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学研得法遭禁言的原因是批评了大官的屁话  

2015-08-22 04:54:13|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语文化在法权垄断管治下败坏了两千多年未能觉醒是文化史实。文化败坏的事实证据体现为统治政权的频繁倾覆重建和战争灾害频发。老百姓和统治者们都没有过“舒心无忧”的日子可过。这是为什么?


——皆因了官要说官话、说胡话!


官们,一但在官场中拼命拼到做了最大的官时,其感慨万千之下,就一定会发表一通胡说八道的言论,以试图编织其在官场中拼搏是为了全人类公益福利的谎言——当官要为民作主——尼玛自主生活能力还不完备,你不是个吃货,还能是什么?


——当官是为了民,然而早已沦为官场文化奴隶的文化瘪三儿们,却是不学无术的。一但成了最大的官时,其编织的所有谎言的目的,就已落实为维护法权垄断统治秩序——“坚持领导”这个唯一的诉求了。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如表述为“新官上任吹牛逼”——牛逼之处在于当了大官——不是人了。

 

——你试图不让官吹牛逼,可能吗?拼命要成为“老大”,终于获得了信口胡说的机会,是不能放弃的。所以不论其会不会说人话,总得要站在最高讲台上胡说一番。这叫“上位宣言”。

 

大官之大,就在于能搞出“金口玉言”来——他的嘴,已经不是人嘴了——开始“治国理政”而不言“做人”——只谈“做官”了。

 

稍有文化常识的人都知道,文化学者和官场赢家的诉求是不一样的。文化学者要说“实话”,官场赢家要说“官话”。而官话却是凌驾于他人的欺凌滥言。官说“为人民服务”就已是欺凌滥言了——这可以反证一下,以证明“为民服务”是一派胡言——民说“为人君服务”——这说法够贱吧?这样的“说反话”比较法很好用,能揭穿所有的谎言。

 

最大的官声言“坚持领导”,又声言“以人为本”,这就不对了。“以人为本”的说法是说,“官们”不要把自己当成“官”而要把自己当成“人”——与任何人都一样,不好好学习语言文化学识,就学不会说人话。


——说官话与说人话是不一样的。“官话”讲的是“唯我独尊”,“人话”说的是“好好做人”——不要度图凌驾与他人“当官”。“当官”这种首先必须要“卖身为奴”的下贱事情,在华语文化中不是没有人做过,并且是早已有诸多“当了皇上”死于非命,苦苦追求一辈子也没有当上皇上的史料证据了的。大书特书“文曲星”,也只不过是“言论”适从皇权统治的“失调和滥言”而已。


对人类优学文化传统传续下来的语言文化学识的承学,是必须要证谬“官话”的“主导”人类文明应用功能的。“官话”是失调和的执意要“坚持领导”的“情志偏执”滥言。这才是学研得法的语言文化学者必然会揭示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又是官们不许可揭示的问题;所以才会兴“文字狱”并实施禁言。

 

着一些不知好赖的被官文化“洗了脑”的文化小瘪三们当官文化的看门狗,并规定了禁言条款——只要是揭示‘官话不等于人话’的言论,就一概要禁绝——官一统文化,用一份优裕的狗食来养育一批官文化看门狗,就不愁质疑批评“官话”的言论不能被剿灭。


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以来的败坏不经,就在于实用言论不是“人话”而是“官话”——最大的官的话叫“圣旨”,而当前已变通表述为“重要讲知精神”了——其变通要义在于,“人大”这个“最高权力机构”开了个会,审议一番并作出了“决策”后,再“民主集中”一下,把“最高权力机构”的“决策”篡改为“某某官的重要讲话精神”,并用来广普周知。这样一来,群体智慧,就“恶变”成了“一家之言”——或孔可瘟道德,或马渴死主义,或假洋鬼子闹革命,或“或继承发展了某渴死主义”等等不一而中——反正不是“大官”自己的学研得法的“活人”、“活话”——学说死人死话是“有好处”的。可以“欺世盗名”——声言是学研不得法的“徒孙”——这很象一个华语文化故事——拿了一株“隐身草”,到处去偷——先偷钱财后偷色——结果是强奸了自己的亲妈,还自以为得计……这就叫“乱伦”。

 

——人伦乱伦其实并不可怕,按当前华语文化的性学学者李银河的主张来讲,生命体的生理愉快感受是第一位的。所以不可“抗日”——被日,是愉快的。

 

——事实上,“被日”是不愉快的。这种“被日”的不愉快用华人通俗言论来表述叫“强奸”。

 

——当官当到了最大,要是不能凌驾于整体文化人群的经验学识之上,就白当大官了。所以必须要把“人民代表大会”这类公议决议,篡改成“某某讲话”。这是华语文化两千五百年来都没有突破过的“语言文化魔咒”。何也?军事暴力统治,从来也没有承认过协商合作的办法,是可以约定调和法的这个“公约公信公行”办法可行高效事实。所以官们的执意说胡话,是有理由的。其理由在于认为——人类不被纳入管治领导之下,就是没法生活的——只有在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化瘪三儿们的领导管治之下,全人类才可能懂得“怎样生活”。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华语文化中两千五百年以来人类所知的人类自抗灾害,无不拜“官们”的赏赐。“官说了算”的文化,正是当前华语文化的实用文化。官不作主而由民作主的谎言,早已被“民主集中”的‘官话’所证谬。“坚持领导”与“强奸有理”是一样的。

 

——官话一统的文化有什么特征?


所有的官们,所说的话都是最大的官的话——不照搬“领导”的话就不行。不照搬就“开除”你!所以,华语文化在这样的法权垄断统治之下的文化水平,就与“最大的官”的文化水平“看齐”了。


——然而这样的“看齐”,却实在是看不齐的——只能“低于”而不可能“等高”——更不可能达到因事因时变通的“活学活用”程度——你敢在学用语言问题上活学活用文化语言,就是对“大官”的言论的“反动”——“反动”就是“腐败”,“腐败”了就得“开除”你——开除出法权垄断统治一统之外——断了你那一份狗粮。

 

——华语文化中遗害最深远的并一是“腐败份子”,而是“不腐败份子”——为了张扬党国统管诉求,能舍弃身家性命——变成彻头彻尾的“官统文化狗奴才”。

 

——人类公益文化传统与官统文化是格格不入的。国族情志滥言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人类共和主题下的通用普适语言。这才是当前全人类的语言文化学者们的共同面临的必须要达成突破的问题。

 

由官来垄断经营法权的文化,是不许可“造反”的文化,“党一代”造反时,是因了还没有“统管一切”;所以“造反有理”——“法权不可旁落”,一但旁落,就应“炮打司令部了”。而一但“司令部”已经统管一切了,就已不再许可“炮打司令部”了。这才是学研得法遭禁言的原因。

 

——“在野”时纵容“反动”,统管一切时,不许“反动”。这谁都懂,骗不了人——骗人的是“官”。古来如此,并无例外。


——人类还没有达到从动物界脱颖而出,适从文化调和法策的“文化智慧发育周全”程度,所以对于人类生活秩序文明的作为,大体还是“执迷不悟”的。不信从法策而信从“官”,是不可能找得到人类文明的出路的。谜信圣人先贤,就得“挖古坟”或“崇洋媚外”。以为打着“先人”旗号的所谓“领导后代”是对“语言文化学识”承学得法的,就一定会对“重要讲话精神”信从不疑——搞不懂自己有什么诉求,也搞不懂自己是可以“自主”有为的。

 

——两千多年以来的“文化奴隶”如果能够觉醒,必须要首先学会说“自己的话”。以为“孔子曰”或“马渴死主义认为”还能算得上“人话”,就已是“卖身求荣”和“不由自主”的事实证据了。


丧权容易得权难。学研得法遭禁言的根本原因是试图证明“权”是法学赋予人类的“自主有为”调和生活秩序的“主导公正”功能,而不是“官”们的“特权”。“官”本是人类调和公务“职位”,当职者有“责”,决不能许可其“篡权”。“法权”公属——再大的“官”也必须得“伏法”。


文化学者批评“官话”,是“份内”之事;批评官们“要好好学说人话”,是辅导“官们”好好做人。官不想做人而非要做官不可,是人类暴力垄断法权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事实。暴力如果是能够挥出逼迫全人类调和生活的作为的,全人类“反对战争”的诉求,就已是“没有必要”的了。


——全人类是一类人,不存在官民差别,也不存在恐怖份子与反恐怖份子的差别。我们不必审查人类自抗恶耗的前因,只审查人类自抗恶耗事实,就已知当前人类“还没有学会过做人”的事实了。自抗内耗不止的人类,与猪狗比拼调和生活智慧,或许比猪聪明,却一定不会比狗还聪明。犬类是合作生活的智慧群体,而人类却是相抗不止的“寻死”不移“自大狂”——没有学会过“做人”,而非要冒充“某后代”来统管一切不可——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人类个各文化区域内的文化学者们要是不能获得说明、说服、说和人们好好做人的能力,就一定是一派胡言,恶害无穷的;文化学者一但获得了说明、说服、说和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能力,就一定会对“官话”进行“文化垃圾大扫除”。文化学者的学研得法言论遭禁言,正是当前华语文化败坏的事实证据。“大官”张开其贱不知耻的大嘴胡说八道并养狗看门禁止批评,其猪脑犬志的学研不得法事实就已彰显无余了。

这正是:

官要给民当亲爹,
亲爹不亲已变爷;
民是亲爷也无助,
还得下跪拜官爷。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