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学说)

人类的公共问题,必须得由人类共同合作才可能解决好——信仰偏执,是人类幼稚的证据。

 
 
 

日志

 
 
关于我

首成“大一统学说”的华语学者,并命名该学说为“文法语言学学说”,严谨地证明了用“哲学”二字命名该学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同时也证明当前大学文科教材的文本名,大体都实在严重的“命名不得法”问题。这意味“哲学”及其相关乱学滥用语言瞎猜乱讲,已经到了该退出学术讲台的时候了。华语学术史已经迎来的依据大一统学说的文法结构法理来重新整合各类文科教材及其功用关系的“文化新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投诉”几近“投降”——关于“法学”智慧的应用策略。  

2015-05-14 05:44:00|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通俗言论中有一种说法叫“护犢子”。大体是“北方话”,属于“普通话”的“基础方言”。所说的是,孩子们有了冲突,向其家长反映情况,而其家长却不讲理、失公正,为其子女偏袒辩解的情况。

 

还有一种通俗说法叫“官官相护”,所说的是受了小官差的委屈,向其上司投诉,大体是又惹气、又无效的。

 

陈胜吴广不投诉,梁山好汉也不投诉,而屈原则是宁肯死,也不投诉的。所以才能构成一股正义力量来制衡法权垄断统治当局,使其败坏的作为收敛一些。

 

在人类的文化史中,“骂人话”就是“不投诉”的文化言论。这样的“不投诉”骂言多起来了,就能起到警醒、制衡的主导生活秩序文明功效。

 

“投诉”、“上诉”之类现象,是必然会遭遇“官官相护”现象的——大凡还能找到把过错归于投诉者的理由,其“官司”就难打赢——官司、官司——就是“是非由官们说了算”的。所以说,更加可行而高效的主导生活法约秩序公正的作为不是“投诉”,而是与更多的受同样侵害的人们加强沟通合作,构成制衡力量。这个合作制衡的办法,才是人类文明史中主导生活秩序文明的最可行而高效的办法——这就是“法学”所要揭示的“法理”。而彰显法学法理的学说,才叫做“文化策略”——“文明法约”和“文化策略”是不可混为一谭的。

 

——由此看来,当前华人学界的所谓文化学者,还大体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

 

——对于法学智慧的应用,就叫做“策略”——这就是所谓的“哲学”学问。所谓的哲学是变通活用言论的学说,并且是华语文化近百年争议不休也讲不清楚的问题。我把这一类学问统观总述为“文法语言学学说”。这是正确无谬,没有批驳质疑余地的。

 

想、说、做的办法,统观总述为“法学”,筹谋想、说、做的办法达成公信的“办法”,就必须要表述为“文化策略”了,否则就区分不清“法”的“学和用”层次了——比如当前刚刚在两会中发生的“立法法修正案”说法,就是搞得一埸糊涂的。如果“立法法”说法是合理的,那么“立法法法法法法”说法就是合理的。这样的说法用北京俗语来讲叫做“混不拎”——你搞不清他在说什么。

 

“法”是以调和生活秩序为应用功能的。而“策”是人际文化交流活动中所筹谋的达成共识办法。“法”所主导的是生活秩序调和,“策”所主导的是学术批评伦理秩序公正。而当下“党国”不彰显调和策略,只彰显“重要讲话精神”——你必须要贯彻执行——没有商量余地。要不然当下怎么流行着座在会议室里“走群众路线”——并且一言堂,不纳批评谏言的文化策略呢?

 

“投诉”并不是调和的法策,而是“投降”的法策——既然是“共和”秩序,就已不必再“打官司”了——当然不“打官司”,也不能“打民司”——胡扯“民主”——由一方说了算来裁判是非的办法,根本就不是“共和”的法策——共和秩序不涉及由谁来做主的议题——“共和”策略与“国”也没什么关系——文化策略,不涉及军事割据领域而涉及的是文化区域——两岸四地,能达成“国”一统还是文化一统?

 

——就连“日语”文化也只不过是华语的子系文化而已吧?

 

——当前的华人学界的所谓文化学者们学用言论大体还处于跟风起哄的状态,还没有学会说学研得法的自己的话。所以才会发生这个在哪里胡扯“孔子曰”,那个在哪里胡扯“马渴死主义认为”以及“舌毁主义”、“共惨主义”滥言的文化现象。能够达成学研得法,“说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情志”并信守合于公益文法主旨的文法法则,还缺少很多学术批评历练;更缺少的是学术批评合作智慧。学界无合作制衡作为,才是法权垄断统治“重要讲话精神”流行的前因。“党后代”一贯正确,就不必搞学术批评了!

 

在生活法约公正,文化策略调和的秩序下,“投诉”、“官司”这样的皇权文化滥言,早就应当被当做文化垃圾打扫干净了——然而这些言论还在胡学滥用地流行着,就证明华语文化的败坏还很严重。华语文化中有“公诉”一词,但却是用错了的言论——说的是由“检查院”这种由所谓的“政府”设立的机构,所提出的“诉讼”,这种诉讼也并不是“公裁”程序,而是由“法官”说了算的程序——仍然是“伪公诉”。而所谓的“司法改革”言论——说到底,也还是要由“司法者”说了算的“改革”——改不成公正、公益的法约秩序——只要还有单方“司法”来“说了算”,就是抗拒“共和”的——可见华语文化中70多年前就在“国名”中标榜了“共和”,但却是从来也没有达成法理通透解读解说能力的。这是华人学界的可悲、可耻的文化现象。

 

我的帖,都是谈论文法语言学用法的帖。批评的依据是法策用语是否符合“全人类共和”调和文化策略总纲(所谓的价值标准)。学术批评的依据不同,违背了全人类公益主旨,就是没法达成共识的。文化学者的学研批评不涉法策,百分百是跟风起哄、胡乱感慨而已吧?

 

学界缺失了合作智慧的文化败坏错害是极其严重的——劳苦公众供养着一些所谓的文化学者,但这些所谓的文化学者们却在张扬着向法权垄断统治“投降”的法策,这用通俗的言论来讲,叫做“没良心”!光顾及法权垄断统治秩序下被赏赐的那一份“狗食”了——已缺失了“实话实说”的执着——怎么办?

 

——难办——我在网络论坛中呼吁学研评优合作十几年,只得到过一次响应并仅仅开展了三届论文评优活动。而且我的言论权,也已几近被禁绝了。当前我还能有话语权,已是法权垄断文化的格外“施恩”了——法权垄断文化运行机制不小心,于“法外”彰显了文化良心未泯的所谓“版主”手下留情,彰显了我这一份罕见的约法筹策主题言论——还能让我讲清楚文化学术批评中还有“法学智慧应用策略”这个议题。我以为这是当前华语文化败坏觉醒的一线希望——这一线希望叫“语言文化策略觉醒”。

 

——合作,不是当奴才;“抗争”不同于“投诉”。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