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取经”还是“写经”的问题才是所谓“哲学”的根本问题  

2015-12-15 03:27:18|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取法为用”的宏观高度上来看,不会写作,就不会读书;会写作时,就已无书可读了。


从写作能力养成的宏观高度上来看待语言文化学识的传续问题,《西游记》情节就是华语文化中最荒唐的事了——对自己的写作能力不自信,长途跋涉九死一生,为的是读别人写的书——这难道是比自己写书更聪明的做法吗?

 

显然不是。


写书的能力养成在于多写——越写越会写,等到把写书所遇到的问题的一统解说办法也写清楚时,所写的也就叫“法学著作”和“筹策学说”了。而法学著作和筹策学说,就叫做“经”或“典”了。让整体文化人群都学会读书和写作,就是最高公益“文化策略”。


佛法是教人成佛的法,然而华语文化中的佛祖,却从来也没有换届选举。至今也没有出息出一个“佛祖”来。这就把“取经”之事,给搞成了在写作能力上“认祖宗”的糗事了。这不是辱没宗教,而是宗教文化教人们成佛,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佛祖”早已坐在“一把手”大位上了,永远都不会“下台”了——不就是“写书”的事情吗?谁写的书更加经典,总得比较一下吧?佛祖不能换届选举,是宗教法权统治者死皮赖脸不肯下台的“放赖”事实证据。


——古人遗存下来的学说著作,用来解决当前生活中的问题,肯定是不能适用的。所以写书,才是每一代人都不可偏废的大事。过去的所谓经典,要不断地作出适用于不断变化的生活问题的需要,所以进一步修缮学说著作问题,所涉及的还是写作能力问题。某一时代发生了写作能力超强的学者,其写成的著作,才可能长久流传,令人们百读不厌。

我刚刚发的《‘思想内容’在文章中已经‘哲变’得‘不存在’了》一帖,所强调指出的问题正是“用脑”和“用笔”不是一回事,不可混为一谭。所谓的“哲学”是一本书。它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脑子里想的对不对,要用写得对不对来证明。而谁的文章写得好,所证明的都是写作能力强事实而不是“思想”事实——人的所谓“思想”要通过写作来“现实”,但所“现实”的叫“文章”,而不叫“思想”——这是只要眼睛不瞎,就可鉴证的“读书和写作”事实。


没有人会写哲学著作,就没有所谓的哲学。“取经”所取来的“经文”也是写出来的。正所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求人不如求自己——有闲精力讨论别人写的应用功能早已过了时的书,还不如自己秉承学说的实用功能,由自己来写成一部著作。而所写成的著作,也决不可能会变成“马渴死主义理论”或“儒遭瘟孔孟之道”的——你写书,用的是别人的脑子吗——并且还是个“死人”?


适时适用的学说肯定是要由今人来写成的。拿中外古人的所谓“思想”、“主义”来当“托儿”,是因了浅学无知却还想要装聪明、要当官,所以才会冒名“徒孙”说“死人话”——满嘴“马渴死主义认为”、“孔子曰”——“屁话”聪明吗?


——你读过多少书和哪些书,都不能证明你的写作能力。你自己写下的言论是否正确无谬,搬出“马渴死外公”和“孔夫子亲爷爷”来当“托儿”,是无效的。


两千多年以来的华语文化,并没有成全过人们的合作智慧,总有浅学的文化小瘪三儿们试图垄断话语权管治一切。“为民”的官话狗屁放了两千多年,被宰杀了、被逼死的统治者无数,被灭九族的也不泛实例,可还是死皮赖脸地要当官,要管这管那抗拒合作。声言“吏制腐败”,而最潜在的所谓“腐败份子”就是“当局一把手”——粉黛三千作风好,一个情人即通奸。在位时马屁精颂圣滥言铺天盖地,身后骂名流滚滚子孙没脸见人是常态。而这样的华语文化人群自抗内耗遗害的前因,皆因为不会“写经”,而非要“取经”不可——所取来的腐败不堪的烂经早已不能适用于当前,还是死皮赖脸地抱着一摊儿屎,大喊便便“香飘万里”。并死不悔改!


语言文化学识是整体文化人群共识公用的没有情志倾向的学识。共识公用的学识不能落实其公益功用,而是用来吹“外国学者”和“文化古人”第一聪明的牛逼,其用意就在于“当局一把手”要用死人来为自己的浅学无知遮丑。用几个马屁精组成写作班子,依据其乱认的“师娘”信口胡诌编制“依法治国”谎言,于是不会写作却很有思想的谎言被千万遍地重复,有思想而无文章的败坏文化就可以延续其拿死人当托儿的香火了。

不会写文章,却有两篇文章最有用——《党章》、《宪法》——叫不叫文章,其中的滥言的写作能力如何都不必说,必须得遵照执行——谁批评其学用言论不得法之处,谁就可能获罪罚。这就是“法权垄断统治文化”的一再败坏不经,败而又败景象。直败坏得得了钱财者,纷纷入外国国藉的地步——这个人际自抗内耗不止,死不悔改地互相欺凌的文化区域,跟本就不是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人人都扛着一具死尸当“托儿”说话,所说的不是他自己的话,所表达的是“继承发展”的死人的思想——你说遭瘟不遭瘟?


——有现实应用功能的文本,必须要由学界来批评修缮。一个文化人群缺失了适时合用的法策学说,正是为了给当局一把手留面子。这样的“留面子”文化,是给其乱认的“死师娘”留面子——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是——死师娘聪明,是当前还活着的死师娘的第一大第子聪明的事实证据。

公用法策学说不承载任何私人的“思想”、“主义”、“讲话精神”——只要言论违背了调和生活的公益主题,其写下的文本就是“谬论”。


——谈论怎样学习、怎样思考、怎样写作的文章叫“党章”;谈论怎样调和生活的文章叫“宪法”——这不是“猪撞树上”了吗?!


——气死我,愁死我了!


——浅学的文化小瘪三拿死人当“托儿”装“明白老大”,是华语文化两千多年以来的所有人际自抗内耗灾难发生的前因。这是全人类都应共同讨罚的滔天罪恶!

(即时写作草稿)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