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批评,脑子清零,在多个应用功能层次重新学用语言。  

2014-10-03 05:01:03|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是人类万年以来的常态;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周全时,所有的生活合作要点问题也就都解决好了。基于对这样的文化智慧发育与人类文明发展完善的因果关系的理解,我们可以得知,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完善,还要经历一个批评纠错和学识广普的公约公信公行较长过程。问题说不明,办法讲不清,合作生活的事情就做不好。文化智慧发育上的说明能力,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能力。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共有的说明能力还发育不完备时,人类就还没有能够达成公信和公行不悖的解决好生活合作问题的办法。进而人类还不具备解决好人类内部矛盾纠纷的能力时,也就不能具备解决好人与自然生存环境的生存关系冲突的能力;因而也不能实现“人与自然”的良性循环发展。

语言学之所以重要,就在于语言学是人类不同文化之间互相融通知识、交流学识、批评学说所逐渐积累完善的公用共识法理功能体系。不同文化之间的知识、经验、技能、学说的融汇,促进着每一种文化发展完善。每一种文化既是全人类文化成果的集成体系,同时每一种文化又有不同的优学成法特征。表音文字文化有科研优势,而华语简图文字文化,则有承载丰富的文化发展史信息的优势。不同文化的互补正如人的五官机能互补关系一样,构成了人类整体的情感沟通、理智融汇、法理通透、策略调和应用功能体系。这正是人类不同文化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我即是你,你即是我的文化大一统体系。

人类不同文化之间互相认同、互相学习、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批评修缮的文化合作活动,引领着人类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的文化智慧发育趋于完善。这个趋于完善的过程是充满了矛盾自抗内耗的过程。一战、二战,流血、流泪;国际互抗,争利争雄。仇怨传三代,自我难释怀;争相有作为,好心把事坏。人类自身的动植物生命特征,是人类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因而只能通过约法筹策的办法,来建立共同信守的生活合作秩序,来实现秩序文明、确权励能程序的公正。这是人类实现合作公益的唯一可行而高效的途径。把这个唯一正确而可行高效的公正公益途径说清楚的能力,始终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的学界必须要担当的“使命”。文化学者们的可自豪、可骄傲、可敬畏之处,就在于此。

人之为人,就在于人际交流活动约用了文字。文字的组合应用构成了言论。听、说、读、写之下,无不是言论。言论的传续学识和成全学说功用,始终都是人类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的可标榜之处。如果欠缺了这个可标榜这处,我们人类自己则会斥之为“牲畜”。可见,人类是动物的一种,但如果缺失了听、说、读、写的一般能力,也便难于在人群中安身立命了。

“优选”,不仅是动物界的“丛林法则”,也必然是人类确权励能的首选法策。人类的爱,可以顾及伦理,但同情弱者的伦理却不可能阻止能者为尊的面向未来远瞻智慧。一但某一种文化缺失了能者为尊的远瞻智慧,就一定会走向没落。这是先进文化融合落后文化的,永恒不变的法理。对于文化的融全与文化的变异,我已有专题论述。这里不再多说。

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大体是从愚昧走向愚昧的。达到法理通透、智慧澄明的境界,需要一个难于跨跃的学术批评过程。向终极正确靠近了一步,仍不等于终极正确,因而还是制造谬论。这就让人类陷入了一个达成终极正确之前的,“什么都不对”的“窝里斗”窘境。“酱缸文化”也好,“文化阿Q”也罢,“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自羞辱也可,都只不过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的“生长痛”而已。羞愧与傲慢,都是人类自己的事情。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泪也流了,血也流了。都不过是人类自己的蠢笨不周而已。人类自己的糗事,只能自己来反省。而所有的反省,也都必然地集中于人际交流活动中的“话”该怎样说。

 

人类约用了语言,经历了多个语言应用功能转化阶段。一是宗教文化试图告知人们如何能成佛成仙上天堂,二是科研文化试图告知人们怎样追求真理,三是人类自己忽然明白了人类要以人类为本,四是突然醒悟不论怎样想怎样谈论,都只不过是交流活动而已,五是突然如发现了眼睛能见是因了角膜透明一样看见了就在眼前的语言事实。这恰好就偶合了“五维”之说。个中应用语言傍逸邪出的不得法学研暗合了言论学用的“五维”揣测,在隔着言论学用事实的用脑法下是怎样灵光一现的,我不作解说,留给你自己去发现吧。我所要作的提示是,你自己以为所解说的都是言论所指示的“内容”,然而你自己不论是解说什么问题的言论,却都是言论——这个言论学用事实,不仅仅是你还没有审查清楚的问题,进而还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万年以来,一直都没有审查清楚的言论学用事实。我这样讲,你信吗?

动一动你自己的脑子吧,我的孩子。你即使是编造谎言,也是应用了语言的事实。你以为你说的是你脑子里“怎样想的”,而实际上别人所见的只是你“怎样说的”这个言论学用事实。你自以为想得无谬并已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了的同时,你的“说法”却不是你的“想法”呈现给别人的事实,而是实实在在的“说法”的呈现事实——你只不过是把自己的“说法”谬认定为自己的“想法”而已。“想法”一词,是“说法”——这里涉及的正是百年以来华人学界对所谓的哲学争议得骂了祖宗、恨得眼珠子从眼眶里蹦到地上的问题!

这不仅仅是“是否会换位思考”的问题,进而还是你自己的私脑子里的所想,说给别人听时,是否能符合言论的公用法理的问题。公与私的关系,用“换位思考”说法,是讲不清楚的。

一个词说不清楚时,就用一句话;一句话说不清楚时,就用一段话;一段话说不清楚时,就写一篇文章。这是极为常识的写作能力问题。然而我们联想一下“百家争鸣”所发生的各种学说只用一个字来试图讲清楚一种学说的语言学现象时,也就或可获得把“易”、“道”、“理”、“释”、“法”、“名”等各家学说,联成一句的语言学智慧了——变化道理解说法用名。你以为所谓的哲学,不是“变化道理解说法用名”智慧吗?我撰写的学术论文,已是花费了三十多年的精诚学研精力,透支了健康所成全的“说法”了。我所澄清的学术问题,是体制内的所谓专家学者大体不具备澄清能力的。为什么?因为体制内的所谓专家学者所投入一精诚学研精力,连我所投入的学研精力的三分之一,也大体不可能达到;更何况,体制内的所谓专家学者都大体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学品不周之徒呢?

学研周正的学者,就是执意谋求绝大多数人的权益,批评少数人坑害了多数人的生活利益的“煸动造反”之人。对于能把某些事情“做好”,是“百无一用”的;然而对于“说得对”却是非他莫属的“耍嘴皮子”的精英。文化学者,就是“耍嘴皮子”的货色。难道你装了一番学者,却不知自己“是干什么吃的”吗?!爹妈供养你读书,老百姓养活你与你合作,期盼着你耍嘴皮子的能力能把所有的问题都给讲清楚,然而你却讲不清楚,那么你不仅仅是亏了老百姓,还亏了自己的爹娘,亏了先人!这可是莫大的耻辱呀!

文字,不是由哪个人独创的;而是由人际交流活动因有公益功用而约定俗成的。不以公益为用,而执着于私脑子里是怎样想的这种“自以为是”的学用言论之法,是违背“公约”法则的。自以为是,而无视“正确”或“错误”是批评事实的私学自信,完完全全是“自大狂”的学品乱伦现象。你自以为成了“大尸”,却正是他人所见的狂徒表现。吹牛逼的文化现象,正是华语文化的“中国特色”。没有带出一批学研得法的学者,也只能“独孤不败”,成为“灭绝师太”了!公益文化优学传统是“分母”,每一个文化学者只能是“分子”。分子想上分母的床的学品乱伦,正是华语文化的没落文化特征。对优学文化传统视而不见,装“圣人”、吹牛逼的“大尸”就会层出不穷。我教书办报几十年,爱我的读者和同学,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学研浮躁的文化瘟猪吠犬。学术问题是承载人类自抗内耗血泪的,浅学文化小瘪三的命,也根本就不可能比正义应用的一个词还能有更加公益的功用。人类中已经死了的的所谓文化学者,比当前活着的人还要多。然而真正学研得法而甚为人师的学者,却是极为罕见的。过去时的人,不可能为解决当今活着的人所面临的问题出个可行而高效的好主意;活着的人如果丧失了自信,也不可能为谋求更好的生活而有所作为。天上掉不下馅饼来,如果我们自己无所作为,就不配享受更文明的生活。

作为文化学者,当知语言学的综合应用功能。语言学的综合应用功能,可以成全多种功能的应用学说文本。没有文化,就没有科学;没有传统,就没有学识;没有批评,就没有学说……常识易懂,但常识与常识的构成因循关系,却不易澄清。没人任何问题得以澄清后是不能成为常识的;而对于常识,学研浮泛的后学者们,也不可能以为然。文化智慧的发育成全,有着难于跨越的“代沟”;稍有自以为是的心态,就难免发生学品乱伦现象。语言学的诸多学研应用层次,涉及多种学术批评思辨解说法的应用;稍有不慎,就会自欺欺人。

文化言论的应用功能在于活用,过去我们熟知的宗教言论、科研用语、人类知识、思辨法理、生活是非等等言论系统,都只不过是遗失了用语言来解说语言的文化智慧的言论而已。语言学学说,就是用言论来批评言论正误的学说而已,这一类学术批评言论的言论指示内容是言论,所应用的还是言论——如果用言论来批评言论的正误是有必要的,那么成全用言论来批评言论的学说,就不应成为我们宁死也不肯承认的有用学说(即时写作未完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