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给高等学府在校学生补习一点被遗失的学识  

2015-12-26 02:34:42|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讲:一元

对一元体系的发生始因,变化过程、解说依据、适从法理、解析意图、批评成果、终端功用等问题,是当前人类还没有达成共识,还没有公信无谬的周全解析学说。因而还是个思考题和励志题——所以我这里只稍作提示,激励同学们将来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一元”一词说的是两个问题。我们知道“元”,即“初”、即“始”、即“止”、即“旦”、即“出”、即“发”,即“始”,用当前的通俗语言就是“开头”。而另一个问题就是“全部”——不论什么杂七杂八的,人类想得到,谈得到问题,都在“一元”体系之内——这用一年来喻说,即一年中的一切生活是非和所有日子,都是从最“元旦”开始,并演化来的。人们对这个初发始因判断依据,有始以来众说纷纭,争执不下并随首时代化,说流说法在不断改变。神创、真理、天人合一、人本等,这都是对一元体系的所谓“性质”和所谓“本质”的争议。

其实“一元”中的“一”和“元”是可以去其一,留其一的。可一统,就不必用两个字来解说——《易经》就是这么干的,《易经》认为一切都是从初始到至今不断变化着的,所以用一个“易”字,就全面讲清楚;而《道学》则认为一切都是“道”,所以用一个“道”字就会讲清楚了,以至于“释”、“法”、“名”、“哲”纷纷亮相,可直到当前也莫衷一是,全人类学界也没有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过。而我三公大叔也不够聪明,大大地费了三十年的周折才于近十年内把问题搞清楚了。搞清楚了,专家教授们不肯相信,因为这等同于我把所有的专爱教授都给骂了——————“一”、“元”、“易”、“道”、“理”、“释”、“法”、“名”、“哲”都“是字”——这不叫“骂人”吗?

——所以“一元”初始是“字”,我们读到的谈论所有问题的都是“字”,由这此字构成了读书写作事实体系,而“一元论学说”,也必须要由“写字”来成全。我三公大叔这样讲,是完全无谬的;但完全无谬,人们也不信——人们更加相信自己并不傻,更愿意隔着神仙佛祖等字,宇宙物理等字,以人为本等字,不承认读书写字事实。这类事情我管不了给你们讲课的专家教授——你也管不了,你们不信他们的,你就拿不到毕业证书……

——学识和名份是两回事,要名份难于保全学;得学识则难于获得名份——这问题较复杂,就已不作解说了

 

第二讲:两仪

两仪是一元体系变化的用字变化演示法。比如“无”字,它本身就是“有字”事实——所以“无原是有”的;而对“有”字说的是”有什么“,不能加以用字解说时,就没有可鉴证的事实——所以“有仍是无”的。只有“有名无实”、“有恃无恐”、“有王无法”这样把字组合起来应用时,才能构成变化关系——即一元体系的增益或减损。

再比如“吃”字,后边要配个“饭”字;而“拉”字,后边要配个“屎”字,是因两个字的构成关系具有前因后果关系。

再比如“大、小、多、少、上、下、来、去”,都有一个潜在的字与所读所写的字有不可分割的因果关系。只是较早人们不称为“因果”,而称为“阴阳”。而当前华语学界却用空间几何学用语,把“空间相对”用物瞎掰胡扯为“事物相对”了——语言文化学者不做好自己的本份学研和辅学之事,跟风胡扯“事物”、“追求真理”——改行了!

再比如“过去”已经“过去”了,“历史”已没法研究了。可“现在”却是从“过去”演变成的“现在”。所已研判现存史料、再现在的人、当前的生活和法策,可以让现在人的脑子里,装进去一些对“讲过去的事情的言论”的研判。文化学者是

 

 

 

 

 

“读写专业户”——什么佛主物理、人物历史、皇权党国,欧盟亚太,都是读有次序、写有次序的文字组合应用事实。读过是字,就“转阴”了,刚读到的字,就“呈阳”了。

再比如走路迈出左腿时为左阳右阴;反之左阴右阳。

“两仪”是“一元”本身的变化动态。两仪是互立相生的,互动有序的,不是“矛盾”、“斗争”关系。说脑子里的想法的言论不搞分裂,说生活中的做法的言论不搞互抗,说舆论中的法策问题的言论已达成公正合和,体系本身就不可能达成两极分化互抗。正是全人类当前对两仪关系的思考能力还没有达成周全,人类中的自抗内耗问题才会层出不穷。而有名份的所谓专家学者们,遇到没名份而有学识的学者,也不肯推举并诚实向学。两千多年以来的华语文化中,当局有权的官和学界有名份的师,正是制造矛盾、损害生活秩序文明公正的罪恶源泉。在当局和学府看来,我三公大叔不是可帮助其获得学识,打扫垃圾的学而,而是令其颜面扫地的敌方。当局和学府,第一诉求是赖在台上误人误事误学,声言“人才重要”,而其实他们自己的“脸皮”才是最重要的——要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决不会承认无官位、无名份的人的作为,也是坚决不会与更有能力的人合作的。一统管治之下,已失两仪互动公正秩序,败局早已落实(草稿,再作修校)。

第三讲:三生(待续)


第三讲:三生

“三生”是指“过去”、“现在”和“将来”——“生态”三阶段——不论是宏观微观——”三生“说法已通透统合表述无余。

对于“一元”、“两仪”、“三生”的解读,是人的一生都不可偏废、偏差,并要时常审查验证、小心真诚呵护的思辨法和解说法应用“法则”层次的“[color=Blue]要命[/color]”问题!对这个”要命“的问题,人类有史以来也没有讲清过!我这样讲只供你参考。


其“要命”之处在于绝大多数人会在“一元”、“两仪”、“三生”问题辨析上,搞得一榻糊涂。我所说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是文化公众中的绝大多数人,而是“本科以上学历”有“官位”的党徒和有“名份”的所谓“教授”、"博导"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这个“绝大多数人”当然是并不包括,被动地,不得不“被忽悠”的在校学生的。这个问题既高端,又重要。个中问题要点作如下解说:

没有“生态”就没有“死态”——我这样讲起来轻松无谬的说法,却是当前学界和当局不肯拿来当“尺子”测量短长的——你不要把这”生“字和”死“字之间所实在的问题看得太浅近了——孩子!


——你不必满足于成为爹妈的好孩子和任何无所辜负的”矫子“——你可以在学界成为”爹“,成为”爷“,


说地球形成于六亿五千万年前,其话语依据是“死态”而不是“生态”。因而这样的说法,显然是人类在学用语言不得法的情况下,才留下了“撒了谎”嫌疑和批评依据的——哥白尼发布《天体运行论》学说等后续科研成果,是人类中最近几百年内才发生的。这说明对于生态主体而言,是有了生态主体之后,才有了生态主体的探索发现“死态”的——在还没有人类之前所发生的“事实”,被人类所知是不可能的。


“地球”对于人类来讲,才发生了几百年;显然数亿万年和几百年时差摆在这里,是需要解说清楚的问题。但这个“解说问题”却极其顽谬劣固——作为在校学生,我估你不读我的文章,毕业后再用五年时间是大体不可能解说清楚并在学界达成说服力的。


——这个问题,就这么高端。


这个问题是不是果然这样玄乎,你们可以参见“天云”、“杨思基”、“吴大江”、“烈火实验室”等十几年以来一直在执意批评“死态”的”网友“的言论。而特别是”杨思基“——是实实在在由我手把手、嘴对嘴教出来的”唯知论“者,但即 使我不肯认杨思基为徒孙,在我死后,杨思基也未必就成不了”唯知论“泰斗……

“三生”说法是说,人类“生态有三态”——文化生态、文明生态、法策生态——而作为有志于著书立说的学者,必须要把握住生态主题而不可误入“死态”——去”追求真理“————”生“、”死“问题还没有搞清楚过——你有资格”追求真理“吗?

——即使你在科技前沿已大有作为,拿你的作为来为下一届”领导人“当”上马石“,难道你有意见吗?

——所谓“真理”,是要用高端科技成果,并要投入巨资,有志者拼了命地争取,才可得座在天文望远镜前和参予操控强子对撞机会的事情。这类问题很容易讲清楚。

我的这一讲所要强调的问题是,不要拿科研问题当语言文化学术问题胡扯乱讲——物质运动怎样化育生命这个议题,在未来五百年内不可能解说清楚无谬并达成学界共识;在未来亿年内,人类也不可能具备复制生命演化史无谬的“万能”能力。


——这个问题是,“生态三阶段”,就是“生态‘三态’”,而“地球形成于六亿五千万年前”说法,是与”生态“的“第三态”相对应所发生的问题。用“一分为二辨证统一”为“物质运动‘死态’”的思辨解说法,跟本不可能涉及得到该问题。因而这个“数亿年与几百年”时差问题,当前还大体处于华语学界的学研盲区。我在网络中搜寻十多年,只发现不足三十个网友,在当前网络中解析这个问题,并且没有任何一人,能把问题解析清楚无谬——而只有“草根思者”声言“不懂哲学”,才提出了“权力拜物教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议题。

——我说过——当前全人类还没有成全过应用功能周全的法学学说,而“文化论”、“文明论”、“法策论”这“三生”——“文化”是传说,文明是浮生,法策是推断——个中“事实”,只有“言论”是事实——懂与不懂,我对你们在校学生的提示,也仅限于此了——我一月之内就能把你们在校学生涉及的所有学识归纳整合清楚并令你们不可能再发生无所适从窘迫。可当局和被当局包养的文化嫔婢以及你们在校学生,却不肯拜师向学——华语学界和当局合力打造的文化猪圈中,早已把“语言文化学识”看得太浅近无忧了!你要是以为活用几千个字,比下围棋在361个落子点上落子还简单,你就是一头“文化瘟猪”——或你已被“文化瘟猪”,给作了“洗脑”手术!

语言文化学识的“文化文明法策”应用功能被歪曲,在文化中当奴隶,在生活中当被管治,在法策下听命令,就已是“东亚病夫”的贱不知耻宿命。过去十八代祖先受欺凌而不知耻,当下被官们管治搜刮而失抗争,面向将来而不能达成学术合作来批评法策问题,这就叫“中国猪”的“三生有幸”!

皇祖母被龙强奸则“龙御天下”,亲师娘被马渴死主义强奸则“坚持领导”,学会说一句通俗人话则“反裆”,张扬全人类共和情志即是“叛郭”!

华语文化中国猪的前生是“浮生”,今生是“偷生”,来生是“残生”——两千多年以来都没有过得上,人类的正常生活;却还在用屁股做“中国梦”,用后脑勺说“中国强”!


这是个什么问题?

人类的过去、现在、将来,不涉及人类自抗内耗狭隘范围的问题。暴力被人们唾弃,非法统治被调和法策解构——这就是全人类对未来的共同 追求和法策取向。无法无策的文化人群,是看不到未来前景的人群。

(即时写作草稿不作校对,“四象”、“五形”两讲待续)


第四讲:四象

“四象”不是指春、夏、秋、冬“四季”;而是指“信用”、“守护”、“做法”、“运筹”等全人类共同面临的要点问题;其宗教说法叫“四大金钢”或“四大护法”,而华语文化中较公知的说法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这是很潜在的,形象喻说构成了四种“功用关系”的语言文化学识应用智慧。分别解说如下:

1、前朱雀——“朱”指“朱批”,皇上批阅奏章,用醮有朱砂的毛笔,笔端如鸟喙,运笔如啄,因称“朱雀”。其喻说“圣裁”,谓之“文治”。而对应于当前,“朱雀”则应对应直指所谓的“宪法”和“党章”。策为法纲。策是“写”成的文本,其功用为共同信守“驱动(鞭策)”文明。

2、后玄武——“玄”即“法”,“玄武”是说,“法”要用武力来捍卫,故称“玄武”。“朱雀”当前,“玄武”卫后,统称为“文治武功”。《孙子兵法》以“不战屈兵”为上善之“策”,其总体主张是“反战”的。《道德经》中则讲,“夫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是说“弱国无外交”,武功不可失;亦不可轻用——正所谓“国虽大,好战必亡”。

3、左青龙——所谓“青龙在天”,其中的“天”字,与“刑天舞干槭”中的“天”字用法一样。是指知人善任,集纳智慧,打开思路,采纳建议。“青天”,取“光明正大”之义,“飞龙”,取海陆空全能之义。义理指珪为“公正”。此“青龙”可作对应当前“人大”和“政协”的职能来解析。两会光明正大,则如“飞龙在天”腑而无所不察,辨而无所不清,有为于海陆空三界,无所不能并正大光明,生灵无不朝拜。

4、右白虎——我们知道虎皮花纹有隐蔽功能,这一功能的功用在于隐蔽地发起攻击;但如果老虎的皮变成了“白色”,也就丧失了隐蔽功能,而只能“光天化日”之下“称王称霸”了。老百姓说“白虎星”是“丧门星”,就在于“家门不幸”——家中有人明目张胆地干缺德事儿并已被昭然公知。这就让家族失了信誉,给家族丢了脸。然而还有另一种情况——警察明目张胆地抓小偷——拆迁明目张胆地辗碎了“钉子户”的家,日本公众明目张胆地上街反对“解禁‘第九条’”、我三公大叔公然责骂当局和被包养的文化嫔婢们信口胡诌、模仿抄袭、学不会说人话——这就叫“白虎行地”。

——从“一元”,到“四象”,纳尽了全人类自抗内耗所造成的灾害和苦难。而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纳为“想当官”、“想出人头地”、“想说了算”、“想获得非本份利益”、“想接着装学者”和不想学会读书写作。这才是当局和被当局包养的文化嫔婢的病根。

——华语文化中两千多年以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发生始因、发展过程、发展趋向三要素解析周到的学说。而“白虎行地”不再是城管和警察以及巡视组光天化日胡作非为 或《百家讲坛》的一派胡言。让批评法策的言论不再被敏感禁言,让人民军不再异化为党卫军,两会决议案不再变异化为“重要讲话”滥言,让我三公大叔的言论也会有出版社敢于出版——然而这很难孩子——当前华语文化中看不到四个功能系统互相作用的“四象”而只能看到法权垄断管治“一象”——败象——前因何在?

——连金、木、水、火、土这五个字,都从来也没有读懂过,就当了“领导”,就成了被包养的文化嫔婢,就敢于在我三公大叔面前乱放猪屁、狗屁,并敢于逃避和屏蔽学术批评!

1、先人是龙种龙孙。
2、当前是管治或被管治的昏官或贱民。
3、誓死都不肯承认读写活动事实是事实。
4、承认死人有思想,决不承认活人有学识。


——这就是华语文化猪圈里的“四象”——文化败相、文明乱相、法策败相、拒学死相!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