,那么情志就必然相抗;情志相抗之下,情、理、法、策互抗言论就构成了一个语言文化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应用功能丧失的文化废墟。这才是败坏的文化中难于发生应用功能周全的学说,也难于彰显学研得法的学者,语言文化常识已几近被剿灭,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已被歪曲为“形而上学”、“儒学”和“马克思主义”无法被遗弃的当前随处可见的文化朽败现象。

网络的普及为学术批评提供了史无前例的便利,然而对语言文化的至要应用功能问题“敏感”禁言,不法网络狂徒疯狂地非法禁言删帖——皇上没急,太监先急;皇上已声言不再着急了,太监还在着急——这是什么样的败坏文化才能“洗脑”教化成的文化无赖人格?对文化学术批评在现实中围堵、网络中围剿、文化奴才胡诌、文化奴隶搅扰的文化环境中,仅存的一点学术常识,也只怕是只有在生活权益上受欺凌的劳苦公众才能在“骂人”的抗争言论中得以彰显了。法权垄断统治,只有在废了文化学术的“武功”的情况下才能得以维持。这才是我在论述这个议题之前,必须要首先讲清楚的“哲学”还没有得以成全过,“哲学家”还没有发生过的文化原因。在语言文化应用功能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应用功能的因循关系思考中我们可以懂得,语言文化的终端交流应用功能是成全筹策学说。怎样才能达成对优学传统学识的承续得法,而不至于大量遗失优学传统学识的文化策略发生了偏差,就必然会造成学研偏执的文化败坏,而文化的败坏又是文明衰败的前因。成全《文化策略》学说学说文本的应用功能,所成全的是主导人类文明良性循环发展的文化纲领文献。文化策略实施法案,既不可谬称为《党章(党徒的信仰)》也不可胡说成《宪法(统治者颁布的命令)》,必须要正义地表述为“文化策略”和“调和法约”来清楚明白地说明文化策略的“为人类文明导航”功能和调和生活秩序功能。这就是所谓的哲学所必须要证明无误的“哲学学说”的终端应用功能。依据我这里已经把所谓的“哲学”学说的终端应用功能说明无误,我们已可知所谓的哲学学说,在我这里已经得到了成全,尚待由学界建立公正的学术批评伦理秩序来批评认可(请参见我的《前思后想中间开花……》一文以达成学研入门)。

 

辅题:

 

所谓的“哲学”,本应是对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办法总论”学说文本的称谓。这一点是一定的。一种学问要是不能让人们学会相应的办法,那么这种学问就是没有命题确立必要和没有学习必要和应用功能的。而任何学问的实在,都根由于学识应用功能的实在并除去实在的应用文本以外,是没有其学问的实在证据的。哲学也不能例外。

模仿言论是人类传续文化学识的常态。读书能力还不周全所模仿的所谓“名人名言”,是引述其言论的后学者们往往不能解读通透的也是常态。浅学者或初学者模仿言论不是过错,而学术批评引述言论却是恶习。学术批评的文化功能,正是纠错“过时”言论,浮泛模仿言论,学用不严谨言论来辅助人们承学得法并获得活用言论“说自己的话”能力。承学能力问题和学术批评能力问题涉及的是两个学术层次问题。能力属于承续学识者个人,学术批评成果则要纳入优学传统并整合成为公益的学说。整合学识成全学说的能力是高端层次的能力,涉及对所谓的“哲学”学说的批评的问题,并不是文科本科毕业或博士生以及获得了个博导的名份就能达成批评能力周全的。百年以来对所谓的哲学的研讨还没有发生达成了共识的学术成果这一点已经证明,在华语文化学术批评中,还没有发生过对所谓的“哲学”中的一系列要点问题的批评能力达成了周全的学者。而脱离哲学学说的应用功能审查来跟风胡扯的学研批评谬法现象,才是当前学界整体批评能力缺失的常态。

很显然,我们研究“哲学”用天文望远镜和对撞机去研究或试图替代科学家去推理揭示物质运动规律,所研究的根本就不是“哲学”,而是“跟风起哄学”。对任何学问的研究,都首先要搞清楚这个学问命题提出的理论意图和建立这种学问有什么用和这种学问建立起来后要怎样使之有用。不仅要搞清楚其对于私学得法有什么用,进而还要搞清楚这种学说的公益功用。这些至要的学术要点问题如果搞不清楚,跟风起哄地去胡乱研究,就一定是不得法的。不得法的研究,只能是胡猜乱讲,并且还会自闭而自信地认为自己很聪明,思辨很深入,解说很正确,已成了哪个哲学家的徒孙。而实际上,能够达到学界前沿的学研批评能力高度,不能专执地下过二、三十年的挚着学研功夫,是不可能成全相应的学术批评能力的。这样来把所谓的哲学问题纳入到学术前沿的学研突破议题高度上来认识,才可能把持好自己的批评言论,才可能避免发生对学术的浮泛搅扰。哲学命题的提出,是以人类面临诸多解说不了的思辨问题和面对诸多难于解决的生活问题以及找不到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约定办法为命题提出的发问前因的。面对所有的问题,当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还没有达到能够给出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解决问题的筹策法案时,就说明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文本,从来都没有成全完备过。所谓的哲学还没有成全完备过,那么人类文化史上也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个名实相符的所谓“哲学家”,更谈不上有没有所谓的“哲学大师”这个莫须有的问题了。一种大一统学说如果不能具备辨析解说清楚所有问题的因循关系和所有分类学科的应用功能,就不能称之为所谓的“哲学”。

在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还没有成全完备的情况下,人类对一切问题的发问,也是缺乏周严的思辨条理和明确的解说依据的。而对缺乏明确周严的思辨条理的问题所给出的回答,也不可能成为对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可行高效办法的回答。不完整的所谓哲学还不是哲学,这就和一个人的四肢残部不等于一个完整的人,还不能叫做“人”是一样的道理。我们对什么是“哲学”的研讨,实际上研讨的是“哲学”一词命名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学说。

 

审题:

我们依据所谓的哲学从来都没有成全完备过这个文化学术事实来回答什么是所谓的“哲学”这个问题时,只能做出这样的回答:所谓的“哲学”,是对一种还没有成全完备的学问文本的“蒙昧命名”。由于所谓的哲学从来都没有成全完备过的学术证据,因而对"哲学"这种学问的命名,在人类文化史中从来也没有在学术批评中达成一个共同认可的约定。暂且称之为“哲学”,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人类是否能够找得到一统解决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的可行高效办法,在人们提出发问时,还只是一个抱着良好愿望的猜想和思辨探索课题。

驳题:

当前华人对人类文化史上的所谓“哲学家”的认定依据,只不过是依据其提出过一些有一定思辨深度的问题和对一些有一定思辨解说难度的问题给出过较合理的解说而已。对这些人类文化史上的所谓“哲学家”,我们当前可以依据他们提出的问题和给出的回答来精确定位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和给出的回答是哪个学术范围,并可以认定其为特定层面的研学先驱者,但还不可以断言他们是“哲学家”。我们自己还从来也没有清晰地知道过什么是所谓的“哲学”,因而认定谁是“哲学家”,都是依据不足的。学研得法的文化学者不可能是那些跟风起哄,没有主见和对批评依据缺乏周全审查批评能力的人;随着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学研得法的学者也肯定是今人而不是古人。学研得法的文化古人已是当前的“过时”学者了。过时学者们的过时学识就不能再拿来用于解决当前的生活问题了。这样来看我们所面对的所谓哲学问题,要点是要面对当前实在的生活问题难于得到解决的承学不得法局限,由我们自己来找到突破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局限的办法。人类文化智慧发育上不能达成突破,解决问题的能力就不能达成完备。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能达成完备,所谓的“哲学”也就不能得以成全。这说明成全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要点,在于承学得法和对学识的传续得法。读书识字的能力还不周全,写作能力就不可能达成周全。写作能力还没有达成周全,讲清楚诸多学术问题的学术批评能力就不能达成周全。不论什么学说,都不是哪个学者所能独创的。一种学说不能达成学界的批评共识,也就无所谓正确或错误。由此可见,没有学术批评,就是不可能有哪一种学说会得到学界认可的。这样来看所谓的哲学问题才能懂得所谓的哲学问题,是学术批评层次上的问题。是怎样交流、怎样批评、怎样认定并彰显学术成果并进而把学术成果整合成学说来纳入广普应用,实现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应用功能的问题。

 

正题:


所谓的“哲学”是一种学说。这种学说是否已成全完备的实在证据是在学术批评上,是否发生了对所有问题都说得全面并正确的“说得对”的说法文本。能够达成“说得对”的学说的应用功能在于能指导人们“做得对”并做得好。我们往往以为说清楚较容易,做得好才更难。而实际上是正好相反的。你想说清楚,法权垄断统治却不许可你说;你说清楚了,被法权垄断统治所包养的名份学者却不会因了担当学术责务来彰显你的学说。被包养的所谓学者们不仅会在学术批评上“装死”或耍无赖,并且还会向统治者告你的刁状。搞不好不仅你的学说会遭遇封琐销毁,还可能让你搭上性命。这在人类文化史上是有无数实例可证明的学术秩序败坏史学事实。彰显全人类公益主题的言论,就是对法权垄断统治的“造反”言论。公益公正的言论,就是对学研不得法的言论和法权垄断统治言论的批评“责骂”言论。而对于华语文化来讲,法权垄断统治文化几千年来精心筹划说教的就是“骂人不文明”的道德滥言。你只要责骂,不必法权垄断统治者及其包养的文化奴才站出来面对,浅学扰学的文化奴隶们就已把你的学术批评言论淹没于“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了。即使“人民群众”没有淹没你的言论,那么法权垄断统治宁可屏蔽责骂而担当“打”的政权被推翻后果,也一定会屏蔽“责骂”劝戒的“敏感”言论,而不可能许可秉承公益情志的责骂言论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才是华语文化的文化败坏的“魔咒”。屏蔽责骂而招来打的恶性循环几千年不止,“道德”也便异化成了文化“奴性”的别称——这才是网络中“反儒”呼声的发生根由。孔老二和马克思没得罪过今人,但被法权垄断统治利用了的狭隘学说,其“精屁”就已沦落为文化公众所认定的“贱屁”了;因而所谓的“儒学”、“物论”也便沦落成了“贱学”——早已与“哲学”不相干了。利用狭隘的学说来解说法权垄断统治是合理、合法的,是不可能经得起学研得法的前沿学者批驳的,法权垄断统治文化如果能够正确对待学术批评,那么不论是官们还是官们所包养的文化奴才,都一定会面子扫地。

所谓的哲学问题的“哲变”,涉及的是整体语言文化现行言论体系的话语依据改变问题。宗教追求神性,科研追求真理,人学张扬做人,文法彰显主题,法学主导公正,策论领航文明。这是不同的应用功能言论系统的不同应用功能。对语言文化的应用功能审查清楚并对各个应用功能言论系统的言论的学法用法都批评揭示清楚并构成一种学说成全完备过程的解说文本,这种学说就是所谓的“哲学”学说。

对于承学失法的浅学者来讲,学术批评就是“骂人”。前沿学者不仅要“骂人”,还要对搅扰学术的浅学者进行驱逐并骂不择言——谁也“骂”不过他——他能把你数十代祖先的贱骨头都挖出来展示。法权垄断统治之下,并没有成全过公正的学研批评伦理秩序并故意纵容对学术批评的“围剿”以维持法权垄断统治,前沿学者就不得不担当起批评伦理秩序公正学术责务。肯“办学术托儿所”来浪费精力,抗拒“形而上”和跟风胡扯“道德”、“天道自然”的文化人物崇拜文化奴隶们,扛出其文化亲师娘、亲师爹、亲姥姥来跟你“过招”,累死你,你也跟他讲不清楚公益优学传统文化传续成“法”问题。

所谓的哲学这种大一统学说的成全所面对的至少有五重几近“必死”的障碍。一是法权垄断统治不肯放弃暴力欺法既得利益和虚名,二是法权垄断统治所包养的名份学者不肯放弃来之不易的一份“职称”面子及相关利益,三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奴隶相信只要是“骂人”的人就一定是没有学问的;四是你具备了把所有学术问题都讲清楚了的能力,试图谋求学术批评合作的诉求也难于达成——被包养的名份专家学者已经成了学界泰斗,不会与你对话;而体制外的稍有学研的学者以为他自己已经成了“天下第一”了,根本就搞不懂没有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就无法成全哲学学说的道理。而第五重障碍则是最要命的障碍——即使法权垄断统治者已知大一统学说得以成全了,也会疑虑成全大一统学说的学者是专门与法权垄断统治者过不去的,而不是张扬全面合作的。“功高盖主”的疑虑已阻断了达成学识广普的合作可能了——法权垄断统治者搞不懂前沿学者成全全人类公益学说,是把与不合理的法权垄断统治合作的问题都一统想清楚了的;并且在法权垄断统治者看来,前沿学者骂骂咧咧,就是法权垄断统治的“死对头”。法权垄断统治者的“作贼心虚”,已屏蔽了法权垄断统治者懂得前沿学者“责骂”剌激的良苦用心的可能;他还以为前沿学者们也有弄权欺法的“官瘾”呢——这才是最愁人的!

“不骂”,法权垄断统治者们飘飘然自以为是,以“责骂”来剌激,则会引发统治者对前沿学者的“恨你入骨”——这才是法权垄断恶性循环几千年来不止的“误解”病根!文化疾患的“病去如抽丝”,早已使文化正义的文明功效异变成了前沿学者的“阴谋”被统治者屏蔽而不可见了。这正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所精心策划谋求的“洗脑”和自洗脑效果。文化公众要是不变成“傻瓜”,“坚持走‘舌毁主义’道路”就肯定坚持不下去。文化智慧发育不全之下的“以己度人”之下,一定会污蔑前沿学者煸动暴乱“反人类”。对“六四”风波、和香港“占中”,“大人”们从来从来都不惜“污陷”孩子们“作乱”。这样来“污陷”,也便屏蔽了哲学这种学说和张扬哲学这种学说的谋求法权公正、生活调和的学者情志和学说的应用功能的达成公信认可。浅学欺法者已“承包”了“群众路线”,不仅群众已无路可走,而且前沿学者和哲学学说也必然是死路一条。前沿学术批评所遇到的是疯子、傻子、无赖们的围剿,文化的觉醒也便只能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能被迫许可“发出最后的吼声”来唤起劳苦公众去为法权垄断统治制造的错害去流血殉葬。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人类生活所面临的任何问题,都必然是通过合作才可能得以解决的问题。人类解决问题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受剌激就能达成突破是不可能的。而受到了一点“责骂”剌激就会誓死为敌,这才是人类中的每个人成全自己的文明品格的难于达成突破要点问题——前沿学者肯“责骂”,既是担当了学术责务,又是担当了自身利益损失和生命危害风险的。然而“反党”、“叛国”、“反人类”的“欲加之罪”,却大体是要由前沿学者来“承担”的。“怕人话”的一个文化人群,其“怕”的结果,也只能是落后挨打。法权垄断统治的不识“骂”,才会招致“打”。统治者对统治权循环倒闭危机的实在没有发现能力,前沿学者透支健康的“自作多情”责骂,也便大体是“自讨苦吃”了。对不值得受到启蒙的人们,却执意地秉承文化良知来启蒙,只能受到恶意“报复”。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秀才遇到兵,不去奉迎拍马屁装孙子,也便难于看到自以为是的秉承“兵权”者的情志激发仇怨并死于兵乱的人间愚顽不灵的“笑话”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人类的一份悲惨和做人的“自嘲”。

所谓的哲学这一种由学识应用功能审查来一统学识的综合应用功能体系的大一统学说的最高应用功能是解除法权垄断统治,建立约法筹策伦理秩序。公益优学传统学识是全人类公创公用公评成法的学识体系,这个公共约用的成法体系的各个学研层次是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章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各类想法、说法、做法解说言论系统被文法所一统,才能构成学用严谨的言论。文法语言学一统之外,已再无学识被遗失的证据可查。对这一点浅学的后学者或早已养成了跟风起哄恶习的学研失法者是很难理解通透的。这说明语言学对于当前的华人学界,还是一个“魔鬼”。因而学界还必须要“捉鬼”。而“捉鬼”的要点是,只要搞清楚了学识是在交流活动中发生的,没有交流活动公用成法的交流媒介就没有学识的实在证据这一点,就已能懂所谓的“哲学”就是“文法语言学学说”,文法语言应用不严谨的学说,就一定是“谬论”的道理了。

人类所提出的任何问题都不在语言学的应用功能之外。搞不懂这个道理的浅学者,才会以为他自己说的不是“人话”,而是人话所指示的“内容”——事物——嘴里吐出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要是不恶心呕吐还真就吐不出来吧?由此已可见,对于“说话”二字,托儿所小朋友就会读会写会用,但“说话”二字的组合应用法所承载的潜在优用成法学识,却是当前学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还没有周全的学研批评能力的——否则所谓的“克思主义哲学”和所谓的“儒学”,就不可能变成当前华语文化中的学识应用功能明确的“正经”了。

《逻辑学》是错谬不经的夹生学说,《哲学》也是错乱不经的夹生学说。不论哪个所谓的“圣人先贤”的“重要讲话精神”,都是必定是“话”,“人话”不是由“圣人先贤”和所谓的“领导人”发明的;因而崇拜“圣人先贤”和顺从“领导人”的学研偏差,是必然遗失言论学用法常识的。不论哪个学者所撰写的“学说”,都是经历了人类文化学术批评史的周正批评才能得以不断完缮的,其中所承载的学识,不归属于撰文者个人。任何人都只是优学传统文化的“分子”,而不是“分母”。扛着一具文化死尸当“托儿”来发言,就已是学研不得法的学术批评证据了。你骂断了他学研失法的狗骨头,他也搞不懂他自己到底是文化“死魂灵”的徒孙,还是他自己。

学术批评对言论学用法正误的批评,所批评的不是人。正是因了不批评人而是学术问题,所以才不会引发“面子”冲突。而引发了“面子”冲突的学术批评,就一定是批评失法的。前沿学者对法权垄断统治的批评,所批评的也不是统治者而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滥言所造成的屏蔽法学、迷失文化策略错害。不论人们谈什么问题的言论都是有交流应用功能的言论,以为言论的指示内容是“事物”,就永远也搞不懂对言论的组合应用所表达的“内容”是人的交流诉求和情志主张这个常识。读书读不出作者表达的情志内容,难道不是把书给“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由此已可见当前的华语文化学界包括所谓的“专家学者”在内,以为“唯物主义哲学”、“自然主义哲学”还有些许可读之处,他对于所谓的“哲学”的研究,还跟本就没有入门的惨状了——都只不过是好奇地跟风起哄而已。

学用得法的言论一定是“正义”应用的公正言论。学用言论所成全的学说,也一定是用言论来批评言论的语言学学说。这已是对什么是所谓的“哲学”的终极正确并永恒不能被证谬的结论了。在读书识字、交流学识活动中的“瞎子教”、“哑巴教”永远都是不成立的。

任何人都永远也不能证明他听、说的不是人话,读、写的不是文字。可见作为文化学者能对“读书”、“写字”这样的至通俗的言论学用法中所承载的优学传统所传续下来的文化智慧的实在具备周全的学用批评能力,并不简单。学会读和学会说“完全正确(绝对正确)”的话,极为艰难。一但发现了优学传统学识中对言论的优用成法公有学识的实在并达成了承学得法,才会发现人们当前应用成习的言论,凡近百分百是错谬不经的。个中的优学法门只有极少数学者才可能具备发现能力。

所谓的哲学学说何时得到了成全,何时才发生了“第一个”学研得法的所谓“哲学家”。何时发生了可以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活动的《生活秩序调和文化策略实施法案》,何时人们就见到了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得以成全的为人类文明导航的“终端应用功能”文本。

没有任何言论能够凌驾于《生活秩序调和文化策略实施法案》的应用功能之上而不能被证谬。所谓的哲学这种大一统学说的“主题”是求得“全人类共和”。这就是对所有言论进行批评的正误评叛依据(所谓的‘价值标准’)。任何违背了“全人类共和”主题的文法语言应用,都是明显错误的。由此已可见,当前我们所知的所谓“政治家”的言论中的“国”、“族”情志偏执错误是极为常见的;当前学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不仅大体还没有获得过周全的学术批评能力,而且也不具备周正回答什么是所谓的“哲学”的回答能力。主导全人类公益的批评言论学用正误的“文法语言学学说”,就是所谓的“哲学”。当前这个学说的得以成全,除去在我这里能找到得以确认无误的证据以外,还找不到任何这个学说已经得以成全的学研得法证据。然而成全了这个学说后,这个学说却是必须要叫做“文法语言学学说”的,不可跟风起哄地称之为“哲学”。这是永恒无谬的结论。

 

展题:

 


在华语文化学术批评史上,可以盲目地认定为所谓“哲学”的文本有《易经》、《道德经》、“道家”学说、“法家”学说、“释家”学说、“儒家”学说、宋明“理学”、“名学”等。其实这些文本只是所谓的哲学这种“解说办法总论”学说样式建立完备之前所发生的残知断解文本。孤立地看每一种学说文本,都不是完整的所谓的“哲学”。而只有把这些还不周全的学说文本的研学辨析要点统合起来看时,才能发现华语文化优学传统学识的积累传续历程。这个历程,才是成全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学术批评历程。没有学术批评,就不能成全学说,没有学术批评史,就没有所谓的“哲学”。所谓的哲学是由语言文化优学传统所成全的学说,而不是哪个学者的“创作”。文化学者对优学传统学识的归纳整合,是对语言文化常识的应用功能体系的系统应用功能层次的条理化整理,不涉及艰涩未明的问题。当我们把“名学”看作是集易、道、理、释、法、名(变化道理解说法语言学学说)等学说文本看作是由学术批评史来一统构成的统合研究成果时,那么“名学”就已接近了完备的哲学,有了大致完整的体系框架结构。而新文化运动时期较早由严复先生所译述的所谓“哲学”文本,也是译述为“名学”的。可视为“变化道理解说法语言学学说(哲学)”的雏形。这是“新文化运动”时期,在法树垄断统治下的钻了法权垄断统治的“空子”才可能构建起来的大体完整的学识应用功能体系论学说。对于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的研究成全,其主题不涉及文化古人和“西学”,不涉及偏执于学术史上的任何狭隘学说。对于通俗言论的学法用法的把握能力,是在长期的阅读写作活动中所积累下来的经验。“训古学”,也只是成全所谓的哲学这种文法语言学说的“亚学识”。只有能把各类“亚学识”都纳入到通俗言论学用法常识体系中来一统整合批评,才能发现文法语言是穿透了所有人类所能提出的问题而无所遗失的这个文法语言优用成法的法理的实在的。语言文法是人类对言论的学用所约用成法的公有法理智慧积累成果体系。除去语言文法体系所承载的文化智慧之外,人类没有区别于其它动物的共有特征。由此来看文法语言学命题,也就与过去的“人性论”说法对上号了。个中涉及的具体学术问题是很复杂的,因而也不可能对学研积累还不够用的后学者解说清楚。前沿学者既孤独又不孤独,与人类文化史上对语言文化学识传续有所作为的学者们“对话”,不仅会心胸开阔而达观乐为,而且还伴随着学品人格自审美的一份愉悦并独享着文化情趣。而他的这一份审美情趣难于与他人分享,因而又很孤独。

严复先生很苦。苦于“名学”被用一个日语“假名”给胡扯成了“哲学”。这样的苦不堪言,又言无学术批评通路的苦闷,使他堕入了不吸毒已无法排解的自责深渊。然而他还有毒可吸,还没有象屈原一样只能投汩罗江来排解苦闷,已是皇权倒闭才可能享有的“皇恩浩荡”待遇了,否则“灭九族”的欲加之罪只怕是难逃担当的。文化学者的生命,就是澄清学术问题。学术问题不能得以澄清,是行尸走肉还是死魂灵就已没了差别了。我以为,就算是怀揣对法权垄断统治的愤慨不得申张的郁闷,就算是求死,死法也应如屈原。法权垄断统治文化拒绝与学界达成合作而信口胡诌的死皮赖脸,只应得到不合作“报应”。然而我却不会选择报复不合作的死法。我最后的生命呼吸不会“咽气”,我将用以吹动文明的风帆——我一定会向全人类申明:

 任何学说脱离了语言学的应用功能而成为“哑巴教”都是不可能的;解说任何问题的言论都是言论并必须要遵循语言通用文法来应用。不通俗的言论就不能实现其广普学识的“普适”辅学应用功能。彰显这些语言文化常识是文化言论能够实现其说明、说服、说和应用功能的成全语言学学说的必由之路。任何高端语言学学研批评能力还不周全的言论,都一定是“谬论”。任何不能依据文法语言学的最高人类公益主题(所谓的‘价值标准’)来“批评言论的批评言论”,都不可能达成公信说服力。我要是死,也要死在法权垄断管治的文化猪圈里并要指出爬出文化猪圈的一条通路。人类唯一遗存下来的华语原生态“简图语言文化”要是找不到引领人类文明的出路,我执着透支健康的三十余年学研成果扔到了文化猪圈里,也根本就怪不得别人——我已把“文化奴隶”当人看了,我自认倒霉!

三十多年的执着研究论证,投入了常人难于担当的研学思辨劳作,写下了几百万字的残断思辨论证手稿,在网络上帖发了几百万文字的学术问题思辨论证文论,证谬了大量的学研命题,并进而证谬了所谓的“逻辑学”和所谓的“哲学”;终于对所有学术问题达成了整合贯通,并导出了论证结论。这就已经证明了人类有史以来寻求一统解决一切问题的可行高效办法的设想,不仅不是虚妄的;而且还是可以顺利实现的。这是华语文化学术批评史上几千年以来的学术盛事。秉承文化良知的所有文化学者都应为此而欢呼雀跃。不必去张扬作者是谁,而要张扬的是华语文化之博大精深足以支撑文化公众的学研得法和调和能力的得以成全。调和能力昭彰,则思辨无不通透,解说无不浅近,筹谋无不可行高效,批驳无不一语中的,冲突无不顺然而解。达到这个境界的前提,是屏蔽狭隘的“亚学识”,踏实周正地就学于母语文化优学传统,与华语文化人群共同成为母语文化的诚实向学“学生”,永不为“师”,永不成“家”,永不谋求特权。“自以为是”的败坏学品之下,也便必然会如一只到处乱撞瞎嗡嗡的文化苍蝇一般,到处讨人嫌,到处碰壁。周正严谨的学术批评伦理秩序不存,批评正确或错误的所谓学术批评,都只不过是一派学术流氓打群架景象而已。法权垄断统治之下的学品乱伦遗害,早该结束了!

我必须要千叮咛万嘱托并严加责骂:一切学说的应用功能实在,都依据语言文法的交流应用功能实在而实在。没有交流活动就不能发生任何学说,而任何学说都是语言文法应用文本。这是永恒正确的无谬结论。也是永恒正确的所谓的“哲学”的结论——哲学是一本书。读书的学问和写书的学问之外,没有任何学问。做学问胡扯到任何偏离到听、说、读、写问题之外的问题上去了,都必然是跟风胡扯的。个中的玄妙还一下难于搞懂很正常。如果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是很容易得以成全的,那么相关学术问题几千年前就应早已被学界澄清过了并已不再有任何问题还需要进行学术批评了。

不同学说文本对语言文法的应用是不同的,因而对文法语言的学用必须要变通(哲),否则用A学科的适用言论来表述B学科的问题,就会解说不清楚并必然会越搞越糊涂。可见我们过去各执一说,对自己的谈天说地说人说事的言论的应用,自以为是不涉及语言学问题的,是把语言学给看得太浮泛浅易了。这才是我们当前学用着法权垄断统治文化言论系统中的不调和的“领导”、“管理”、“教育”、“民主”、“科学”、“政治”、“决定”、“法治”、“法律”、“宪法”等等的不调和言论来表达调和情志和公正主张,说不对一句调和的人话的原因。高端语言学在对语言学的学用法理进行审查批评时,需要贯通人类所知的所有因循关系思辨解说言论的应用功能及应用法理。这就需要突破人类当前习常应用的思辨解说法并建立起来一种更复杂的思辨解说法应用学说体系。这个带入了从前人类的已有学识并拓展了学识承学应用整合能力的学识综合应用功能体系学说,就是所谓的“哲学”。对于每一位向学者来讲,所谓的哲学这种学说是否已经得以成全,成全这种学说的能力是否已达成完备,是自己的事情,不涉及别人和优学传统体系中有没有这种学说的问题。自已的学研批评能力还没有得以成全,已有了成全完备的学说也等于没有。读不懂,有了也无益于自已;不能具备读得懂的批评解说能力,就不能证明自己懂了并被别人认可。没有学术批评认可事实,就没有正确或错误的批评事实。这才是向学的后不者们的学术批评入门功课的要点。为什么几近所有的网友来跟我的帖都大体上会挨我的骂?就是因为他们对学术批评跟本就没有入门,而是跑到我的面前来嚼狗舌头不懂装懂来了。其跟帖发言,根本就没有沾到学术问题的边。

 

对文法语言学学说我还要对向学而不得法的后学者们讲清楚的问题是,“文法语言学学说(所谓的哲学)”只是公通普适于传续学识的“应用母法”体系学说,但还不是解决生活问题的终端应用功能文本。解决生活问题和解决学识传续问题的学说不一样并有着密切的应用功能构成因果关系。传续学识不得法,则人类解决生活问题的能力就不可能达成完备。解决生活问题的终端应用功能文本是“法学”。法学是以文法结构来承载法学法理并达成公信引导公行活动的。没有文法语言学就没有法理信据明确的法学,没有文法结构法理就没有“法理学”。可见“文法语言学”的至要应用功能,是进而成全法学学说。而法学学说,又必须要全覆盖人类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和各类学说。这才是“文法语言学”这种学说的“导出法学”应用功能。跟风胡扯“哲学”的胡猜乱讲,在澄清了所谓的“哲学”学说的“导出法学”应用功能后,也便可以“寿终正寝”了。

所谓的“哲学”这种应用功能母法体系,是以导出法学为功用的;但导出了法学议题,却不等于法学就可能达成完备了。对法学的成全如果不能导出“筹策”文化策略,那么法学的得以成全,仍然是不可能的。没有情,就没有理;没有理,就没有法;没有法,就没有策;没有策,就没有可行高效的“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所谓的“哲学”这种“母法体系应用功能学说”能够得以成全,还涉及当前学界多个学研能力层次的学研盲区。多个学研能力层次的学研盲区的实在,才是对所谓的“哲学”争议了百年之久,也没有在学界达成共识的原因。对于一个由错误应用的言论所提出的议题的胡乱研讨,不仅研讨百年也不可能达成共识,就是研讨一万年,也不可能达成共识。这是高端语言学学说得以成全之前,人类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给人类自己所设定的“魔咒”。只有当“哲学”这一类正在广普应用的夹生学说中的学用不得法滥言被学研得法的学者打扫干净后,所谓的哲学是一种什么样的学说,才可能用“名正言顺”的通俗“人话”来讲清楚它是一种什么学说。所谓的“哲学”,就是“文法语言学学说”。“文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学说”不一样。“文法语言学”是广普辅学文本;“文法语言学学说”是学术批评学说。“文法语言学学术批评学说”才是所谓的“哲学”这种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

不能应用学术批评自洽言论来构成一个言论学用自洽体系的语言文化系统,是不可能把所有的学识整合成一个言论应用功能解说用语自洽体系的。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之上的学识不叫做“章法语言学”和“文法语言学”,而是叫做“逻辑学”和“哲学”,是不可能达成学识体系应用整合法言论应用体系自洽的。我这样讲虽然是很难读懂,但却是已经讲得清清楚楚的了。谁要是读不懂,也只能怪你自己的语言学功底还太浅薄,而不能怪我没有讲清楚。想参予批评,你得具备引述批评的能力,文化瘟猪嚼狗舌头的浅学小瘪三儿我已遇到过数万了,不差你一个讨骂找抽的贱货。

情、理、法、策的发生因循关系很简单。我早已无限次地重复讲清楚过了。顺延发生因循关系来整合学识与逆溯因循关系来应用落实学识的应用功能不是一回事儿。整合学识是文化学者的批评责务,落实学识的应用功能是全人类的共同责务。这个整合学识和广普应用学识的因循关系搞不清楚,也便没有发言的能力和学术批评资格了。

在发生因循关系上,没有法学成果的应用文本来作为文化调和策略实施法案得以城全的思辨依据并由思辨解说能力贯通了所有学识应用功能的前沿学者来成全学术批评伦理秩序,法学学说就不可能由学界通过学研合作来提取应用广在泛存的学识来成全完备。这才是我近年来执意对学界和“后党妈”进行责骂剌激的学术要点。学界的学术合作智慧不觉醒,不能知会法权垄断统治释放约法筹策权,胡乱发布“命令(宪)”的做法就必然会大量遗失学识并因而坑害了多数人的生活。这样,由于法学不完备因而纵容了“腐败”再来“反腐败”的积仇积怨恶性循环,就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扼止。从情、理、法、策论述文本的发生因循关系和人类生活秩序调和文化策略实施法案的实施的逆发生因循关系的反向操作上来审查,没有从文化始因入手来解决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生活问题的“治本”文化策略(请参见我网易博客中的《华文法约区人类公约公信公行、公行公约公信、公信公行公约生活秩序调和文化策略实施法案》一文)。就不可能发生通过全面合作来成全的可以达成公信并引导公行活动法约体系。“法学学说”得以成全是学界的合作问题;“法约体系”的应用功能得以成全完备要由各行各业的人们来约定的。“外行”不可插手“管治”公众中的“内行”才能做好的事事。这才是解除法权垄断统治胡乱管治、胡乱教化的必要所在。没有约定也便没有法约。成全法学的文化策略是由个别学者的思辨解说能力来成全的。然而由学界“独夫”来成全的法学学说再周全,不能达成学术批评认可也等于零而进而不能解除达成广普周知的法权垄断统治障碍,法权垄断统治的弄权欺法现象也就不会终止。这才是“骂”不醒,还必然会引发战争来解除法权垄断统治的恶性循环难于终止的恶因。我这样讲很难读懂,因而也不强求读懂。只要蒙胧懂得学界不能精诚合作,就难于解除法权垄断统治这一点就够了。懂得了这一点才能张扬学术合作,有了学术合作公正秩序,学研不得法之处才能得以纠正。充当了法权垄断统治文化的看门狗,接受了被包养的一份狗食,就已背谬了人类公益学说的公正情志诉求主题。情志稍有偏差,其言论就必有偏差。学品人格不完备,就已不可能有成全公益学说的执着追求了。学研得法的难点是做人。学界不能通过学术合作来约法筹策,也使只能由任由法权垄断统治者信欺法谬策地胡乱管治了。

 

“文法语言学学说”的成全,为“法学学说“的约用完备提供了涉及各类学识的综合应用功能达成落实完备的说服信据的可能。达成语言学综合应用功能学说的广普并成全完备的法学学说的难点是突破当前不合理的生活法约秩序官管体制的胡作非为,实现全面合作并建立由学界来约法并修缮法约,由公务委托职能机构来执行公务并完善执行程序,由文化公众来“有偿”纠察的人人担当文明责务(人人都是公务员)的权、责、勤、能、名、利公正的激励文明生活秩序。这是一项浩大的优学传统学识得以传续,传续学识的能力得以成全,优学传统学识得以辅学广普的浩大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建设工程”。这项所谓的“工程”能够引发广泛的重视,就可以称之为“文化觉醒”了。

此文在华文学界当前还仅为难于批驳的一说,尚待达成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建立起来后所发生的学术批评印证能力的彰显来达成批评伦理秩序公正的批评认可。在法权垄断和学术批评伦理秩序乱伦的当前华语文化中,任何涉及所谓的哲学的学术问题的澄清并达成公信的可能,都还不存在。这是我作为诚挚学研的体制外学者所必须要承担的,生在文化猪圈里,就必须要蒙受的启蒙“文化瘟猪”,又难免文化瘟猪变成“文化疯狗”群起狂吠的文化劫难。一窝嚼狗舌头的文化牲畜,皆属“类畜”的“亚人”——文化败坏的覆巢之下无完卵!对于什么是哲学,一窝文化牲畜的乱哼狂吠,都只不过是用“猪哼犬吠”来批评才恰当的而已吧?成全学说的不是文化学者而是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因而人类文化学术批评史中也便永远都不可能发生所谓的“哲学家”。就学于母语文化优学传统的人永远都是“学生”,并永远也成不了“师”。“大师”、“大家”、“泰斗”这一类不能解除“拍马屁”嫌疑的言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学界公认“正确”的言论。这不是“文人相轻”文化现象,而是学界还没有发现过的一个学研盲区中实在的学术“秘密”——常识。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