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 意欲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的问题,而在于“全都是人”了,各自都守好了自己的本份,“官”们就会被压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人类要约法、筹策、议案而不是依赖人或小团体来为人类谋福利?  

2015-09-14 00:51:57|  分类: 筹策秩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党必营私——如果人类缺失了法学智慧和筹策秩序,就一定会乱象频发,生活灾难不止。人类有史以来的自抗内耗灾害的终止,需要全人类共同推举各层次的经验、学识周全的人来共同合议商定文化信仰。人类文化史中的某些当权个人或团体声言“民为邦本”或“为人民服务”,是不可能达成公信不疑的。以皇权“家天下”为例,没有任何一个皇统政权,是没有发生过阉党作祟,为害公益的文献记载的。即使是大兴文字狱、疯狂焚书,也无法完全阻止“实话实说”。而当前网络声讨“腐败”的声音,所声讨的既不是党,也不是腐败份子,而是法策的失调和错害吧?

 

——我主述所说的“阉党”,是指“情志被阉割”宏观高度上的“阉党”——文化阉党。文化阉党属于做人“不由自主”窘迫之下,所发生的违背其“主子”的意愿,垄断法权,积财成贪,为害以益“文化现象”。

 

——败坏的文化,化育败坏的人品。这是文化“定式”。

 

阉党之所以是阉党,需要说明的前因是其被阉于哪一把刀——是“孔中瘟道德”还是“马渴死主义”等狭隘文化言论。学研狭隘,是文化智慧发育不全的前因,文化智慧发育不全是谋篡公属法权积财成贪的前因。而阉党贪财,只是篡权的“副业”。遗害更大的是帮派割据、争斗不息——以至于达到了连“马关条约”也敢签,对“巴黎合会”也不知耻的程度了,还有什么公益法策能不败坏?所以“反贪”并不能解决华语文化的“根上烂”问题——是官必贪。这是“定理”。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讲的是一个道理——所以人类才必须要“信法”、“筹策”、“议案”——永久解除少数人说了算和党统胡搞,胡乱赏赐一些“二皮脸”来“当官”为害的错害。

 

——人类指望任何个人或团体“为人民服务”,都一定是“中国梦”——不表达人类的文化智慧。这正是对人类“人物崇拜”文化和“党同伐异”文化全面反思,所总结出来的“结论”并永恒无谬。

 

——乱法失策的文化,是看不到希望的文化。“信法”并“依法合作”的文化中,不存在垄断法权的“治理者”——“官”或“领导”这一类党皇统管一切的垄断法权诉求表达言论,早已是共和智慧下的“死话”了。学说一些“死话”,文化法策智慧就“活”不了了。人类“共和”生活秩序下,已没有“官”或“领导”的存在必要——主导生活秩序公正的是法策,而不是人或党。事事通过集各层次、各行业中的有经验、有学识的人来释放群体智慧来达成协商合作,法策通过合义来定案,才可能约定共同信守的“公信公行公约”,并依据共同信守的法约来建立修缮法约实施程序的“筹策”秩序。也只有这样,才可能发生全人类公信不疑、信守不悖的“法案(公信公行公约)”;并进而解除迫立的残酷的“刑法”。达到“有罪可免”的法“不责于人”的法策完全发挥其公益功用的“共和法策”名实相符的“生活秩序文明”境界。试想,“生活秩序文明”议题,是用“社会”宗教言论,“经济”敛财言论是能够讲清楚的问题吗?

 

作为文化学者,我们至少应当懂得我们所写的文章,在通情、达理、约法、筹策、议案这几个方面都涉及到了,才能算得上大体上“文法结构完整”的文章。然而当前华语文化中的所谓学者们,却都实实在在地没有学过写作一篇结构完整的文章。大体都是在说“半截话”——既不涉及法学议题,也不涉及筹策秩序问题——话没说完就不了了之,空余下一些指出问题的积仇积怨言论,没没有给出解决问题的法、策、案——还是以为等待某些圣人、伟人、党派来为人类谋福利是可行的吧?

 

——法策如果不能约束一些个人或党派“篡法权”胡搞,人类“共和”生活秩序就不可能建立起来——这样,人类所学用的“共和”一词,不论是在解读上,还是在应用上,就都是“名实不符”的。

 

——法、策、案,是纯纯粹粹的人类共同面临的公共问题。而个人或党派问题,却不是纯粹的公共问题——即使党派的党纲是符合人类公益主题的,党派本身的问题也是一个狭隘的团体中的问题——把公属的法权交由狭隘的党派来统管,是必然会“乱法”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就是老百姓最生动的对“法权垄断统治法”的讽剌言论。

 

——“权”是法学赋予人类的“法约”的“主导公正”公益应用功能。以“权(秤砣)”来喻说“法”的公益应用功能,还并不是周正的法学语言。法学语言必须要达成“正义”应用而不可“喻说”。华语文化人群读不懂、用不好一个“权”字,就说明整体华语文化人群还不懂“法学”——还在做通过“皇恩浩荡”或某个人或某些人“治国理政”而实现“共和”的“黄梁梦”。

 

——个人或党派并不是不可以有所作为的,而是个人或党派的作为必须要“还权于法” ——只有这样,才能达成全人类共同约法、信法、守法、缮法,使人类共和法策不断得以完善。对“法权公属”这一点上的无知和谬述,正是华语文化中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法学学说”的“语言文化事实证据”。

 

——正是因为人或狭隘团体是不可信的,少数人聪明起来领导傻子实现“共和”生活秩序文明是不可能的,所以人类才要信法、筹策、议案——找到实现人类共和生活秩序的通情、达理、约法、筹策、定案的公益办法。

 

这正是:

 

法权垄断无英明,

是官必贪刮妖风;

少数人要说了算,

已辱法策于无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