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人有说错话,做错事的自主法权,并不可被剥夺。  

2015-04-16 07:35:42|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出的屎坐不回去,泼出的水收不回来,说错的话致歉无效——自已错了自己担当,他人无法替代。这就叫“自主法权”——这是我三公大叔首述的周正法学法理。

“自主法权”用“自由”滥言是讲不清楚的问题。“自由”是奴隶的呼声,“自由”皇上的特权——正如阿Q的“想谁是谁”,也正如所谓的“圣旨”不涉情理法策,一意孤行——杀你全家、灾你九族,斩草除根——鸡犬不留——这才叫“自由”。

不错是人类的愿望,错谬百出是人的成长历练过程常态——人类获得不犯错误的智慧不仅路正长,而且在从幼稚到老成的代际生命轮回的过程中,也不存在不犯错误的可能。这是“包容”一词广普应用的原因。

出错,是人类生活能力和文化智慧增生的一味苦口良药,别人无法替代品尝滋昧。当爱心昭彰的华人父母们把儿女呵护得不经风雨、不犯错误、试图让儿女达成乖巧可爱时,就已扼杀了儿女的历练成长出错法权。“包容”一词,并不是说要包容“周扒皮”,而是说做人要有父性母性品格——包容后代成长过程必然会发生的过错。换个说法,就是要给后代们提供历练成长的生活条件,不可溺爱。这正如孩子学走路,父母不可剥夺儿女学走路跌跤鼻青脸肿的疼痛体验。这是孩子体验担当的历程。人类的自我反思能力,就是在儿童期养成的。只有勇于担当、勇于做任何事情,勇于体验所谓的失败,才能获得更多的成长历练。孩子不是爹娘的宠物,公众不是领导的奴隶。这正如所谓的领导们不必试图领导他自己的爹妈一样——尊重生活历练过程和生活经验,是人类互相尊重的底线。在任何生活秩序下,高贵与卑贱的差别,都是人类生活秩序文明的羞耻——绝无例外。

做人要知本份。不可试图管治一切。管治儿女的爹妈不是好爹妈;管治学生的所谓教师不是好教师;管治一切的所谓领导也不是好领导——做人,总该要摆平身份、善意求和,不可压迫强制。正所谓“上善若水”——“处其下”才能被认同“居其上”——认你是爹,你是爹;认你为师你是师——对方不认,就连屁也不是。名份是不可由自己来讨赏的——我赏你个玉皇大帝名份,就一定是想让你下地狱了——我凭什么要赏你名份并居于我自己之上?就是想让你爬得高,跌得狠——等着看你倒霉的幸灾乐祸景象——你不知道?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没味道——没了私味道,就有了公味道。私味道议题与公味道议题完全是两回事儿。公共问题是文化问题、文明问题、法约问题、策略问题。对于公共问题的学研交流,私人之间的交流共鸣,也只有心兆不宣,才能更好地彰显公共问题——两个浅学的文化小瘪三儿在谈哥俩好,公共问题就已被抛到天外去了。

学研周到的文化学者很重情,却不言情。为什么?情为私有,理为公论。私情转化不成公理,就已是学研有谬的证据了——把持住自己,不为私情所动,才能彰显公理。这是文化学者自我反思的要点。遇到问题不能从自身找原因,就一定是有所偏执的。后学者出错是不可避免的,浅学者胡做非为并自以为是也是不可避免的。要想解决这些问题,你得自己出主意,想办法。学研拉不开档次,重量级拳王跑到轻量级拳台上去大打出手——就叫做丢人现眼。胜了,也不可能赢得赞誉。

人的不可剥夺的法权是“死亡权”—— 一个尚有寻死能力的人真心想死,一百个人也看不住——而所谓的“生存权”,却不是人类所能保有的不受剥夺法权——到了老迈无能之时,不想死也无济于事。法学并不是无根由的,法理并不是无依据的,法约并不是可以由所谓的领导随便胡乱规定的。

 

华语文化中当前还没有发生过周正的法学学说,这是我一再强调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却已经是跨越了所谓的“哲学”的问题了。所谓的“哲学”是一种统观总论学说。正所谓“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无所不包容。这种一统包容了人类的所有知识、经验、学识、学说的“应用母法”公用共识学说如果还没有达成周全,那么建立在这个应用母法学说基础之上的“法学”就是不可能达成周全无谬的。

说错话、做错事,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常态。说不错,做不错,是文化学术对文化学者们提出的很不公正的严刻要求。文化学者没有抱谁家的孩子跳井,也不欠谁的;凭什么要担当公益责务?

不担当公益责务是人的生活本份,担当公益责务是前沿文化学者的“犯贱”——穷困殒命都死不悔改。这就涉所谓的“圣人”一词了。所谓的圣人之所以圣,就在于灭私欲而求公理、彰公益之法策——明知必死也不惜慷慨赴死,并自以为死得其所——谁也无法动摇其情志——死有余辜,死了活该!

——人类的良知一但扭曲,不知是非好坏也就成了必然。

——人类的生命是一代一代传续的。这就是所谓的“人性论”必须要论证清楚并达成共识的问题。对于一个不肯担当自身知行活动错害则纠错责务的文化人群来讲,是看不到远景希望的。这正如鲁迅的言论,所能预见的就已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先辈九斤,后代七斤……

——后代一定比前一代强,这是所谓的“规律”。这个所谓的规律“不可阻挡”。然而华语文化善良的父母和父母官们,却偏偏要试图阻挡自主;试图替代个体的“自主”——“坚持领导”、“坚持管治”,死不悔改。

——我所谈论的是纯纯粹粹的语言学问题和法学问题,所依据的是文法语言学用法常识。

 

人没有权,只有“法”能赋予人“法权”。这正如一个滩贩没有权,“权”来自于他手里的那一杆秤——“权”字的“本义”是“秤砣”——称得高了低了,都不合法理——必须得“称平”——谁都不能吃亏。为什么“权”这么重要?因为“权”是“公器”——大斗进,小斗出或称杆里灌注了水银,就叫做“违法”——法并不是私有的,法约所赋予人的“法权”,才是私有的。私人从来都没有过“权”,并且永远也不可能拥有所谓的“人权”——人要是有“权”,就不必信从“法”了——你以为你自己就能充当秤砣了——你已太不自量了——这里所要强调指出的是所谓的“领导”的不自量——人不可能取代法。甭说所谓的“领导”,就是所谓的“玉皇大帝”,也只不过是人类操持的言论而已——“玉皇大帝”要不是四个字——猪都不信——你信?

语言学的学问不是一般地大。这个学问大到了什么程度?已大到了人类有了语言文化史以来,全人类都没有搞清楚过——你信不信?

 

——信不信由你。

——你有说错话、做错事的自主法权——但你说错了,做错了却不可拒绝批评——你要是“老子天下第一”地自我膨胀得已不得了了——你比你爹妈都大——谁都管不了你了——你是领导,你怕谁?

 

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自我膨胀不可取,可取的是知本份——就算你巴结着当了很大的官,你也不可能就不是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