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别再怕人话了,你们积点德吧——语言文化约用成法法理揭示要义讲座(三公法案辅读草稿)  

2015-01-13 05:26:06|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对语言的约用成法,必须要有一个大的前提。这个大的前提是对于语言学的约用,必须要引发人们的大规模的长期关注。没有人们的大规模长期关注,所约用的言论就会由于关注的淡化而被人们遗失;因而也难于达成约用成法并传续久远。

引发大规模长期关注也要有一个前提条件,即因了人们有了试图解决生活问题的诉求。有了每个个体的共同诉求,才会引发大规模的长期关注,并试图通过关注,来发现解决人们共同面对的生活问题的“办法”。

大规模的关注,引发了大规模的集会;大规模的集会关注共同的利欲,才有了大量的交流,大量的交流活动促成了对语言的约用成法。关注的规模、关注的需要、关注集会,这都是促进语言约用成法的必备条件。集会关注共同的生活需要的活动,是必不可少的语言约用成法的暗在法理。

对语言约用成法的法理之所以是暗在的,是因为这个暗在法理是在群类活动中,由群类个体的“从众”活动共同促成的。人类的活动是由每一个个体的活动构成的,语言的约用成法,是由个体活动所构成的公共集会,“顺势”而成的。这不仅是个体难于主导的,并且是集会活动的公推主持者,也难于主导的——主持者也必须要对公众的诉求顺势而为,遵从公众的共同诉求来主持活动。这是诉求私有,法理公成的语言的约用成法公共活动法理。

这样的诉求私有,法理公成的语言学约用成法法理,能让你们懂得,语言约用成法的语言学基本法理的发生理由。这个理由是发生了与人们的生活诉求密切相关的关注热情,在这种热情的促动下,促动了人们的集会交流和对语言的约用成法。对这样的古人对语言的约用成法活动,我们当前可考古发现的和文化中有记载的事实有两方面的证据。一是从甲骨文的卜辞中我们可知古人对语言学的约用成法集会活动,是占卜活动;二是语言学约用成法的较早应用事实证据,是宗教故事和神话故事中对言论的应用证据。

 

依据甲骨文和宗教故事和神话故事,我们推断可知人类对语言的约用成法活动,是宗教活动;依此我们也可对语言的约用成法活动,统称为“宗教活动”并作出语言学对语言的约用成法研究的较早依据,是“宗教活动依据”的批评结论。这在语言学的约用成法法理研究中可以让我们想见,语言学的约用成法,并不是依据实有的生活事件,而是依据人们的共有诉求来约用成法的。解决生活问题的诉求,才是语言学约用成法法理研究所要揭示的约用成法始因。没有交流诉求,就没有语言约用成法来表达复杂严谨的思考内容的用语必要。

宗教言论的约用成法,是以宗教偶象、开天辟地的神、显示占卜结果的潜在信仰灵异等设想实在为发生前因的。对此我们可以总结表述为“信仰”。这也就是说,“信仰”是人类对语言约用成法始因。由此,我们把人类对语言的约用成法称之为“语言文化”。其中的一个“化”字,所“化”的是信仰。对于人类的语言文化约用成法研究,我们是必须要找到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共有特征来作为研究的依据的。这样的找到了确切依据的研究,才能揭示语言文化的发生始因。而语言文化的发生始因,就是人类文明的发生始因。人类文明的发生始因是人类通过生命机能进化,在优用历练生命机能的过程中,发生了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的共有诉求,为了信仰和追求这一人类的共有诉求而发生了大量的交流活动,于是才在交流活动中约用了语言,并使语言优用成法,传续成解决生活问题的策略的。“法”是“办法”的统称,“策”是“说法”的统称;“策”是说法文本,“法”是实施法案。

对于语言文化约用成法的法理研究中,我们谬述为“人类创造了语言”不仅是不精确的,而且是完全错误的。语言的约用成法,发生于人类的交流活动并以“约用”为语言的发生事实确认依据,以“优用”为传续成法的成法过程依据。这一点是不可以打折扣的。

“人类”是对人类生命群类的命名。人类的集群生活活动是交流诉求的发生成因。人际交流活动关系,才是约用语言的公共关系。这个关系是由交流言论联系起来的关系。语言文化不是人类生命个体创造的私有思辨成果,也不是人类群体创造的劳动成果,而是人类交流活动所共同约用的交流活动成果。

我们对人类语言文化的研究是用语言来解说语言的优用批评言论学用法的活动。语言的约用成法,就是在这种批评语言以进一步达成优用语言的活动中逐步达成通俗用法共识的。用语通俗得法就能达成交流共识,用语不通俗就是学研不得法的。不通俗的言论不具备周全的达成交流共识的应用功能。这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不是常识,就不具备通用的功能,进而也不能具备达成广泛共识的说服力。

宗教言论的约用成法,是以相信人类被人类不可控的神在力量所左右,试图谋求“神助”来解决问题的诉求先在,为言论的约用成法主旨的。我们对语言学的研究,不能一直停留在对字和词指示的是对象物和生活琐事等的生活用语和科研用语底级研究阶段。语言学的研究必须要揭示“法”和“理”,并进而还要揭示语言的优用“筹策”应用功能。这是三约、三信、三行“三公法案”中所说的此文法理议题的“后话”。

 

共同的信仰专执,是语言约用成法的共有诉求共同关注的大规模长续交流活动发生的前因。人类在交流活动中约用了语言。对这个语言约用的始因确认,是不可以打折扣的。说“人类创造了语言”,是对语言的发生始因蒙昧的。蒙昧于语言的发生始因“真主”,也就必然会找不到遵循发生始因和优用成法过程的“如来”之法。宗教言论也是承载人们的生活智慧的,但所承载的生活智慧却是旁托“宗教偶象”为理由来表达的,因而其宗教言论的法理依据,并不能揭示人际交流活动对语言的约用成法法理。“一切都是神创的”说法不能适用于对“语言是神创的”法理可信解说。即使人类是神创的是可以成立的,那么人类约用成法的语言也不是神创的。这是我们对语言学约用成法法理的揭示,必须要讲清楚的问题。语言不是神创的,也不是物质运动的结果,进而也不是人类创造的,而是人类在不同的智力发育阶段,有着不同的信仰,在信仰相同的前因下所发生的大规模长椟交流批评活动中约用成法的。对此,我在《前思后想中间开花……》一文中,已解说得非常清楚了。人类在宗教信仰、科学信仰、“人本”信仰以及“社会”、“经济”、“心理”、“逻辑”、“哲学”、“主义”等等狭隘偏执的信仰转变过程中,还没有达成对人类约用成法的语言文化优学传统的信仰不移,文化智慧发育就必然是不周全的。遗失了优学传统,就必然是学研偏执失法的。对语言的学用批评能力还不周全,就是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还不周全的学术批评证据。

对语言文化约用理由和优用成法法理的揭示,可以进一步使我们懂得,我常常重复强调的“人际交流活动中的一切对错,都是学用言论的对错——不可能发生例外”说法的依据是什么。没有交流活动,就没有任何问题提出的证据。我这样讲,是在提示我们习常应用的“隔着言论学用语言”的思辨解说法应用的冥顽不灵和错乱不经。人类是可以用言论来解说批评语言的,并且用言论来解说批评言论的这个学问还很深并涉及了所有学科用语。用言论来解说批评言论的学问不是遗失了我们过去习常认为无谬的问题,而是把我们习常认为无谬的问题纳入到了“高端语言学”的学研议题下,来纠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之类的“错话”——自己已经跟风胡扯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话”来了,却见怪不怪,这才是“唯物主义”和“自然主义哲学”滥言被蒙昧地模仿滥用,把人类的知识、学识、学说和知识融通、学识传续、学术批评活动给胡扯到人类交流活动以外去了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胡乱跟风胡扯的“还没有学好用好语言”的学术批评事实依据——“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话”,根本就不叫“人话”!“客观”已与“猪观”无异!

学用语言涉及我们每个人怎样思考的所谓“思维”、“概念”问题,但所谓的“思维”、“概念”这类言论所述的“脑子里的活动”,在人际交流活动共同鉴证的事实认定上,却是不成立的——你没有看到过对方的脑子怎样想的,你只见到了对方说“脑子里怎样想”的“言论”。对这个学术批评所批评的“言论”事实是不可以视而不见的。我常常用“瞎子教徒孙”、“哑巴教信徒”来责骂刺激网友反思,就在于剌激他睁开他的“瞎眼”,看准他读论坛中的帖子中的言论的事实。对于言论的应用事实来讲,思辨活动是用语事实的前因。用语事实和用语事实的发生前因不可混同。

 

我们在论坛中读到的是帖子中的言论——这很常识,不瞎就知道——然而这却是一个华语文化中的几千年来都“日用而不知”的,文化智慧难于达成突破的学术批评能力缺失事实。正是因为这样,华语文化高端语言学学识才会被不涉及语言学的一派胡言所埋葬!

语言学是一切分类学科学识的优用成法“母法体系”,没有母,就没有子。我们对各个分类学科的学研批评,如果不能纳入到语言学应用母法体系的“子法系统”的学研高度上来认识,那么你对该学科的学研,就一定是学研失法的。没有母法,哪里来的子法?对于母法的学研还不得法,怎么可能具备成全“子法学说”的学研能力?

——你往往以为我讲的问题并不重要,并且是很常识的,你自己已经懂得了的——正是因为这样,你的文化智慧发育才丧失了达成突破的可能。对常识的忽略,才是文化智慧发育过程中最“要命”的问题。在语言学的最初级的学研层次上。我已无数次地强调纠正“象形字”这个说法是对字法归纳总结不得法的,并对“哲学”偏正构词正述的是“学”也没有发现能力而“责骂”不止的了,你没有读到过并曾在我的帖下吠学不止吗?该瘟死的猪,要是瘟不死才是怪事情了!

——人类遗存下来的共知常识早已浩如烟海了,对常识的整合贯通并不是一件易事进而正是所谓的“哲学”问题中的至要问题。如果没有历代文化学都对言论的批评优用成法,那么我们连最浅近的生活常识也不可能获得并与其它动物的智力发育水平是不会有差别的。正是由于华语文化学界的所谓学者们当前都在偏执于分类学科“亚学识”,才会造成严重的对我们的母语文化传续成果遗失了承学能力的文化败坏现象。偏失于对语言学母法体系学用得法的学研批评能力,所跟风胡扯的“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逻辑学”、“心理学”、“哲学”等等,必然是学用言论不得法的“谬论”。你的学研偏执言论不能达成公通、普适,就留下了不值一驳的浅学谬法漏洞。这才是当前的华语文化还是一个不能揭示学研法理的文化废墟的文化败坏事实。对于所有的学识都一统有什么最高公益功用蒙昧不知,也就根本就不可能具备批驳“党章”、“宪法”中的文化垃圾言论的批评能力。对于《优用学识文化策略》被胡扯成了《党章》,《生活秩序调和法约》被胡扯成了《宪法》的约法筹策言论的败坏不经没有发现能力,这样的文化要不是衰败的文化,人类文化中就不可能发生文化衰败现象了!人类共同遇到的问题要由人类共同合作来解决,少数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化瘪三非要“坚持领导”不可,这样的轻贱他人的文化智慧和专长专能的状况下,“坚持领导者”,还能算作“人”吗?

只有《优用学识文化策略》是能够主导人类的文化智慧良性循环发展的策略。此外的一切“亚学识”、“亚学说”都必然是应用功能还不周全的“偏失于母法”的“谬论”。没有《优用学识文化策略实施法案》的实施,《生活秩序调和法约》就不可能达成公正无欺。对于华语文化这个还没有成全过周正的法学的文化来讲。把各个分类学科的学研成果统合为“法学”学说来落实各类学科学研成果的“约法”应用功能,还有很长的学研历程需要学界与当局达成合作来共同努力去“经历”!

我这里所谈的“法理”问题,并不是你从前学用的“死话”中的法理问题,面是赋予了活用言论解决当前华语文化区人们的思路不通、生活秩序混乱问题的“新意”的“法理”问题。这个法理首先是对语言的“承学优用法理”。没有语言对法理的承载,就没有“法学”——“法学”是依据“文法语言学”学用法理的实在而实在的。当一种文化中的“文法语言学学说”还没有达成修缮完备之前,就不可能发生周全的“法学”、“法理学”和“筹策学说”。当前的华语文化对“文法语言学学说”的批评成全,早已阻断在了“社会学”、“经济学”、“逻辑学”、“心理学”、“哲学”等“夹生学说”文本的泛滥成灾之下了。偏执于亚学识、亚学科,就不会发生“总论”,因而也不可能揭示“母法”的实在和约用成法法理。法权垄断统治法对学界的分类研究“赐权”,是法权垄断统治者们极为“刁毒”的“诡计”——学界各有偏执而学研不得法,也就遗失了批评法权垄断统治错害的批评能力。这才是法权垄断统治得以延续不断的“刁毒技魉”所在。“法约”不是依据法学法理来由学界批评“约定”的,才是名实相符的统治者的“命令(宪)”法。

语言文化约用成法法理,是一种文化的发展活力命脉。屏蔽了对语言文化约用成法的法理批评的文化,是“自断文化经脉”的文化。这正如金庸所说——“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也正如柏杨所说的——“酱缸文化”,又正如鲁迅所说的——阿Q爱上的吴妈(没妈的文化),跟风起哄地跟着假洋鬼子“闹革命”,临死也画不圆一个圈的惨状。法约秩序败坏根由于法权垄断统治的谬法失策,并不是能通过“反腐败”来“归咎于腐败份子”的“整人”办法就能解决好的。声言要垄断法权“依法治国”,仍然是蒙昧于法约条款不是发生于法权公正的约定程序,就不可能达成公信的法理的。有了遗失法理的前因,才可能发生秩序败坏的谬法“腐败”后果。

华语文化的觉醒前提是学界与“后党妈”共同觉醒,促成学品伦理秩序的井然有序,来彰显法权公属法理进而来彰显优用学识文化策略的公益作为,来成全公约法理、公信信据、公行法案。

学研不得法,哭着喊着呼唤“大师”,学研无评优,后党妈独大地扛着文化死旗散布“重要讲话精神”滥言,那么“舌毁主义初级阶段”,就恰好是名实相符的对华语文化败坏的名实相符批评言论。

 

————别再“怕人话”了——你们积点德吧!


读了我的帖等于巧遇了开化机遇。然而不好好解读却又是冥顽不灵的。不能达成“言本位”的学研,话语系统就是一个依据错谬的话语系统——你所说的哪一句话都是不可能无谬的。

这才是满论坛中找不到一个周正的语言文化研讨议题的前因。满论坛中找不到正确议题,还装模作样地研讨什么?!


我责骂论坛是“文化猪圈”,和网友们“乱放猪屁”就在于剌激你睁开瞎眼,认定你读论坛中的言论这个“事实”。连第一事实都不具备认定能力,你的思辨涉及了一系列因循关系后,就百分百地不能落实到问题发端作出无谬结论。言论的组合应用法所表达的“内容”是人的情志,而你却在拿着什么来充当语言的“内容”?!

——动一动你的猪脑吧!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