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茧(公约文化、公信文明、公行法策)

告知你人类还未揭示的秘密:你谈论的问题是非都是谈论用语对错问题。不可能发生例外。

 
 
 

日志

 
 
关于我

华语文化中只有谎言,才可能被强行推广应用。这种文化不可能达成民与官全都叫“人”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智慧发育周全。全都是“人”是事实,却一定会区分为官民、男女、长幼, 誓死抗拒“全都是人”的“统观总述结论”——何也?意欺凌管教公众的非法统治“装逼”情志未泯而已。“官”不是人,党徒不是党,爹的儿孙不叫“爹”——这是语言学问题,却是两千多年以来从未正视、正论过的问题。其问题并非是否易解易懂,而在于承包认了所有的别人都是人,“官”们耍牛逼的几率,就被压缩逼迫得“不得不合作”了,已没法“坚持领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大”即“不大”——关于“大国”说法的不能完全正确  

2015-09-23 06:22:40|  分类: 文法语言学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学用语言是可以达成“完全合和无谬”的。只是“完全合和无谬”的言论是用来约法策策,主导人类的美好将来的言论——将来“不现实”,但为人类的将来筹划可行高效法筹的言论却是“现实”的——这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必须要达成共识的“学用语言事实”中的问题。学用语言来讨论“将来怎样能更好”,是不可以制造讲不通的矛盾的——必须得化解矛盾,达成“言论合和”。

 

——怎样化解矛盾?

 

就“大国”议题而言,全人类共和秩序建立起来后,就没有“国”了,所以“国”是“大不到最后”的——大不到最后,还“大”个屁?

 

————说“事儿”的言论和约法筹策言论的学法用法是不一样的。其中潜在很深的学问。如果其中潜在的学问是不深的,人类早就把人类面临的问题的解决法策落实为公信公行法案了——早就没有任何问题需要讨论了。

 

——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的应用功能在于化解问题而不是把问题给搞得越来越繁复——直至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纳总结得如“一”一样简单。这用所谓《道德经》中的言论来讲,就叫做“圣人抱一”。

 

——我们再换个同类话题来谈学用言论如何能达成“完全合和”这个问题:

人是必然会死的——会死还活个啥劲?早死和晚死都是一样的结果——可是“人类”却是生生不息的。你在解读应用“人”字时,把人字解读为“人类”,那么“人”就是千儿八百年“死不了”的了——“文字”是“类名”——文化学者批评语言文化学术问题,是不可遗失这个“最基本”的常识的——你以为你自己“叫人”吗——根本就不叫“人”——而是构成“人”这个庞大一类的闪逝个体——数万年前就有了人,而数万年前却没有你自己——“鸡生蛋蛋生鸡”循环数万年,才有了你这个“蛋”孚化成“鸡”的“生命体实在”事实——而对于这一点,或许你当前已活到了六七十岁,此前还没有搞懂、说明过。

 

————你说你自己“早就懂了”——你拿不来你“早就懂了”的“说明”证据,你想蒙谁都蒙不了吧?

 

————你必须得提供“说法”证据——所谓的“哲学”是很有“艺思”的——学艺不精,一派希松。

 

——再回到“大国”说法议题——实现了全人类共和,就没有“国”了,因而也就缺失了“大国”与“小国”的比较依据。当前的所谓“中国”,割据地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这是“大国”说法的依据。但是,人类面临的问题是不断变化的,因而谈论问题的言论也必须要随之变通,这就是所谓“大国”,“大不到最后”的前因。这里涉及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问题是,面向人类将来的约法筹策语言,是不可以留有批驳质疑余地的。不能达成“完全合和无谬”的言论,是不可能达成全人类公信不疑和信守不悖的。这从语言文化学术批评以成全“法学学说”和“文化策略”使“面向将来的知行活动法案”成为全人类共同信守的“公信公行公约”这个终端学术批评目的上来讲,就叫做“终端目标”。这样看来,把“大”这个字纳入语言文化学术议题下来批评时,“大”这个字,就已是不容易学好、用好的一个字了——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议题,是带入了生活常识并超越了生活常识的“语言文化学识”这个学用语言的高端层次的问题。在这个高端学研层次上,必须要达到对所有言论的所有应用功能进行统观审查的宏观高度。建立了“全人类共和”生活法约秩序,人类面临的所有的问题就已归纳总结为“合和”问题——“大而无外、小而无内”了——缺失了参照比对依据,也就无所谓“大”、“小”了。这不叫“相对”,而叫“统合”——合而和——无“合法”,就无“和策”。“合”为“知法”,“和”为“做法”,一统为“解说做法的说法合和筹策法案”。“法案”即统筹解决所有问题的“总论”文章。

 

————我一再地强调指出,所谓的“法学学说”是语言的学法用法所派生的学说——没有学用得法的言论来载述“法理”,就缺失了法学学说的发生前因,而所谓的“法理学”,就是“文法语言学学说”——只不过是在“法学”议题下叫“法理学”,而在学术批评议题下叫“文法语言学”的依据议题的转变,而变通了“说法”而已。这样的问题与你刚一出生时叫“婴儿”、老迈时叫“老人”是一样简简的“语言文化常识”。

 

在语言文化学术议题下来看,“大国”这种说法,与少不更事的少年,自称为“我老人家”是一样可笑的语言文化现象。

 

 

——学用得法的言论无黑无白、无上无下、无尊无卑、无大无小、无官无民、无党无国、无对无错——无法批评——我说“你是人”——你批评一下试试?知“合”法,就实现了“说和”。人类中的所有失调和问题,都根由于还没有掌握“合和”法策。“合”为“法”——满脑子“矛盾”、“相对”、“大小”等滥言整合不清楚学法用法,脑子就叫“二脑子”。脑子“不二”,所学用的言论在解读上就“二”不了,在用法上也“二”不了——言论的所谓“内容”和所谓“形式”是不能拆分的。《道德经》一文中的“圣人抱一”说法,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所谓“太极图”缺失了“合阴阳”的外圈,就不叫“太极图”了。“合二为一”即“私+私=公”——你与我交流发生了“言论(道)”。

 

在“语流”中,言论的文法结构是有前因后果关系的。语言文法的结构法理关系,必须要严格对应人类所知的一切因果关系并不可稍有差错——我们这样来看待语言文法时,才可能发现人类的文化智慧遗存,已转化成约用成法的“文法”了。“文法语言学学说”就是对全人类的所有知识加以整合所构成的“统观总论学说”——这不是由哪个人整合成全的学说,而是人类学用语言约定俗成的,浸染着人类自抗内耗灾害的由所谓“血的教训”累积和无数文化学者传续所遗存下来的“语言文化学术批评学说”。对此,旧说法称之为“传统”、科研用语称之为“过程”、人类学议题语言称之为“历史”、个人知行活动议题下叫做“经历”、而在学术批评议题下才叫“学说”——学说达成广普再宣讲时叫“法策”。

 

没有比较,就没有善恶是非高下尊卑官民等差别了。人类所有文化智慧的一统应用功能就在于达成“合法通透”、“和策澄明”,使知行活动法案成为名实相符的《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实施法案》。

 

所谓《道德经》中应用了许多“矛盾对立言论”,所讲的是解除矛盾互抗言论的“合法”,所张扬的是学用言论无谬的“和德”——即全人类共和“主题”。

 这正是:

原知伟哥出失常,

平明整人费周张;

袍笏猴戏肃穆演,

谬立法策因包装。

 

读书识字二五眼,

当官治国四六厢;

拿来主义闹革命,

调和情志没主张。

 

————“全人类公信公行公约”不是“伟哥”的专利。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