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不审查言论学用法的文章,都是“谬论(草稿)”  

2015-08-04 05:57:33|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论是否审查言论学用正误的文章,都涉及言论学用正误问题。而其中的言论学用正误问题,恰恰就是交流对方阅读批评你的文章睥依据——此外没有任何批评依据是无谬的。这就是所谓“学术批评家”所应用的思辨、解说、批评法。“学术批评法”的重要之处在于人际交流活动如果是在学术批评能力还不周全的前提下发布的言论,其言论就一定是对问题辨析不周全的“谬论”。这是学术批评常识。遗失了这个常识的言论,百分百是“谬论”。我说过不批评法策的言论如同“爹死了哭妈”,就在于法策问题是一切问题的发生根由,胡批乱评琐碎问题挖不出病根来,不仅白费力气而且也不可能找得到一统解决所有问题的统筹办法。

 

——为什么言论学用法如此重要?

 

因为言论学用法,并不是哪个文化学者的发明创造,而是所有文化学者都必须遵从的语言文化积累成果。只有秉承这个言论学用成法公共文化成果的“言论学用法通用法则”,其言论才可能达成正确无谬。而“学术批评法”就是对言论学用是否有谬的解析批评法。

为什么秉承“学术批评法”才可能达成言论正确无谬呢?这是因为,只有秉承“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法”的学者,才可能是全面懂得了一切问题都要由言论提出,一切辨析都涉及学用言论的能力,一切结论都必须要用周严精确的言论来表述的“语言学法用法”全覆盖所有问题的法理。

 

——我揭示这个法理并能将问题讲得清楚无谬,并不轻松,我已投入了三十多个春秋的静夜执着,早已透支了健康。

 

我们知道言论学用有谬,根由于脑子用法有问题前因。但脑子用法前因却不是学术批评的批评依据。学术批评所依据的事实,只有一类事实。这一类事实是“言论学用法事实”。言论学用法事实关涉所有问题并必须要达成学用精确无谬,不则谬用语言所提出的问题就几近百分百是错误的议题。而我对网络中的文章标题几近百分百的错误的也已提示过千百遍了——当前华语学界对语言文化全面败坏的审查,还太缺乏学术敏感。还很难具备发现自己学用的言论存在“尚古”、“媚外”、通用不可通用的“学科用语”问题的能力。

 

——学用言论事实也是事实,这是不容质疑批驳的。之所以不容质疑批驳,是因为没有留下可质疑、可批驳的余地。这是可以通过“反证”来证明的——你从此装哑巴不再发言,看看谁还能认同你有学识就已验证清楚了。什么叫所谓的“大师”?“大师”就是“被认同”没有遗失常识的学者。

 

我讲言论学用法事实看起来很简单,但却是当前华语学界普遍抗拒和努力屏蔽的一类事实。受所谓“自然主义哲学”和“唯物”思辨解说法应用的影响,当前华语学界的实用学术批评言论谬用倾向是认为“言论”是“形式”,而言论的表达“内容”是“事物”,而“事物”才是“言论学用法”必须要遵重的“事实”。这是极为错误的学术批评法。正是因了这种错误的学术批评法的应用,导至了当前全人类语言文化学界的学研批评智慧发育,还处于辨析批评能力发育不周全的“文化智慧发育幼稚期”。这就导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全人类文化智慧发育继工业文化和经济资本文化之后的再次突破,如何才能实现的问题。

 

人类文化智慧的发育,继突破宗教文化、工业秩序文化和金融资本文化之后,再次发育突破,就是把人类过去的所有学识都一统整合到“传续文化学识”的交流用语学法用法法理体系中来,用学用言论得法的智慧来一统害查人类“生活秩序调和法约”和“优用学识文化策略”中的言论学用法还是否有谬,是否能达成全人类公信。这个学研批评能力再次达成突破的学研要点是,屏蔽“自然主义”、“唯物主义”以及谬立了“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政治学”等等思辨解说法的应用和滥用语方所谬立的学科,把言论的表达“内容”认定为人际交流所表达的“情志”、“诉求”——永远不再胡扯“自然”、乱谈“物理”,而是把人际交流活动所表达的情志诉求,认定为言论的表达“内容”,并依据表达“内容”来统合确认文章的“主题”、表达的“主旨”、批评的“结论”,并把批评结论落实到约法筹策活动中,实现其约法筹策应用功能。

——而言论的约法筹策应用功能的落实,则必然会证谬“社会”宗教言论、“经济”非公益言论、“心理”失证言论、“政治”法权垄断言论等等等等——把所有问题都纳入学术批评,纠错言论学用的谬误。

 

不审查言论学用法的文章,就不涉及对语言文法是否有谬审查,而不涉及语言文法是否有谬审查,就不能揭示言论的表达内容是什么,进而就不能纠错“事物变化”、“历史”、“经济”、“社会”、“政治”、“法律”等错误言论谬用的原因,因而对学术批评语言的批评依据地就丧失了审查能力。主题不明、主旨不清、结论不定、法策不成的一派胡言,是不可能经得起批评的——你的言论少有人批评,大体是你的学研档次太低,人家不屑于浪费精力批说。写作能力和学术批评能力还发育不周全就不可能写出入理入法的好文章来——把问题辨析一番,连约法筹策议题都不涉及——你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在哪里?不涉及解决问题的办法,表达了一番怨愤并不了了之,还不是“爹死了哭妈”?

 

——找不对“坟头”,哭死了也是瞎哭。

 

我们往往以为“百家争鸣”是学术繁荣景象,但在学研有成的前沿学者们看来,却恰恰相反是学术败坏景象。学研批评无秩序,学研批评拉不开档次,什么样的浅学小瘪三都敢浪费前沿学者的精力要试图“PK”一番。这就必然会呈现一派“学术流氓打群架”景象——人这没有把你当学者看过,占击一下看了看你的“老巢”,就已知你是“学前班”水平了。

 

——此论坛中的“桂林老刀”不就是这样的吗?。语言文化学术批评,与粉毛、愤毛有关,但却不是“毛议题”。穿上“粉毛大衣”或“反毛大依”所涉及的都不是周正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问题。我谈学术问题不涉及对网友的褒贬——但我却是一定要剌激网友们对学术问题进行反思的——当前学研浅薄并不意味日后不能成为前沿学者,但如果担当不起学术批评,达成学研突破的希望也就落空了。

 

作为有志于著书立说的学者而言,必须得懂得在学术前沿问题上的批评能力,是绝大多数向学者都不具备的批评能力。对前沿学术要点问题的批评能力达成周全,就意味着你已经成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学说了。这是文化学者求之而难得的对人类文明的“领航”学术光荣。而为了立人立事,真正学研有成的前沿学者,一定会不避“为他人作嫁衣”,把二流学者推向一流前台。只有“功成身退”,才可能“载誉而归”——因为“誉”,毕竟是他人所认可的赠与,而不可能是自己标榜出来的“吹牛”成果。

 

——所谓“圣人被褐怀玉”、“太上处众人之所恶”,就是因为“先知之知后学者不知”并必然会发生误解。剌激他人反思的言论,就是“学术责骂”言论,不术责骂言论有学术依据,而非学术责骂言论没有确切依据——这是后学者很难具备发现能力的。

 

学术批评有很多避免冲突的好办法,但这些办法得靠我们的学术批评经验积累来发现。学研得法,不论怎样批评都是无谬的;学研不得法,浅学的言论不论怎样发布,都是经不起批驳的并大体会令前沿学者不屑于顾。

我们搞语言文化学术批评,不可以不审查自己的言论,并一定要多写、多改,谦和向学。遇到肯批评的网友,应感到荣幸——但你若是遇到偏离言论学用事实胡批乱评的“文化瘟猪嚼狗舌头”文化吠犬,你要是不骂断他的十八代文化几奴狗骨头,你就肯定不是铁骨铮铮的文化学者——你必须得成为华语文化瘟疫猪圈里的“屠户”——否则你的学术成果就一定会被猪拱犬撕荡然无存——丧失学术成果的应用功能。

 

我上述讲了两个学术要点问题。一个是言率的表达内容不是“事物”而是“情志诉求”,否则就搞不懂什么叫“文法语言”。第二个是在学术批评中一定要维护学术批评伦理秩序的公正,否则有多少学研成果也一定会沦落为“文化垃圾”。

语言文化学术成果,必须要在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学、彰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这个公用共识的公共文化成果承续法理层面达成无谬,并要在文法主题、法学主题、筹策主题应用功能层次上审查无谬。而人类文化语言学用法理的总纲,是不可违背人类公益法则张扬“国”、“族”情志,更不可在还没有对所有问题达成“统观总论”之前,就以为自己的学研已入法理理,达成无谬了。统观学研高度还没有达成之前的所有言论,都一定是经不起学术批评的。狭隘的情志和狭隘的学研,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全人类公信的所谓“普适价值”,因而也就必然会留下质疑批驳的漏洞。这才是我讲“不审查言论学用法的文章,都是‘谬论’”这个说法的“统观学研”高度。

 

——当我们的学研还没有达成统观学研高度,当然要在学术批评活动中慎思谨言。但却不要不敢发言写自己的帖——只有多写多改,才能成全自己的写作能力,进而只有成全了自己的写作能力,才可能进而成全自己的批评能力。这个学研批评能力成全的过程中有一个至要问题就是学品伦理秩序问题——大凡发现哪一位学者的学研有独到之处时,我们与他的学术交流批评就一定要谨慎小心——多读一读他的文章以了解其学研情况,对学研局限确认无谬时方可批评——否则就一定会遇到强烈的“反弹抗争”——但如果你把一个在论坛中努力炒作人气的学研不诚文化小瘪三当人看了——算你倒霉——你遇到了一条不论是非,必然会与你“干到底”的“反方”——你把文化疯狗当人看了,要是不被疯狗咬几口,何以能证明你眼光不济?

 

——学研诚挚的文化学者,是必然会对网络论坛中的炒作人气文化杂种大加责骂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是人类文明的“命脉”——如果你连“自断文化经脉”的文化吠犬也“包容”不弃,你就是一个“自断文化经脉”的“灭绝师太”了——你已在学术批评上没脸见人了。

 

——学术批评,是把人类的所有言论一统纳入到通用公信的言论学用法学识体系中来一统批评的“批评法”公信不疑的所谓“普适价值”范围来澄清是非的学研范围。这个范围的议题是明确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而学术批评所遵循的所谓“价值标准”,就是言论学用法的“主旨”,必须要符合“主导公正”的法学“法理”总纲。而学术批评的成果,则必须要落实为“优用学识文化策略”来主导人类对每一个人的文化智慧发育都“不抛弃、不放弃”的共同进步情志,以屏蔽少数人聪明起来,“领导”人类文化公众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傻瓜蛋”走向文明的“幻想”。

——解说狭隘问题中的是非仇怨,只能增添人际的相抗仇怨。只有对不涉及人类相抗仇怨的相抗言论全面证谬后,才可能达到用“合和”的言论,说明“合和”途径的统观学研高度。

 

——达不到高度,就必然缺失深度。缺失深度的言论一定是仇怨永续言论,而达成了高度与深度经一的言论,一定是“合和”言论——释怨解仇、尽释前嫌、调和生活,从零开始——为美发的未来,为后代子孙筹谋——这是我们对人类文明发展的艰难历程的一份“感恩”情怀的传续——人类的自抗内耗灾害,不可以再延续了。如果我们不能把人类视为“一家”,对人类过去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时代所发生的是是非非耿耿于怀不能“包容”,“全人类共和”秩序的建立,就是不可能的。

 

——人类语言文化的发生之初,不可能脱离“简图语言文化”,而表音语言文化,则一定是“适从短其利欲”的“变异”文化。然而短期利欲,终不能成全人类的长续利益。如果我们华语文化学者,不能珍视人类文化中当前仅存的“简图语言文化”,不具备发现“简图语言文化”承载人类文化、文明、法策史承载能力的优势,而是“抱着金饭碗”却讨一份“尚古”、“媚外”的“狗食”——就无疑是我们学研不得法,不热受自己的母语,不能达成活用自己的母语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学术批评证据了。

你学舌于宗教言论胡扯“社会”问题,而学不会活用“生活”一词,是经不起我的批驳的——另外的你胡学乱用的“跟风起哄”言论我已不必再交批驳了——上面举了例,我的所有文章,无不是批评学用不得法的滥言的文章——你不肯去读,我“挽救”不了你——没有任何人是不具备自我反思能力,却能由他人来“挽救”的——这就叫“自主”法权。

——“不由自主”的文化奴隶,永远都不可能受到尊重。

问题要一个一个地澄清。当我们还没有达到把所有问题都澄清的学研历程无所遗失的“过程”无误时,就不可能达到对所有问题“一体统观”的学研宏观高度。而宏观高度失范的学研总结用语,就已百分百地必然是“谬论”了——问题的因果关系“链条”是一定的,你遗失了思辨“环节”——怎么 可能不胡说八道?

 

——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只有言论学用法这一类“唯一”可以由交流多方共同鉴证的“一类”事实。如果我们阅读和写作,不肯认同我们读的是文字,写的是文字这个事实,我们还有什么文化智慧可言?、

 

——当前全人类的文化智慧都发育一全,全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这已是我千百次强调过的至要学术问题了——为了启蒙华语学进认定“学用语言事实”,十几年来,都快把我累死了!对于华语学者们的冥顽不灵,我不异辱没猪狗把你们喻说为猪狗——而其实你们连猪狗都不如——你十八代文化贱奴的狗骨头早已被我“掘墓鞭尸”责骂得“魂不附体”了——可你们这些瞎眼文化狗杂种,瞪着一又“瞎眼”宁肯把祖宗卖到文化妓院当“婊子”,也不肯承认你们的“狗眼”看到的“阅读”事实是事实。

 

————你日你狗妈——你中了什么蛊惑,你自己不知道?

 

——我透支健康累死,是我情愿的——然而我被你们瞪着一又瞎眼不承认阅读文字事实的文化狗杂种们气死,却是我倒霉————遇到冥顽不灵的华语学界“中国猪”,什么样的“瞎子”,都能被再一次“气瞎眼睛”!

 

——不能把所有问题都统观审查清楚,就是不可能具备统筹解决问题的“约法”、“筹策”能力的。在约法筹策能力还不完备的前提一所发布的言论,百分百是错谬不经的“文化瘟猪嚼狗舌头”滥言——当前华语学界的所有言论,都是“始因”依据错误的言论——进而当前全人类的言论,全部都是“始因”依据错误的言论。如是人类的言论已经达到了“始因依据”无谬,就已不可能发生国际互抗、人际批评言论互抗、人类生活“自抗内耗”的文化智慧发育不全文化现象了。只要人类中的不必要的人类自造的人类自抗内耗现象还实在,就是人类文化智慧发育还不周全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言论”应用有谬的证据。

 

——前沿文化学者群还想不清、说不明的未能达成共识的问题,就不可能达成妥善解决。“爹死了哭妈”的文化滥言,只有遗害而不可能发生人类公益功用。“讲不通”、“说不明”、“说不服”、“说不和”的一派滥言,只能遗害深远,而不可能具备调和人类生活秩序和指导全人类优用文化学识的应用功能。

 

——只有当人类学用文化言论的文化智慧发育周全后,“全人类共和生活秩序”才可能建立起来,这需要人类语言文化学界的学用语言文化智慧达成觉醒。学不会说人话百乱放猪屁——是必然只能过上“文化瘟猪嚼狗舌头”的“爹死了哭妈”的“哭丧”生活的。

 

——你接着哭丧——你他妈的一派仇怨相加的胡言乱语要是能把人类的生活秩序调和好,猪都不信,你自己信不信你自己?

 

——华语文化中胡言乱语的王八蛋太多了!这怪不得有说八道者。我一直在宽容胡说八道的文化奴隶——无知者无过。我所不能容忍的是法权垄断统治者们对话语权的强霸。党一代之后,换一届冒名党妈的文化瘪三儿,胡扯一回“重要讲话精神”——你回去问一问你的亲师娘,曾经学会过说人话与否好吗?

 

——华语文化瘟疫,是法树垄断统治文化瘟疫——还没有学会过说人话的浅不文化狗杂种要“治国理政”——你去问一问他,什么叫“国”,什么叫“政”——你难为死他了。浅学的文化狗杂种们,连“他自己是他自己”都从来也没有搞懂过——你能指望他会说人话吗?

 

——“共和”已在“国名”中标榜了七八十年,华语学界的文化杂种们读懂过吗——“官”们在“新华门”还在标榜“为民服务”才是实情吧?

 

————官们敢称我为“民”,我就敢称我是官们的“祖宗”——咱们比嘛——你祖宗我的最大优势就是不怕死——官们这些文化狗杂种要是能把我早早弄死,我也就洽好成了官们的“祖宗”——人类生命伦理就是这个法则——祖宗先死。

——你弄死我,我就是你祖宗。

 

————学术批评伦理也是一样,你担当不起学术批评,禁了我的言就已证明——我是你祖宗。

 

——————官们要给民当“领导”,就是试图当“祖宗”——想当祖宗人就得“先死”——“坚持领导”的法权垄断秩序“死了”,是全人类都应欢呼的事情——人类共和,忘学忘国——任何所谓的“党纲”,都必然会被证谬。

——不符合全人类共和主题,违背了人类生活秩序调和法则的“放猪屁”滥言,永远都不可能经得起学术批评。这是永恒无谬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法理。

 

——不审查言论学用法正误的所谓文章,就已不必放你的“猪屁”了——我讲的是学术批评问题——你一定要多写文章,但你却不可以为你的学识已达成周全无谬了。你的学识是否有谬,你得学会“请”他人来批评。我三公大叔对某一篇文章有兴趣批评——是你“三生有幸”的事情。你应当懂得对我的学术“责骂”剌激心怀感恩的伦理。

 

——任何人的学用言论“错误”,都不是“自己”的错误,而是全人类“共同挚谬”所发生的学用言论不得法错误。你我都不必自责——全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周全,还有一段历程是不可偏废的。这一段历程是“成全学研评优公正秩序”。

对于各个层次的秩序不存的文化人群来讲,不可能有任何事情是可能做得好的。

写文章是很深的学问。写作能力成全于“写”。不必怕批评,不必怕被证谬——要用平常心来对待学术批评——如果语言文化学界的所谓学者们都如同党皇文化一样抗拒批评,就已没有文化智慧发育突破的希望了。

考证党皇文化的屏蔽学术批评的文化根由。不外乎是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文化瘪三儿硬要充当“大明白”——遗失了优学文化传统学识的一个文化人群,如果要是不倒霉——“猪”都不信!

 

人类从动物界脱颖而出,始发于语言文化这个发生始因;没有语言文化的发生始因,就没有人类文明发生的可能。这是我强调过千百遍的学术问题了。

 

——华语文化学者们睁开你们的“瞎眼”,看一看学用语言事实吧——我求求你们了——你是我的“祖宗”!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