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公权不可以委托私营,“亡国”不可怕,可怕的是国际互抗内耗不止。  

2015-02-09 07:18:51|  分类: 网络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生活秩序的运行机制,是以劳苦公众为生活主体而构成的。然而这个事实却难于被看清、讲清和达成公信。政权统治当局并不肯承认离开了劳苦公众的生活劳作,他们自己就没法生活的事实;而更愿意鼓吹没有他们自己的聪明作为,人类的生活就见不到光明前景的“胡话”。

 

各国的所谓“总统”、“王”、“皇”、“党首”、“教主”之类“明白大爷”如果彰显劳苦公众的“多数人”生活意愿,那么国际的军事割据分权统管问题,根本就是莫须有的问题了——人类统管政权的分分合合和频繁倾覆重建,正是劳苦公众频繁蒙受生活苦难的原因。扫荡了一切军事割据“鸟政权”,建立了一切生活事务都由协商合作公正秩序来“约法”解决的“全人类共和公务委托秩序”——亡了所有的“党”,亡了所有的“国”、灭了所有的“教”、驱逐了所有的“王”、“皇”,永远也不再会发生大国争雄的战争或冷战军备恶耗灾害,才是劳苦公众的共同生活秩序调和愿望。既然全人类共和是全人类共同的美好愿望,就没有彰显军事割据诉求的必要了。

 

不再被狭隘的国族情志教化,不再受统管压迫侵害,不再受法权垄断统治利用,是劳苦公众警醒的唯一正确选择。这个劳苦公众的选择能力问题,才是人类文明步入良性循环发展轨道的首要问题。这个首要问题说不清楚,劳苦公众被利用、受侵害、被奴化教化、被愚弄管治、受骗上当的“被民主”生活苦难就不可能结束。军事割据之“国”不亡,就解除不了国族情志的互搞恶耗。这是情不合则理不通的法理根基。

 

人类生活中遇到的公共问题只有通过协商合作才能解决好这样的常识不能得以彰显,根由于欺骗谎言流行已埋葬了常识。都以为缺失了统治者就没法活了,才会顺从管治而不惜容忍侵害。华语文化崇尚一个“忍”字,就在于公众还没有对法权垄断统治的弄权欺法达成“零容忍”。服从管治,企盼“被民主”,就一定没有好日子过。缺失了自主协商合作能力,等待天上掉馅饼,不论支付了多少供养统管者的利益和信从情志,都必然会落得一场空欢喜——被骗人的管治鬼话骗了十八代,也不仅等不来免费的午餐,并且连超高价午餐也吃不到嘴里去——腐败份子人均骗得了一个亿,劳苦公众中个人的十八代祖宗的劳苦收入加起来,也远远不及这个数。

 

人类的生活,不可能通过捕奕争夺管治权的办法来由管治者管治好。所以“被民主”所投的一票,也大体是引狼入室。人类生活秩序的调和,并不是由谁来做主的问题,因而不论是官做主还是民做主,都是不调和的办法,都甭想有好日子过。人类必须要信从生活法约和文化策略的主导公益公正应用功能,而不能信从人的“大公无私”。人类约法筹策智慧的发育是否周全,在于是否能建立学识融通和互相批评学识的合作秩序和广普学识的合作伦理,来彰显和成全谁说得对,就按谁说的办法去做的知理懂法优用学识文化筹略。正是因为缺失了优用学识文化策略,人们才会信从“明白大爷”的弄权欺法骗子策略。

 

读书识字写文章,是很简单的获取学识和传统学识,使人们共同获得学识,共同懂得说清楚怎样学习、怎样合作、怎样来修缮调和学说的好办法。人人都有为才能把事情办好这样的常识被埋没,就在于“明白大爷”们太明白了——他会告知你什么事情都没有人管是不行的,所以他要管;他要是不管,劳苦公众就没有好日子过。劳苦公众信从了意欲管治者是真诚的,“为人民服务”的说到了心坎里——但却忘了通俗言论的告戒——“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防人之心不可无”。公权委托于私营,必然会欺法乱策。

 

——“权”是“法学”赋予“法约”的主导公正应用功能,人类永远也不可以让任何人有“权”。“权”是公属的,被纳入了私营,就一定会“腐败”。华人学界对一个“权”字没有学好用好,才是公众把希望寄托于“明白大爷”的原因;才是公众认为用“投票”的所谓“民主”办法来“弃权”,会求得好日子过。这是学界对语言学说还没有修缮完备并广普周知的赎职错害。

 

弃公权于私营,永远都不可能把任何公共问题解决好。不信你们就等着瞧,中东问题、乌克兰问题、印巴问题、巴以问题、南海问题等等一切国际问题,要是能用“推主管”的办法解决好,银河系外就能飞来无数个不怕糟蹋的新地球——分给每人一个来任由“民主”,这就不论怎样,人人都会有作主于全球的好日子过了!

 

人类害怕“亡国”的阶段,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还极为幼稚的阶段。“明白大爷”为国人谋福利的谎言,之所以有人信,就在于信从之人把人类割据互坑的坏话当好话来听了。这是当前的人类语言文化学界还没有把语言学用的应用功能讲清楚过的幼稚表现。

文化学者要担当为人类文明领航的文化公益责务,情志偏执于国族情志的话,是文化学者不该讲的话。公务委找所委托的是“责务”,而不是“权”。指望“明白大爷”聪明起来,来担当学界通过真诚合作才能担当好的纠错失调和管治言论的学务,是不可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