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提不出法策议题,话越多遗害越深。  

2015-05-28 04:48:05|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对乱弹广场的所有网友们必须要讲清楚并引发关注的一个问题。任何网友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不够,都必将一如既往地胡诌下去——永远都不可能具备提出法学议题的能力、筹策论述法理依据无谬的能力,论述成果总结成为法策实施法案的能力——我的言论你读起来不顺,正是因了你感到“不顺”,才能证明我的言论已突破了你当前守旧的思辨解说法。能搞懂这一点极为重要——重要之处在于,能引导你的学研批评能力突破旧有“亚学识”重围。

 

学研突破要点如下:

 

对这个永恒无谬的法理我已讲过上千次了——“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的一切对错问题,都是言论学用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对言论的应用功能的应用因循功能关系,我也讲过上百次了——“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定案”。

 

 

依据听、说、读、写交流活动事实,依据交流活动中的言论的应用功能,我们已可知,即使我们提出的是法学议题,但通过对法理的论述还没有对法理进行归纳总结,也不可能就构成践行法理的文化策略学说,进而也不可能成全为文化策略实施法案并达成研讨共识。

 

当前华人实用言论系统是一个依据错误的言论系统——且不说我对于丹译述《论语》头三句一句也没有译通,易中天读史籍胡搞出一部《易中天中华史》来,钱文忠把《百家姓》给讲成了“男权血统论”以及“社会学”、“心理学”、“逻辑学”、“经济学”等“亚学科”的周全应用功能不成立等我早已明确批评过了的问题,仅就言论的约法筹策应用功能这个高端语言文化学术议题来讲,当前华人学界就是大体还不具备精确应用语言,提出正确议题的能力的。

 

——为什么?

 

——因为章法语言学被所谓的“逻辑学”滥言阻断了,文法语言学被所谓的“哲学”滥言阻断了——跟风胡扯乱学舌,提出议题的词语应用完全是错误的——用学研不得法的跟风胡扯滥言所提出的议题,不可能是正确无谬的吧?

 

————易中天自以为研究的是“历史”——而实际研究的却是“史料”———你要是不给易中天造一架“时间旅行机”,易中天能研究得着“历史”吗?当前你以为通用无谬的“史学”、“历史系”等言论的学法用法中,有没有严重问题?

 

——这个问题很难懂,已超越了你当前的学研能力——所以你必须要不怕“想破脑袋”,反反复复地研读我的言论。正因为如此,我还得举例来说明一下。

 

实例:

 

《中国改革的制度观》——这是茅于试博客中的标题。

 

我这样评述(略有改动):

 

“法学学术‘约法’”问题被你讲成“制度”问题,“生活法约‘秩序’”问题让你胡诌成了“改革”问题——你年龄也大了,就不要再滥用语言胡诌法策了——劳神害人。

 

——   一看标题,就已知茅于试在中学和大学时期就没有学好语文课。

 

——“制度”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好的(茅于试语)”,只有“公约”才“可能”达成公信、引导公行。

 

————在应用每一个词时,都得要摸一摸良心,审问一下你自己在说什么问题。“制度”,不可能突破法权垄断统治者的管治诉求。

 

这里的要点提示是:只要是“制度”,就是由法权垄断统治者胡编滥制的,不是少数人胡编乱制的,就不叫“制度”——通过学界合议约定的,叫“公约”而不叫“制度”、“规定”、“版规”之类。

 

————————华人不会讲华语,才是当前华语文化学者们共同面临的问题——学说人话的学问,不是一般地大——已大到了当前华人学界的所谓专家学者们,还没有学会过说人话的地步了。这是学术事实。

 

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所有问题的层出不穷,都根由于法学不完备、法约失公正、策略不调和。因而学界的所谓学者们的争相发言,提不出法学议题、论述不清法约是否达成了公正问题、解说不明文化策略是否适从了调和法理这一系列因循相关问题,那么浅学浮泛的发言,也便只是“说事儿”而已——所说的也大体是“缺德事儿”——所强化的是人际“仇怨”——还讲不清解决所有问题的所谓“治本”办“法”,也不能彰显广普法学学识的文化策略智慧,更不具备拟定可行高效的法策实施法案的能力。所以说,在还不具备提出法学议题的学研能力前,话越多,谬法的策略对文化公众造成的仇怨蛊惑遗害就越深远。越是有专家学者“名份”的所谓学者,越应慎思谨言、谦和向学。

 

——慎思谨言,是文化学者的“底线”。狂躁胡扯,跟风学舌,大体就已沦落为守旧的文化奴隶了——不可能彰显出学研新成果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